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八十三章:真巧,我也是第一次

    苏茉莉的指甲深深的扎入掌心里,她却是丝毫察觉不到痛意一样,用的力气极大,双目就像是淬了毒的一样望着白家,“死心了。”

    她是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来找的白念,也是跟这个男人提出的最后一个交易。

    虽然他很有钱,但是却始终是给她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他太神秘了,根本捉摸不透。

    白念却不会,他是真心实意的对自己好,如果白念可以不计前嫌的话,她根本就不用帮这个男人做事,但是还是让她失望了。

    白念对她变了心也就算了,但是他此时竟然跟个疯子似的,竟然对自己的大嫂好了起来,如果是其他人,她可以接受,但是为什么偏偏是顾挽澜那个女人!他难道就不知道顾挽澜是自己最恨的人之一吗!

    这口气,让她是怎么都吞不下去,顾挽澜她一定要弄死。

    然而这么薄情的白念,她同样也不会放过的,她哪怕是死,也不会让他们白家好过一天,闹就要闹他们个鸡犬不宁!

    “保持着你现在的模样,不要停下。”看着她脸上浓重的戾气,男人脸上的笑意更欢。

    屋子内,白念的话语,让白愿的脸色有些阴沉的可怕,顾挽澜呵斥了一声,“白念,你发什么疯,跟那件事情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他敢承认吗,是不是在我们没离婚的时候他就睡了你!”

    顾挽澜有些恼羞成怒,“你说话都是这么粗鄙的吗!不管怎么样,我们已经离婚了,从今往后,我走我的独木桥,你走你的阳关道,我们一丁点瓜葛都不要有,如果你非要介怀那件事情的话,那么就请你,好好的回忆一下结婚的那两年你是怎么对我的!”

    他背着自己跟苏茉莉胡搅蛮缠的时候,有想过自己的感受吗?

    在所有人都说她是个小三的时候,他有出现吗?没有,而是跟着那些人站在同一个战线里,不断的,拼命的对她发出指责的声音,将她品论的一无是处。

    “你不珍惜,那么就由我爱护,这没有问题,是你把那么好的顾挽澜给弄丢了,然而我正好有很好的福气,把她捡到了。”

    说话的过程当中,他一直都是紧紧的握住了顾挽澜的双手,给她传输着勇气。

    他怔了一下,“但是我道歉了啊!我现在后悔了,知错了,还不行吗?”

    白愿只觉得从心底里觉得他所说的话是有多么的讥讽,“难道你认为这个世界只要你道歉了就会得到原谅,只要你后悔了,所有人就得依旧着你的意思,你觉得……这可能吗?”

    “可不可能,不是你说的算,澜澜说的算!”说着,他渴望无比的眼神盯着顾挽澜,想要从她的眼中,得到出自己想要的结果。

    顾挽澜觉得他真的是太自大了,“你凭什么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是理所当然,今晚过后,我觉得我把你看的更加的透彻了,白念,你就是个人渣!”

    他白皙的脸一下子就因为她的这句话给涨红了起来,“你说什么?”

    “好话从来都不会说第二遍,阿愿,我们回去吧,今晚这一趟,我们不应该来的。”她那该死的好奇心就不应该泛滥,不然也不会对白念又更加的恶心了一些。

    “顾挽澜,我知道你心里还对我心存怨恨,你在记恨着我,所以才会这么的生气,但是我相信,等你气消了,我还对你好的话,你一定就会原谅我的。”白念冲着她坐在轮椅上的背影,重申了一遍。

    “要想要白氏安然无恙,这样的话,不要再说第二遍!”白愿回过头,迸射出了一抹寒光,让他突地浑身一阵,“你想对白氏做什么?”

    “很简单,你想抢走我最重要的东西,那么,我也会抢走你最重要的东西!”

    他最重要的就是顾挽澜,然而白念最重要的,莫过于白氏了,他如果再这样没有顾忌的话,他也不会手软。

    “你不要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害怕了!”他强装着镇定,“白氏那么大的企业,怎么可能你说抢走就抢走!”

    他ss就算是再厉害,在安城里面名声再响,那也不过是才开了几年的集团罢了,然而白氏可是开了几十年的,就算有再厉害的企业,都没有办法将白氏给撼动起来,他凭什么口出狂言!

    “是吗?”他的语调,更加阴冷了几分,似乎带着浓重的嘲讽意味,“那就尽管试一试。”

    “咔嚓。”门把按下的声音,随后传入耳朵的就是轮椅在地面厮磨的声音,一直等人去楼空了,白念愣是找不出一句可以反驳的话来。

    似乎是在害怕着如果自己真的回了一句,白氏还会不会存在一样。

    出了门口,顾挽澜觉得心情大好,轻笑了一声,“你干什么这么吓唬他啊?”

    然而他脸上尽是说不出的严肃,“我没吓唬他。”

    如果白念还这么不安分,对自己老婆存着非分之想的话,他倒是真的会考虑,把白氏给收购到ss的名下,让他以后连束花都买不起,还怎么跟自己抢老婆。

    她撇了撇眉,“你刚刚是说真的啊?”

    “我不像是在开玩笑吧。”他耸了下肩膀,“古人有云,杀妻之仇不共戴天,那么夺妻之恨,我也不能还什么都不做啊。”

    “什么夺妻之恨!”她脸上闪过了一抹不满,“说的好像我已经被夺走了一样,再说了,我像是那么容易被夺走的样子吗?”

    “不像,但是想夺走你的人,太多了,真想把你装口袋里装着不给别人看见。”

    “可是我现在都基本天天在你的视线范围内呀,你想想,除了我做复健以外,我们什么时候不在一起了。”

    他佯装着很苦恼的模样,再不紧不慢的应了一声,“似乎是这样……”

    “我不困了怎么办。”经过这一折腾,她是一丁点的睡意都没有了,现在是凌晨的时间,她突地脑袋一阵灵光,“要不然我们去海边吧。”

    这个时间点开过去的话,是可以看得见日出的。

    而且也顺便可以缓一缓心神,可不能被这些人给影响到了心情。

    “好,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他宠溺的应着,把她小心翼翼的给抱到了车内,还顺便的系好了安全带。

    两个人到了海边的时候,天色还有些阴暗,但还是有一些光亮照亮了一块地方,那是太阳正要缓缓升起的征兆。

    顾挽澜似乎是很久没有来过海边了,心情有些兴奋的模样,指着那成群的海鸥,像个孩子似的。

    见她脸上难得露出那么欢快的笑容,他的脸上也跟着不由自主的舒展了一阵笑容出来。

    “看到了吗?日出!”她一直幻想着可以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看一次日出。

    今天就算是如愿以偿了吧,身边有一个那么好的他陪在身旁,已然是很不错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日出。”她的声音有了几分落寞,因为一直觉得这应该是跟自己最爱的人一起看,才会有感觉。

    他唇边噙着一抹浅浅的笑意,“是吗?真巧,我也是第一次。”

    “不是吧?”她还以为他这么浪漫,这种事情应该不少干啊。

    “怎么不是,我第一次都是你的,何必在乎多一个日出呢?”他的话完全都不经过脑袋,到了嘴边的话是什么那就是什么了。

    顾挽澜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脸上却是带了一抹潮红,“白愿!”

    他怎么可以总是这么一本正经的说着不正经的话呢!

    “怎么了?”他还一脸无辜的问着,丝毫察觉不到一丝异样。

    “你破坏我的气氛了!”那么浪漫的气氛,他怎么可以就这样打破了呢,过分!

    他眨了眨眼,又道,“那我明天早上再陪你过来。”

    “我不要,明天我就起不来了,第一次看的日出,第二次看就没那么新鲜了。”

    “那就把这一次的给忘掉,我们下一次就是第一次来了。”

    她噗嗤的一下笑了出来,“那要怎么忘记啊?”

    “这样……”话音刚落,也不知道白愿的手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她的后脑勺,将她脑袋给按到了自己的面前,灵巧的舌头撬开了她的唇齿,渐渐深入进去。

    她不由自主的迎合着,在日出照红了整片大海,清晨的海边沙滩上,只有他们两个人,说不出的安谧,也说不出的柔情展现。

    这个吻也不知道缠绵了多久,白愿才恋恋不舍的松开,唇边还挂着一抹不知餍足的笑意,缓缓的道了一声,“现在你满脑子都只能有我,就可以忘记了。”

    她的脸一下子就像是充了血一样,红到了脖子处,耳根甚至到脸颊,都在不断的发着烫,似乎还没有半点减退的迹象,唇边刚刚被他吻过的余温,都跟着一块的发烫着,久久不能消散。

    “老婆……”此时白愿的声音沙哑的很有磁性,让人不由自主的晃了晃心神,她慢慢的抬起了眼眸,不解的望着他。

    白愿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离开我。”

    哪怕是,他曾经欺骗过她,也不要离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