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零五章:是我哥哥好,还是我好?

    白念只是在前阵子被她的大.波新闻给强制性的认识了下来,听说她发生车祸毁了容,但是也不知道是因为扑的粉妆太厚还是什么,并没觉得有多么的严重,但还是可以微微的看得见她脸颊上的一些痕迹。

    “赵小姐是有什么事情?”似乎,他们从来都不相识,怎么会过来搭讪自己。

    赵玲珑莞尔一笑,“怎么,白总这么个大忙人,理不上我们这些小角色?”

    “不是,是没想到大明星会主动跟我说话,有些受宠若惊罢了。”

    她掩着嘴轻轻的笑了笑,“白总真会夸人,安城谁不知道我现在毁了容,能接的了角色代言就不错了,哪里算是什么大明星啊。”

    说着说着,脸上还泛起了一丝惆怅,让人看的有些心疼。

    “赵小姐,我就算是不看新闻,那也是知道你最近接下了科氏这个大代言人啊。”

    “如果不是有你哥哥的帮忙的话,别说这个代言人了,恐怕娱乐圈,我都是待不下去了。”她隐忍的咬着嘴唇,眼眶里似乎是噙满了眼泪一样,随时就能掉落下来。

    白念微微的蹙了眉,狐疑的问着,“你是说,这个代言人是我哥给你拿下的?”

    “对啊,白总难道不知道吗?”她诧异的睁大了眼睛,随即像是觉得说错了什么一样,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想要掩饰自己什么都没说过的话语。

    白念一脸的不解,自言自语的道着,“大哥怎么会帮你?”

    先前就有过他们俩的绯闻,虽然那个时候澄清了,但是现如今赵玲珑又说自己的这次代言人竟然是白愿帮忙的,足以见明,他们之间并不会是之前所说的那么简单的。

    赵玲珑特地的没有告诉他,是因为顾挽澜也掺和了进来的原因,让白念下意识的心生怀疑。

    “大概是看我孤立无援,就帮了我一把吧,你哥哥真的很好。”说这话的时候,她脸上闪过了一抹羞怯。

    白念看的莫名的心气不顺,“哦?我大哥好,那我呢?”

    “白总当然也好了,我一直都仰慕这么年轻有为的你呢。”

    看的出来,白愿一定是跟赵玲珑有了什么,难不成她想顶替顾挽澜的位置,特地的过来跟自己示好?

    不行,顾挽澜是一个好女人,他不可以让白愿重蹈了自己的覆辙,现在顾挽澜还怀着孕,他一定是很容易乱事,加上赵玲珑这么的楚楚可怜,是最为容易蛊惑男人的心的。

    他欠了顾挽澜的,就在这还了吧……

    “这不是可以聊天的地方,玲珑,我们出去聊?”他突然亲切的称呼,让赵玲珑微微的怔了一下,但很快就笑了,欢快的应着,“好呀!”

    一间优雅的咖啡馆里面,很显然的他们两个华丽的礼服都不大适合在这,可偏偏附近能来的只有这个地方了。

    “会不会有点尴尬?我还是第一次这么盛装出席一个咖啡馆。”赵玲珑的声音很清脆,像是要渗入人的心扉一样,甜甜的。

    白念倒是委婉的摇了摇头,“还行,不管什么地方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有美人儿。”

    他夸奖的话,让赵玲珑一下子的就红了脸,“白总今天净开我的玩笑话,我现在的这个脸,还算的上美人儿?就连我自己看了,都觉得可怕。”

    她自卑的伸着手触碰到左脸处,白念的大掌覆盖了上去,紧贴着她盖过脸颊的手掌,粗粝的摩桬着,“怎么会,玲珑你那么好看,重要的是心美,人更美……”

    她恍惚了一下,暗黄的灯光撒在脸上,看的她别有一番滋味,随即回过了神来,抽出了自己的手,“我哪有白总说的那么好,你难道不看新闻的吗?他们都说我有的是心机,要不然也不会两次都抢了婉儿姐的代言人。”

    “那证明你出众,不要理会外人说的话,做你自己就好,我觉得你不像是这样的人。”白念所说的话,句句都是扎在她的心窝处。

    正所谓受伤的女人最容易被感动,然而她也不例外,原本只是觉得勾.搭白愿不成,来个弟弟的话也不错,反正在安城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不管怎么样都是可以帮助自己的,但是他现如今所说的这番话,无疑是打动到了她内心深处的防线。

    “白总怎么见得,我不是这样的人?你就不怕我跟他们一样肤浅?”她半眯着眼眸,问着。

    “不怕,大哥相信的人,我怎么可能会信不过呢。”他撇了撇眉随即反问了起来,“难道你就是那种肤浅的女人?”

    “这个就要白总自己看了,我说了不算。”她咯咯的笑着。

    白念笑了笑,不说话,渐渐的,咖啡也喝完了,他道,“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你一个人怕路上不安全。”

    “那就麻烦白总了。”她摸了摸耳垂,一脸女儿家的娇羞。

    白念脸上闪过了一抹愠色,提醒着,“跟你聊了这么久,怎么还叫白总这么生分,你可以直接叫我白念,或者阿念的话,我也是可以的。”

    她也不好意思直接叫阿念,低低的唤了一声,“白念。”

    “嗯,走吧,我送你回去吧,要是晚了,记者可就不安分了。”他开着玩笑的语气。

    赵玲珑也跟着抿了抿唇,淡淡的应着,“嗯。”

    将赵玲珑给送回到了她所在的住处后,一路上两个人谁一句话都没有说,尴尬的气氛一直在车厢内飘荡着。

    下车的时候,她恋恋不舍的看了看白念,“谢谢你送我回来,我先上去了。”

    “等等。”原本就以为这样结束的赵玲珑手腕一紧,被人给带到了怀中,他迅速的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落在了她的额头上,“晚安。”

    她下意识的将白念给推开,连连的后退了好几步,震惊的捂着被他亲到的额头,发呆的愣是一句话说不出来,只是吃惊的望着他。

    看着赵玲珑就像是受到了惊吓的小白兔一样,他不禁的低声笑出了声音来,解释道,“这只是一个晚安吻。”

    “我还是第一次接收到这种晚安吻。”额头上被亲到的地方一直滚烫到按住那的掌心处。

    白念很知道适可而止,只是笑了笑,“上去吧,我看着你上去。”

    她羞红着脸的调转了头,一步一步的往自己的住处挪过去,只觉得后面一道火热的视线,似乎是要将自己的后背灼烧穿了一样,火辣火辣的。

    一直等到赵玲珑的身影不见了为止,他脸上的笑意僵住了脸上,最后恢复冰冷,喃喃自语了一声,“真是个不禁撩的。”

    一看就是个跟平常人没有区别的女人,只是给那么一丁点的甜头,就深陷其中。

    但是不管怎么样,只要她跟白愿之间的关系撇清,哪怕是要他做出其他的事情,那都是无所谓的。

    赵玲珑回到住处,娜娜早早的就在候着了,看到她回来的满面春风的模样,就察觉到了什么一样,着急的问着,“玲珑,今天的就会上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吗?”

    “我看起来很开心吗?”她答非所问,“跟平常一样的啊。”

    娜娜狐疑的凑近了过去,“不对不对,你往日去参加酒会都会喝酒的啊,今天怎么一点酒味都没有呢。”

    “这么八卦,去当记者吧。”她绕过了娜娜径直的进自己的房间。

    娜娜咬了咬手指,只觉得越发的不对劲,但是既然赵玲珑不说的话,她也不追问了。

    赵玲珑回到房间内,抱着枕头回想着今晚白念所说的那些话,心中就像是掺了蜜糖的一样甜。

    白愿回到沈宅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但宅子里的灯像是特地的给他开着的一样,等着他回来。

    听到房间门开的声音,顾挽澜迷迷糊糊的睁了睁眼,原本是蹑手蹑脚想要进浴室冲个澡出来的,却见顾挽澜已经是怕了起来,正一脸呆滞的看着他。

    “吵醒你了?”他走过去,轻柔了一下她的脑袋,“赶紧睡,我洗个澡,也就睡了。”

    “嗯。”她睡意惺忪的点了点头,顺着他的意思渐渐的重新躺了回去,虽然是知道他回来了,但是刚刚的睡意也没有消散,还没等白愿说话,却是已经可以听得见她那睡的浅浅的酣甜的声音。

    白愿无奈的摇了摇头,在她脸颊上啄了一口,便进了浴室了。

    为了防止顾挽澜再次醒过来,他洗的澡很快,刚刚一同的钻进了被窝里,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就开始不断的震动了起来,让他不由的蹙紧了眉头,这么晚了,还有谁打电话过来。

    睁着眼睛的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厉盛的,本来想要挂断的,但是想了一下这么晚的时候厉盛从来不会轻易的打电话的,必然是有什么急事的,就重新的在床上爬了起来,到了阳台处,隔绝掉了对顾挽澜的噪音,这才接了电话,“怎么了?难不成,是景玉出什么事情了?”

    厉盛神情凝重,没有跟他开玩笑的意思,“不是,是关于你妈妈的。”

    他霎那间,拿着手机的手狠狠的颤抖了一下,嘴唇轻颤,带着不敢置信的语气问,“你说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