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九十八章:我不仅要超过她,还要踩到她头顶!

    顾挽澜下意识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销售员在收银台盘算着什么,应该是听不见苏茉莉的这句话这才安下心来。

    察觉到了她的慌张,白愿不禁握紧了她的手,“是吗?那并不妨去民政局查一查,看看顾挽澜这个名字上面挂着的配偶,是谁的名字,然而她以往还跟谁结过婚。”

    这点他早就考虑好了,他早已经将顾挽澜以前跟白念的关系,都给抹的一干二净,哪怕是一根丝线都扯断的再也不可能有连接的起来的机会。

    “嗯,果然ss的总裁就是不一样,说话都这么厉害。”她咯咯的笑着。

    “算了,我们买完东西就回去吧。”苏茉莉也是个可怜人,她这么说,无非都是妒忌。

    “好。”

    苏茉莉也不想自讨没趣,刚刚也没想到他们在这罢了,忍不住的多说了两句,再多的,她就不敢了,如果出现了什么不好的,怕是陈子华会唯她是问。

    看着他们把东西都给买完了以后,也就走了。

    刚刚回到了沈家老宅的门口,然而赵玲珑的车子早早的就在外头候着了,看到了她的身影,立即下了车。

    顾挽澜看到她的时候,还愣了一下,不由的对白愿道,“你先进去吧,我跟她有点事情聊一下。”

    他的脸上闪过了一抹担忧,赵玲珑捂着自己的半边脸道,“白总,放心吧,我就是简单说几句话而已,并不会耽误你多少时间的。”

    “我先进去。”他弯着腰在顾挽澜的耳边道。

    他倒是也不担心赵玲珑会做出点什么,唯一不喜欢的就是害怕顾挽澜傻兮兮的被她给利用了。

    白愿一走,赵玲珑也不掩饰自己脸上的痕迹了,放下手的时候,顾挽澜吃了好一会儿惊,“只能恢复这样了?”

    “嗯,不过医生说过阵子还可以再淡化一点。”说着,她脸上泛起了一丝的苦笑,“但是又有什么用呢?”

    她的心里升出一抹心疼,“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她摇了摇头,“挽澜姐,你前阵子跟我说过的,会帮我,这是真的吗?”

    “当然了,我不是一个食言的人。”她斩钉截铁的回着,“你想我怎么帮?”

    “李婉儿最近有一个广告代言,我想拿下。”她眼底迸发出那犀利的神色,让顾挽澜不禁犯怵。

    见她不说话,赵玲珑又道,“我因为毁容的事情,已经失去了太多了,我现在就想要个代言。”

    “嗯,那我回去跟白愿商量一下,你到时候把那个代言的资料给我一下吧。”事到如今,她哪怕是帮不了,那也是要帮的,谁让她夸下了这个海口,如果这样可以阻止她自杀的话,哪怕是再困难也得帮她拿下。

    “好,那我就先回去了。”说完,她转过身的时候又是再次的把脸给掩盖住了,可以看的出来是有些自卑的,她改天去问问陈少华,有没有可以让疤痕不那么明显的,至少不像这样,她刚刚看的时候都吃惊了,这个样子的话,很难在娱乐圈混得下去。

    在车上,看着顾挽澜进了宅子,赵玲珑这才不紧不慢的驾驶着车子离开了,眼底冉冉的升起了一抹狡黠。

    看来这顾挽澜挺傻的,这都答应了她,还以为她会为难之下先婉拒一下,却不想直接一口就应了下来,看来以后她可以爬得过李婉儿的日子,并不远了。

    她不仅仅只是想要超越李婉儿,更加要踩过她的头顶,让她没有一丁点翻身的余地!

    刚一进门,白愿就紧张的问着,“她跟你说了什么?”

    她眼神有些躲闪,吞吞吐吐的,白愿就知道一定是让她为难的事情了,“她让你什么忙?”

    “你怎么知道?”她下意识的就回了过去,随即捂上了嘴,转动着眼睛盯着他瞧,“那你帮不帮啊?”

    他抱着肩膀,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那你倒是先说说。”

    她有些缓慢的解释着,“玲珑说,想要拿下最近李婉儿想要的那个代言。”

    “我就知道。”顾挽澜刚说完,他就嗤笑了一声,像是一早就预料到了的一样。

    她一脸的不解,“你怎么会知道?”

    “没事。”他若无其事的应着。

    在业界内,李婉儿现在想要那个护肤品的代言人谁不知道啊,愣是没人敢抢的过她,赵玲珑当然是想要抢了这个风头,好扬眉吐气。

    所以在看到赵玲珑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绝对是奔着这个来的。

    “那到底能不能帮啊?”她一脸的迫切,她是真的想要帮赵玲珑拿下这个代言的,万一拿不下的话,她又没有了活下去的信心怎么办啊。

    他眉头一直都是紧蹙起来的,也没拒绝,只是淡淡的说着,“我考虑考虑。”

    顾挽澜轻轻的扯了一下他的衣角,“你就当是让我开心开心。”

    可怜的小眼神死死的盯着他那深不见底的眼眸,耐不住她再三的磨泡,“行吧,我会跟这个品牌的负责人谈一下的,但是你要知道,她现在是毁容了的,那样的脸,哪怕我开口了,也不见得。”

    “没事,至少也有个竞争的机会啊!”

    看着她脸上的笑意,白愿也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声,“等会今天买的东西就送到了,我让管家去开个门。”

    睡过了觉的沈懿刚下来就看到他们在客厅了,“回来了?澜澜饿不饿,我让他们去给你做点吃的。”

    “好啊。”这么一说起来,她的肚子就开始咕噜的响了起来,脸上有着一抹窘色,“还真饿了。”

    逛了一天了,起初还不觉得,现在精神一放松下来,就觉得肚子都是空空如也的。

    “能吃是福,一定是我外曾孙喊饿了。”见状,沈懿也是不以为然,赶紧的吩咐下去给顾挽澜做吃的去了。

    顾挽澜低低的凑到了白愿的耳边出,一脸的担忧,“外公一阵都想着我生的会是儿子,要是我生出来的是一个女儿的话,那怎么办呀?他岂不是很失望?”

    他揉了揉顾挽澜的脑袋,“放心,外公不是重男轻女的人,外公跟外婆也只有我妈一个女儿,一样疼爱的很,你担心什么。”

    “真的吗?”她最怕的就是这个了,虽然沈懿对她好的是没话说。

    白愿看她还是一脸惆怅的模样,冲着在厨房里指挥着的沈懿就喊道,“外公,你外孙媳妇儿担心生的是个女儿你不疼怎么办啊?”

    沈懿连忙的就走出了厨房到客厅坦白着,“怎么能这么想,怀孕的人千万不能担心这些事情,不管是男是女,外公都一样疼爱。”

    “听见了吗?”白愿轻佻了一下眉毛,在她的额头上又是轻轻的弹了一下,“以后不要再瞎想了,外公不是那种人。”

    “嗯。不想了。”但是从沈懿的口中听到这句话,心里才算是落了,不然一直总觉得担心的很。

    她吃了东西就觉得困了,就着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就睡着了,白愿小心翼翼的将她给抱到了房间里休息。

    再醒过来的时候天早就已经黑了下来,房间的灯没打开看什么都是一片漆黑的,只是房间门没关,可以看的到外面的亮光,似乎有些嘈杂,好像谁在讨论着什么。

    沈懿爽朗的笑声连绵不断的传到了耳朵里。

    她拿起在床头上的手机就给白愿打了电话,就立刻可以知道她睡醒了。

    冲着顾永华还有张雪妮道了一声,“我先上楼带挽澜下来。”

    看到白愿上来了,房间的灯打开的有些刺眼,让她下意识的挡住了眼睛,狐疑的问着,“楼下怎么这么吵?”

    “刚刚看你睡的太熟,就没叫你,你爸妈来了。”他解释着。

    顾挽澜适应了光亮以后,轻呼出声,“什么?我爸妈怎么来了。”

    “在楼下跟外公说话呢,怎么这么大反应,你怀孕了,他们当然是要过来看你的。”

    “没有。”她恍惚的摇着头,“那我们下去吧,你应该早点叫我的。”

    “他们都跟外公也聊的挺好的,而且如果我把你吵醒了,你头疼怎么办?”

    “好啦,哪有那么娇气啊。”

    刚到了楼下,顾父顾母就连忙的站了起来,“澜澜,睡醒了?”

    “爸妈,你们怎么过来也不告诉我一声。”害的她还在房间里呼呼大睡的,多怠慢了他们啊。

    顾父连连摆手,脸上带着和蔼的笑意,“没事,你怀孕累的是你,多睡会是应该的,再说了也不是别人,我们是你爸妈,这有什么的,傻孩子。”

    “你们都不饿吗?赶紧吃饭呀?都聊那么久了。”她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催促着。

    沈懿满脸慈祥的笑意,“我看啊,一定是我的外曾孙又饿了。”

    顾挽澜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其实就是因为她是真的饿了,才会这么说的。

    哄堂一笑,让她觉得几乎不好意思在这待下去了,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你们都别开她玩笑了,孕妇就是容易饿的。”白愿替她开着脱,“我也有点饿了,都别在这聊了,这会饭也该做好了,我们去边吃边聊。”

    “好,就听阿愿的,都边吃边聊,饿坏了孕妇可不得了。”说完,顾父都还顺带的调侃了一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