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八十四章:你老婆要跟你弟弟跑了。

    “嗯?”海边的浪声很大,她本来就还沉浸在刚刚的那个热吻中,根本就没来得及挺清楚他说的话。

    见她一脸迷茫的模样,白愿最终还是扯出了一抹浅浅笑意,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没事。”

    “哦。”她也不以为然,继续看着这鲜少才能看得见的景色。

    咸咸的海风吹过来,让她不由自主的闭起了双眸,享受着这惬意的感觉。

    日出过后的太阳就开始火热了起来,他们也不再久留了,他直接的把顾挽澜给送到了医院里,还不停的嘱咐着陈少华让他必须的照顾好顾挽澜,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陈少华一遍整理着医疗器械,一遍嘟囔着,“我就还没见白愿这么担心过谁。”

    “你吃醋了?”顾挽澜心情有些好,不禁的开起他的玩笑来。

    “去你的吃醋了,我是个正正经经的男人,别瞎说。”他不禁吐槽了一声。

    她耸了耸肩,“我可还什么都没有说呢,你就这么紧张。”

    “我先去拿点东西,你好好在这,别出去。”要是她再出点什么事情,白愿多半是要砍死他的。

    她连连点头,“好,我保证不出去。”

    得到他的应答,陈少华这才放心的出去了,还真的害怕顾挽澜会在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会出事一样,顺带都把门给一并反锁了。

    听到了反锁的声音,顾挽澜差点没把他给重新的喊回来,这是关犯人呢吧!

    但是想了想,他是为自己好的,毕竟像上次他不在的时候,就被苏茉莉给钻了空子,也不知道陈少华去拿什么东西要等多久才回来,她闲的很就自己顺着杆子的撑着站了起来,想着先自己努力的活动活动,等会复健做的也好一些。

    刚刚练习了没有一会儿,门锁传来钥匙插.进锁孔转动的声音,她下意识的以为是陈少华回来了,还没回过头,只是专心的在挪动着脚,背对着他问了一声,“怎么这么快的啊?”

    没有得到回应她的声音,突地,一个大掌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嘿,小美人儿!”

    这一声叫唤,让顾挽澜差点就失了神,整个人就没站稳的径直往后倒了下去,陈子华迅速的攥住了她的手腕,带到了自个儿怀中,“见到我这么可怕?”

    她这才看清楚了进来的人的脸,“是你?”

    对于刚刚的事情还些心有余悸,又是诧异的问了一句,“你怎么会在这?”

    “意外吗?”陈子华脸上平和的笑意,把她给扶稳,“我又不会吃人,你干什么这么一副害怕的模样?”

    “你是不会吃人,但你人就已经够吓人的了。”原本她以为进来的是陈少华,没想到却来了句小美人儿,这话一听就不会是陈少华的,钥匙也只有陈少华才会有,那她当然是会被吓到了,还以为是有谁这么大的本事把门给打开进来……

    “我就正好路过看看,还真没想到你会在这。”他从容的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的坐到了一旁,跟她谈起话来。

    “你怎么会有钥匙?”她微微的眯起眼来,提高了警惕,“有钥匙进来的,这还算是路过?”

    陈子华顿时就笑了几声,“你这么聪明的吗?我有钥匙你都只有。”

    她的脸上瞬间就泛起了几道黑线,她又不是傻子,门都被反锁了,还听见了钥匙开门的声音,突地,她反应过来什么,“你进这想干什么?偷东西?”

    “我像贼?”他突然有了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误会了自己是个贼。

    顾挽澜觉得也有些累了,扶着墙壁,也挪到了他对面的座位上坐下,反问着,“难道你不像?”

    他分明就是故意伺机等陈少华走了才进来的,这么鬼鬼祟祟,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在加上白愿也说过了,他们兄弟感情就不好,在他们眼中陈子华就是一个失踪了三年的人啊,根本就不知道他此时已经回到了安城了,那么他成天到陈少华医院来转悠是干什么?

    “你可真有意思。”陈子华盯着她,一副意味不明的模样。

    顾挽澜心里一直提防着,但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一下,“你真的是少华的哥哥?”

    上一次她只是知道名字,没有问清楚这个。

    “被发现了吗?”他回答的时候依然是轻挑了一下眉,痞里痞气的。

    就差一个字的名字,她再蠢也不至于会不知道,“你还没说为什么会在这呢。”

    他脸上的神情忽地就正经了起来,刚刚的笑意全然没了,站起身就凑到顾挽澜面前,“如果我说,是特地找你的,你信吗?”

    她的身子往后仰了仰,尽量的跟他保持着距离,“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我这可不是开玩笑。”他此时的神情似乎是在说着无比正经的事情不过了。

    “你还不走吗?”她撇了撇门口,“你弟弟很快就回来了。”

    按照他样的行为,肯定是不会希望被陈少华发现他在这的,况且,他莫名其妙的说什么特地过来找的她,她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回应,他们不过就见过一次啊,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虽然还想逗逗你,但似乎真的时间不够了,下次见,希望下次你已经可以行走了,不然就丢我了的脸。”陈少华说完,从容的站起身来,很快的出去了,顺带的把门给重新反锁上,就仿佛没有人来过一样。

    陈子华前脚刚走,陈少华就回来了,见她坐在那,便问了一下,“你什么时候过去那了的。”

    她心底怔了一下,掩饰着尴尬的回着,“闲着无聊,就起来活动了一下。”

    他似有似无的点了点头,“也可以,注意点就行。”

    不管怎么说,陈子华的事情还是让顾挽澜记在心上了,却只能够当作若无其事的模样照着陈少华所说的话做完了复健。

    要回去的时候没有迎来白愿,反而是白念来了医院,似乎是一早就知道她会什么时间段离开一样,赶在白愿的前头到了医院。

    看到白念的时候,顾挽澜的第一时间是愣了一下,“白念?”

    “澜澜,你这一天累了吧。”他若无其事的模样道,“我今天正好有空,就过来看看你恢复的怎么样了。”

    “是吗?不用你关心了,我万事都好。”她干笑了两声,词汇里满满的是不想理会他。

    “大哥还没过来吗?澜澜,我们可以先去吃个饭,到时候再让大哥去找你是一样的。”他开始穷追不舍了起来。

    陈少华在旁边看了看,心想,完了,这是要来跟白愿抢老婆来了。

    连忙吭了一声,“你是白愿弟弟吧?”

    “对的,我认识你,你是这医院的院长。”白念从容的道。

    他点了点头,“对,我是这的院长,你刚刚说去吃饭我看恐怕是不行的了。”

    “为什么?”他的眉头一下子就蹙紧了起来,可以听的出来有些微微的不悦。

    陈少华扑哧了一声,“我是她的主治医生啊,你是医生吗?我说不可以走那就是不可以走。”

    “你!”白念瞬间就给堵得哑口无言,只能够重新的转向到了顾挽澜的身上,“澜澜,我们也好久没在一起吃过饭了。”

    “是吗?”顾挽澜恍然大悟了一下,“但是我记得我前两年天天给你做饭,你有看过一眼?”

    她每次都是拼命的赶在下午之前把所有的工作给完全的做完,只有这样才可以回家给他做饭,但是他哪怕是在外头喝的穿肠烂肚的,都不会愿意回家陪着她喝一口白开水,现在来跟她说他们没在一起吃过饭?这是在开玩笑吗?

    白念自知理亏,“那时候是我不珍惜,我都知道委屈了你,可是以后我每天都可以陪你吃饭了。”

    “谢谢,我不需要。”她对他还有念想的时候,他说什么自己都可以委曲求全,但是此时此刻,在她的心里,他就是一个连透明人都不如的存在。

    “你有完没完,我嫂子都说不跟你吃饭了,你自己爱怎么吃怎么吃。”陈少华前面耐性还好,但是看到他的脸皮已经是厚到了另外一种程度,此时也是不想跟他罗嗦了。

    “什么嫂子?”他一脸的迷。

    “这干你什么事情啊,你到底走不走,要是来看病的请到一楼挂号,找我的请挂专科,但是我现在已经下班了,不接患者,这房间是私人领域,不是工作人员请你出去可以吗?”他友好的做着一个请的姿势,还冲着他挑了挑眉。

    他脸上闪过了一抹难堪,嘴上却还是有些硬气,“都是因为你们在阻止她,不然她陪我一起的你们都存的什么心思。”

    “白念你不要闹了,我不会跟你吃饭,我也不会想要跟你吃饭,我老公会过来接我回家吃饭的。”她是完全的把话都给说的明明白白的,只要他不是傻子都不会听不懂。

    见到这样的状况,陈少华赶紧的走开到旁边,赶忙的给正在路上赶来的白愿打了个电话,“小哥哥,你要是再不来,你老婆就要被你弟弟带走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