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八十六章:永远都不要利用我

    “你不要胡说八道,白氏在安城这么大的名声跟地位,怎么可能说没了就没了。”他嘴上一点都不相信电话那头的话,可是心里却是开始拼命的打起鼓来了。

    电话那头却是焦急的满头大汗,“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啊,突然股市大跌,在这么下去,白氏不仅会没了,破产都有可能!”

    顿时,白念站在原地就如同是五雷轰顶一样,带着不敢置信的语气,微微颤抖着问,“破……破产?”

    “嘟嘟嘟……”没等他多问,电话已经被挂断了,只传来一阵忙音。

    他瞳孔里充满了惊恐的看着白愿,“大哥,你干了什么!”

    白愿一脸的从容,“难道我刚才的话,你一句都没听进去吗?”

    “你怎么可以真的说把白氏弄垮就弄垮了!”那可是白展宏几十年来的心血啊,如果败在他的手上的话……

    “这句话,我可不是第一次跟你说,而是重申过了无数次,如果再不付出行动,你只怕会认为我只是嘴上说说,我给你机会的时候,是你自己不要的!”

    “你为了一个女人,连自己亲爸辛苦经营的企业都要破坏了?”他不可思议的连连后退了几步,只觉得此时的白愿可怕的很,似乎只是说出去一句话,就可以决定白氏的生死。

    “那又如何?”说完,他更加的收紧了臂弯的力量,将顾挽澜更加紧的扣在自己怀中,像是在说明着顾挽澜对于自己的重要性一样。

    白氏不可以就这样没了,白念狠狠的攥着拳头,似乎是经过了一番的深思熟虑一样,扑通的一声,跪在了地面上,头往下低着,很艰涩的才在喉咙里吐出,“大哥,你放过白氏吧。”

    经过这一次,他已经知道了白愿的手段了,他害怕了,更加天真了。

    以为不管怎么说,他们是兄弟,白氏也是白展宏的心血,他在怎么样都不会来真的,但是他低估了白愿心狠的程度,他根本就一丁点都不会顾及什么兄弟之情,父子之情,做事情从来都是雷厉风行。

    毕竟这是他们的家事,陈少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去了,要是让他看到这一幕,指不定能拿着这件事情笑上百念多久呢。

    “求我?”白愿狐疑的问着,不等白念说话,他自己很快的又摇了摇头,“你不该求我的。”

    白念此时的态度已经是卑微到了尘埃里去了,想不到白愿还这么的不领情,手在就催在身侧,不知道什么时候握成了拳头状。

    “你怎么样才肯放过白氏?”对此,他已经很放下身段了。

    白愿深深的看了看顾挽澜,“你倒不如求求她。”

    只要顾挽澜的一句话,他立刻让人收手。

    顾挽澜诧异了一下,想要摆着手,这……她也没想到白愿会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说把白氏弄没了就没了,她都还没在其中反应过来呢,现在倒成了自己是说话最好使的那个了?

    “澜澜,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好,今天也不该过来逼你,你就……放过白氏吧。”

    顾挽澜从来就没见过这么低声下气的白念,在安城以前没有白愿在的时候,他什么时候不是横着走的,谁跟说他的一句不是?

    但是从来就没想过有一天,他也会跪在地上,冲着自己哀求着。

    她轻轻的扯了扯白愿的衣袖子,压低着声音的对他说了声,“算了吧,他以后也该长记性了。”

    “确定?”白愿像是在征求着她的意见一样。

    让顾挽澜觉得身上的重担很重,仿佛自己的一句话,就可以决定白氏的生死一样,她咬了咬牙,点着头,“确定。”

    不管怎么说,白氏都是白展宏的心血,她不可以眼睁睁的看着就这样没了,“就当是,为了爸吧。”

    他岁数已高,再加上上次医生也说过了,也经不起刺激了,万一出点什么意外,她就是一个千古罪人了。

    “好,我听你的。”说完,他唇边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让顾挽澜也总算是安心了下来,“谢谢你。”

    听着他们的低声的谈话,白念脸上的铁青,总算是消散了不少,心里提起的大石头,也总算是掉落在地上了,“谢谢。”

    “以后不要再接近顾挽澜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给他肖想的,尤其是他的人,他也敢惦记着,真是疯了。

    他委屈求全的重重点了一下头,“我知道了。”

    随即慢慢的从跪着的地面上站起了身来,膝盖的疼痛让他差点一个没站稳,踉跄了一下,才总算是扶稳了在旁边的凳子勉强的挪了几步路。

    白愿从来都不会食言,看着他刚刚出去了,就重新的拨通了厉盛的手机,只是一声令下,就此收了手。

    白念坐在车上缓了一下,只听见刚刚打来电话的人,满脸的欢喜,“白总,股市突然一下子的就稳定了下来,而且被卖出去的股份,也都重新收回来了,就是亏了些钱。”

    “亏多少都不重要,没事就行。”总比要破产来的好,他不希望自己年纪轻轻的,就需要为了还债而选择跳楼。

    说完,他还让电话那头的人多多的看着点,再有什么动静,赶忙联系他。

    挂完电话的他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全身紧绷着的神经,总算是稳定了下来,想了想顾挽澜的脸庞,唇边突地带了一抹嘲讽的笑意,似乎是在嘲笑着刚刚自己的所作所为,就如同一个傻子一般。

    “你要吓死我。”顾挽澜捂着胸脯,有种心有余悸的感觉。

    “怎么了?”他倒是一脸的茫然,没反应过来她的意思。

    顾挽澜幽怨的看了他一眼,“你怎么还真的要把白氏给收购了啊,要是爸出事了怎么办?”

    “那是他咎由自取。”他不以为然的应着,仿佛白展宏的生死对他来说,都是那么的平淡无奇。

    “你不可以这么说,虽然爸这么多年表面上是对你不闻不问,但是私底下却是去看过你的,以前我嫁给白念的时候,他总会跟我提起你,闲聊着你的事情,还经常给我看着你的照片,不然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也不会认出来你是谁。”

    “够了,我不想说他。”提起白展宏,白愿的脸上已经是闪过了一抹不耐烦了,“你根本就不知道他做过什么。”

    “那你就告诉我啊,我真的想要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他对于白展宏是真的为什么让她感觉,他有时候是在意的,但是有时候却又可以薄凉的跟个陌生人一样。

    “我现在不想谈论这件事情,以后我可以再慢慢告诉你吧。”他脸上已经挂着一抹愠色。

    顾挽澜原本又是到了嘴边的话,看着他的这副神情,只能够硬生生的给咽了下去,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那好。”

    “”

    说完,她的眼底暗了暗眼眸,白愿还有太多她不知道的事情了,原本以为夫妻之间就是要坦诚相对的,但是她总感觉,白愿对她的事情是无一不知,但是自己对他,却是一无所知。

    “你说过会告诉我的,那我就会等你。”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已经重新的抬起了眼眸,眼底充满了信任的看着他。

    “好。”他还是一贯宠溺的语气,温柔的揉了.揉她的脑袋,一脸的温情。

    “反正我相信你不会对不起我的,是吗?”她又是问了一声。

    白愿揉着她脑袋的手僵硬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理所当然的回着,“那是当然。”

    她把头深深的埋在他的胸前,闷声道,“白愿,不要骗我,如果哪一天被我发现你欺骗过我的话,我一定会走的。”

    “为什么好好的说这个?”他脸上突地划过一抹不易让人察觉的复杂神色。

    顾挽澜又是蹭了蹭,小声的嘟囔着,“因为我很傻,曾经就被白念给骗了整整两年,如果他早告诉我他已经跟苏茉莉在一起的话,我根本就不会那么死皮赖脸的在他身边,所以你不可以骗我,如果你想要骗我之前告诉我,我好可以远离你身边。”

    “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会骗你。”他一边说着,一边的收紧着手臂,“我只有你一个人,我不会是第二个白念,相信我,好吗?”

    “我信你。”她一脸的真挚,“所以不要利用我的相信来干坏事。”

    “你这么傻,我能用你干什么坏事?”他勾了勾顾挽澜的鼻子,打趣的道。

    “我美啊。”她自信满满的道了一声,白愿跟着附议,“是,你美。”

    “来,我们约好了,不可以跟对方撒谎,你也不可以骗我利用我!”她伸着手,就要跟他拉钩。

    白愿几乎是迟疑了半秒,才把手给一并的伸了出去,“好,答应你。”

    然而此时,娱乐圈内却是掀起了一阵波澜,不管是电视上,还是各个荧幕里,都在播放着李婉儿要公开道歉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业界,闹的沸沸扬扬的。

    赵玲珑跟李婉儿的粉丝早已经在背地里互撕了起来,李婉儿将报纸给重重的砸到了地上,带着满腔的愤怒,“这些都什么东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