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九十一章:她...她自杀了!

    赵玲珑恍惚了一下,左手已经紧紧的握了一把小巧的水果刀,咸涩的眼泪滑落到脸颊上,弄的脸上的伤刺痛刺痛的。

    然而那一下又一下的刺痛感反复传达到了心脏一样,连同着一并的抽痛了起来。

    最后合上了双眼,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样,在纤细的手腕上就是轻轻一划,刀子锋利的很,只是一瞬间,血液就像是水龙头找到了出口一样,拼了命的往外涌着。

    说实话,并不是很痛,因为相比起来,身上的疼痛都要来的猛烈多了,这都不过是九牛一毛的罢了。

    娜娜也不敢走的太远,在附近买完了就赶忙的回来了,但是当推开门的那一瞬间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泛起了懵的状态,一片鲜红,哪怕是赵玲珑出车祸的时候,她都没有看到过那么多的血,下意识的就尖叫了出声,“啊!”

    路过的护士飞快的冲了进来,“小姐,怎么了?”

    她伸出去的手微微发着颤,指着病床上的赵玲珑,“她……她自杀了!”

    护士顺着她手指着的方向望了过去,也是被吓了一跳,都不等脑子做出反应,迅速的就冲了出去,找来了主治医生。

    看着被再次送入了抢救室里面的赵玲珑,娜娜整个人像是失了魂一样的瘫软到了地面上,饶是好几个人过来询问她的情况,她都是一句不回。

    有心的人当然不会错过这次的猛料了,立即就汇报给了在周边蹲守着的记者,赵玲珑不甘毁容自杀的消息,传遍了安城。

    这一下子就算平日里不认识赵玲珑的人,都给认识了个透彻,更加多了无数支持着她的人,“女神挺住啊,你是最棒的,不要被世俗的眼光给压倒。”

    “你毁容了我们依然爱你!”

    诸如此类的话,在网络上几乎爆炸了一样,随处都可以看得见。

    顾挽澜此时正跟白愿在别墅内,对于外界传爆了的消息,都根本毫无知觉。

    顾挽澜看着在厨房里忙着的白愿,只觉得有趣。

    那天他们在海边看过了日出以后,白愿就二话不说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那附近买下了这所别墅,要不是今天过来了,她都不知道呢。

    “好了。”白愿端了出来两碗面条,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快尝尝。”

    “你在厨房这么久,就是煮了碗西红柿鸡蛋面?”她有种不敢相信的神情望着他。

    白愿挠了挠脑袋,“有什么不对的吗?”

    “额……”她蹙着眉,一脸苦恼的模样,“说没什么不对吧,又很对……”

    “还是说,你不吃面条?”他惆怅了起来,“我只会煮面。”

    “没事。”她刚刚心里是升起了一点小期待的,毕竟他们可是来了别墅啊,海边那么好的风景一览无遗,做出来个西红柿鸡蛋面,有点……

    但不管怎么样都是他做的,她肯定是会吃的,“西红柿鸡蛋面也挺好的。”

    “你确定?”他狐疑的凑了过去,想要从她眼底试探出一些什么。

    “嗯,很强势。”说完,她也拿起了桌面上的筷子,品尝了起来,看着她细嚼慢咽的模样,白愿心里有些忐忑,死死的盯着她脸上的神情看,生怕她会露出一点不对劲的神色,“怎么样?”

    “还可以,就是有点淡。”她点了点头,其实也不难吃。

    白愿听着抓着她的手就给自己喂了一口,努了努嘴,“是有点淡,不过清淡对身体好,多吃点清淡的。”

    “噗,是是是,听你的。”他都这么能狡辩了,她还可以反驳什么?

    “嗯,以后别老吃那么多不营养的东西,吃多了不好。”他一本正经的陈述着。

    顾挽澜有些忍俊不禁,“白愿,你真的是够了啊!”

    这碗面彻底吃完都耗费了一个多钟,不为什么,主要是白愿压根就不吃他自己碗里的,仿佛永远都是她碗里的才是最好吃的一样,还非要她连并一块亲手夹的才吃。

    所以好好的一个面,愣是拖了那么长的时间才吃完了。

    “老婆,给我拿条浴巾过来。”吃完饭就去冲澡的白愿喊了一声,顾挽澜只好放下了手中看着的书,推着轮椅去衣柜给他拿了浴巾进去。

    刚刚推开门,瞬间人就被他给扯住了,下巴让他轻轻的挑了起来,浴室里的蒸汽让她眼神变的迷离了起来,说不出的迷人。

    白愿突然有些不舍得让她出去了,不由的按住了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唔……”她有些挣扎不开,最后只好一把挽过了他的脖子,让他不需要那么的费劲。

    “老婆,你真好看。”结束了深吻以后,白愿猝不及防的道了一声。

    顾挽澜连忙的动着轮子后退了几步,“我先出去了。”

    看着她这么久还害羞的模样,白愿不禁低低的轻笑了几声,用浴巾擦干了身子后,直接围在了腰间上,便也跟着出去了。

    “陪我出去游泳?”看着正盯着海边瞧的顾挽澜,白愿弯腰的抱住了她,贴紧着她的耳垂处温声说着。

    她看了看,也是答应的欢喜,“好啊,但是你不是刚洗过澡吗?”

    “游泳之前冲个澡是好的,你不知道吗?”他轻挑着眉毛,似乎是在说着她常识不行的模样。

    “不知道啊。”她可是个旱鸭子,怎么会知道那么多。

    “走吧。”他也不解释那么多,推着她就到了海边。

    这块地方的海一向都是很少人过来的,房子也只有他们这一处,到了下午这个时候,更加是没有人烟了。

    将顾挽澜给安置好,白愿还贴心的给她带上了一定遮阳帽,旁边架好了遮阳伞,更加搬来了不少的饮料跟水果之类的在旁边。

    顾挽澜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不用这么夸张的吧?”

    她不过是在沙滩上看着他游而已,他就这么害怕自己会找不着吃的跟喝的?准备了那么多东西,她怕是吃两天都吃不完。

    “怕你晒着了,怕你渴着了,怕你饿着了。”他一连的说了三个怕,让顾挽澜不由的心里一暖,“好吧,你快去吧,我看着你就好。”

    “那我去了?”他忍不住的在她脸上啄了一下,顾挽澜眯了眯眼,“好。”

    白愿挑了挑眉,这个时候他身上还裹着浴巾,顾挽澜这才反应过来,他这要怎么游啊?

    还不等脑子想完,之间他作势的要把浴巾给扯掉的模样。

    她立即捂上了眼睛,紧紧的闭了起来,嘟囔了一声,“白愿,你不是吧?你准备裸游?”

    虽然说这个时候附近都没人,但是他怎么好意思真的裸游啊?喜欢裸睡就算了,还裸游,这个变态。

    在心底不禁嘀咕的暗骂了一声,随后,耳朵里传来了他的好几声轻笑的声音,她试探性的在指缝了分开了一个缝隙窥视了一下。

    顿时她觉得一阵尴尬的感觉迎面而来,他原来早就穿上泳裤了,浴巾不过是个障眼法罢了。

    害的她差点就误会了什么,怪不得他会笑得这么的欢呢。

    再反应过来的时候,白愿已经游到了很外面了,还冲着她扬了扬手,她这才把挡住了眼睛的手给放了下来,也回应了他一下。

    突然有种现世安稳的感觉,没有比这还要更好的事情了。

    就他们两个人,也不需要每天因为很多事情而烦恼,这样安安静静的生活,很好。

    白愿还有些不放心的模样,虽然他天性.爱水,对于游泳很在行,但还是忍不住的总是要回过头的看她一下才安心。

    顾挽澜其实也不是旱鸭子,虽然很喜欢看海,但是心里对于深水的这些地方一直都是有着恐惧症的,总感觉它深不见底,永远都预测不到下边有的是什么,这让她很不安。

    所以白愿游的越出去的时候,她越是提起了一颗心,但是越到了后面看他游的模样那么悠然自得,也总算是放下了心来,回着他一个浅浅的笑意。

    这一趟出来她们什么通话设备都没有带出来,因为白愿说今天好不容易可以二人世界,不希望会被别人给打扰,也答应了他了。

    幸好他还给自己准备了一些吃喝的,一边看着他,一边吃东西,好不惬意。

    刚刚放下的心不过三秒,顾挽澜手里拿着的东西立即放置到了桌面上,白愿此时正跟自己招着手,丝毫没有发现到身后的危机。

    顾挽澜拼命的冲着他喊,“后面!白愿!”

    距离有些远,白愿以为是跟他打招呼,仍然是冲着她的这个方向兴奋的招手,然而她脸上有的只是惊恐,想要声嘶力竭的给她发出讯号,他毫不在意。

    一个巨大的浪,瞬间将他给淹没了。

    顾挽澜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心脏都停止了呼吸一样,大浪过后,就是一片风平浪静,然而刚刚白愿所在的地方,早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她慌了,第一次有了这么慌张的感觉。

    “白愿!”她拼命的喊着他的名字,依旧是得不到他的回应,大海死寂的再也掀不起一丝的涟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