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六十九章:春光外泄

    在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情况下,只听见利器扎入血肉的声音,那一瞬间,审讯室里就像是连空气都凝滞住了一样,一片寂静,寂静的好似都可以听得见血滴落在地上的声音。

    “滚开!”白愿一脚用力的踹了过去,就将苏茉莉给踹到了角落里,她捂着肚子,痛苦的在地上蜷缩着,疼的她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随即在边上的警察立刻把她给死死的按住,根本不能动弹。

    “唔……”顾挽澜捂着被她给扎到的肩膀,也是疼的几乎不能呼吸,幸好她刚刚脖子躲的快,要不然这个时候就肯定是扎在了她脖子里,而不只是肩膀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苏茉莉,很好,你这又多了一项罪名了,杀人未遂!这辈子就都在监牢里过吧!”白愿狠戾的眼神几乎要将她给千刀万剐一般。

    听着她的话,苏茉莉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她这下真的是完了!

    白愿甚至是轮椅都不要了,径直的就抱起了顾挽澜直往医院而去。

    等人出来的时候,陈少华安慰着白愿,“没事的,幸好没有伤到筋骨,多休养一阵子就好了。”

    “我的错。”明明人就在他旁边,自己竟然还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受伤了,他对于苏茉莉大意了,真的想不到她竟然在警察局都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行凶!

    “自责也没用,好好照顾人才是真的。”陈少华拍了拍他的肩膀,也算是安抚了。

    “你干什么眉头皱的这么紧啊,苍蝇都可以夹死了。”顾挽澜强硬的伸出另外一只没有受伤的手去轻抚着,想要把皱紧的眉头给抚平。

    “我以后不会让你出事了。”他此时的表情从未有过的严肃,让原本脸上有着笑意的顾挽澜,也认真了起来,“好啊,我要是受伤了,就唯你是问!”

    “疼不疼?”看着她肩膀处包扎的绷带都还渗出血来,眼底又是多了一抹怜惜,

    “当然疼,我又不是铁打的。”顾挽澜低声的嘟囔了一下。

    白愿用手轻轻的弹了一下她的额头,“知道会受伤你还跟苏茉莉拼。”

    在那一瞬间他几乎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了一样,幸好伤势不重。

    “那你怎么知道如果不拼她就不会动手呢?”她挑着眉,嘟囔道。

    “算了,我不跟你犟,以后别做这么让我担心的事情就好。”他现在想起来都还是提心吊胆的呢。

    顾挽澜突然想到什么,“你没告诉外公吧?”

    她可不希望还让沈懿担心自己,毕竟他本来年纪就有些大了,爱胡思乱想的。

    “我没那么傻,当然没告诉,只是跟他说我们要出趟差,过几天再回去,到时候伤口也估计结疤了,只要不做大动作不会看的出来的。”

    “嗯,没告诉他就好。”听着他的话,自己立刻安心了几分下来。

    接连几天白愿都是在医院里照顾着顾挽澜的,几乎就没有分开的时候,简直就是把她给照顾的无微不至的。

    正当准备收拾着东西出院的时候,病房里却是出现了沈懿的身影,他拄着一条拐杖,气势汹汹的闯入了病房里。

    让顾挽澜跟白愿根本就措手不及,顾挽澜说话都有些哆嗦了,“外公?你怎么在这……”

    “你个臭小子!”沈懿都没回应顾挽澜的话,提着拐杖就是重重的在白愿后背上落下,疼的他倒抽了一口气,但还是生生的挺直着背板站在那,抿着唇一声不吭的。

    “外公,你干什么啊?”听着那一棍子落下的那么结实的一阵声响,她都可以知道是有多疼了。

    “你告诉我,你是怎么照顾我外孙媳妇儿的?!”沈懿说话都是气呼呼的模样。

    顾挽澜连忙的想把白愿给扯到自己身边护着,但是白愿就犟的很,任凭着顾挽澜这么扯都是无动于衷,站在那等着沈懿的一棍子又落了下去。

    “外公,别打了,我真的没事啊!”顾挽澜为了证明还拼命的忍着疼痛在那挥着手,刚刚结疤的伤口一下子就崩开了,疼的她满头是汗。

    沈懿连忙停住了手,“都还没好瞎折腾什么。”

    “外公,你快别打了。”她几近哀求着道。

    “要不是我有朋友来医院做体检说遇到你们,我都不知道你们那还想瞒着我这个老头子多久。”越是想他心里就是越加的气愤,又顺势的怒瞪了一眼白愿。

    “外公,这次的事情是我的错,我没保护好挽澜。”他被打的也是心服口服,没有半点怨言。

    “你还敢说,自己老婆都保护到医院来了,要是我外孙媳妇儿没了,我跟你拼命!”

    “外公,我真的没事,你不要生气了,都是我不好。”顾挽澜扯着沈懿的衣角撒着娇,生怕他一言不合又打了白愿。

    “你哪里不好了,都是这个臭小子的不好。”

    “那今晚你回去让管家给我熬个好汤补一补。”

    沈懿虽然板着脸,但还是答应了下来,“这还不简单。”

    “那我们赶紧回去吧,我不想在这个地方待了。”再待,她估计都要发霉了。

    沈懿见他没动作,呵斥了一声,“还不快抱你媳妇儿回家。”

    白愿虽然脸色有些阴沉,还是过去抱了起来。

    吃过晚饭后,白愿敲了敲沈懿的书房门,“进来。”

    得到了应允他才把门给推开,沈懿正看着一本不知道什么书,说不出的宁静,“怎么了?”

    “外公,我觉得很有必要跟你谈谈。”白愿一脸的正经,让他不得不放下了手中的书,还顺势把眼睛给摘了下来,往自己的椅子靠了过去,“你说。”

    “不管怎么说的,虽然是我没有保护好挽澜是我的错。”他说着的时候还稍稍的停顿了一下,看了看沈懿的脸色,见没有异样才继续道,“但是我也是个男人啊,你怎么可以当着我老婆的面打我呢。”

    “错了就要打。”沈懿很正常的回应着。

    “是,我承认,你可以在现在打我,但是你绝对不可以在我老婆面前打。”今天的这两棍子他都认了,但是今后绝对不行,他既不是小孩子了,哪里还有什么错了就打的话可言,而且在自己老婆面前被打了,感觉挺没面子的。

    沈懿冷不丁的就笑出了声音来,“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注重自己的脸面了,不在那老婆面前打你都没记性。”

    “那你就别想抱外曾孙了。”白愿就像是跟他杠上了一样,嘟囔了一声。

    沈懿本来气都消退了,一听他竟然还拿外曾孙威胁自己,差点又给气了起来,最后还是外曾孙战胜了理智,“看在我外曾孙的份上,我就算了。”

    “那以后呢?”他可只是答应了这次算了而已,可没说以后也算了。

    “都算了都算了。”为了外曾孙,他无条件的投降。

    得到了自己满意的回复,白愿唇边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意,“那外公继续看书,我就先回房间了。”

    看到白愿进了房间,顾挽澜立刻招呼着他过去,“过来让我看看今天外公打成什么样了?”

    他们一回来就一直都是在客厅的,然后吃完饭才上来,自己也不好意思在楼下就问他怎么样,只好等回了房间再说了。

    “没事的,不用看了。”他完全没有要给她看的意思。

    顾挽澜立刻把脸给板了起来,“白愿!我再说一次,给我过来!”

    “能不看?”本来在她面前被打就觉得很丢人了,还给她看伤势,总觉得就很尴尬了。

    “当然不能,刚上来的时候外公还给了我一瓶药酒,说专门擦这个的好。”顾挽澜说着还拿出了药酒举得高高的炫耀着。

    白愿的脸色更加是难看的很了,沈懿这不是在间接性的告诉顾挽澜自己经常被他拐杖打吗?连药酒都精心准备了,这个脸真的不能要了。

    “你再不过来就不要上.床了!”顾挽澜干脆威胁了起来,白愿抿着唇盯着她,最后乖乖的爬到床上去。

    她一点都不忌讳的拍着他后背,“上衣脱了!”

    他疼的呲牙咧嘴的,但还接着把上衣给脱掉了,“好了吗?”

    顾挽澜看着那两个拐杖的痕迹清除的印在上面,心里一下子就泛起了酸来,“疼不疼?”

    “当然不疼!”疼死了他也不能喊啊,多没面子。

    “真的不疼?”顾挽澜说着就用力的按在了上面,立刻疼的他浑身都颤了一下,“就知道口是心非。”

    说着在掌心里倒了一些药油给摩.擦热了,才在他后背上揉了起来,虽然很疼,但又不是被拍打的那种疼,就是很舒服的疼。

    白愿枕着手臂趴在床上问,“老婆,你哪里学的这么好?”

    “学什么?”她疑惑的问着。

    “你没学过还这么会揉?”他回过头挑着眉问。

    顾挽澜咯咯的笑着,“大概是天分啊!我天赋一向很高。”

    白愿干脆不说话,就闭起眼来一副享受的模样,顾挽澜突地问了一声,“你难道不觉得你这个时候,有点春光外泄的感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