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七十三章:余生,请多指教!

    “呵……”苏茉莉冷笑了一声,“阿念,你这是跟我开玩笑的吧?”

    白念的神情严肃极了,让她找不出半点开玩笑的迹象,但仍然自欺欺人的抓牢了他的手臂,“是不是爸跟你说了什么?你难道还不知道现在所有人都不希望我们可以好好的吗?他们都是故意想要把我们分开的啊!”

    “这个决定是我自己要做的,没有人逼我。”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我肚子里都还有我们的孩子啊!”她满眼的震惊根本就不一点都不敢相信这些话会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

    说到孩子,白念冷不丁的笑出了声音来,“我倒是要问问你,为什么舍得把我们的孩子给打掉,难道在你眼里钱就那么的重要吗,甚至是比不上一条人命!”

    白念的话让她的心脏几乎是漏拍了半响,脸色骤变的否认着,“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不明白,是真的不明白还是装作不懂?这些你心里都应该是最清楚的!”她是真当自己是个傻子啊,什么时候了,还会受她所骗?

    “你真的疯了吗,我肚子怀着你的孩子你要跟我离婚?”

    “拿着孩子当筹码,爸说的很对,我真不知道你这孩子是我的,还是别人的!”

    她气的浑身都在微微发着抖,“那当然是你的啊!”

    对,她承认之前根本就没有想过他会那么快的就离婚娶了自己,一直把他当作是备胎,怀着的孩子也根本就不知道是那个人的,还是他的,所以结婚了之后当然是要想尽办法的弄掉了,可是她结婚之后就没有跟别的人联系过了啊,孩子除了是他的还能是谁的!

    “就算是我的,我白念也不要了,立刻把离婚协议签了!”对她温柔的太久,她都忘了原本白念就是多么薄情的人,都忘记过他可以怎么对待顾挽澜,那么此时就可以怎么样对待于她!

    孩子,对他来说也将会是一个污点,有那么肮脏不堪的母亲,这个孩子不要也罢。

    她还是第一次经历的这么绝望,原本以为可以依靠白念救她一把,但是没想到岔子却是在这个时候出现了,想都不用想是谁做的,一定是顾挽澜跟白愿!

    她简直就要恨死这两个人了,原本她可以过的风生水起,全部都是他们的错!

    “你死了这条心吧,这离婚协议,我打死都不会签的!”她就算是死也得拖着这个婚不离!

    说完她立刻就夺门而出,生怕再待下去,白念会用自己的办法来威逼她来签下那个协议。

    没有白念的帮忙,苏茉莉的事情很快就开了庭,一切都好像是水到渠成一样,理所当然。

    苏茉莉被判了刑,由于她是真的怀孕了,缓到她把孩子生了出来再执行服刑。

    纵使苏茉莉单方面的不愿意离婚,但白念是什么人,在安城里谁不给几分薄面,要离婚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甚至都不再需要经过她的同意。

    顾挽澜突然同情了起来苏茉莉,“白愿,你说苏茉莉的孩子怎么办?”

    不管怎么说,孩子终究都是最可怜无辜的那一个,他不应该遭受这样的事情,可是偏偏他来的就是那么不是时候。

    “跟我们没关系。”他从来都是这样,不是跟自己有关的,为什么要去理会?

    “你知道吗,以前我很羡慕苏茉莉,我简直就要嫉妒的发狂了。”她认真的看着白愿感慨道,“从小所有人都告诉我,以后我就是白念的新娘,我一直把这个当作是自己的信仰,为了他我什么都可以做,他喜欢长发,我就只敢见一丁点的分叉,他喜欢白色,我的衣柜里从此就只有白色的衣服,他喜欢苏茉莉,我就远远的看着。”

    白愿下意识的握紧了她的手,辗转摩桬着,她接着道,“所以我就很羡慕她可以什么都不需要做,就可以得到白念的宠爱,这么多年白念甚至连跟我一起同台吃饭的机会都是少之又少,但是他对于苏茉莉完全的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他问温柔体贴,细微入至,我真的很羡慕,但是我曾经也想过祝福他们,可是她真的很可恶,三番几次的想要陷害我,甚至当年要钱离开的人也是她……”

    白愿一直保持着寂静的状态听着她把所有的话都给说完,才缓缓的开口,在她温顺的脑袋上轻抚了一下,“以后不要羡慕任何人,你会是全安城里,别人最羡慕的一个。”

    顾挽澜一脸温情,趴在他的怀中死死的抱住,长吁了一口气,“你说我上辈子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吗?可以遇到你。”

    “我有那么好?”他低哑的笑了几声,让顾挽澜不由的继续在他身上蹭了好几下,“嗯,你很好。”

    好到她几乎找不出半点缺点,更加好到一切都觉得是那么的不真实。

    “你说,安城那么多人,你为什么偏偏找上我了呢?”她似乎是自言自语着,又似乎是在问着他。

    这个问题让白愿的身子僵住了好一会儿,顾挽澜听见没声了,诧异的抬起头问,“怎么了吗?”

    他尴尬的露出了一抹笑意掩饰着面上的苍白,解释道,“或许是缘分吧,你是唯一一个我想接近的女人。”

    顾挽澜面色微微泛红,像是害羞了一样的把脸埋得更深在他的怀里,“你以前真的没有过女朋友?”

    “嗯。”以前总想着怎么回报外公,随后开了公司,更加是忙的不可开交,就连陈少华他们几个都就要以为他是不是喜欢男人了,他都没忘记自己告诉他们娶了顾挽澜的时候他们脸上的震惊别提多有趣了。

    “真巧,我也没有过男朋友。”她脸上欢快的笑着,“直接就有了个老公,然后成了前夫,在然后有了你。”

    “是吗?”他执起着顾挽澜的手搭在自己的掌心上面,握紧,“那余生,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她回握的更紧。

    两个月后……

    顾挽澜做的复健以及陈少华的设备很有用处,现在已经可以自己站起来了,但是不能久站,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比任何人都还要来的开心,恨不得立刻给白愿看看她此时的状态。

    她竭尽全力的往前挪了好几步,虽然是有些摇摇晃晃的,但胜在勉强能走一会儿,陈少华满意的点着头,“可以啊。”

    “是吧!”她兴奋的道,“我还真以为自己要瘸一辈子呢。”

    “那也得我答应才行。”陈少华嘴上是轻挑着的语气,但是心里也总算是松了一大口气,他比任何人都还要来的担忧。

    “快通知阿愿!”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诉白愿这个好消息了。

    他努了努嘴,但还是去拿起电话通知了一声白愿,还没等话说话,电话啪嗒的就是一下被挂断了,他还拿着手机一脸懵.逼。

    “我觉得吧,你男人真不是好东西!”他不禁嫌弃的道着,“我这么辛苦,谢谢都不跟我说一声。”

    “那我谢谢你不就代表他谢谢你了,还计较那么多干什么?”顾挽澜白了他一眼,陈少华耸了耸肩,“那当然是没有他亲口说的实在。”

    “有的给你听就不错了。”她觉得站的有些累了,赶紧坐回了椅子上,生怕等会白愿过来了她就没力气站起来了。

    “还好吧?”陈少华看着她有些吃力的样子,径直的就伸手过去触碰着她酸疼的地方捏了好几下,她这才觉得好多了,“还好。”

    白愿几乎是在公司就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医院,看着坐在椅子上的顾挽澜就已经兴奋的不行,“能起来了?”

    “嗯。”从未有过的喜悦在心底迸发了起来,“来,你扶着我一下。”

    说着,她已经把手给搭在了他肩膀上,径直的就站了起来了,白愿有些受宠若惊,身体自动的就做出了反应,一把揽住了她的腰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

    陈少华看的尴尬癌都犯了,“你们是把我都当透明的了?”

    “好了好了。”顾挽澜脸上也闪过了一点不好意思,连忙让白愿停下来,他太激动了,搞得好像要当爹了都没那么兴奋一样。

    “真是过分,我才是最大的功臣好吗?”陈少华鄙夷的道着,但又有点向白愿邀功的感觉。

    “那肯定最辛苦的还是我老婆。”顾挽澜这么久以来做复健的痛苦,他都是看在眼里的,说不出的心疼。

    陈少华哀叹了一声,“是是是,谁让我没老公,没人心疼。”

    “你想要老公?”顾挽澜立刻抓住了话题的点,他立刻抹了抹嘴,“呸呸呸,谁要老公,我是没老婆心疼。”

    “你信?”她狐疑的问着白愿,他摇着头,一脸真挚的回,“不信。”

    “还真是夫唱妇随啊!”陈少华咬牙切齿的道了一句,连忙的摆手,“走走走,你们都赶紧走,别在我面前炫耀。”

    顾挽澜跟白愿双双的离开了房间,跟陈少华道着别。

    身后一双毒辣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两个人,拳头捏紧的骨头都发出了咯吱响的声音,似乎要用目光将两个人的身体都给射穿一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