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八十一章:这,足够死心了吗?

    做完了所有的检查之后,没有什么大的问题,白愿就带着顾挽澜一同的回了沈家老宅。

    知道电视上所播放的那件事情顾挽澜竟然又是被牵扯了进去,沈懿差点没跟着上次一样抡起拐杖就是一顿揍,“外公,你别生气啊,我真的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

    “白愿你说说,自己老婆都保护不好,你还想怎么样。”他脸上的肌肉都是微微的抽动了起来的。

    “这次是我的疏忽,我会处理好的。”

    “最好是这样。”说完,他气呼呼的坐到沙发上,顾挽澜连忙的安抚着,“外公别气了,气坏了身子就不好了。”

    随即又给了白愿几个眼色,示意着他也跟着哄了几声。

    他只能跟着一块的好说歹说,沈懿这才不生气了,倒是白家那边一堆烂摊子联系起了他来。

    深夜里突然打来的电话,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连忙的爬了起来,顾挽澜也被他的动作给惊醒,“怎么了?”

    “没事,你接着睡吧。”他摇了摇头,没有说明,但这样就让顾挽澜更加的纠结了,睡意也都已经清醒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有点,我很快就处理好的。”一边说着,他已经换好了衣服。

    顾挽澜却是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的简单,掀起了被子,意志坚定的盯着他看,“我也要去。”

    “这么晚了,你跟着去干什么,再说了,你知道我要去哪?”

    “不知道。”她努着嘴,老实巴交的回着。

    白愿一副神秘的模样看着她,“你就不怕我去的地方不正经?”

    她微微眯起了眼,过了半响,“那你就更加要带我去了啊!这样,我还可以替你讲讲价。”

    白愿突然是一句话回不过她,一脸的无奈看了看,“算了,那就一起吧。”

    说着,给她拿了一套衣服出来换上,便往白家的方向过去了。

    顾挽澜还是不知道他要去的是哪里,急忙问着,“我们去哪里啊?”

    “白家。”他平稳的把着方向盘,回应着。

    她下意识的有些紧张,“白家……怎么了吗?”

    “解释不清楚,到了你就知道了。”其实这一趟,他都不想让顾挽澜过来的,但是又害怕她一个人回多想了什么,就还是一块的带了过来。

    刚刚到了白家,就听见了白展宏大声呵斥的声音,很嘈杂,并不是很听的清楚说的是什么。

    白愿跟顾挽澜刚到门口的时候,便是看到了苏茉莉挺着个大肚子,堵在了门口。

    “白念,我好不容易怀了你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说不要我就不要我!”她满腔的委屈,泪水也是不断的滑落在脸颊上。

    白念轻描淡写的撇着她,“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你肚子里的孩子也跟我没关系,要是有关系,你就给我马上去打掉,多少钱告诉我一声就好,这个钱我还是会给的。”

    顾挽澜听着薄凉的话,心底微微一怔,他果然还真是对自己憎恨的人薄凉啊,她真的是庆幸当初自己喝醉了酒,跟她发生了关系的人是白愿,如果是他的话,指不定她也怀着孕,被他逼着堕胎也不一定。

    白展宏却是一点都不理会,“把她赶出去!”

    白愿的眉头蹙的很紧,白母一看到他,就赶紧的让他们劝着,“这么晚我也是不想打扰你们的,但真的是……”

    白念看到了顾挽澜,脸色突然好转了许多,热络的问着,“澜澜,怎么这么晚你都还过来了?”

    她有些不清楚这里的状况,挠了挠后脑勺,望着白愿,一头的雾水。

    苏茉莉想要狠狠的推一把顾挽澜,“都是你这个贱.女人!是你害的我!”

    但是白愿就在旁边,怎么可能还会给她机会,顺势的带着顾挽澜就闪开了,她一个劲的往墙上撞了过去,疼的呲牙咧嘴的。

    白念见状,上前就是一巴掌重重的剐在她的脸上,“你要发疯别来我家发疯!”

    “你为了这个女人打我?”苏茉莉不敢置信的捂着被打红了的脸颊,“你以前什么时候动过我一根头发,你现在为了这个你曾经口中恶毒的女人打了我,白念!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听了你的话,误会了澜澜,明明她是个那么好的女人,就因为你,我们才会离婚!”不说起这个他都觉得不生气,越说心里的一把火就是烧的更旺。

    “这个,跟我没关系。”她尴尬的回了一句,连忙对着二老道,“爸妈,你们都进去吧,我们自己好好聊聊。”

    这么晚了,也不知道苏茉莉到底什么心思挑在这个时候过来闹,只能够先安抚好两个老人,毕竟白展宏不大经得起刺激,万一苏茉莉做出点什么激动的事情来,她还真怕会受不住。

    “好,老公我们都先回房间吧,年轻人的事情让他们处理好了。”说着,已经跟白展宏上了楼。

    白愿从头到尾的眉头都没有舒展开过,蔑视的看了一眼苏茉莉,“闹够了?”

    “你们都觉得我只是在闹吗?”她抚.摸着已经显怀了的肚子,“白念你凭什么单方面的离婚啊!不要以为白家在安城名声很大,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我可以告你的!”

    “好啊!那你就去告,要是告的赢算我的!你过来闹无非就是没钱了嘛,我告诉你,我就是不会给你这种人一分钱!”

    “苏茉莉,都到了这种地步了,你为什么还不收手?再这样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我知道我做错了很多,但是孩子是无辜的啊!”说着她的声音又是哽咽了起来,楚楚可怜的望着白念,“我身上还有着刑期的人,生完孩子,我迟早要去服刑,白念,你就看在他是你亲生孩子的份上,你别不要我好不好,我真的保证我什么都不会干了,你说什么我就听什么,啊?”

    “已经晚了!我警告你不要再骚扰我家里的人,不然绝对让你等不到孩子落地的那天才服刑!”他言语犀利,仿佛字字句句都想要将她给隔离的远远的。

    “我过来,不是听你们的相爱相杀的。”要不是李思迁给他打了电话,他根本就不会想要过来,重要的是她还提起了一句,白念现在百般的想着顾挽澜的好,这就让他很不开心了。

    自己的老婆,竟然还被弟弟惦记着?以前的他早干嘛去了,既然不珍惜,怎么可能还会让他有妄想的机会!

    他过来就是要扼杀掉他的念头,让他知道,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让他觊觎的。

    苏茉莉也是有些被白念绝情的话给吓到了,苦苦的拽着顾挽澜的手哀求着,“挽澜姐,我以前真的是做错了,我也已经悔过了,我求求你能不能让阿念跟我和好,你难道真的要看着一个孩子爸爸不要,妈妈坐牢吗?”

    “那都是你咎由自取的,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她也求过她啊,但是却成了这副模样,她如果能叫的动白念,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不要再假惺惺的了,你知道我最恨的就是别人欺骗我,苏茉莉,我对你算是仁至义尽的了。”

    她就像是没了力气一样,瘫软在地面上,看起来极为的无助。

    白念却是半点都不顾及往日的情分,将她给提了起来,直接的就丢出了门口,“滚出我家!”

    苏茉莉在门外使劲的拍打着门,“白念!你不能这么对我!”

    白念却是充耳不闻,热情的看着顾挽澜,“澜澜,这么晚了,要不你今晚就留在这睡一晚吧?”

    “你问过我的意见了?”白愿半眯着眼,很不喜欢他这样讨好的态度。

    顾挽澜也是有些受宠若惊,虽说他是知道了苏茉莉的不好,但是也没必要这么大的转变吧,他以前可是看到自己就嫉恶如仇啊。

    “大哥,这苏茉莉都还在外头,你现在出去的话,也不好啊。”他解释着。

    “有什么不好,她是你的人,又不是我的人,我怕她咬我?”他不禁嗤笑了一声。

    顾挽澜很是不解,“白念,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澜澜,你现在是我大嫂,我知道不能对你有什么想法,但我只是想要弥补你而已。”他恳切的看着她,“就当是我为过去对你做出的一些不好的事情道的歉。”

    “我不需要!”她立刻就婉拒了,声调薄凉,“你不要打扰到我们就行。”

    白念张了张嘴,正要开口,白愿已经用身子挡在了顾挽澜的身前,不让他看得见,“白念,你是我弟弟,难道不清楚你跟大嫂之间的本分吗?”

    白念突地就笑了一身,“大哥,那你也可以啊,你更加不要忘记了,在澜澜是我老婆的时候,你还上了自己弟弟的老婆啊!我现在只是对她好点罢了,你就这么介怀了?要不是你我出现,我会离婚吗!”

    刚刚一直激烈的拍打着门的声音也没有了,苏茉莉刚刚出了门口,就已然有了一辆车在等着了,男人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意,盯着她问,“这,足够死心了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