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六十八章:我不好过,你也休想快活!

    白念被顾挽澜的话一下子就堵的面红耳赤了起来,“那你为什么还要让我离婚。”

    “你又想救苏茉莉,又不肯离婚,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两全其美的事情吗?我被撞瘸了一双腿,我怎么也要她付出一丁点的代价才行吧。”想要苏茉莉就这样平安无事?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离了婚,茉莉就没有别的依靠了啊!”白念一脸的为难,她家里早就破产了,爸妈也双双自杀了,留下的只有她一个人,所以如果这个时候自己也离开她身边的话,真不知道苏茉莉会是什么样子。

    “那我觉得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他可以为苏茉莉着想,她也得为自己的一双腿着想!

    “顾挽澜!你果真要做的这么绝吗?”白念一下子就变了脸,怒吼了一声。

    “对啊!只有三个选择,一,苏茉莉坐牢,二,你跟她离婚,你不是说不想离婚吗?那很简单啊,三,让她也给我瘸一辈子!我大可既往不咎,反正你不是爱她吗?爱她就要照顾她啊!”

    她早就不在乎自己在白念的心里是什么样的人了,他不是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很恶毒吗?她要是再不恶毒,怎么对得起自己在他心里这么多年的形象。

    “好!我自己想办法!”白念说完,愤然的瞪了他们两人一眼,转身离去。

    顾挽澜觉得后劲突然让自己身子微微的轻颤了起来,随后干笑了一声,轻声问着,“白愿,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有生之年,她还是第一次跟白念闹的这么的僵,也是第一次突破了自我。

    “过分吗?我倒是觉得苏茉莉手都没必要留着。”他一本正经的思量着。

    “恶魔。”顾挽澜突地轻笑出声,冲着他道。

    “那我们天生一对。”

    等顾挽澜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徐明的办公室里了,这个时候的茶已经泡好了,一进到就是满室的茶香扑鼻而来,让人有种舒服的感觉。

    顾挽澜插不上话,一直都是在安静的看着他们聊,时不时的抿几口茶,说不出的惬意。

    临走的时候徐明惋惜的看着顾挽澜,“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给你们办妥了。”

    “那就谢谢徐老了。”顾挽澜跟着白愿一块道着谢,突然,徐明提议道,“你们要一起去看看审讯吗?”

    两个人四目相对,随后很默契的一起道着,“好吧。”

    苏茉莉在审讯室中,简直就是坐如针毡,过了好久,才有人过来继续问话。

    她都没敢想,自己才刚刚离开这个房间,这会又回来了。

    非法买卖是小事,只要白念舍得,花点钱她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但是肇事逃逸不简单啊,主要的还是她都不知道那天被自己撞到的女人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的。

    要是死了,她可就都完了。

    “苏小姐,请你叙述一下你在五月三号当天撞车的经过。”

    “我……”她吞吞吐吐的,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警察声调又冷了几分,“苏小姐,你要是不配合我们的话,我们会很难办的。”

    “那天我开着路过凤鸣山的时候,突然的横冲直撞出来一辆车,我那个时候就连忙调转方向盘的往旁边护栏撞去了,但是那个女人自己也跟着撞到了树上,所以我根本就没撞到她,是她自己撞了树的!”

    “过分!”顾挽澜在对面的一个特殊制玻璃窗那听着她硬是扭转事实的真相,拳头都不自觉的攥紧了几分。

    “所以那个女人怎么样了?”苏茉莉试探性的问着,心里直打鼓。

    突然,审讯室的门就被人个打开了,警察跟苏茉莉的视线一下子就投射了过去,只看着白愿将顾挽澜站在门口处,她声音里夹着无尽的痛苦,“托你的福,我没死,就是瘸了一双腿而已!”

    “是你!”苏茉莉顿时就跟见了鬼一样,脸色煞白。

    “对,是我!你知不知道如果你那天没有逃掉的话,我根本就不会沦落到要坐轮椅的地步。”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是你自己撞到了的,你凭什么冤枉我!”苏茉莉咬着牙的否认着。

    “这不是很简单么,你告诉我们是哪一棵树,我们到时候只需要去看看那棵树上有没有被撞到的痕迹,再检查一下护栏有没有你撞的痕迹,一切就都明白了。”白愿的话永远都是那么的一针见血。

    “白先生可以放心,这些我们事先都已经让别人去检查过了,都没有这位苏小姐所说的状况出现。”徐老的话瞬间就让顾挽澜给放心了下来。

    她还真害怕苏茉莉这扭曲事实的本事,他们就给信了。

    苏茉莉慌了神,扑通的一声就跪在了地上,“挽澜姐,我知道错了,我当时就是太害怕了,所以才跑了,但是我回到家的时候我天天都在做噩梦啊,我一闭上眼睛就是你倒在血泊里面的模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现在不是还活着好好的吗?我要是坐牢了,那我所有一切就都给毁了啊!”

    “好好的?!”顾挽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问,“你看着我现在的模样好好的吗?我瘸了!以后都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可以重新走路,你到底是用什么心态来跟我说我是好好的。”

    “所以你就要置我于死地吗?”她虚脱的跪在地上,脸上挂满着泪痕,说不出的惹人心疼。

    “我不过是让你付出你的代价罢了,我没错!”她义正言辞的回应着,“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悔改!”

    “不要,我真的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以后不会招惹你了,你不是喜欢白念吗?那我离婚好了,只要你放过我,我立刻就离婚永远的离开安城!啊?”如今只要是有一线的希望,苏茉莉就可以付出任何的代价。

    “呵……”顾挽澜觉得就没有再好笑的笑话了,她刚刚让白念只要离婚,自己就可以放过苏茉莉,他不肯,但是如今她还什么都没说你,苏茉莉就为了要自保,竟然可以这么轻易的提出离婚,可见白念在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丁点的位置!

    “晚了!”

    她害了自己一次就罢了,但是她还屡次不改,害了一次又一次,她要是再容忍下去,她恐怕很快连命都会被她给搭上!

    “我都这么卑微的求你了,你还不肯放过我?”

    “现在不是我不放过你,而是你不放过我啊!”到了这个时候了,她跟白念为什么都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的要求着自己要为他们忍受这莫大的委屈。

    他们都不懂,当一个瘸子到底需要有多么大的心里承受能力才可以这么顽强的活下来,每天做着快要死人了的复健,就连睡个觉都得别人抱着,不能跟自己心爱的人齐肩走路,到底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但是到了他们的眼中,只要没死,那就不算是大罪,都可以轻松的原谅,但根本就没有人知道这比死都还要来的难受。

    “那我答应你,我以后都不会对你怎么样,还不成吗?”

    “徐老,我们今天先回去了。”白愿立刻就中断了两个人的对话。

    徐明点着头,“好,我会处理好的。”

    “那当然,我相信你才找的你。”白愿说着给予了一个信任的眼神投射过去。

    “别走!顾挽澜你真的不救我?”苏茉莉说着就冲上去一把将顾挽澜给拉住,死活不给她走的意思。

    顾挽澜脸上闪过了一抹愠色,“放手!”

    白愿只是轻轻的一拍,就把她拉住的手给拍掉了,“你无药可救!”

    苏茉莉不依,像是疯了一样的把顾挽澜就重新拉到了自己的身前,“快让我出去!不然我杀了她!”

    她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指甲钳,掰开着那个美甲刀用力的抵在了顾挽澜的喉咙上。

    她看着白愿跟这些个警察熟悉的程度就知道,如果他们愣是不罢休的话,这个牢自然是坐定了,干脆就来个鱼死网破好了。

    “苏茉莉!你疯了!”顾挽澜喉咙被抵的有些痛,说句话都可以让美甲刀离自己近一毫。

    再加上美甲刀的锋利性,是真的完全可以把她喉咙给割破,白愿看着转眼在自己身旁被拉走了的顾挽澜,心里慌了一下神,脸上的怒意微微盛了起来,“放开她!”

    “我不!你们都是一伙的,就是不想我好过,那好啊,如果我这个牢要坐定了的话,干脆我就拉个垫尸体的一起下去!”她瞳孔里尽是不安,像是失去了灵魂一样,说着美甲刀抵着顾挽澜的皮肤又用力了几分,一下子一条轻微的血痕就显现了出来。

    白愿不敢轻易上去,“你想干什么?”

    “我说了,我只要我平安无事!”

    “你不要妄想了,你有本事就真的杀了我!”说着,顾挽澜就伸手过去扯着她的手。

    苏茉莉明显的就没有想到她会突然的抵抗了起来,手里拿着美甲刀的手被她攥住了,自己立刻就抽了出来。

    眼看着顾挽澜一副一点都不相信她下了手的神情,脑子就像是被激怒了一样,“顾挽澜,我不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得意的!”

    说着用力的拿着美甲刀猝不及防的扎了进去,“嗤……”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