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八十五章:总不能狗咬你,你也咬他吧?

    “什么意思?”他停在了红绿灯前,心底已然是升起了一丝警惕。

    陈少华生怕他听不见似的,又像是故意说给旁边的白念听的,“我说,你要是再不过来医院接人,你老婆就跟你弟弟跑了!”

    白念听到这句话,脸上闪过了一抹尴尬,但是还没赶到医院的白愿,立刻就踩上了油门,根本就没有一丝的顾虑,还是红灯的时候,他的车子就已经像是离了弓的剑一样,飞快的冲了出去,只留下一阵轻烟,交警正要启动车子追上去的时候,但是看到他尾数的那串车牌号码,陡然就停住了动作,任凭着他在道路上横冲直撞的。

    顾挽澜听着陈少华的咋咋呼呼,差点就一下就笑出了声音来,但还是极力的稳了稳心绪,清着嗓子道,“你赶紧走吧,我说了不去就是不去了。”

    白念今天就跟吃了秤砣要铁了心的要带她走一样,“就吃顿饭怎么了!”

    “你怎么,但是你不觉得这样不对吗?你这是在害我啊!”本来白展宏就已经开始对她情况有了一些改观,也逐渐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如果此时此刻,白念又重新掺和到他们的婚姻中,就算是自己没意思,但这要是让白展鸿跟白母知道的话,那白展宏岂不是要气的重新住院了,到时候只会对自己添加多上几分的恨意,更加不愿意自己做他们家的儿媳了。

    “我怎么害你了,我就想对你好怎么了?”

    她真的是觉得白念疯了,到底苏茉莉对他的刺激是有多大啊,让他竟然改变心意也就算了,还对自己死缠烂打了起来。

    “我说了我不需要啊,白念你是听不懂人话吗?!”到底要让她重申多少遍他才会甘心啊!

    陈少华立刻的让顾挽澜到了自己身后,“你要是再不走,我就叫保安架着你出去了。”

    “你敢!我可是白氏的总裁!”说着,他还底气十足的模样走上了几步。

    “哇。那我很害怕,得了吧,你赶紧走,不然白愿来了就不是开玩笑的。”他是吃了豹子胆吗?明目张胆的来这要人来了,是不是觉得他是最好欺负的那个?

    “凭什么,我跟她还不能有交流了?哪里来的法律规定了!”白念也被他给激怒了一样,气得感觉心脏都要膨胀起来了一样。

    “我规定的!”还不等白念继续抗议,身后传来了白愿冰冷的声调,仿佛是要刺穿了他的心脏一般犀利。

    “大哥?”他微微的蹙起眉,“你不是还在公司吗?”

    “哦?”他慢悠悠的回着,“所以你就来医院找我老婆了?”

    “说话也别这么难听,我请她吃个饭罢了,这没问题吧。”他还在极力的为自己辩护着。

    白愿脸上的戾气尤为的明显,“当然有问题,你没听见她说不想去?白念,你是把我的话当作耳边风了吗!”

    “……”他抿了抿唇没说话。

    白愿将顾挽澜给一把的揽到了怀中,顾挽澜也顺势将身子的重量压在他的身上来勉强的站得稳,只听见他盛意浓重的冲着白念道,“睁开你眼睛看清楚,这不是以前追在你尾巴后面的顾挽澜了,她是我白愿的女人!在安城里可以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色,更不需要追着任何人尾巴的顾挽澜!你心里所想的顾挽澜早死了!”

    他说的针针见血,白念的脸从苍白转换到了铁青。

    “白念,我一点都不恨你。”没有爱,哪里来的恨,她现在是连恨都没有了,最基本的好感都不会仅存在心里,他对于她而言,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够再普通的人了。

    他身形踉跄了一下,“我就想弥补你。”

    “你已经挑战到了我的底线了。”白愿拿出手机,就拨通了厉盛的号码,那头很快的就接了起来,只听见他一丝犹豫都没有的就开了口,“给我立刻收购白氏,有多快就多快!”

    白念顿时就瞪大了眼眸,甚至是连名带姓的直接叫了他的名字,“白愿,你开什么玩笑!”

    “很抱歉,我没有开玩笑,我记得昨晚有告诉过你,你既然有心想要抢走我最重要的东西,那么我也会用同样的方式回报给你,这很公平,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他的话掷地有声,一字一句都像是要击溃到他的内心深处一样。

    白念不敢置信的看着他,“我们是兄弟啊!”

    他怎么可以说收购旧收购白氏,自己又是开始的自言自语了起来,“不可能,你没那么大的本事,我凭什么要怕你!”

    “是吗?那你就好好的等消息吧,很快你就会知道到底是不是了。”白愿的眼底充满着蔑视的语气,仿佛根本就当他所说的话置之于千里一样。

    “算了,白愿,别这样。”不管怎么说,这都是白展宏这么多年的心血。

    “为什么白氏能给他接管,我不可以?我既然有本事,我也可以收购过来,依然是姓白!”

    白念扯着一抹笑意,连连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是在怪爸两年前是给我接管了白氏,而没有给你?”

    “你说什么呢,难道白愿会稀罕一个白氏吗!”他到底知不知道ss集团的强大,白氏在白愿的眼中,根本就不算的上什么。

    他阴冷的笑了几声,“那就不一定了,这说明他得不到爸的重视,不然不会在国外那么多年都对他不闻不问,最后白氏还给了我都没给他分上一丁点的股份,他这次回来,就一定是要害我的,想抢走我身边的所有东西,才故意兜了这么大的圈子,我算是彻底的明白了。”

    他脸上那嘲讽的神情,别说有多么的刺眼了,总是顾挽澜练习了一天腿上已经没了什么力气了,还是推开了白愿,伸出手掌就是重重的在白念脸上扇了过去,这一声很是响亮,空气突地就像是凝滞住了一样,她整个手臂都在发着抖,一双通红的双眼仿佛可以把他给活生生的吃了一样。

    “白念!你最好是适合而止!我不会允许你这样诋毁我所爱着的人!”

    说完,腿上一软,正以为要摔在地上的时候,白愿却是反应迅速的把她给抱住,温柔的声音在耳边问着,“没事吧?”

    她扯了一抹笑意摇了摇头,“没事啊,就是很气他这么说你。”

    “我这不是有你在吗?你替我回答了就行。”她突然的举动,倒是让他刚才真的吃惊了一下,很显然他简直没想到顾挽澜有一天会为了自己而打了白念。

    白念被打了一下,很显然蒙了一会,质问着顾挽澜,“你打我?”

    “打的就是你啊!”她一点都不畏惧的回应着,“你再说一句,我还打一次!”

    “别。”白愿说着就按住了她的手,“把你的手打疼了,我可是会心疼的。”

    “我有说错吗!他这一次回来就是要抢走我身边的东西,顾挽澜你别傻了,你只是一个棋子罢了!一个用来报复我的棋子!”

    白念说这句话的时候,白愿突地身形一僵,但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顾挽澜紧接着如同刚刚一样,但是这一次她没有往上扑过去,而是从身边随手拿了一个东西就给砸了过去。

    是一个她吃药的玻璃杯,这一砸在白念的身上,可不是一般的疼,她绝对是卯足了劲的丢过去的,反正丢坏了人,还有个医生在,肯定是砸不死的。

    不过虽然用的力气很大砸的,但也不过是随手丢过去的,没有砸到脑袋,而是砸到了他的胸前,疼的他一下子就捂着胸口的蹲了下去,一张脸狰狞的皱了起来,如此可见就知道是有多疼的了。

    “砸得好。”陈少华在旁边就像是看热闹不嫌事情大一样,只差没有烧鞭炮鼓掌了。

    白念就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屈辱,“顾挽澜,你疯了吗!”

    “我刚刚说的话你没有听见吗,你说一句,我打一次!”她同样是凌厉的回应着,眼珠子瞪得大大的。

    白念没有想到她还真的这么狠,说砸就砸,她也不怕把自己给砸死了。

    顾挽澜回过头去看白愿,“这下我的手不疼。”

    “聪明的女孩儿。”白愿眯了眯眼,似乎是很满意一样。

    白念一肚子的火气,原本他是一心过来求和的,但是没想到他们一个个的都对自己的态度却是一个比一个都还要恶劣,“你们不要太过分了!”

    “我觉得你这个时候应该回白氏处理你的事情要来的好,晚了一步,你怕是渣都收不回去了。”白愿看了看时间,脸上说不出的从容感。

    “什么意思?”白念一脸的迷茫。

    但是很快,他就完全的明白了过来白愿所说的意思,因为手机已经剧烈的震动了起来,他只是刚刚接了起来,那头的人就焦急万分的嚷嚷着,“白总不好了,你快回来吧,现在有人在疯狂的高价收购白氏的股份,在不稳定下来,白氏就要没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