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九十三章:我唯独不要你可怜我!

    赵玲珑没有想到她会提到这个,愣了一会儿,唇边尽是苦涩的笑意,“我想啊!但是你让我怎么拿!”

    “想就去争取啊!上一任影后陈名歌,她难道就没毁过容吗?她不也照样拿了那个奖!你难道不想创造出第二个奇迹吗?”

    她眼底闪过了一抹复杂的神色,似乎是在回味着顾挽澜所说的话。

    “考虑清楚了吗?还想不想死?”看着她不再挣扎的模样,顾挽澜就已经知道答案了,她不可能还会再死了。

    她紧紧的抿着唇瓣,“你可以帮我?”

    “帮你是可以,但是还得靠你自己努力才行。”世界上那么多的成功,百分之八十都是需要自己付出行动跟努力的,如果只是她帮一把就可以的话,那么她岂不是可以帮所有毁了容的明星了?

    她恳切的抓住了顾挽澜的手,“我可以配合医生的治疗,但是你要帮我,嗯?”

    “好。”见她眼中萌生出那么火热的眼神,她总算是松了口气了。

    娜娜也总算是可以笑出来了,“玲珑,你这是不寻死了?”

    “我要当娱乐圈里的第二个奇迹!”说着,她微微的眯起了眼,让人没有办法忽视掉那胸腔里一直澎湃着的激.情。

    “太好了!”见到这样的赵玲珑,娜娜满心的欢喜,“那你赶紧吃点东西,你都多久没吃东西了?”

    “嗯。”她微微的点着头,抿了一口娜娜喂过来的粥,眸光里充满着感激的看向了顾挽澜,“挽澜姐,谢谢你打醒了我。”

    “这不是我说了算的,最后做出了决定的人是你自己。”如果她真的铁了心要死,不管自己说什么都是不管用的。

    “对,玲珑,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娜娜还不断的给她加油打气,“你都不知道你昏迷的这些时候,网上有多少人给你留言啊,都是让你坚强的的活下去的,很多人都还是喜欢你的,你不可以让他们失望。”

    “真的吗?”她眼底总算是闪过了一抹雀跃的神色。

    娜娜还从口袋里把手机给拿了出来给她递过去,“不信你自己看看,我没骗你。”

    赵玲珑把手机给拿过之后,翻阅了起来,忽然觉得慢慢的安慰,一下子就湿了眼眶,娜娜还取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会这样。”

    “替我跟他们都说声谢谢,我一定会坚强的!”

    “好的,先把粥喝完。”

    粥都喝完了之后,顾挽澜也不久留了,“我先走了,我约了主治医生做复健。”

    “好,谢谢挽澜姐。”

    娜娜连忙的站了起来,“我送你吧。”

    等两个人都出去了以后,赵玲珑的眼底闪过了一抹狡黠,拿着手机看着漆黑屏幕里自己的模样,不禁冷笑了几分,坚强,她当然会坚强!

    她好不容易才走进今天的位置,她像是会那么容易轻生的人吗?真是天真的可笑!

    那天就算娜娜没有发现她,她也死不了,毕竟割的根本就不深,时间久了,血液就会慢慢的凝固住伤口,根本就不致死。

    那天要不是娜娜多嘴的说了顾挽澜说要帮她的话,自己也根本不会想的出来这一点,只有苦肉计才是最惹人怜惜的。

    这下倒好,一切都是如她所想的,现在她虽然人是在医院,但是关于她的新闻可是稳稳当当的挂在娱乐头条上面,整个安城的所有人都同情她,对于她是否真的雇了人打了自己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人关心了。

    当时她确实是不知所措了起来,如果没有那辆车突然出现的话,她根本就不会想得到,说起来还真的要感谢感谢那个司机呢!

    等娜娜送完了顾挽澜出去之后,赵玲珑刚刚脸上的阴鸷早就不复存在,已经挂着被子的躺在了病床上,在娜娜看来她已经安然的熟睡了过去。

    顾挽澜进去了做复健的房间里面,陈少华因为一个急诊手术,根本就来不及。

    顾挽澜便想着到外面的露天花园晒晒太阳,却在那遇到了一个自己预料不到的人。

    苏茉莉跟她四目相对的看了一下,随后莞尔一笑,“真巧。”

    “嗯。”她淡淡的应了一声,眼神有意无意的撇到了她已经高高隆起了的腹部上,已经三个月了,原来的苏茉莉是很萧条的,但是自从怀了孕之后,她似乎稍稍的微胖了不少。

    感受到了她的视线,苏茉莉仍然是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怎么?没想过我会怀孕?”

    “对啊!”她毫不犹豫的回应了起来,“我那个时候还以为你无处可逃了!”

    但是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在关键的时刻怀了孕,也不知道是天意弄人,还是真的老天爷偏心于她。

    “没关系,我最多也就能逃几个月而已。”她不以为然的道,“放心吧,我很快就会如你所愿的。”

    顾挽澜觉得有些不对劲,“你没事吧?”

    苏茉莉说话是会这么客气的吗?怎么感觉很不对劲,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没事,就是可能想到自己要蹲个七八年的牢,孩子没人照顾,有点无奈吧。”说完,她疼惜的轻抚了一下腹部,说不出的惆怅。

    顾挽澜开始有些同情她了,“要怪,就怪你自己吧。”

    如果她不想方设法的害自己的话,她根本就不会有这样的报应。

    “对啊,曾经我觉得所有人都会讨厌我,唯独白念不会。”说着说着,她苦涩的笑意蔓延到了整个脸庞,像是要哭出来了一样,“但是我还是欺骗他太深了……让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原谅我。”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可以常去看看你的孩子。”不管怎么说,孩子还那么小,终究是个无辜的。

    “呵呵,你不恨我吗?”苏茉莉诧异的问着她。

    “恨。”说着,她转动着轮椅并排在了她一旁,继续道,“我之前是很恨你,但是现在,只是觉得你很可怜。”

    “我不需要你的可怜,也不需要你的同情!”听着她的话,苏茉莉下意识的就抗议了起来,“所有人都可以可怜我,就是你不行!”

    明明她才是自己最恨的人,为什么需要她的同情?

    “心在我这,你可以阻止我?”顾挽澜轻挑着眉头,苏茉莉张了张嘴,想要反驳什么,随后又咽了下去,“随你便吧,反正以后也没机会可以看得见了。”

    “你还年轻啊,等你出来也才三十多岁。”

    苏茉莉嗤笑了几声,不敢置信的看着顾挽澜问,“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吗?人生能有几个七年?所有的青春都在这里面了,到时候我人老珠黄,还没钱,有个拖油瓶,你说我能干什么?”

    “……”她被苏茉莉的话给堵到了,一下子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算了,每个人的看法不一样。”

    她要是非要这么偏激,自己也拿她没办法。

    苏茉莉对于现实太过于绝望,觉得如果不再年轻貌美,就找不到高富帅,那么一辈子也就是完了。

    而她不同,假使她是苏茉莉的话,只希望出来之后可以安安稳稳的,带大自己的孩子,就足够了。

    所以她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真正的情,眼里看得见的,都只有钱,名与利。

    “嫂子。”陈少华回来以后看不见人,便上来喊了一下。

    从远远的便看到了苏茉莉跟她坐在一块,立刻就上去将顾挽澜给推开了,跟苏茉莉隔绝的远远的,眼底升起了一抹警惕。

    “这么害怕,难不成我还可以吃了她?”苏茉莉轻笑了一声,不需要等任何人都回应,她就开始自言自语了起来,“放心,我不会那么傻,毕竟要是起了什么冲突,我孩子没了,就是我坐牢的日子到了,不用这么害怕的。”

    “你没事吧?”陈少华才不理会她所说的话,一脸担忧的问着顾挽澜,生怕她会有什么意外,到时候白愿指不定跟自己算账。

    不管苏茉莉说什么,都抹不掉上一次她在那个复健室里面对顾挽澜所做过的事情,他就是从骨子里讨厌这个女人罢了。

    “没事。”看着陈少华这么紧张自己的模样,她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起来,“你怎么上来了?”

    “刚刚做完手术没看见你,就过来找了,要是你再出点什么差错,我这家医院就开不下去了,当然要紧张你了。”

    她吐了吐舌头,“不过很久没见,闲聊了几句,没事了,我们下去吧。”

    陈少华的眼神似有似无的落在了苏茉莉的肚子上,有些意味什么,吓得苏茉莉下意识的护住了肚子,像是害怕着他会做出什么来一样。

    “你怕什么,我难不成还能吃了你?”他学着刚刚苏茉莉所说过的话轻笑了一声的反回了过去。

    苏茉莉暗暗的咬了咬牙,脸上维持着一抹平和的笑意,“没什么。”

    “走吧。”见目的打成,陈少华便哼着小调的带着顾挽澜离开了花园。

    他刚刚背过身去,一直着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坐在不远处,朝着苏茉莉的方向走来,邪魅的笑意抑制不住的挂在脸上,“很好,表现的很不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