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七十二章:我决定了,离婚吧。

    “我就说一次,给我出去!”这个时候还正好陈少华出去了,只有她一个人在做着复健,本来就已经很辛苦了,她一直支撑在一条横栏上,全靠手臂的力量坚持着,腿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澜澜,你其实跟大哥结婚,是不是还在在意着我?”白念就像是听不见一样,死缠着不断的追问。

    顾挽澜就觉得没有比这个都还要荒谬的事情了,“白念你今天的脑子是坏了吧?”

    “我都知道了,关于茉莉的。”说不出的懊悔充斥在心头。

    “然后呢,那就是你跟苏茉莉之间的事情了,与我和你,没有关系,是,之前我只想过报复你们,但是后来就不一样了,我觉得你根本就不值得我去这么对待,因为你什么都算不上。”她冰冷的态度,让白念更加笃定了什么。

    “我还什么都没有说,你就这么着急着解释,你果真对我没心了吗?”

    “你有病啊!赶紧给我出去!”他是听不懂人话了吗?一个劲的在这发神经。

    她手臂上的力气并没有多少了,可以清楚的看得见她的手已经是在开始颤抖了。

    白念的手只是稍稍的伸了过去,她下意识的用手去挡,不想让他接近自己半分,整个人瞬间就失控了的往地面上倒下,眼看就要摔落地面,白念的手就正好的拉住了她,紧接着自己站不住脚的往后面倒了下去,顾挽澜也跟着摔在了他的身上。

    “放开我!”顾挽澜刚刚支撑的太久,手臂早就没了力气,发着软锤在他的胸前就简直是棉花一样软绵绵的,丝毫察觉不到痛意。

    “我不放!”顾挽澜越加的想要挣扎,他的手臂就缩的越紧,两个人就躺在地面上僵持着。

    “你们在干什么!”陈少华一进房间,便是看到他们两个在那搂抱了起来,脸上闪过了一抹愠色。

    顾挽澜知道他一定是误会了什么,“过来,扶我起来!”

    毕竟她是白愿的媳妇儿,陈少华是当然不会让他们继续下去,过去可以轻而易举的就把顾挽澜给重新的抱的坐好在轮椅上。

    “你走吧,虽然我不知道你跟苏茉莉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既然嫁给你大哥,那就是你大嫂,你突然跑过来跟我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

    “我……”他支支吾吾了半天,却是说不出个所以然,其实心里有的都是不甘心。

    “你要是真不想走,我就把白愿给叫过来了!”

    “……”他站在那收紧了几分拳头,似乎是在隐忍着什么,“我改天再来看你。”

    “不需要!”顾挽澜冲着他刚转身要离开的背影回了一声。

    他僵住身子,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怎么回事?”陈少华一脸懵比,只觉得气氛很不对劲。

    她一脸无辜的耸了耸肩,“我哪知道那么多啊,他莫名其妙就跑过来了,像发了神经一样。”

    “难不成是白愿跟他说了什么?”陈少华自顾自的思量着,自言自语了起来。

    她瞬间有些恍然大悟了起来,“刚刚他有说苏茉莉的事情他都知道了,所以大概就是白愿说的吧,至于都说了些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你没事?”他倒是有些担忧起来顾挽澜。

    她笑着摇头道,“我能有什么事啊,在这他难不成还能吃了我?”

    陈少华立刻就是一道不怀好意的眼神投射了过去,“那可不一定,你别低估了男人。”

    “不会。”虽然说白念真的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也至少是不会做出这么禽兽的事情来的。

    “对了,这几天估计会下雨,你要多注意一点了。”

    她点着头,“我知道了。”

    他先前就告诉过自己一到了下雨的时候,关节就必然会疼的很,更加还会肿起来的可怕。

    到了夜晚,果然就下起了倾盆大雨了,顾挽澜是疼醒的,整条腿疼的几乎不能够让自己呼吸了一样,眼泪不由自主的在眼角边上滑落着,“白愿……”

    她低低的扯着嗓子喊道,“白愿……”

    白愿朦朦胧胧的有人喊了一下,再仔细的一听声音是在顾挽澜喊出来的,瞌睡虫一下子就没了,从床上弹坐了起来,“怎么了?”

    “疼……”第一次有这种刺骨的痛,就好像是有人拿着铁锤在敲着她的骨头一样,疼的浑身冒冷汗。

    外面电闪雷鸣的,单单是那淅淅沥沥的雨声,听得都极其的烦人,就跟她此时的心情一样。

    看着她皱紧的脸孔,白愿把手覆了上去,轻轻的给她揉着,“还很疼吗?”

    “嗯。”她咬着唇瓣的点了点头,白愿眼底说不出的心疼,只看见她指了指抽屉,“那有止痛药给我拿过来。”

    他赶忙的爬了起来,还细心的端来了一杯水,“来。”

    小心翼翼的把药丸放在她的唇边,在给她就着水吞了下去,虽然是特效药,但还是没那么快就安然无事,白愿把她身上的睡裙都给褪了下去,拿过湿毛巾的给她擦着刚刚出过汗的身子,温热的掌心一直在给她轻.揉着。

    渐渐的药效来了,也没有刚刚的那么痛了,她的呼吸声才渐渐的轻缓了下来。

    “白愿。”她闭着眼睛的叫了一声,很快耳边就是白念回应的声音,“嗯?”

    “今天你是不是跟白念说了什么啊?”她的声音很小,但是已经足够让他听见了。

    他也没否认,“嗯,是说了些。”

    “他今天跑到医院跟我说他很后悔,现在才认清了苏茉莉,他大概的意思是觉得还是我好吧。”

    “什么意思?”白愿这一听就觉得很不对劲,整个人立刻提高了警惕,但手上的动作还在持续着没有停下。

    “唔……”顾挽澜疑是很苦恼的模样,“好像是想让我离婚吧。”

    “不准!”只是听到后面的那两个字,白愿就下意识的替她拒绝了。

    顾挽澜闭着眼睛咯咯的笑了起来,“那要是他真的离婚的话,而我也答应他,那你说,你会怎么做?”

    “那就先把他的腿打瘸,让他带不动你,然后再把你抓回来,困着一辈子都是我的。”他眸子里的光芒阴冷了几分,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如果是他的话,一定会这么做的。

    “我开玩笑的,就是想告诉你,你别老跟别人说我有多好有多好,万一人家真看上我了怎么办啊。”闭着的眼睛终于是睁开了,她吐了吐舌头,看起来有几分俏皮。

    他若有所思的道着,“说的好像是有那么几分道理啊。”

    “那可不。”她得意洋洋的抬了抬下巴。

    他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给她揉着腿,空气寂静了下来,疼痛的地方一阵暖意袭来,很是舒服,渐渐的就径直的熟睡了过去。

    听见她平稳的呼吸声,白愿试探性的叫了几声,没有得到回应这才小心翼翼的把被子给盖过,生怕她给着了凉。

    就快要开庭了,苏茉莉在监狱里坐立不安,加上没办法联系白念,她的简直就是心急如焚。

    这个鬼地方她就要待不下去了,又脏又臭,那么狭隘的一个小地方,吃喝拉撒都是在这,她能不难受吗?

    哪怕是她最穷困潦倒的时候都没这样过,这让她怎么待下去?

    狱警告诉她有人过来探望她了,她满脸的苦闷立刻就欢喜了起来,一定是白念,一定是他过来救自己了。

    果然,看到早就在房间内等着她的白念,她几乎是冲进去的,一把将白念给抱住,“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由于她好几天都没有冲过澡了,身上早就发出了一阵酸臭的味道,白念下意识的就蹙起了眉,捏了捏鼻子的将她给推开自己的怀中,“茉莉,你别这样。”

    苏茉莉眨了眨眼,不解的问,“怎么了?”

    “没事。”他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一副平静的不能够在平静的模样,缓缓的回了她一声。

    虽然他没有说什么,但是苏茉莉明显的可以感觉到了他对于自己的疏离,为什么他的态度骤然就冷淡了那么多?

    况且,他明知道自己现在是怀着他的孩子,为什么看到她的时候一点关心孩子的迹象都没有,还把她给推离的远远的。

    “阿念,你要看看我们的孩子吗?”她面上挂了一抹尴尬的笑意,把他的手强硬的扯到了自己的腹部探了上去。

    他面无表情的把手给用力的抽了回去,苏茉莉死死的按照,不给他抽开,他干脆两只手用手,一个女人哪里比得上他的力气啊,他清了清嗓子,“茉莉,我们坐下,好好说话。”

    “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苏茉莉瞧见他的这副模样,一颗心上窜下跳的,如同打鼓一样,愣是没敢坐下,只是一双眼睛睁的大大的,死死的盯着他看,想要看出些什么。

    他面不改色,不紧不慢的从带来的公文包里掏出了一份协议,轻轻的推到了她的跟前,“苏茉莉,我们离婚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