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零七章:他们统统都该死!

    厉盛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着他的模样,不禁担忧的问,“你真的没事吧?”

    他晃了晃脑袋,“没事,都这么多年了。”

    虽然他嘴上是这么说着,但是厉盛却不是这么认为的,“行了,在我面前还装个什么劲。”

    刚刚他简直就一副想要杀了华胜的感觉,要说没事他一点都不信。

    “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他催在身侧的手,不知道何时就已经攥的紧紧的,“果真是她!”

    “处理一下,我要让他把牢底给坐穿了,一辈子都不要想着踏出来一步!”丢着这么狠戾的一句话,他便是已经离开了这个昏暗充斥着满满血腥的房间。

    坐到车的驾驶座上,闭上了双眸,脑子里面满满的都是那一个悬挂在自己跟前的白影,呼之即来,挥之不去……

    李思迁!在母亲死后没多久就因为商业联姻嫁给了白展宏,这么多年来,在人前一直都是贤妻良母,没有过半点不好的评论,甚至于对于他,都总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

    但是终究都是伪装的,谁能想得到这样的一个女人,内心竟然是如此的阴暗,那样伤天害理的事情也干得出来,活生生的把沈思歌给逼死了!

    他再次回到沈宅的时候,天都已经快亮了,床上的顾挽澜还在熟睡的状态。

    他坐在了床边缘上,握着顾挽澜的手用手指轻轻的摩桬着,心中闪过了一抹愧疚,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艰涩的道着,“对不起。”

    顾挽澜翻了个身,睡意惺忪的看了看白愿,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真实的,喃喃自语了一句,“你怎么起的这么早?”

    “没事,你继续睡。”白愿替她给弄了弄挡住了额前的碎发,温柔的不像话的声音说着。

    但是很快的顾挽澜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一双眉紧蹙的可以夹死了一只苍蝇,用鼻子在他的身上嗅了嗅,“呕!”

    很快的就捂着嘴巴在床上干呕了起来,白愿给她摸着背,“怎么了?”

    顾挽澜死死的捏住了自己的鼻子狐疑的问着,“你身上怎么这么浓的血腥味?”

    白愿扯了扯自己的衣服嗅了嗅,“哪里来的血腥味,你闻错了吧。”

    他刚刚扎伤了华胜的时候,还特地的将手给反复的洗了好久才回来的。

    顾挽澜对于自己的鼻子深信不疑,“不可能,你是不是去哪里了?”

    自从怀了孕之后她别的不行,唯独嗅觉比以往的都还要好的多,最近最是闻不得这种腥味膻味,所以白愿一靠近她,她就觉得难受的很,也很清楚自己问道的就是血腥味无疑。

    “我说去杀了人你也信?”他突然严肃的问着她。

    原本一脸谨慎的顾挽澜一下子就嗤笑了出声,“你当我是傻子呀!这种谎话你也编的出来,我觉得你是不是大早上的去菜市场给我买材料回来煲汤了?”

    “这都能被你知道了去?”白愿惊呼出声,像是真的煞有其事一样。

    顾挽澜吐了吐舌头,一脸的调皮,“因为我聪明啊。”

    她脑子里能想的到血腥味的来源最多就是这个了,根本就不会联想到他是去报仇去了。

    “现在还早,再睡一会,我下去看看汤熬的怎么样了。”

    好不容易的将顾挽澜给哄睡了以后,毕竟说出来的话,当然是要实现了,他驱车的就赶到了市场里,买了跳活蹦乱跳的鱼给带了回来。

    也幸亏房间的门隔音的很,听不见他在楼下折腾着鱼,弄砧板的声响。

    他其实根本就不会弄鱼汤,但是那么早他也不好去打扰佣人起来帮忙,只好上网百.度了一下需要的食材一并给买了回来。

    把鱼敲晕了的那一瞬间,他有种怀疑人生了的感觉,不由的对那些杀鱼的人起了敬佩之心,大概的找着视频里面的将鱼给处理好了,随即洗干净。

    一个一个步骤都不敢错过,最后汤放进去炖上的时候,有种比干了三天三夜的活都还要累的直觉,现在倒好,一身的鱼腥味让他自己都有点闻不下去了。

    等烫开了,关了小火这才小心翼翼的一头扎进了浴室里,彻彻底底的给洗了个遍,直到自己满意了为止才出来。

    顾挽澜这一觉睡的很舒服,醒过来的时候白愿跟着在她的床边缘靠在她身上睡着了。

    “白愿?”她轻轻的推了一下,就被惊醒了过来,双目充斥着红血丝的看着她,一脸的茫然。

    看着他这副无辜的模样,有点可爱,“汤煲好了?你就上来睡觉了。”

    “嗯。”其实也就刚刚关火上来眯了一会儿,她就醒了。

    “那我得尝一下,出了西红柿鸡蛋面之外的汤会是什么样子的。”说着,她的眼底都带了憧憬。

    “先洗漱一下,然后带你下去喝汤。”他一脸宠溺的揉了揉她的脑袋。

    等两个人都洗漱完毕穿好衣服下来的时候,沈懿也是生物钟正好的醒了过来,“澜澜怎么今天起的这么早?”

    “听说阿愿给我熬了汤,这大早上的我不起来早一点怎么对得起他的心意啊?”她笑嘻嘻的回应着。

    沈懿狐疑的看向了白愿,“什么时候他也有这种心思了?”

    “对自己老婆好不是天经地义么,还分时候?”他毫不怜悯的回击了过去。

    “行,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老头子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白愿去厨房里将自己炖好的汤给小心翼翼的端了出来,还是滚烫的,害怕顾挽澜会被烫到,他愣是不让顾挽澜自己喝,将汤给吹到了常温的状态,才给她的嘴送了过去。

    弄的顾挽澜还特地的看了一下沈懿的神色,只见他故作什么都看不见的模样别开了脸,这才喝下了白愿给递过来的汤。

    这顿早饭吃的好不尴尬,足足浪费了一个多钟,弄的她都觉得尴尬了。

    “外公,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谈谈。”沈懿正开口说要跟顾挽澜出去散一下清晨的新鲜空气,白愿却是突然开口的就打断了他的这个想法。

    “什么事情,这么着急?”他看的白愿的神色不对劲,从未有过的严肃挂在他的脸上,让沈懿不由的也跟着慎重了起来,微微颔首,“好,澜澜你今天自己去花园随便转转,我跟阿愿上书房有点事情谈一下。”

    “好。”看着两个人都是一脸正色,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顾挽澜还是乖巧的答应了下来,“好。”

    书房内,为防止隔墙有耳,白愿还谨慎的检查了一下门外有没有人,这才反锁住了。

    看着他警惕的模样,让沈懿也心升起了不详的预感,“说什么事情,要这么谨慎?”

    “关于妈的。”他抿着唇,脸上说不出的凝重。

    一说到沈思歌,他的手微微的轻颤了一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还提这件事情干什么?”

    但是他的书房里桌面上摆放着的,至始至终都是沈思歌跟他一起的合照,下意识的他把相框拿到了手中,手指轻轻的摩桬着照片上沈思歌的脸,眼眶微微的泛红。

    “但是我查出,妈当年的事情,并不是意外,根本就是人为!”

    “你说什么?!”原本前一秒还不愿意提及这件事情的沈懿,这个时候却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给站了起来,足以看的出来是有多么的激动。

    “外公,其实我一直没告诉你,从我建设公司以来,就一直派了人在安城里查找当年的事情了,总算是让我找出了线索,然而幕后的主谋,也一并给揪了出来!”

    “是谁!”他激动的抓着白愿的衣领,疯狂的想要立即知道是谁。

    他将沈懿给稳了下来,“你不要那么激动,告诉你,我也是经过了很大的纠结,但是我不当年的那件事情,会是一个意外,我要让那些害我妈的人,统统都付出代价!”

    “一定要!”一想到沈思歌,沈懿也不知道隐藏了多久的苦痛在此时给迸发了出来,“那些人哪怕是死伤千遍万遍都是不足惜的!”

    “他们我全都会处理好,外公不要担心。”他安慰着,不希望沈懿会因此想的太多。

    沈懿霎那间就像是苍老了十岁一样,跌坐到椅子上,一想到那么年轻就逝去的一条生命,那是他最疼爱的女儿,就恨得捶胸顿脚的。

    “那到底是谁这么狠心!要将歌儿置于这副田地!”

    白愿几乎是咬牙切齿,也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迸出了一个人名,“李思迁!”

    他像是受到了很大的震撼一样,嘴巴张了张,竟然差点失声了,“是她!”

    “只怕,为了嫁给白展宏,才会设局害了妈,让白展宏将妈弃如鞋履一般,要不是他担忧着白家的名声,为了家族,不惜一切的离了婚娶了李思迁,妈根本就不会死了!不管是白家的人,还是李家的人,统统都该死!”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从未有过的坚定。

    没错,这就死他回来安城的原因,当初会娶了顾挽澜,完完全全的都是因为,她就是白念的妻子,他就是要将顾挽澜从白念的身边夺过来!

    但是不知不觉中,他的一颗心,也跟着深陷了其中,这个秘密,只希望她一辈子,都不要发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