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零三章:你敢碰我,我就杀了你!

    景玉刚下了计程车,便准备赶往白愿所说的包厢过去。

    “呼……”一辆黑色迈巴赫停驻在她的身前,本想着绕过,但是看到下车的人,陡然慌了神,下意识的往后倒退了几步。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异样,厉盛往后看了一下,却是空空如也,心想着是自己想多了,也不以为然。

    刚刚进包厢,陈少华就给他递来了一杯酒,“厉盛,你这不够意思啊,是故意迟到这么久的?快自罚三杯!”

    厉盛奈不过他的纠缠,愣是喝了三百下肚,还没吃饭就喝了酒,觉得有点烧胃,“行了没?”

    他的话刚落,包厢的门就被推开,未见到人,景玉清脆的声音传了进来,“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车了。”

    这个声音熟悉的哪怕是化成灰了他都不会忘记,几乎是犹如一个机械人一般的回过头,景玉原本以为他今天是过来应酬的,不会来这,却万万没想到他也在这,显然的两个人四目相对的都愣了一下。

    陈少华站起身来就将景玉给拉到了自己的的身边,“大小姐,你总算是到了,我还以为你在路上丢了呢。”

    知道他是在缓解气氛,景玉也不好拂了他的面子,“你才丢了。”

    白愿深深的看了一眼景玉道,“景玉,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婆。”

    “这就是嫂子啊!总算是看见了,一直想看看到底是谁把你的心给抓的这么牢的。”景玉开着玩笑话,跟顾挽澜打着招呼,“大嫂,我是景玉。”

    “你好。”顾挽澜看着景玉,微微的点了点头。

    她是一个很好看的女人,对,女人!

    因为从她的身上,就是很浓重的一股成熟的气息,她的眉眼像是会蛊惑人心一样。

    厉盛从景玉进来的那一秒,就没有再说过一句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摸摸的坐到了角落里,端起一杯又一杯的烈酒往肚子里灌,犹如白开水一般。

    景玉跟着他们聊天的过程,眼角不禁的往他那时不时的撇过去,一脸的担忧。

    很快的顾挽澜也似乎是察觉到了他们之间的不对劲,但是见白愿跟陈少华都没有要开口说这件事的意思,自己到了嘴边的话,也只好给咽了下去。

    “景玉,这次回来准备待多久?”陈少华漫不经心的问着。

    她莞尔一笑,“怎么,我这才刚回来你就问我什么时候走,有点过分了吧?”

    “哪能啊,你要是在安城一天,我养你一天,你要是在一辈子,我养你一辈子!”他半点都不忌讳的就扬言出声。

    景玉却是被他的话给有些逗乐了,“这不行,以后你跟大哥一样哪天想通了来个闪婚的话,我可不就是多余的了。”

    好端端被扯上的顾挽澜下意识的看向了白愿,但是他却是一点都不在意的给她夹着好吃的到跟前,“多吃点,晚饭还没吃呢,万一给饿坏了外公可要说我了。”

    她微微的点了点头,慢条斯理的吃着他给夹过来的东西,景玉不禁开着玩笑,“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大哥对一个人这么好呢,如果不是突然结婚还有了孩子,我之前都差点以为他是个喜欢男人的……”

    “打住!这么多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

    “大哥,我这次不走了。”她浅浅的浊了一口酒,“准备待下来了。”

    “是吗?还是回来的好,国外再好,也没有安城好。”他若有所思的道。

    她脸上一抹苦笑,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对啊,国外再好,终究还是安城好。”

    只因为她爱着的那个人,住在这一座城。

    所以她可以不惜一切的代价,也要回到这座城市,一双眼眸情不自禁的掺和了无尽的眷恋看着角落里的厉盛。

    原本以为他依然在喝酒,但是却不想望过去的时候,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就停了下来,此时正抱着肩膀,慵懒的盯着自己瞧。

    猝不及防的撞进了他那漆黑的眼眸里,她下意识的就闪躲开了,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跟陈少华搭着话,“对了,少华,我刚回来你给我找个房子吧。”

    “简单啊,我那多的是空房间,你去跟我住吧,顺便帮我打扫打扫。”

    “滚,你那狗窝,我才不想要去。”

    谁也想不到厉盛却是在这个时候开了口,“那就去我那吧。”

    她整个身子立即就僵住了,正要开口否决,陈少华却是首先的开了口,“那好啊,我还想着景玉刚回来人生地不熟的,有点不方便,但要是去你那的话,我也就放心了。”

    “我……”她压根就还没答应啊!

    “我看行。”白愿也在一旁跟着搭腔。

    顾挽澜一点都弄不清楚状况,但是觉得白愿说的总归是没错的,“我觉得少华说的对,你刚回来对安城到处都不大熟悉,去厉盛那的话,是个好去处。”

    “……”她脸上一阵难色,厉盛轻笑了一声,“难不成,你是怕了?”

    “你当你是什么人,我会怕你!你不怕就好。”景玉从来都是不经激怒的人,然而厉盛却是将这一点抓的死死的。

    答应的那一瞬间,景玉就有些后悔了,但还是咬牙的应了下来。

    到了十一点多,顾挽澜见他们不停的聊的兴起,似乎是很久没有见过景玉,仿佛有着说不完的话一样,但是她却是眼皮子不断的往下掉着,不断的打着哈欠。

    白愿就询问着,“是不是困了?”

    “有点,没事你们接着玩,我眯会儿。”看这模样就可以知道他们有多久没聚过了,也不好扫了他们的兴致。

    白愿可管不了那么多,径直的就站了起来,“你们继续,我们先撤了。”

    “那好,嫂子可是个孕妇,经不起折腾,赶紧陪她回去。”景玉看着她有些疲惫的模样,催促着。

    他淡淡的点了点头,就带着顾挽澜离开了。

    陈少华看了看角落里烂醉如泥的厉盛,眼珠子咕噜的转悠了一下,替自己开着脱,“我忘记了我晚上还约了人,反正你也是住厉盛那的,晚上你送他回去,可别把他丢了。”

    “陈少华!你就不打算跟我一起送回去吗?我一个人哪里搬得动他啊!”

    “放心,他压不死你的,慢慢拖。”他挑了挑眉,说完就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迅速的离开了包厢,仿佛自己的身后有着豺狼虎豹一样,连头都不回一下。

    景玉此时真的很想追上去把他给拽回来,但还是顿住了脚。

    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厉盛的身旁,他眼睛都是闭着的,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喝醉了,就用手去推了一下,“喂!”

    “难不到真的喝醉了?”她记得以前跟他喝酒的时候,酒量没这么差的啊。

    她也忘记自己有多少年没这样认真的盯着他的脸看了,从前他还是个青涩的小毛头,现在倒是看起来像是那么回事了。

    也有可能是他自身的魅力强大了许多,她蹲在他的正前方,轻轻的用手描绘着他脸上的轮廓,褪去了以前的稚嫩,他看起来成熟的多了。

    还沉浸在回忆当中,下一秒,原本以为是不省人事的厉盛,陡然的就睁开了眼眸。

    她被这么猝不及防的给吓了一条,差点就坐摔到了地面上,厉盛顺势的攥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给带到了沙发上,随即欺身而上,将她给死死的压在了身下。

    她百般的挣扎着,怒吼了一声,“厉盛,你发什么酒疯,还不放开我!”

    “我发酒疯?”他嘴角勾起了一抹讥讽的笑意,“难道刚刚不是你在故意的勾.引我的?”

    “你有病吧,谁勾.引你啊!”她恼怒成羞,想要抬起膝盖的往上顶着,但是迅速的被他给察觉到了,膝盖死死的顶住了她的大腿,呈大字的躺着,让她有些羞耻,“你快滚下来!”

    “哦?难道不是应该求着我?”他微微的眯起了眼,丝毫没有要下来的意思。

    “厉盛,你不要太过分了!”她知道挣扎不开,索性的就放弃了,冰冷的脸,死死的盯着他。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凌厉的盯着她的眼睛质问,“你为什么还要回来!你就算是死也应该死在国外,你凭什么可以心安理得的回安城!”

    “我回来了又怎么样!”她毫不示弱的也跟着怒瞪了起来,“厉盛,这是你欠我的!”

    “行!你非要回来找罪受是吗?那就试试看!”他粗.暴的只用单手就可以轻易的将她双手给禁锢住举过头顶。

    “厉盛,你疯了,你要干什么!”她心里闪过了一抹不详的预感,仿佛要知道了下面会发生什么一样,激烈的抵抗了起来。

    他轻嗤了一声,“干什么?你不是要回来吗?你难道不知道回来会意味着什么吗?!”

    他单手轻易的就扯开了她衣服的好几个扣子,在她的怒瞪下,擒住了她的双唇,重重的啃咬了下去。

    “唔!”一阵疼痛的感觉,让她今晚有些不清醒的脑子顿时就清明了过来,“你滚开!”

    “嗯?你以前不是很喜欢的吗?怎么,现在让我滚?”他咬住又松开来,辗转缠绵。

    她竭力的摇晃着脑袋,躲闪着他粗粝的吻,一双从未有过如此浓烈恨意的双眸死死的看着他,“厉盛,你今晚要是敢碰我一根汗毛!我绝对杀了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