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七十一章:她没跟你在一起之前就打过胎了

    “我没有!”她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声回去。

    白念瞳孔里尽是满满的失望,“你觉得我这么就以来有亏待过你吗?但是我觉得我现在就像个傻子!”

    “你听我解释啊,我刚刚都不过是故意这么跟爸说的,我真的是实在不想待在监狱这个鬼地方了,你难道你清楚我吗?全部都是权宜之计啊!”

    “够了!”他用力的将她抓着自己的手给甩开到一边,自嘲的笑了几声,道,“我们离婚吧。”

    轰然的一下,苏茉莉从内心的发出了抗议的声音,“不要,我绝对不会离婚的!”

    “好好反省一下吧。”他已经失望的不想再看她一眼了。

    苏茉莉瞧见他就要转身走人的模样,一时错愕之下,喊了出来,“白愿,我有你的孩子了!”

    他原本踏出去了的脚步,顿时就停滞住了,机械性的回过头问,“你说什么?”

    “阿念,你难道还不清醒吗,她根本就没有你的孩子。”白展宏见他一下子就有了回转心意的模样,制止着。

    “我为了你已经没了我们的孩子了,你打算连这个也放弃了吗?啊?”她声音艰涩着问道,眼泪止不住的就往下滑落了起来。

    白念脸色说不出的难看,那个孩子就是他心里的痛,如果苏茉莉不是为了保护自己,他们的孩子也不需要……

    “白念我说我怀孕了你听见没有,怀了我们的孩子啊!”这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了!

    白展宏立刻的想要反驳,但是白念就像是着了魔一样,慢慢的朝着苏茉莉的方向走了过去,把手轻.抚在她的腹部上,恍惚的问着,“真的……怀孕了?我的?”

    “对啊,我们的孩子,你难道不要他了吗?”苏茉莉将他的手死死的按在自己的肚子上,哭的泣不成声。

    “我真的有孩子了?”他不确定的一遍又一遍的问着。

    白展宏气的浑身发抖,好不容易让白念知道了苏茉莉是一个多么势利的人,偏偏这个时候一个孩子就让他回心转意了。

    “所以你一定要救我,阿念,救救我,救救我们的孩子啊!”她万般的恳切道。

    “好!”他立刻就缴械投降了,“我一定不会让我们的孩子出事。”

    那是他的亲生骨肉,不管怎么样,他绝对不会置之不理的。

    白展宏气的转身离去,苏茉莉趴在白念的怀中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我真的错了,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说那些话的,我是害怕我们的孩子会出事,才会这么说的,你别不要我。”

    “我知道我都知道。”他的心一下子就化了,早就将白展宏刚刚跟她的对话给抛诸脑后。

    “阿念,只有挽澜姐跟大哥他们才可以救我,我求求你,你就去求求他们,放过我,放过我们的孩子吧。”

    “好,我一定会去。”此时的苏茉莉不管是说什么他都统统答应了。

    白念一离开了警察局立刻奔往白愿的公司而去,不分由说的就闯了进去,秘书拦也拦不住。

    “下去吧。”白愿摆了摆手,示意着她下去,白念见门关上,只是扑通的一下就跪在了他的面前,“大哥,我真的求你了,不要告茉莉好不好?”

    白愿泰然的端起了一杯茶坐在茶几上,悠然自得的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白念,“凭什么?”

    “不管怎么说,我们始终是一家人,就算她真的有错,我可以替她还,茉莉怀孕了,怀的是我的孩子啊,先前她就已经为了我流过产了,我不希望这个孩子还会有什么闪失。”他只觉得喉间有些艰涩,他是第一次这么正经的求着一个人。

    白愿原本淡定的神情,闪过了一抹惊讶,“她怀孕了?”

    “嗯。”白念轻微的点了点头。

    白愿冷不丁的就笑了,“你没开玩笑吧?”

    “当然没有!”他此时的表情已经是严肃的不能够再严肃的了。

    “难道你就没有想过那个孩子也有可能不是你的啊!”白愿抿了一口茶,悠闲的道。

    “怎么可能。”白念想都没想就否认了,虽然她是有做错事情,但是对于这方面的侍寝,他是从来都没有过质疑的,她的第一次曾经都是给了自己的。

    虽然她是在夜总会上过班,但那都是过去了的事情了,他很强心苏茉莉是不会背叛自己的。

    “我觉得你真的是蠢呢,还是在自欺欺人?”他真的想把他脑袋给剥开,看看里面装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管怎么样,那也是你的侄子,你真的狠心?”

    “狠心啊,又不是我儿子,她苏茉莉欠我的,你这辈子都还不清!”

    白念被说的怒火中烧,拳头都攥的紧紧的了,可是脸上仍然还在维持着平和的面色,“那你怎么样才会不追究这件事情?”

    “怎么样我都会追究的,你死了这条心吧,对了,顺便给点东西你看看。”说着就去自己的办公桌下面的抽屉拿出了一份资料递了过去。

    他跪的腿有些疼,伸出手去接的时候,几乎一个踉跄的没跪稳给摔了,白愿无奈的道着,“起来吧,别跪了。”

    他就算是今天把头都给磕破了,也不会放过苏茉莉的。

    “这是什么?”白念还没有打开,但是心里却是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是什么,看看就知道了。”白愿架起了二郎腿,往沙发上慵懒的倒了下去,假寐着等他把那份资料给看完。

    白念心里有些好奇,还是翻开了来。

    “轰!!!”第一页才刚刚打开,他的双眸瞪的大大的,吐字都有些不清,“这……这是什么!”

    “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啊。”难道他还看不明白吗?

    上面清楚的记录着苏茉莉是什么时候就去打过胎,什么时候做过什么各种各种他完全不知道的事情。

    打过胎?他浑身就像是没了力气一样瘫软在沙发上,他的老婆竟然在还没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就打过胎?

    不可能啊,她明明第一次给的是自己啊,那天早上他都可以清楚的看得到她的处.子之血印在床上……

    忽然有种受了莫大的欺骗的感觉,原本在他心目中纯洁的犹如一朵荷花般的女孩儿,竟是如此的不堪,他还当作是宝一样捧在手心里。

    突然想到了那一次在咖啡厅里顾挽澜给他听到的一段录音,她在手机录音里面所说过的一句话,有钱人里面,他是最傻的!

    那个时候的他,还以为是顾挽澜故意的找人来冒充的声音来污蔑苏茉莉,但是现在看来不是啊,而他是真的傻啊。

    “对了,提醒你一下,前阵子苏茉莉说没了的那个孩子,并不是因为爸的失手而弄的,是她故意让医生打掉的,我这还有那个医生给的证据,听那意思是说,她跟医生说你有家暴的倾向,孩子迟早会保不住,与其被你打死,还不如自己亲手打掉,所以你没有必要自责,那估计是她跟别人的孩子不敢告诉你也不一定。”

    还没消化过来部分的事实,突然白愿的话又是犹如一道雷击一般打在他的身上,从头贯彻到了脚。

    他是彻底的石化了,对于那个孩子他几乎天天都在做梦,是自己害死的,甚至对顾挽澜恨意加深。

    却根本就没有想过,竟然是苏茉莉自己狠下心打了的,她的这一招苦肉计用的是真的好,她很成功的让自己相信的一点余地都不剩。

    “我说过会把你眼镜一点点洗干净,让你都看清楚你曾经所看到的都是些什么脏东西!”

    白念觉得最后的一丁点希冀都在心头上粉碎了,他在听到苏茉莉怀了孕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想,只是知道自己终于可以再次当爸爸了,但是却一点都不知道苏茉莉根本就再也不是自己以前认识的苏茉莉了。

    不,或许说,他从来就不了解苏茉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那我明白了。”他唇边露出了一抹苦笑,霎那间,就像是苍老了十岁一样。

    原来这么多年以来,身边有一个那么好的顾挽澜,却总是被自己给排斥在外,甚至恶言相对,把她当做世界上最可恶的女人来看待,对苏茉莉言听计从的。

    有那么一瞬间,他后悔了。

    后悔为什么当初要离婚,为什么会把那么好的顾挽澜给拱手的让给了自己的大哥。

    他看清楚了,但是清楚的也太晚了……

    顾挽澜在医院里正坐着做着复健,突然看见门口站着的人,脸上微微的闪过了一抹不快,言语冰冷,“你找谁?”

    “澜澜……”白念的声音很沙哑,“我找你。”

    “哇,不是吧?我没有听错?”顾挽澜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一样,嗤笑了起来,他什么时候叫自己这么亲热了?曾几何时不是连名带姓,呼来喝去的语气?

    听着她嘲讽的笑意,白念抿着唇,“我想跟你谈谈。”

    “白总没事的话还是走吧,我跟你之间没什么好谈的,苏茉莉的事情,那完全都是她咎由自取。”

    “我想谈的,是跟你之间的。”白念从来没有用过这么温柔的声音跟她对着话,让顾挽澜有那么一瞬间恍惚了好一会儿,觉得很不真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