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七十章:想要离婚,给我两千万!

    白愿痞痞的冲着她笑了笑,“那你觉得这春光外泄的怎么样?”

    “嗯,如果没有这两棍子印记估计就很帅了。”顾挽澜若有所思的道。

    他的脸一下子就黑了起来,他就知道顾挽澜一定会把这个拿来当痛点的,“我很记仇的。”

    “记仇?难不成你敢打我?”说着,她又是啪的一巴掌落在了他后背上,白愿立刻疼的爬起了身子,顺势的把她给压到身下,“打你我当然是不敢,但是我可以‘啪啪啪’回去啊!”

    “什么啪啪啪?”顾挽澜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他的意思,不解的问着。

    “想知道?”见她迟钝的模样,白愿唇边已然是露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低低的在她耳边嘟囔了几个字。

    瞬间她一张小脸就涨红了起来,只觉得燥热的快要冒蒸汽了一样,张着嘴支支吾吾的,愣是吭不出半个字来。

    “怎么这么容易害羞。”他努着嘴,捏了捏她的脸颊,一副兴致很好的模样。

    “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啊。”这种话他都可以说的脸不红心不跳的,到头来不好意思的只有自己一个人。

    “我有说什么吗?”他装着傻充楞,“还是说你误会了什么?”

    “起开,我要去洗澡了。”她觉得要是再跟他继续这个话题一定会出什么事情的。

    白愿撇了撇她受伤的肩膀,“你觉得你可以自己洗?”

    “那当然。”虽然力气不能用多大,但是向刚刚都可以给他擦药油,那洗澡也当然是件小事情了。

    白愿苦恼的摇着头,“唔,不要这种事情还是老公帮你的好。”

    “我不要,你个臭流氓。”顾挽澜用拳头在他身上砸了好几下,他觉得就像是挠痒痒一样,一点痛意都没有。

    当然最后还是没有办法阻止到白愿,整个过程她都是提高着警惕的望着他,就像生怕他突然化身老虎把她给吃了一样。

    “你要是再这么看着我,我可就不保证不会做什么了。”白愿一边说话一边看着她。

    吓得顾挽澜赶紧把眼神给别开,自言自语了一声,“说的好像不看你你就不干什么一样。”

    忽然后脑勺一疼,她疑惑的看了过去,白愿温声道,“我没那么禽兽,你现在还受着伤,我怕伤到你。”

    他的话总是能够让她察觉到心头一暖,充斥着怀疑气息的浴室,终于就要完了。

    在医院几天都没睡过好觉,一回到软绵绵的大床上,顾挽澜的眼皮子就抑制不住的合上,等白愿冲个了澡出来的时候,她已经睡得香甜了,头发还湿答答的挂在床头处。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好拿起风筒小心翼翼的帮她给吹干,这才跟着一块的钻进被窝放心的睡了过去。

    白展宏一知道苏茉莉不仅仅吃了人体胎盘这些恶心的事情之外,竟然就连顾挽澜的腿都是她给撞了的,一气之下,径直的就闯到了白念的住处。

    “白念,苏茉莉这个人劣迹斑斑,这样你都不离婚,留着败坏我们白家的家风吗?”他今天就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要他们离婚的。

    “爸,警察都没查清楚事情,你不可以自己妄下断定啊。”白念觉得头简直就要两个大了,现在的他根本就不知道该相信谁。

    他们所有的人都说苏茉莉是个恶人,但是他们都不明白苏茉莉在他心里是什么地位,他坚信着苏茉莉还是他认识的那个最单纯的女孩儿,但是有时候却又真的让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是吗?那我们现在就去警察局问个清楚好了!”

    “爸,你非要这么做吗?”他本来就只想要好好的安静安静想清楚对策,但是一个个的都在逼他。

    “那你敢不敢跟我打赌!”白展宏知道没有办法强求他,只能够智取。

    他疑惑的问着,“打赌什么?”

    “打赌苏茉莉会不会同意离婚,如果她都同意了,你也必须跟着离婚!”

    白念心底纠结万分,最后一口应了下来,“好!”

    他相信苏茉莉是不会离婚的,他们之间都那么困难的才在一起,她都可以明白的。

    探监室里,是单间的探监室,里面只有白展宏跟苏茉莉两个人,然而白念却是在门口处停留着没有进去。

    “爸,你怎么想到来探望我了?是不是你也相信我是无辜的?”苏茉莉满眼期盼的看着他。

    白展宏明显的不想要跟她兜圈子,“你倒是想,按照你现在的情况来看,你根本就没有出去的机会,这是一份离婚协议书,把它签了,我不希望我儿子会守着一个囚犯。”

    “爸,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苏茉莉眨了眨眼,像是没明白他的意思一样。

    “什么意思?你本就不应该进白家的门!两年前是你狮子大开口的要了两百万离开,两年后你竟然违背我们之间的承诺偷偷回来还重新缠上了阿念,你敢说不是为了他的钱?”

    “爸,我跟阿念是真心相爱的啊,你不能够因为别人冤枉我坐了牢,你就要把我往绝路上逼啊,我就只有阿念一个人可以依靠了啊!”开什么玩笑,她可不是傻子选在这个时候跟白念离婚,到时候能够帮她的人又是少了一个了。

    白念在门口听着她带着哭腔的声音,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跟着要碎了,他就知道苏茉莉不会那么容易妥协的。

    他正要按下门把进去制止白展宏的继续逼迫,那是他的女人,自己绝不会让她一个人面对委屈的。

    “真心相爱?”白展宏嗤笑了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听见白展宏的话,他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没有选择进去。

    苏茉莉哀叹了一声,随即慵懒的往后靠了过去,“是吗?那你倒是说说,我想打的是什么主意?”

    “你不是想出去吗?我可以帮你!”

    “你说真的?”苏茉莉顿时就坐直了身体,双手拍着桌面的撑着身体,“你凭什么可以说的这么自信满满?”

    “你别忘了,顾挽澜现在是我的儿媳,如果我告诉她,只要她答应不跟你计较的话,我就会重新接纳她,你觉得她会不答应我?其他的小事情,再给些钱疏通疏通,你要想出去,轻而易举。”不得不说白展宏真的是个老奸巨猾的狐狸,他懂得如何一击必中到苏茉莉心头上的那个点。

    她并没有一口答应下来,反而是深思熟虑的思考了一番,狐疑的问着,“那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没有选择!”她前面就是一条死路,没有自己的帮忙,她就要被困住一辈子。

    “可以,但是有一个条件!”苏茉莉总算是松了口,“但是你必须要给我两千万!”

    白展宏没有想到她会提出这个条件来,愣了一下,眉头皱紧的厉害,“你真是越来越不知道满足了,两年前你要的都不过是两百万,你现在要的竟然是两千万了。”

    “那当然啦,白念现在握着的可是整个白氏啊,两千万不过是白氏里的九牛一毛,这么算起来还是我亏了啊。”她义正言辞的道着。

    白念原本对她升起的信心,此时一下子就像掉进了十二月天里的冰窖里一样,不敢置信里面正说着这些话的人,就是苏茉莉。

    难道自己这么久以来认识的苏茉莉,都是在自己面前才伪装出来乖巧的模样?

    一个人到底需要多好的演技,才能够在他面前一点破绽都露不出来?

    全世界的人都在告诉他苏茉莉有多么的不好,他一个都没信,因为他坚信着自己是在用心的了解苏茉莉这个人,她一直都是那么善良单纯,哪怕是两年前他知道她真的拿了两百万离开,他都相信那是迫不得已,真正有罪的人是顾挽澜,如果没有她怂恿自己的父母的话,白展宏不会拿钱去逼她离开自己。

    按下门把的手很用力,几乎要把门板给压断了一样,手背上的青筋尽显在上面,他这是第一次慌了神,也是第一次觉得自己像是个傻子一样,一时之间,他竟然不知道进去了要如何面对苏茉莉。

    “白氏拿不出那么多的钱。”白展宏立刻就的否决了她的条件。

    “开什么玩笑,老头你确定没骗我?白氏在安城那么大的派头,难道就只是空有其表?”

    “苏茉莉!”白念一下子就推开了门,勃然大怒的吼了一声,苏茉莉被惊吓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瞳孔震惊的看着站在门口的白念,嘴巴张了好几下,却发现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他是什么时候就在门外了的,她所说的话,他又听到了多少?

    白展宏悠然自得的跟着站了起来,淡淡的看了一眼白念,“看到了?我说过你眼中的苏茉莉,根本就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

    “你给我下套?!”苏茉莉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状况。

    脑子只觉得嗡嗡作响,手足无措的跑过去抓住了白念的手臂,“阿念,你相信我,刚刚的那些话我都是无心的,我……”

    “苏茉莉,你真虚伪!”他还是头一次,用着这么冰冷的态度以及语气来回应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