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九十二章:我差点以为你就要死了

    她虽然不熟水性,但是也该知道,那么大的一个浪打过来,根本就没有躲开的余地。

    然而迟迟都不见白愿的身影,她拼命的捶打着自己一双动弹不得的腿,巴不得可以冲过去,可是没用,她哪怕是在努力,也只能维持站起来三秒不到就摔在了沙滩上,硌人的沙子沾在胳膊上,看起来狼狈极了。

    早知道她就不该答应来海边,她是个残废啊,来什么海边,难道就没有预料过如果出事的话,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救得了他吗?

    她第一次尝到这种痛不欲生的感觉,明明就在面前可以看得见的人,但是不管自己怎么努力,就是没有办法接近他半分。

    “哗……”突地,接近海边的地方海面,发出了一阵声响。

    白愿的身影陡然之间就冒了出来,还往后的撩了一把头发,免得水滴落到脸上遮住了视线。

    “白愿!”她有些不敢相信的喊了一声,喜极而泣。

    他微微的眯起了眼,看到顾挽澜倒在沙发上,冲着自己的方向喊着,不分由说,赶忙的朝着海边游了过去。

    “怎么摔下来了?”他一把将顾挽澜给抱了起来,重新放置在自己准备好的椅子上,还查探着她身上有没有哪里碰到了伤痕,“是不是摔到哪里了?哭的这么厉害?”

    他看着她眼珠子都是红的,还被吓的以为是摔的有多么的严重,但是查探了一番什么都没有才松了口气。

    “你吓死我了!”说着顾挽澜用力的在他胸前锤了好几下,“刚刚我叫你你为什么不回答我!”

    她差点就以为他要死了。

    “我没听见啊。”距离的太远,他刚刚也被那个浪给打蒙了一下,沉下去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意识,“吓到你了?”

    “那当然了。”

    “好好好,都是我不好,我没听到,刚刚就想着赶紧回来,没想到你会被吓成这样。”说着他心里都有了一丝的愧疚。

    她抿着唇,缓缓的道着,“我们不游了。”

    “嗯,回去了,不游了。”看着她的模样就知道必然是吓的不轻的,手掌不由自主的都一直在她身后轻轻的拍着安抚起来。

    这件事情发生以后,顾挽澜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我最近要加强锻炼了。”

    她必须要尽快可以重新的站起来走路,像这样无助的时候,她再也不希望有了。

    “没必要这样勉强自己。”他深知这刚刚的事情确实是把她给吓坏了,但是她这样太拼了。

    “然后等我好了以后,你要教我学会游泳,嗯,暂时在家的游泳池学吧。”她一点都听不见白愿说的话,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见她一脸的执着,白愿也不好继续说什么了,“那好吧,到时候累的话,绝对要停下来。”

    “我知道了。”

    “还有。”他将顾挽澜扯入了怀中,让她躺在自己的身前,紧紧的禁锢住,顾挽澜一脸迷茫,“嗯?”

    “我现在好好的,别瞎想。”说完,还在她一直皱紧着的眉头上轻轻的啄了一口,“我在国外游泳比赛可是冠军,怕什么。”

    她嘟囔了一声,“再厉害的也会有失手的时候……”

    还没说完,就觉得有点不对劲,赶忙抹了抹嘴,“呸呸呸,胡说八道,反正你以后不可以做那么冒险的事情,游泳也不可以离开我叫不到你的范围内。”

    “好好好,都答应你。”不管她什么时候说话,自己都是无条件答应的那一种,“那你呢?”

    “我怎么了?”他突然的这么一问,自己茫然了起来。

    白愿将她一下子就凌空抱了起来,“你说呢?”

    “干嘛去?”她顿时就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白愿一脸不怀好意的模样,“给你洗干净再说。”

    “呀!白愿你根本就是图谋不轨!”她这下要还不明白他的意思就是个傻子了。

    “噗通……”的一声,她被放到了浴缸里,还别说,这别墅里的浴缸要比家里要来的更加大许多,估计十个人在这里面一块的泡澡那都是绰绰有余的。

    还不等开口说话,白愿也跟着一并的跨了进来,两个人身上的衣服都是湿答答的,紧贴在身上,顾挽澜姣好的身材此时看的更加凸显了起来,玲珑有致,看的白愿不禁微微的眯起了眼在那审视了起来。

    顾挽澜下意识的护住了胸前,“看什么看!”

    “等一下也是要脱光的,让我看一下又何妨?”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让顾挽澜脸颊上的燥热又是加深了几分。

    “你……你出去!”她刚伸出去一直手想要推他一下,立即就被白愿给攥住了,还顺带的拉着她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前,让她感受着此时正狂乱跳动着的心,“你听听?”

    “砰!砰~砰!”掌心感受着他那一下更比一下更有力的心跳,似乎那热度要从掌心传到了浑身上下的每一寸地方。

    她越是想要把手给抽出,白愿就越加的不让她挣扎,“老婆……”

    他今天的嗓音格外的低哑,顾挽澜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催促着,“不是说洗澡?还不赶紧吗,想两个一起感冒了吗。”

    “哦……”他意味深长的看了顾挽澜一眼,“我都不知道你这么着急,等会,我就洗了。”

    话音刚落,迅速的将她身上单薄的衣服给褪下,他的手指就像是带着魔力一样高,触碰到那,酥麻的感觉就跟着到哪儿,“够了~”

    她说出来的话都是带了微微轻颤的声调,听的白愿浑身舒畅。

    再也按耐不住自己,将她紧紧搂抱在怀中,堵住了她的粉.嫩的唇瓣,浴室内一片温情……

    白愿这一下午就像是一头不知疲倦的狮子一样,将顾挽澜要了一遍又一遍。

    在沈家老宅里,由于有着沈懿在,所以白愿一直都是很克制着自己,至少知道什么叫做适可而止,现如今没有了任何人的干扰,他也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做的这么的甘畅淋漓的了。

    顾挽澜在浴缸里累的连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了,白愿有些心疼的啄了一下她的粉.唇,这才重新开了一趟水将两个人都一并的冲洗干净才将顾挽澜给抱回了床上的。

    看着顾挽澜满脸的疲惫,白愿有些懊悔自己一点节制都没有,心疼的将她拥入怀中,这一觉就是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两个人吃完早餐回到安城的时候,顾挽澜这才知道了赵玲珑自杀了的消息,这就火急火燎的带着白愿就赶到了医院,病床上虚弱的赵玲珑让她几乎都有些人不出来了。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脸上的酒窝煞是迷人,现在根本就看不出来那个时候的光彩。

    娜娜满心的担忧,看到了顾挽澜有点不敢置信一样,连忙的站了起来,“挽澜姐,你怎么过来了?”

    “我今天刚回到安城就听到了消息了,这不就过来看看。”

    紧接着回过头对白愿道,“你公司不是还有事情吗?你先过去吧,我在这就好了。”

    “不行。”他想都没想的就否决了她的话。

    顾挽澜努努嘴,“我等会去找少华,你去公司吧,不用担心我的……”

    “……”他愣是站在那一言不发,过了好半响才有了动静,“记得去。”

    “好了好了,磨磨唧唧的。”见他松了口,顾挽澜连忙的将他的身子扭到了门的正对面推了他一下。

    他一脸的复杂,还回过头的看了好几眼顾挽澜,才决定离开的。

    白愿这一出去,原本一直紧闭着眼睛的赵玲珑恰巧的也睁开了眼睛,立刻就是疯了一样的扯着手背上的针头,“你们为什么要救我!让我去死好了!”

    “玲珑,你冷静一点。”顾挽澜没有想到她情绪波动竟然这么的大。

    娜娜也是连忙的把她给按住,“你干什么啊!非要这么傻,你不是答应我要好好养伤的吗?还特地我把我叫走,要不是我回来的早的话,你该怎么办呀!”

    “我的脸变成了这样,与其活着,倒不如死了一了百了。”说着她挣扎的更加的厉害了。

    “啪!”一个热辣的耳光落在了脸颊上,让她有些措手不及,眼神怔了好一会儿,只听见顾挽澜冰冷的道了一声,“你想死没人拦着你,那是你自己不珍惜生命,但是有那么多珍惜你的人,为什么你不珍惜一下他们?毁了脸你就活不下去了,那就找一个可以让自己活下去的理由!”

    她不也是在知道残废的时候,努力的找到一个可以活下来的理由吗?

    她也有绝望过,但是幸好有白愿,他告诉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理由活下去,那就是苏茉莉,是她让自己残废的,她怎么能让她好好的呢?

    但是现在她活下去以及拼命让自己可以恢复走路的理由,那就是白愿……

    “理由?”她嗤笑了一声,“呵,有什么理由还可以让我活下去的?”

    “百花奖!”顾挽澜一语就戳中了她内心深处,“所有女明星都梦寐以求的奖杯,你难道不想拿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