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零六章:做错了事情,就要血债血偿

    “当年有份参加的一个人,已经全部说出来了。”厉盛知道他现在肯定是很震惊的。

    他几乎将手心里的手机给捏碎了一样,咬牙切齿的问,“在哪里。”

    “黄阁。”只听见厉盛缓缓的道了一个地方的名字,他迅速的就将电话给掐断了。

    在衣柜里找了一套衣服出来就换了上去,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房间。

    一路开着车赶过去的时候,他的心情从未有过的澎湃,调查了几乎整整十年的事情,终于是有了消息了,但是也是从未有过的恨意涌上心头,只要一想到那个悬挂在他眼前白色的尸体,浑身就抑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刺破了深夜的宁静,“嘶……”尖锐又刺耳。

    黄阁,他刚刚进门口处,似乎是一早收到了指示,看到他过来,毕恭毕敬的给腾出了门口,“白少。”

    他微微颔首,疾步的往里走着,自己都没发觉到步子有多么的迅速。

    一间昏暗的房间内,一个男的被绑到了椅子上,身上多的是伤痕,一看就是经过了不少鞭打的,厉盛见到白愿进来了,站起身来,冲着他撇了一眼椅子上的男人。

    他握紧着双拳,也不知道是怎么走到了华胜跟前的,一双狠戾的双眸,几乎要将他的身子贯穿,最后强压下了怒火,坐在了他的正对面。

    华胜昏昏沉沉的听到了声响,竭力的睁着眼睛,等看清楚白愿的时候,脸上瞬间苍白的吓人,瞳孔里的都尽是惊恐,“是你!”

    哪怕站在自己跟前的这个人是个男人,但是却是跟当年的沈思歌几乎一个模子雕刻出来的一样,一想到那天晚上,他简直就是悔恨终生。

    现在他来,怕是要寻仇来了,自己作的孽太多,报应终于是要到了。

    “怎么,看见我有那么的吃惊吗?”他的声音阴冷到了极点,让人不寒而立。

    华胜唇边带了一抹苦笑,“该来的还是来的,躲也躲不掉,我就只想要你放过我的家人。”

    白愿用力的扼制上了他的脖子,只是一瞬间,他一张老脸就涨红了起来,被禁锢到的脖子青紫了起来,喘不过气,“放过你的家人!那我的家人呢!你们当初放过了吗?”

    “额!”他双目开始放空了起来,仿佛下一秒就要死去了一样。

    白愿适可而止的松开了手,重重的一拳砸到他的脸颊上,立刻就破了皮,他只是刚张口说话,就觉得口腔里浓重的血腥味在里头无限的蔓延着。

    “就当是我求求你,不要动我的家里人。”不管怎么说,华胜一直在重复着那句话,无限的重复。

    他的拳头捏的咯吱作响,抬起脚就将他给踢翻跌落在地上,“求我?你扪心自问,当初我妈是怎么求你们的!而你们,又是怎么对待她的!”

    如果不是他们,沈思歌不会轻生,如果不是他们,他不需要那么小就离开安城去了一个那么遥远的国度,这一份恨意,紧紧只是用言语都没有办法表达的出来的,深入骨髓。

    “那件事情我真的很后悔,我也知道错了,所有的都是我干的,跟我家人没有一丁点的关系,求求你不要牵连到他们,要杀了我,还是要怎么样都行。”他几近是恳求着,被绑着踹翻在地上的这副模样,难看至极。

    白愿一丁点都没有仁慈可说,蹭亮的皮鞋用力的碾压在他的脸庞上,踩的生疼,但华胜的嘴里,至始至终都是在呢喃着那句话,“不要伤害我的家人。”

    “告诉我,其他的几个人,都滚去了哪里!”

    “我不知道,自从那件事结束之后,我们就各奔东西了,谁也没有联系过谁。”他疼的浑身发着颤。

    然而白愿没有半点相信他的意思,阴冷的嗤笑了一声,“是吗?既然找不到他们,那就当初有多少个人,就弄你家里多少个人,哪怕是在坟墓里,也得给我挖出来赔罪!”

    华胜脸上闪过了一抹慌乱,“不要!”

    白愿伸出了一只手,厉盛轻微的蹙了一下眉,一把锋利的刀子,就放在了他的手心处。

    华胜心中越加的是不安,想要竭力的往后退着,但是全身都被绑的严严实实的,根本就无处动弹。

    然而下一秒,那明晃晃的刀子,却是出乎他的意料,将绑住了他的绳子给割断,一下子没有了束缚,他迅速的想要往角落里躲过去,厉盛却是将他给重新的按压住了,带到了桌子上面,强硬的扯住了他的一只手摊到桌面上,华胜惊恐的盯着他们瞧,恐慌的出声,“你们想要干什么!”

    “你当初用的是哪里碰了我妈的,我就废了你哪里!就这么简单,其他几个人都不在,那你就一并替他们受了吧!”说完,他眼神瞬转,用力的握紧了手中的刀,像是用了十足的力气一样扎向了他的手掌。

    “我说!我都说!他们都在江城!”千钧一发之间,华胜再也瞒不下去了,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刀子也是只是一毫之差的落在了他的指缝上,他心有余悸的大口喘出了声音来,“呼呼呼……我什么都告诉你们,地址我写出来。”

    白愿冲着厉盛点了点头,他这才松开,到门口叫了两个人去拿纸笔过来,华胜一点都不敢含糊其辞,地址详详细细的以及电话号码都全数的给列了出来。

    然而白愿并没有那么轻易的满足,将纸张收到了怀中,一把攥住了他的头发往上提了起来,“还有,是谁让你们这么干的!”

    他从很久以前,就深深的相信不会只有他们几个作案的人而已,背后一定还有一个指使着的人,不然他们几个不会一夜暴富有今天的风光,他一直深深的怀疑着一个人,如今,就是等确认的时候了!

    他张着嘴,支支吾吾的,“没有,没有人!”

    “看来真是一点记性都没有!”他努了努嘴,直接点开了房间里面的一个电视,瞬间,荧幕上就出现了一个女孩儿的身影,华胜脸上陡然失色,“你要对我女儿干什么!”

    “要不要她也尝试一下你当年对我妈所做过的一切,就全看你怎么做了。”他脸上波澜不惊的,似乎随时要动一个人,那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华胜整个人暴跳如雷,“你这么做是犯法的!”

    “犯法?”他就犹如是听到了多么搞笑的事情一样,“现如今在安城,我就是王法!我努力了这么多年,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你们跟我谈犯法?你以前怎么没想过你做的事情是犯法,你不也给我心安理得的娶了老婆生了女儿!你有什么资格,告诉我!”

    他们曾几何时,心里头哪怕有过一丁点的迟疑吗?一个个的犹如禽兽一般将他的母亲给啃咬的连骨头都不剩下,那个时候他们就没有想过是犯法的吗?

    “既然你没有这个意识的话……”他缓慢的道着,叫了一声,“厉盛!”

    他脸上大惊失色,看着屏幕里可爱的女儿,还是那么天真懵懂的年纪……

    许久,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一样,才说出了那所谓的名字,“是李思迁!”

    白愿几乎咬碎了一口的银牙,眼眶中几乎可以迸发出来火星,像是在里面燃烧起了熊熊的火焰一般,十几年过去了,现在事情还真的被他给调查出来了,那个伪装成一个贤妻良母的李思迁,当年有份害死他母亲的主谋!

    “我什么都说出来了,可以放过我的女儿了吧!她才十三岁,就当我求求你,不要伤害她!”

    “是吗?”他眯起了一双眼眸,厉盛从来没见过这样阴鸷的白愿,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他慢悠悠的重新拿起了刚刚放下的刀子,用手指试探了一下锋利的程度,看的华胜满心的担忧。

    “你想干什么?”他都没发觉自己的声音因为恐惧颤抖的有多么的厉害。

    白愿不说话,眼眸瞬转,凌厉的扫射到了他的手掌上,迅速的按住,手起刀落!

    从手腕处扎透到了另外的一边,明晃晃的刀子伫立在皮肉的中间,看的煞是吓人。

    华胜捂着手疼的在地上打着滚,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声,“啊!!!好疼!”

    “你以为只要全部都说出来了,我就会手下留情吗?天真,做错了事情,就要血债血偿!这只是一点点。”他们对自己母亲所做的,远比这些都要来的猛烈,让他们快活逍遥了这么多年,也该够了。

    “接下来怎么处理?”厉盛轻瞥了一眼地面上已经痛晕了过去的华胜,带了一抹鄙夷的神色。

    “给我拿下华氏,我要让他在安城给我消失的一干二净!当年他们得到那些肮脏的钱才有了今天的地位,给我一分一毫都给收回来!”他也看了看大屏幕上的小丫头,“至于他们,自生自灭,要怪,就怪他们跟错了人,投错了胎!”

    偏偏华胜是自己不得不报仇的对象!对此,他决不会手下留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