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七十四章:恨不得将他们活生生啃掉

    苏茉莉摸着腹中刚足三个月的孩子,咬牙切齿的目送着自己最恨的人离开。

    她肩膀搭上了一双男人的手,相貌很普通可是胜在眼神很有神,让人看见会有微微一怔的感觉。

    只看见他弯着眉眼,唇瓣抵在她的耳边,“是不是很恨?”

    “恨!当然恨,恨不得将他们的骨肉都给生生的啃掉!”苏茉莉用力的捏着拳头,甚至是指甲都没入了掌心里,都察觉不到痛意。

    男人很满意的点了头,“那就好好把孩子养着,我会帮你的。”

    她不解的看向他,“你为什么要帮我?”

    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是他凭空出现的让她可以缓行,甚至还将她安顿的好好的,更加说可以帮她报仇。

    “你不需要问,只需要按照着我说的去做就对了。”说完,他唇角又是勾勒出一抹温柔的笑意,不知道的人必然认为他们是一起过来做产检的夫妇。

    但是知道苏茉莉知道,这一切都只是表面上的,了解不到他的内心深处才是最可怕的。

    她乖巧的点着头,“好。”

    做完产检后,她就被送回了别墅,装潢一点都不比白家差多少,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人,甚至是名字都不知道,但她肯定的一点就是,他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沈家老宅一听见复健有了起色,当天晚上就赶紧的举办了一个庆祝的晚宴,平日里吃的饭菜都丰盛的不知道要先吃哪个好了,今晚的菜更家是让她下不了口了。

    白愿看着她纠结的神情,笑了笑给她夹过一块肉,见里面有根青菜,便以为是她不吃的,顺势给夹到自己口中就吃了起来。

    顾挽澜微微蹙了蹙眉,把那块肉给吃完以后,也给白愿夹了个青菜,按照着他刚刚的做法,顺势的从他碗里夹走了一个鸡翅。

    他几乎是愣了三秒,才反应过来,她原来是在怪自己把她的菜给吃了啊!

    “我以为你不吃。”他看了一眼顾挽澜解释了起来。

    “怎么可能,我是浪费粮食的人?”她挑眉道,她要是不吃干嘛还放碗里呀。

    沈懿爽朗的笑声在餐桌上响起,“你们呀,这是在我老头子面前炫耀吗?”

    “哪有啊,外公你也吃。”顾挽澜吐了吐舌头,赶紧也给他夹了菜安抚着,“等我再过阵子可以走了,就天天陪您散步。”

    “你现在也天天陪我散步啊。”虽然这么说着,但面上的笑意还是代表了他此时的心情。

    顾挽澜急摇着头,“那可不同,我要挽着手一起散步。”

    “那我呢?”白愿急忙问着,满脸迫切的模样。

    “你背着我散步啊!”她努了努嘴,一本正经的回答了他的问题。

    “……”他还以为自己的待遇会更好的,还没等脑子思考完毕,只听见她狐疑的问着,“难不成你是觉得累,不想吗?”

    “没有没有。”白愿摇着头,带着一抹尴尬的笑意。

    翌日,顾挽澜没有去复健,而是跟着白愿一块到了公司,厉盛看见她的时候还吃惊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大嫂最近气色不错啊。”

    其实厉盛叫顾挽澜大嫂并不是因为白愿年纪比他要大,听说以前他们三个在国外念书的时候,谁也不肯做小的,最后打了一架,谁站到最后的那个,就是老大,所以就理所当然的是白愿当了这个老大,厉盛是个老二,陈少华就便是最小的了。

    “她难道以前气色不好?”白愿挑着刺的问,厉盛暗暗的白了他一眼,但面上还是笑着道,“当然不是,只是最近气色更好,一定是因为有你的滋润。”

    “这话我爱听。”白愿一副很受用的模样,顾挽澜看不过在他腰间的肉就狠狠的掐了下去,他顿时就疼的直不起腰来,呲牙咧嘴的看着她道了一声,“你想谋杀亲夫啊?”

    “让你乱说话。”什么叫被滋润的好啊,这分明就是别有意味的意思,他竟然赞同了,当然要给点教训来的好了。

    他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只能干瞪了一眼厉盛,示意着他自己说错的话,非要让他来背锅。

    厉盛佯装着看不见的模样,转身就走人,“开会了开会了。”

    “要进去看看吗?”白愿转过身问着她的意见。

    她寻思着也没关注过白愿公司的事情,进去观摩观摩也好,便点了点头,“好啊。”

    带着顾挽澜进去的时候,白愿还隆重的跟他们介绍了一下,“这是我的妻子,顾挽澜。”

    “老板娘呀。”下面一片小声的议论,最后整齐的一块喊了一声,“老板娘好。”

    她微微的点了点头,就当是回应了,“我就是看看,你们不用理会我的。”

    说着,自己就要往角落过去,白愿却是拉住了她的轮椅,温声的在她耳边道,“坐我旁边。”

    弄的她的耳根子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他难道没看见会议室里有那么多人吗?当众就跟自己举止这么亲昵,她面上有些挂不住。

    但还是顺从着他坐到了旁边,不禁有人赞叹着,“老板跟老板娘就是恩爱。”

    她全程都是带着浅浅的笑意,想来其实还觉得有些嘲讽,她先前嫁给白念的时候,不仅整整两年没有踏入过他的公司,就连全公司上下都认为苏茉莉才是白氏企业的少奶奶,而她是一个想要插足进去的第三者,多么可笑啊。

    现在白念是巴不得跟苏茉莉扯清关系,而自己倒是成了一个名正言顺的ss集团少奶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就是发生在她的身上了。

    白愿就坐在她旁边握紧着她的手,双目盯着显示屏看他们讲解了起来。

    顾挽澜也不是很了解他们公司的运作,自顾自的翻看了几个候选代言人的档案来,厉盛也正好说到了这一块。

    “我觉得目前公司可以邀请李婉儿来做形象代言,目前她是几个候选人里最红的一个,也是形象最好的,外界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传言,长相也是这几个人里的佼佼者。”

    “看人不能单看表面。”顾挽澜没听清他们说什么,就跟着自顾自的道了一声,随即空气一下子就寂静了下来,她抬了抬头,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你们继续……”

    “那你说,该找谁好?”白愿倒是看起来有些欢喜的模样,嘴角都在咧着笑意的问她。

    她随手的点了点,“这个吧!”

    只见档案上面的名字是赵玲珑,厉盛立刻就站出来抗议了,“不行不行,她在这几个人里面是最没有名气的,长相也是最普通的一个。”

    “你这是要找形象呢,还是要找最好看的?”顾挽澜不禁质问了起来。

    “当然是全部都并存才是最好的,我觉得李婉儿挺不错的。”

    “可是我就觉得她挺不错的啊,现在说不定不是很红,以后可就不一定了,相反的现在李婉儿很红,不仅仅是代言费高出不少,但是娱乐圈的事情谁说的准呢,你今天红的要死,明天就可以被打回原位,况且现在很多人都在找李婉儿,大众的口味也都开始有了一些烦厌,这个时候我们捧出一个新人的话,或许会有更大的反响也不一定。”说完,她还特地的问着白愿,“你说呢?”

    “我也觉得挺不错。”他噙着笑意,跟着附和了起来。

    厉盛强烈的抵制了起来,“这是公司代言人,不能那么儿戏,要不一起投票吧。”

    顾挽澜突然也是来了兴致,冲着他挑眉,“那赌一赌?”

    “赌什么?”厉盛饶有意味,还是第一个女人敢在会议室里跟他说打赌的,有意思。

    “就赌最后的代言人是赵玲珑,还是李婉儿!如果是赵玲珑你就得去给在座的每一位都买来咖啡,以及一份甜点。”她眯了眯眼,丝毫没有一点畏惧的模样。

    “那就跟你赌!”厉盛底气十足,他不相信自己公司的人会不随着自己的意思。

    “我不会徇私,但是越美的花朵,里边也有可能是最不为人知的,我投赵玲珑一票。”

    厉盛立刻就是丢掷了一个鄙夷的眼神过去,他这还不是徇私?

    明明其实李婉儿早就是公司里内定的人选了,之所以会出来候选人那也不过是走个过场,白愿不会不知道,现在他直接的就说投票给了赵玲珑,这不是徇私是什么?

    果然结了婚的男人为了哄老婆还真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那个……我觉得老板娘说的挺有道理的,现在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得见李婉儿,或许观众早就腻味了呢,换一个新人的话,会更加焕然一新也不一定。”有个人诺诺的把手给举了起来,最后给顾挽澜投了一票。

    “我不同意,李婉儿一直都是大众所热爱的,也是当前最炙手可热的明星,别家公司想请都不容易请的到,我们为什么不抓住这个机会?”

    顾挽澜的眉头有一下没一下的皱着,本来吧她刚刚就是随口一说,但是听着他们这么激烈的讨论了起来,对李婉儿的大力夸赞,可以说一直在夸奖着她的各种完美,让她有种苏茉莉的影子所在,突然就觉得更加想要把这个代言人的身份给赵玲珑了,“都安静一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