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八十章:哪怕你掉进粪坑里了,也不脏。

    顾挽澜根本就招架不住她们几个,然而她们也跟疯了一样,一点不顾忌她是坐在轮椅上的,直接就推.翻,她重重的摔在地上,只觉得脑袋被磕的有些疼。

    黏糊糊的鸡蛋液体就顺着头发往下滑落着,她敢发誓,这是她经历过最狼狈,最糟糕的经历了。

    很快在门口的保安发现了这里的骚乱,都连忙的冲了过来,几个女人一哄而散。

    经纪人惊呼着连同几个保安把顾挽澜给扶了起来,“挽澜姐你没事吧?”

    她摇了摇头,“去看看玲珑吧。”

    赵玲珑这个时候也是一身的狼狈,身上也是有着鸡蛋砸过的痕迹,并不比她差多少。

    “总裁夫人,要不要报警?”保卫没想到会在自家公司发生这些事情,更加都没想到还是总裁夫人在自家门口给人打了。

    顾挽澜只觉得身上好几个地方被他们砸的有些疼,隐忍着没说出来,但是已经拿着手机拨通了白愿的电话号码了。

    “这么快就想我了吗?”白愿开着开着玩笑道。

    听着他的声音,原本都不觉得有些委屈,但是此时此刻,喉咙突然之间就像是被哽住了一样,抓着手机想要努力的说话,愣是一点声音发不出来。

    “怎么了?”听不见她说话的声音,白愿有了些慌乱。

    她死死的咬了咬唇瓣,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说了几个字,“我在楼下……”

    刚说完,她就听见了白愿那边起身的声音,随即是办公室门打开关上,他那边行动的一系列声音,自己都听的一清二楚,因为他一路上都没有挂断电话,突地,传来了两个让她安下了心的词汇,“等我。”

    守卫也不知道哪里找来了一条毛巾,急忙的给她递了过去。

    顾挽澜一声不吭的擦拭着,但依然觉得浑身难受的很,鸡蛋的腥味一直在鼻腔中消散不去。

    只是一会儿,白愿已经到了楼下,像是有了方向一样,从很远的地方就径直的冲着她这个方向而来。

    正当走进的时候,看到她身上的模样,原本温润的眼神,一下子凌厉的跟利刃似的落在他们几个人的身上质问着。

    “有几个李婉儿的粉丝估计误会了我跟你,说我的代言人是通过不正当的手段得来的,所以她们就偏激了。”赵玲珑解释着,“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些粉丝这么过分,都是我的错,如果我不提议跟挽澜姐一块去医院的话,就不会让挽澜姐发生这种事情了。”

    白愿脸上阴沉的很,一句话都没说,一把将顾挽澜给搂抱了起来。

    赵玲珑还想要说点什么,他只是回过头,一个凌厉的视线,顿时赵玲珑就顿住了脚,片字说不出来。

    等白愿离开以后,经纪人赶紧的安抚着,“玲珑,我们先去医院吧?检查一下有没有哪里受伤。”

    “好。”她深深的看了一眼白愿跟顾挽澜离开的地方,最后把视线收敛了回去,乖巧的点了点头。

    顾挽澜一直都是趴在他的胸前,抬都没有抬起来。

    用些微弱的余光望过去的时候,只觉得他的脸色阴沉的恐怖,他鲜少会流露出这种神情的,除非是真的很生气的时候。

    觉得他的戾气太重,她愣是一句话都没有说,等白愿把她给放到车里的时候,她还嘟囔了一声,“我身上这么脏,把车……”

    “闭嘴!”听着她的话,白愿立刻就是一声狠戾的呵斥,她一下子就闭上了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的脸色。

    只听见他又补了一句,“哪怕你掉进粪坑里了,也不脏。”

    顾挽澜忽然满腔的委屈,久迸发了出来,哇的一下就哭了出声来,“你才掉粪坑了呢!”

    白愿本来还挺生气的,虽然不是生她的气,但是看见她哭出来的那一瞬间,顿时就不知所措了,声调也放柔了许多,“怎么一下子就哭了?”

    “你凶我!”她本来无缘无故被人打了,就已经是很难受了,他还一副凶巴巴的模样,弄的她满腔的委屈都不知道去哪里发泄才好。

    “我没有。”

    “我被人打了。”她一遍抽泣着,一边哽咽着道。

    “我让厉盛把监控调出来,把他们几个都一个个的找回来让也你打一顿。”

    “好。”顾挽澜说着又是吸了吸鼻子,“我想洗澡。”

    天气这么热,砸在她身上的鸡蛋干了以后,被太阳一阵猛烈地晒了一下,只觉得问起来的味道更加的难闻了,有种随时会吐出来的感觉。

    白愿微微颔首,已经启动起了车子,朝着最近的一家酒店,开了间房。

    顾挽澜愣是把自己的皮肤都搓红了才肯罢休,但是也不知道是心里作用还是干什么,就总感觉自己身上还有着鸡蛋的味道,还一边担忧的问着白愿,“你闻到鸡蛋的味道了吗?”

    白愿把鼻子凑近的嗅了嗅,只觉得她浑身都是清爽的沐浴露味道,摇着头,“没闻到。”

    “但我怎么总感觉还有鸡蛋的味道啊?”她说着就是抓过自己湿答答的头发又闻了好几下。

    “后遗症,过会儿就没事了。”说着把她身上的浴巾给扯了下来,手臂上有了几处淤青的痕迹,本来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情,此时就觉得好似一把怒火在胸腔里不断的燃烧起来一样,怎么样都平息不下去。

    他捧在心尖上的人,竟然被几个小小的粉丝给弄成了这副模样,他都不敢这么对待,他们怎么敢!

    “把头发吹干一下,换套衣服我再送你去医院。”他脸上的神情很平淡,但是却又平淡的让人有种不寒而立的感觉。

    她脸上闪过了一抹烦闷,紧接着白愿就看穿了她此时的担忧,“换这套。”

    顾挽澜诧异了一会儿,“你什么时候出去买了的?”

    “你洗澡的时候。”

    好吧,她洗澡都不知道洗了多长时间了,他趁着这个时候出去买衣服的话,也是不足为奇的。

    等她发着愣的时候,白愿已经作势要亲自把衣服给她套上了,“我……我自己来就行。”

    “不用。”他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半点不理会她幽怨的眼神看着自己。

    赵玲珑被李婉儿的粉丝疯狂袭击之后,很快就有路过的路人把这件事情给宣扬了出去,此时医院里已经被人堵了个水泄不通。

    白愿跟顾挽澜到医院的时候,根本久没想到会有那么多的人聚集在医院里,无奈之下只能够走了后门进去。

    陈少华看到他们俩的时候,脸上有些急迫的神色,“到底怎么了,医院一下子来了那么多人,很多患者都进不来,被他们给堵塞死死的。”

    顾挽澜也是一脸的茫然,“我们也不知道啊,怎么来了那么多的记者。”

    “说是今天有人看到赵玲珑被李婉儿的粉丝给袭击了,她现在来了我的医院,当然也是来了不少的记着了。”陈少华解释着。

    “又是她。”白愿脸色有些不好,顾挽澜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声,“她也是个受害者。”

    “你难道就不是了?”跟她在一起,还莫名其妙也被连同的欺负了。

    “什么意思?”陈少华一脸的迷茫,“嫂子怎么了?”

    “很不巧,我本来说跟玲珑一块来医院的,就是来的路上一起……被袭击了的。”说起来,她都觉得有些尴尬,这辈子还真的没有这么丢人过。

    他脸上布满了震惊,赶紧检查着,“那你没事吧?”

    “除了被打了好几下,砸了几个鸡蛋,也没什么了。”她风情云淡的陈述着。

    此时陈少华已经看向了白愿了,怪不得他刚刚的脸色这么的不好,一副想要杀人的模样,嘴巴吧唧了几声,“嗯,对于你老公来说未必会没什么。”

    “顺便把检查给做了。”白愿不想跟他讨论着这个问题。

    顾挽澜做着检查的时候,厉盛已经调查完毕,给他发送了那几个女孩子的资料过来。

    他微微的眯起眼端详着那些资料,手指迅速的在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过去,随后把手机给丢到了一旁,对付他们简直就是轻而易举,他们难道打人之前,没有调查过打到的人是谁吗?

    赵玲珑在检查室里,几个记者紧紧的将她给围住,看着她满身的狼狈,都一个个蜂拥而至的问着,“赵小姐请问你这一次是不是因为代言人的事情而被李婉儿的粉丝给打了呢?”

    “还有人说袭击你的几个粉丝是李婉儿小姐故意找人煽动的,是这样的吗?”

    “不好意思,我什么都不知道。”她脸上闪过了一抹愠色,不愿让别人看到自己此时狼狈的模样。

    但是记者根本就不会理会她的抗议,接着提问,“你被袭击了以后直接就来了医院,请问是不是很严重呢?伤到了哪里方便透露一下吗?”

    “不好意思,无可奉告!”赵玲珑的经纪人死死的将赵玲珑给护住,一把把她给推进检查室里,随后把门给带上,愣是不让他们继续骚扰着赵玲珑,“请你们都离开吧!玲珑需要安静的时间!如果还有什么需要知道的,麻烦你们都请去找李婉儿好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