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九十四章:你终将是我手中的一枚棋子

    “当然,只要是你说的话,我都会听。”苏茉莉难得的露出了一抹痴迷的眼神。

    陈少华眼底迅速的闪过了一抹厌恶,毫不掩饰的落在了她的身上,“撑不到顾挽澜怀孕,你也是个废子!”

    她下意识的揪紧了几分衣角,咬着唇瓣的应着,“好。”

    明明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他手中一个被利用着的棋子,但是这么久以来的相处,以及他身上鲜少散发出来的疏离感,让她就是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也不知道何时就深陷入了其中。

    仿佛忘记了他们之间最初的交易是什么了一样,他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真听话。”他焕然转变了神色,轻柔的抚着她的肚子,“乖乖的把孩子养好。”

    他那模样就像是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一样,让苏茉莉心中升起了一丝的错觉,不禁微微的笑了笑。

    顾挽澜看着陈少华一脸的阴沉,不禁嘟囔着,“你干嘛这个模样。”

    “没事。”说是这么说的,但是他的眉头依然是紧蹙起来的。

    顾挽澜见他不说,也不想多问,“其实你刚刚紧张过头了,我就是跟苏茉莉闲聊了几句话而已,再说了,花园那那么多人,她还敢怎么样啊。”

    “还不都是你老公逼的。”他念念有词的道。

    她一下子就被这句话给堵得哑口无言了,“是你们太迁就他而已,他也没那么可怕吧。”

    “那是对你,对我们跟个禽兽似的。”说起来,他估计对白愿可以说上三天三夜了。

    顾挽澜咯咯的笑了起来,“要是被他知道你说他禽兽,他估计一定会禽兽给你看的。”

    “别别别,我就在你面前这么说而已。”

    “略略略,陈少华你怎么这么怂呢。”

    “别以为白愿是你老公我就不敢打你啊!”

    她眯了眯眼,一副很自信的模样,“我当然知道你不敢打我,我最近想学游泳了,要加紧练习才行。”

    “你没开玩笑吧?”他一脸不信任的模样盯着她瞧了好一会儿,看着她脸上的认真,才耸了耸肩,“好吧,你没开玩笑。”

    “你说按照这个趋势,我有多久可以重新走路?”她的眼底似乎是充满了憧憬。

    陈少华也不瞒着她,“你的情况现在看来很明朗,再这样坚持下去的话,最多也不超过一个月,绝对可以站起来行走的。”

    “真的?”她眼底瞬间就升起了一抹光芒。

    “别忘了,我可是专业的。”他挑了挑眉,“放心吧,要是那个时候你走不了,我天天给你端茶送水。”

    “你说的啊!”她眯笑着一双眼,慢慢的期待。

    紧接着自己慢悠悠的扶着栏站了起来,自顾自的练习了起来。

    陈少华也只能无奈的扫视了一眼,鼓励着,“再接再厉。”

    说完,就在一旁坐了下来,时不时的指导着,一遍悠然自得的喝着咖啡,看的顾挽澜简直就想打人。

    但是渐渐的,她察觉到了一抹不对劲,就是说不上来,肚子有点疼,她当是吃了东西运动才会疼的,就没在意了。

    看着她坐下了休息的模样,陈少华不禁问着,“怎么了?”

    “没事突然觉得有点累了。”她满身的大汗,陈少华也没当回事,就真以为她是累了。

    坐了好一会儿,那阵痛意似乎渐渐的没了,她才继续了起来。

    傍晚,白愿将顾挽澜接回了沈家老宅,一天没见面,沈懿看待真顾挽澜的眼神,变得很奇怪,从头到尾都是眯着眼的,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只得连忙的扒了几口饭,终于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声,“外公,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

    “没事没事。”他连忙掩饰了起来,“吃饭吃饭。”

    顾挽澜更加觉得不对劲了,“没有你还这么一直盯着我看。”

    “只是觉得家里快有一个外曾孙了,哎呀,就控制不住。”

    他的话让顾挽澜脸上一红,“外公你说什么呢。”

    “外公你别把她给吓坏了,我们都是打算等她的腿康复了再要孩子的,怎么着也得过几个月。”白愿不以为然,慢条斯理的吃着饭回着。

    “那也是快了。”一说到这个话题,他就怎么都控制不住脸上喜悦的神色。

    吃完饭后,顾挽澜早早的就往房间里躲了,生怕继续待在客厅里,沈懿追着自己问东问西的,多尴尬呀。

    今天虽然锻炼的不多,却是累的很,估计是因为在海边别墅跟白愿太缠绵了的原因,她觉得浑身上下都是酸痛的。

    猛然的想到下午肚子有些疼,现在好像没有那么强烈的感觉了,却还是隐隐的有点难受。

    这个时候的白愿还在书房不知道忙什么事情,她只能自己勉强的撑起了身子,到了浴室里。

    将裤子给褪下,却发现内.裤上面有着一滩血迹,不禁的微微蹙起了眉来,怎么回事?

    大姨妈怎么说也是要过几天才来的啊,难道是因为最近他们的频率太高,导致了不调?

    她没经历过也不懂,但是这种事情也不好意思告诉别人,只好顺手的在浴室架子拿了一块卫生.巾垫上。

    白愿进房间的时候看她已经累的闭上了眼睛,跟着钻进了被窝内,习惯性的将手探进了她的衣襟内。

    熟睡着的顾挽澜觉得有些痒痒的,用手扒拉了一下,眼睛都没睁开的嘟囔着,“我那个来了……”

    白愿自言自语的说着,“不可能啊,不是还有一个多星期?”

    他记性一向很好,况且这可是关于他性.福的事情,当然是记得一清二楚了。

    她只觉得累的很,眼皮子都睁不开了,“不知道,一定是你这阵子要的太多了。”

    白愿挠了挠后脑勺,虽然说他没听过这种说法,但是目前为止能够合理解释的,也就只有这个了,便也不闹她了,在她紧闭着的眼皮上蜻蜓点水般的吻了一下,“老婆,晚安。”

    她也没留意白愿说了什么,胡乱的跟着点了点头,就紧接着睡了过去了。

    白愿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打通了陈少华的电话号码。

    还没等他开口,就传来了陈少华的一系列的抱怨,“大哥,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了,我这都准备提枪就干的,你是故意的吧!”

    “我老婆最近好像有点月经不调,明天过去的时候你顺便给她看看。”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他明显不耐烦的敷衍着,但是白愿仿佛是得不到自己满意的答案就偏生不挂机一样。

    弄的他最后一脸严肃的答应了他,“我明天一定给她里里外外都做个透彻的检查,就连多少根汗毛都数清楚告诉你,要是掉了一根你随时找我,可以了吗?”

    “嗯。”听着他拍胸脯的保证,白愿这才安了心,“你忙你的……”

    话音未落,电话就被啪嗒一声的挂断了,陈少华迅速的将手机丢到了一遍,床上妩媚的女子重新勾上了他的脖子,索着吻。

    他再也忍不住了,径直将她给压到了身下,好不快活。

    顾挽澜第二天是被白愿给吵醒的,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一双好看的眉微微蹙起,冲着他嘟囔,“肚子疼。”

    她以前很少有痛经这类的问题,却不知道怎么的,从昨天就一直疼到了今天。

    “还很疼?”听着她的抱怨,白愿也是心里升起了一抹担忧,走近的用温热的大掌捂着她的腹部。

    掌心里的温热让肚子上的疼痛一丝也没有减少下来,她咬了咬唇摇头道,“算了,没事,我等会去医院找少华开点药就行。”

    “我送你。”

    顾挽澜进去洗漱的时候,想要重新换下卫生.巾,却发现一点痕迹都没有,仿佛她昨天在内裤上面看到的都是错觉一样。

    有些弄不明白但还是垫了一块上去,免得等会把裤子都给弄脏了。

    早餐吃完过后,白愿就把顾挽澜给送了过去了。

    陈少华昨晚被压榨的有点干,整个人都是无精打采的,他们过来的时候,他还正趴在办公桌上熟睡着。

    “砰!”桌面一阵巨大的声响,是白愿放下车钥匙的声音,顿时他就弹跳了起来,咋咋呼呼的喊着,“谁!”

    白愿白了他一眼,“要是被人看到你这副模样,还要不要脸了,身为院长,你竟然也不知道以身作则。”

    “怕什么。”成天除了他们俩会找自己以外,还会有谁找他啊?

    “禽兽,一点都不知道节制,”单单是看他的模样就能知道了昨晚的战绩如何。

    “我!”他张了张嘴,却发现根本就无法反驳,只得嗤之以鼻,“我不跟你计较,你老婆身体健康都还得看我。”

    “……”说起来,顾挽澜觉得肚子渐渐的说不出的疼痛,两个人看过去的时候她的脸色已经惨白的可怕了。

    陈少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了,赶忙的将她的手拉过想要把一下脉,嘴里还不禁的自言自语着,“怎么回事?”

    白愿也跟着问了,“是不是很疼?肚子疼?”

    她勉强的点了点头,恍然的,觉得下腹一股温热的液体往外面涌了出来,如果说昨晚的那只是无意识的,那这一次她深切的感受到了,紧紧的一块卫生.巾似乎一点用处都没有,鲜红色的血液,顺着大腿根处慢慢的滑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