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六十七章: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爱你?

    “证据?当然有,还是人证!18号中午12点,你当时根本就不在家,而是在一家医院里!”

    “我没有!”苏茉莉一下子慌了神。

    警察并没有理会她的抗议,接着道,“当时有人看见你给了医院里一个叫冯梅的女人钱,而你也从她手中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

    苏茉莉一下子就像是虚脱了一样的靠在椅子上,那天真的有人在!她就知道,明明都已经有了警觉,为什么不找清楚一点,瞬间懊悔就充斥了全身。

    “我真的不是主谋,我什么都不知道,那天许太太跟陈太太找上我说有个亲戚家里有些困难,让我把钱拿过去的,然后她说自己自己做了一些家乡特色,让我给许太太带回去,我根本就不知道那里面装的是人体胎盘啊!”

    不管怎么样,这个死猫,她是怎么也不会自己咽下去的!最多到时候一块死!

    “他们两个人是分开接受审问的,但都统一的说出了是你。”

    苏茉莉着急的就打断住,“那就证明他们早就有了预谋了啊,他们肯定是一早就说好了,要是出事了就让我背这个锅,我根本什么都没做过,你们凭什么这么冤枉我!”

    “你别那么紧张,现在也没有非说就是你主谋,这一点我们会查证清楚的。”

    “那你们必须给我查清楚,我是无辜的!”苏茉莉恳切的看着他。

    “目前你需要保释才可以出去。”警察抬起眸看了她一眼,苏茉莉就赶紧的接话,“好,可以!”

    她刚刚出去就看见了白念,瞬间心里所有的委屈都迸发出来,投进他的怀抱里,“老公,我好害怕我,这一次真的不是我,他们都想害我,就是看不过我有你在我身边。”

    “嗯,我都知道了,给你保释好了,我们先回家。”看着她哭的泣不成声,白念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相信我?”她吸着鼻子,满腔的委屈,同时也夹了很大的愤怒,真没想到那两个人过河拆桥的本事这么的大,竟然一开始就想好了要框她,她绝对不会这么罢休的。

    两个人正要离开,突然,刚刚的那个警察走了出来,把她给叫住了,“不好意思,苏小姐,恐怕你今天是走不了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已经被保释了,证明我就可以出去了啊!”苏茉莉陡然双眼都变得犀利了起来。

    “白先生不好意思,你还是自请先回去吧。”

    “不可以!你们凭什么不给我走!”

    “刚刚我们接到了一个比较重要的消息,苏小姐你涉嫌在五月三号凤鸣山脚肇事逃逸了,所以麻烦你配合调查。”

    肇事逃逸,这四个字就像是定时炸弹一样,瞬间就将她脑子里所有的东西都给炸成了灰烬,站在那一动不动的,就像是丢了魂的玩偶一样。

    “什么肇事逃逸?”白念问着,怎么事情越来越严重了,但是脑子突然想到了什么,那天苏茉莉驾驶回来的车子车头撞损的很厉害,她那个时候还说是撞护栏上了,他那个时候太担心了,也没注意,后面维修的人还告诉他那不像是撞护栏的痕迹,倒是比较像撞车,他根本就没当回事……

    但是现在突然说她肇事逃逸,瞬间就一切都贯连到一起了,一双眼眸,充满了怀疑的看了过去。

    苏茉莉的心乱如麻,嘴巴哆嗦的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苏茉莉!”白念的声调立刻提高了一下,吓的她整个人轻轻的颤了一下,恍惚的脑子发胀,很快的扯着白念的衣角,“我求求你,老公你救救我,我不想要坐牢啊!”

    “所以你真的肇事逃逸了?!”他一点都不敢相信,苏茉莉竟然会做的出肇事逃逸这种事情出来。

    苏茉莉没有回答,但是她的反应却已经是最好的回答了。

    “苏小姐,麻烦你进来接受一下调查。”警察才不会给他们难分难舍的几乎,开着口就冰冷的阻止了。

    苏茉莉深深的看了一眼白念,眼底充满了期盼,最后一道门,把所有的一切都隔绝掉了,白念第一次知道,自己对于苏茉莉有多么的陌生。

    他正要离开,警察厅门口就撞见了正要进来的顾挽澜跟白愿,“大哥,你们怎么会在这?是不是来帮茉莉的?”

    帮苏茉莉?开什么玩笑呢!

    顾挽澜阴冷的笑了一声,“当然不是。”

    他们过来,就是要让苏茉莉承担应该要承担的责任,既然她都已经被人抓了,那就干脆都一起判.决好了,也省得以后还要再麻烦一趟。

    白愿直接就带着顾挽澜越过了他,就当他不存在一样。

    “等等,那你们来干什么?”白念追在他们身后问了起来。

    “来这,当然是为了录口供啊。”他难不成以为自己也犯法了?

    白愿护在了顾挽澜的身前,“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轮得上你问?”

    “大哥,我也算是你弟弟啊。”白念就不明白他非要对自己这么的针锋相对的吗?

    白愿唇角立刻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意,“在老婆跟弟弟之间,我当然是选跟我过一辈子的人。”

    “白先生。”出来迎接他们的正是这所警察局的局长,对待白愿客客气气的,就没有半点不恭敬。

    “徐老,好久没见了,身子还是这么硬朗。”白愿友好的拍了拍他的胸前,徐明笑着打趣道,“我这都几十岁了,哪里还什么硬朗,现在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哪里的话。”

    顾挽澜疑惑的看着徐明,“这是?”

    “这是徐老,这个警察局的局长。”白愿向顾挽澜介绍着,又分别的对徐明道,“这是我的内人。”

    “你是局长?!”白念一听,眼前的人是局长,一双眼珠子瞪的老大,像是看到了什么希望一样,“你好,我叫白念,是白愿的弟弟!”

    白愿的眉头蹙的很深,似乎很不满意他一下子用自己的名义来套近乎,“徐老,我们进去说。”

    “大哥,你明明认识这么厉害的人,随随便便就可以帮茉莉了,你为什么不帮!现在茉莉不仅仅只是涉嫌非法买卖,现在还涉嫌肇事逃逸了,你难道真忍心自己的弟妹坐牢?你脸上也不会多光彩的。”白念当然是不想苏茉莉坐牢了,此时是什么话都说的出来。

    “我不会帮,我也不会帮!”他把话明明白白的挑了出来。

    “哥,就当我求求你好不好,你就帮帮茉莉吧!”不管苏茉莉是不是真的做了那些事情,但是她终归是自己的妻子啊,他不想看着她出事,他也相信苏茉莉当时一定是太害怕了才会没有及时说出来,所以如果救她一次,她一定会改过的。

    “知道我为什么不帮吗?”白愿觉得他真的是太天真了。

    白念愣住身子摇了摇头,只听见白愿继续道,“你难道就没有想过,苏茉莉刚把你的车子撞坏了,挽澜的腿就出了问题,你真觉得天地下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他的脑子瞬间就空白的什么也不知道了,嘴巴不自觉的微微轻颤的发出声音,“你是说……是茉莉撞的顾挽澜残废的?”

    顾挽澜的拳头收紧的指甲都几乎扎进了掌心里,“对啊!所以,不可饶恕!白念,你清醒一下吧,你对苏茉莉这么好,你到底图的什么啊!”

    “顾挽澜!”白念的双眼通红的看着她,“你既然就是当事人,那你就应该撤诉啊!你还真想我们白家不得安宁吗?!”

    顾挽澜觉得自己这么多年到底都看到了白念的什么好啊,自己又是图的什么啊,瞧瞧他说的都是什么话,“白念,你凭什么把一切都当成这么的理所当然啊,我亏欠过你什么吗?我这不过是让苏茉莉付出她应该有的代价罢了,我就成了天底下最大的恶人了?”

    “这……”徐明看着争吵了起来的两个人,只觉得不明所以。

    白愿真挚的道着歉,“真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你先去办公室吧,我们稍后就来。”

    徐明也是深明大义的人,点了点头,就径直的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了过去了。

    白念纠缠着不放,“顾挽澜,只要你肯不告茉莉,我什么都可以做。”

    “包括离婚?!”顾挽澜眯了眯眼,从容的问着。

    “除了离婚。”白念死死的抿着唇,说实话他心里莫名的就很愤怒,但是却又不能发泄,这种感觉就很难受。

    “看来,你也没多爱苏茉莉啊。”她这话似乎是自言自语,又似乎是故意说给他听的一样。

    白念的脸色有些铁青,“所以你还爱着我?”

    顾挽澜噗嗤的一声就笑了出来,笑的眼角都渗出了眼泪,回过头问白愿,“阿愿,你说,他比的上你哪里?”

    “钱比不上,权比不上,脸也比不上。”白愿还真的是乖乖的回答了她的问题。

    顾挽澜从来就没觉得在白念面前这么的解气过,眉眼里都尽是高傲的,“所以,你有什么资格说我需要爱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