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零四章:从我身上滚下来!

    “你觉得你现在的这副模样,能动得了我?”他从头到尾都是带着轻蔑的眼神,俯视着她。

    这让她觉得难受极了,“所以你是要强.奸?我可以告你!”

    听到这话,厉盛更加是笑的厉害了,带着无尽的讥讽,“强.奸?你觉得你配吗!”

    从来没遭受过这样的侮辱,景玉的一张脸立即就涨红了起来,“有本事从我的身上滚下来!”

    她原本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怎么说也会成熟一些,但是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一个无赖的做法,她终究是太天真了,有种爱他爱不起的感觉油然而生。

    出乎意料的,厉盛还真的松开了她,感觉到了解放,她迅速的侧了一下身子将自己从沙发上滚落了下来,这个时候只想要离的他远一些。

    他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突然的像是有种无形的压力压在她的心头上一样,几乎透不过气来。

    “景玉,留你在我身边只是想要好好的折磨你,不要对我再抱任何的希望!对你,我从来都不会心软!”他的声音就如同是一条尖锐的冰锥一样刺入她的心脏。

    “你还在记恨七年前的事情?”苦涩的笑意爬上脸颊,“我真没想到,过了七年,你还是这么的蠢!”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落在了她的脸颊上,疼的她整个脑袋都麻木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不敢置信的看着厉盛,一双眼珠子瞪的大大的。

    “开车送我回去!”然而他却是一点都不在意的模样,就好似刚刚的那个巴掌不是他打下来的一样风轻云淡。

    一个车钥匙落在了她的手边上,她紧紧的握着拳头,最后还是拿起了那个钥匙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好啊!”

    如果他要恨的话,那就恨吧,她有的是一辈子时间慢慢的奉陪!总会有他恨的累的时候。

    她在国外待了那么多年,但是带回来的东西却是一点都不多,衣服都没带回来两套,一切的一切,都留在了那个遥远的国度里。

    坐在后座的凌厉假寐着,时不时的趁着景玉精心开着的时候,睁开眼撇了撇她,哪怕此时是黑夜,车内也没有开灯光,但是他似乎就是可以看得见她那脸上被自己打红的印子,像是落在了他的心上一样,跟着又痛又火辣。

    翌日,从床上醒过来到时候,因为宿醉的后果,脑袋疼的像是炸裂开了一样。

    只看到自己的桌面上摆放着一杯蜂蜜水,他轻轻的蹙了蹙眉,最后将其视若无睹也没有喝下,径直的去浴室里冲了个澡,路过走廊里的微微敞开着房门的客房,不禁往里面撇了一眼。

    似乎是察觉到了这热辣的目光一样,景玉在床上爬了起来,走廊里扫视了一圈,都没有看到任何的人影。

    随即耳边就是传来了一阵汽车启动的声响,她便知道厉盛是离开了,摸索着道了他房间,桌面上摆放着的蜂蜜水一点都没有人碰过的痕迹,眼神不禁黯淡了一番,一阵荒凉的笑意涌上心头。

    厉盛一大早过去就是戾气满满的冲进了白愿的办公室里,一拳用力的砸在他的办公桌上,发出好大的一阵声响。

    他从容的将手中的笔给放下,淡淡的看着他问,“什么事?”

    “你问我?”他明明知道自己跟景玉是不会再有可能的了,竟然还特地的安排了昨晚的见面,“景玉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她回来了啊,就是这么简单。”他耸了耸肩,敷衍了事的回答着。

    他咬紧着牙关,“白愿!你这是存心给我难堪?你明知道我再也不想伤害她了。”

    “我知道啊,但是这跟我有关系?让她住在你家的人,不是我,是你自己亲口答应将她留下的!”他站起身来,用力的戳着他的胸口。

    厉盛握紧着双拳,像是失了魂的一样站在那,一声也不吭。

    “算你狠。”他久久才迸出了三个字来。

    白愿抿了抿唇,轻挑了一下眉毛,狐疑的询问着,“你难道就没想过重新开始?你该知道那件事情里面,景玉也是一个受害者,你把所有的错都怪在她的身上了,这有点过分了。”

    “我们的事情,你不要再管了,不然当兄弟的也得翻脸了!”他脸上的严肃,看起来一丁点都不像是开玩笑的。

    白愿一脸的无奈,“就怕你日后会后悔。”

    “我什么时候做过自己后悔的事情了,行了,你就不要管了。”他明显的是开始不耐烦了。

    知道劝不动,白愿也不说了,“要实在你不想让她在你那的话,让她来我这吧。”

    别的不多,空置的房子有的是。

    上一秒还是一脸厌恶的厉盛立即就陷入了沉默,含糊其词的道,“她那么不要脸,万一打扰到嫂子就不好了。”

    白愿唇边挂了一个嗤笑,摇了摇头,不用说他都知道厉盛是舍不得的,嘴上硬的很,但心里却不是那么回事。

    “那我还得谢谢你替我老婆着想。”他微微的颔首,“出去吧。”

    原本让厉盛出去的,但是下一秒又像是想起来了什么,重新将准备开门的他给叫住了,“等一下。”

    “还有事?”

    “那件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他差点就忘记了,自己回来安城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了。

    厉盛怔了一下,便明白了过来,“目前有了点眉目,相信很快就可以知道了,你再多等一下吧。”

    他明了的点着头,“一定要查的真正切切,一点纰漏都不能有。”

    “我知道。”别人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于他的重要性,但是秘密调查着这件事情的厉盛,是相当的明白的,一点都不敢迟疑。

    他觉得额头有些疼痛,轻柔了好几下,想到了顾挽澜心中却是一番复杂的神色闪过。

    酒会上,早早的就到了许多人,热闹的很。

    白愿原本是不想着过来的,但是奈于他们都找了自己好几次,这一次实在是没有办法婉拒了才过来的。

    却不想,今天这酒会里,白念也会在这。

    经过上次的事情他确实是安分了许多,近期都没有听到过他的任何消息,估计是因为上次的事情对他来说有了教训,让他看起来很显然的是低调了许多。

    “白先生,我还以为今晚你又不来了呢。”万铭表示着热烈的欢迎。

    他赔着笑,“哪能啊,要是再不来逛逛,我怕我是要入了万氏的黑名单了。”

    “把谁拉黑名单也不敢把你白先生拉进去啊。”

    “大哥。”白念说了一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白愿的身子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他会过来搭话,但是脸上平和的笑意还是维持着的,“嗯?阿念,你怎么也在这。”

    “我是听说你今晚会参加这个就会,特地来的。”他真挚的看着白愿,随即别开了脸冲着万铭道,“万总,我这有些话跟我哥哥谈谈,你看……”

    万铭也是个明白人,“好,我还有别的人要去接待,你们兄弟俩好好谈。”

    白愿走到了阳台处,将透明玻璃门给打开,悠然自得的坐了下去,白念也跟着走了进去,他不慌不乱的问道,“说吧,有什么事?”

    “听说澜澜怀孕了,我一直没时间去问候一下。”他说话都是相当小心翼翼的。

    “呵。”他冷笑了一声,“多你一个问候不多,少你一个不少,现在问了,我也听见了,还有事?”

    白念吞吞吐吐的,“我以前是有不对的地方,但是该道的歉也道了,不要再记着以前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

    “然后呢?”他挑了挑眉,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爸妈都挺想你回家一趟的,带着澜澜一块。”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还故意的查探了一下他脸上的神情,只觉得波澜不惊,根本就看不出半点的不对劲,更加看不出来他心中所想的意思。

    “我有时间就自然会回去,她现在怀着孕,行动不方便,就不宜太过多的走动了。”他婉拒着,丝毫没有一丁点要回白家的意思。

    白念知道他如果不想回的话,饶是怎么叫,都是无用之功,也不强迫,只是提醒了一声,“爸的身体最近不大好,你自己看着办吧。”

    “那是他该!”他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但是很快刚刚那副狠戾的模样就消散而去,也好像那句话不是他口中所说出来的一样。

    白念撇了撇眉,“总之,这是妈让我告诉你的话,我也传到了。”

    说完,便重新的拉开了阳台的门,走了出去。

    刚刚到了大厅,来参加酒会的赵玲珑就发现了白念,踩着一双尖细的高跟鞋,“叩叩叩……”的往他这走了过来。

    “白总。”她微微的眯起眼,带着狐媚的笑意到了他的跟前。

    白念上下的审视了她一眼,立即就认了出来,带着绅士风度的打了个招呼,“赵小姐。”

    “白总,这么巧,你也在这?”她的眼睛一直都是眯起来的,看起来格外的好看。

    然而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眼底闪过了一抹不易让人察觉的狡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