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九十章:抱歉,她的脸会留疤

    被当着别人的面呵斥了,顾挽澜的脸上明显的闪现出了愠色,尽量的用平和的语气回应着,“我胡闹了吗?”

    “你知道赵玲珑是个什么样的人吗?万一她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她会是第二个苏茉莉,那你要怎么办?”

    “怎么可能!”她脸上更加是说不出的复杂神色了,“我很相信我看人的眼光,她不会是第二个苏茉莉,反而李婉儿就必然是!”

    娜娜脸上顿时难堪了起来,“挽澜姐,你不要跟总裁吵了,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我们会解决的,我现在只希望玲珑的人可以平安无事就好,不管有多少人黑她,我都会站在她这边的。”

    白愿本到了嘴边的话,看着她固执的模样愣是生生的给咽了下去,“没事了。”

    既然她想帮,那就帮吧,估计是因为这次车祸的命运相同,让她对于赵玲珑的信任添加多了几分,他不想跟她发生争吵,最多,他可以替赵玲珑一并的掩饰下这次的事情,让她心里保持着对赵玲珑的好感吧。

    一个赵玲珑,弄不出多大的幺蛾子来。

    白愿的心中,默默的这样想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抢救室的灯才黯淡了下来,只听见“咔嚓!”一下的开门声,她躺在手术床上被推送了出来。

    医生把脸上的口罩给摘了下来,“病人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就是脸部以及手部经过跟地面的摩擦受了伤,可能会留下伤疤。”

    还没有从一个巨大的消息给缓过来,紧接着又是一个晴天霹雳,娜娜死死的抓着医生的手,“医生,留疤是什么意思?”

    “她的皮肤摩擦的有点厉害,不留疤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医生一脸的正色。

    娜娜睁大着眼睛的哀求着,“医生,我求求你,玲珑她是一个艺人啊,要是脸上有什么瑕疵的话,她的演艺生涯就都毁了啊!你帮帮她,啊?”

    “我也无能为力,到时候伤口都愈合了,你们可以考虑一下植皮手术吧。”他叹了一声,充满了无可奈何的感觉。

    顾挽澜这时突然想安慰点什么,却发现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得紧紧的牵住了白愿的手,就这样担忧的看着他们俩。

    麻醉过了后,赵玲珑总算是渐渐的苏醒了过来,只是微微的动了动手指,就被一只陪伴着她的娜娜给发现了,“玲珑,你醒了吗?”

    “嗯?”她紧了紧眉头,似乎是很难受的模样,说不出话来,只能够勉强的应了一声。

    顾挽澜推进着轮椅,看着她满身的绷带,看的好不心疼,“玲珑,你没事吧?”

    她不说话,继续恩恩了几声,顾挽澜也不强求了,看到她苏醒了过来也总算是松了口气,冲着娜娜嘱咐着,“娜娜,你好好的照顾一下玲珑,我们先走了。”

    “谢谢你们了。”她感激的鞠了一个躬道。

    出去的时候,顾挽澜还有些可惜的看了看里头的病房,“如果脸毁容了的话,玲珑要怎么办啊?”

    身上的一丁点伤疤对于一个艺人来说都是致命的程度,何况她不仅仅只是腿脚上,脸上都很有可能会留疤,到时候她就什么通稿都接不到了,就等同于被毁了。

    “不管怎么样,那都是她的造化。”他漫不经心的回着。

    她紧紧的抿着唇,半天的嘟囔了一声,“难道我们不能帮帮她吗?”

    白愿嗤笑了一声,“帮?怎么帮?重新给她换上一张脸?”

    好吧,顾挽澜顿时就说不出话来了,哀怨的叹了一声,“只能看她自己能有多坚强了。”

    “别想那么多,花那么多心思在别人那,还不如多投放一点在我的身上呢。”他的语调莫名的有些委屈。

    顾挽澜愣了半秒,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不是吧,你在吃一个女人的醋?”

    “女人也是人。”他不禁的嘟囔着。

    “好好好,那今天一整天我都陪你啊。”害怕他生气,顾挽澜还摇了摇他的手臂,鲜少的对他撒娇了起来。

    他轻挑着眉毛,语调里带着掺和了一抹欢愉,“你说的?”

    有那么一瞬间,顾挽澜心里总感觉到了一阵不详的预感,但还是怔怔的点了点头,“嗯。”

    那头知道了赵玲珑出了车祸的李婉儿,真是不知道开心好还是愤怒的好。

    原本正要去调查一下那天的那几个女孩儿,没想到他们倒是先行一步的出来澄清了事件,所有关于她的指责都好不容易的重新回到了赵玲珑那,现在倒好,一场车祸就让她脱身了。

    本来可以趁机将她如同蚂蚁一样踩死了,永远爬不上来,现在就不一定了,指不定她会利用着这件事情博取同情,到时候过错又转移到她的身上,那她多无辜啊,明明事情都是赵玲珑策划的,从头到尾她都是一个躺着都能被拖下水的。

    她就知道那天袭击的事情不会那么简单,这么多年她的粉丝都没出幺蛾子,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失去理智呢,这不现实,果然是她在后背捣鬼,可偏偏奈她不何这才是最气的。

    “让你去问一下医院那边的人赵玲珑的情况怎么样了?”她有些按耐不住,问着自己的助理。

    助理回答着,“问了,刚刚才打电话过来的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呢,听那边的医生说这次车祸赵玲珑把脸跟身上好几个部位都给擦伤了,到时候伤口好了,一定会留疤的。”

    “真的?!”听着助理的话,李婉儿也禁不住的语调提高了好几个调,根本就隐藏不住脸上的喜色。

    助理很明确的点着头,“消息很可靠。”

    “哈哈!”李婉儿不禁的笑了出来,“看来都是有报应的啊!让她害我,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还想爬到我头上来,做梦!”

    这下看她娱乐圈都混不下去,还怎么跟自己斗!

    “放心吧,婉儿姐,今年的百花奖一定还是你的。”

    “那当然!”说到这个她一脸的傲气,似乎大奖已经在她手上了一样。

    她可不相信一个毁了容的艺人还可以斗得过自己的,况且她也不过是个三线的罢了,对于娱乐圈来说都是可有可无的。

    等到赵玲珑彻底苏醒的时候,得知到自己有可能会毁容的消息,已经将病房里能砸的东西全给砸完了,“不可能!你们都骗我,我不可能会毁容!”

    脸就是她的一切,她所能够不断往上攀爬的资本,她明明已经计算好了的,不可能会出差错啊,顾挽澜也经历了那么大的车祸,为什么她的脸就是好好的,而自己就……

    “玲珑,你冷静一点,医生说配合治疗的话,也许伤疤看起来就不会那么的明显了,到时候再上个妆,什么都看不见了。”娜娜不断的安慰着。

    “冷静?”她阴冷的笑了一声,顿时就狠戾了起来,“不是你的脸你当然会这么说啊!你以后让我怎么接戏!让我怎么冷静!”

    “没事的,总会办法的啊,你现在就是要好好的养好身体,别的都不用想。”

    “滚开!我不要你假惺惺,你是我的经纪人啊,为什么那些记者追我的时候你不帮我拦下来!你是不是都跟他们一样不安好心,还是说那个李婉儿也给你钱了,让你要这样害我!”此时的赵玲珑根本就已经是非不分了起来。

    娜娜脸上挂满着泪痕,拼命的摇头,“我没有啊,我们是好朋友啊,我怎么可能会帮着别人害你啊!”

    那个时候她太出其意料了,自己根本就没想过赵玲珑会冲出车外,她也有想要制止了,跟着追了出去,但是根本就来不及。

    “呵呵!好朋友!”她嗤笑了一声,“难道就没听到过好朋友最喜欢的就是在背后捅自己好朋友几刀的吗?”

    “你不相信我?”娜娜瞳孔里充满了震惊。

    “滚,都滚出去!我谁也不信!”她暴戾的用手去推着娜娜。

    但越是这样娜娜反而就越加的不走了,“我不走,你的伤还没好,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就让我自生自灭好了。”她说完,扑在床上哭的不能自已。

    “不会的,只要我们好好的配合治疗,还有挽救的办法啊!”娜娜拼命的劝说着。

    “挽救不回来了,一切都完了,我好不容易走到的这一步,全没了。”

    她哭的撕心裂肺的,让娜娜看的煞是心疼,“不会的,挽澜姐昨天过来看你了,说帮定我们了,所以你只要好好养伤的话,出院以后我们再去找她想办法。”

    “你说真的?”她突地就止住了眼泪,狐疑的问着。

    娜娜似乎是害怕她不相信一样,拼命的点着头,“真的真的!”

    “娜娜,你先回去吧。”她吸了吸鼻子,问着心绪,平稳的道着。

    娜娜却是不依,“我这个时候回去的话,谁照顾你啊?”

    “没事的,你要不然去给我买点吃的吧,我饿了……”

    一听她说要吃东西,娜娜当然是满心欢喜的就答应了,“好,你等着啊,我这就去。”

    等娜娜出去了以后,赵玲珑放空着脑袋,看着天花板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随即一把明晃晃的插在水果盘里的水果刀,有那么一瞬间刺痛了她的双眼,鬼使神差的探手过去拿了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