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零八章:你是我的人,不是白念的老婆!

    “对,一个也不可以放过!”他一直以为当年的事情是一个意外,也或许是不想要提及到自己内心深处的伤心事,所以从来没有去调查过,现如今知道了真相,心中是万分的懊悔,如果自己当初不是太过伤心的一气之下离开了安城,查下去的话,也用不着白愿自己独自白白的承受了那么多,到最后他一个长辈的一点忙都帮不上。

    “阿愿,这么多年,苦了你了。”他到至今才知道为什么白愿会这么多年都拼命的想要扩大自己的势力,为的就是这一天,哪怕是报仇,也不会有人可以拿他怎么办。

    他一点不在意,“只要能给妈报仇,哪怕是多大的代价都无所谓!”

    “你出去陪陪澜澜吧,我想在这静一会儿。”沈懿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

    白愿知道这个消息对他来说确实是有些沉重,明了的点了点头,“外公,那我先出去了。”

    “嗯。”许久,他才苍老的回应了一声。

    看到只有白愿一个人出来了,顾挽澜一脸的好奇,“外公呢?怎么没一次出来啊,不是要一起散步的吗?”

    白愿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脸颊,“我陪着你不好吗?”

    “我也没说不好啊。”她摸了摸被捏的微微泛红的脸颊,“下手真重。”

    开始陪着她一起出来的佣人在看到白愿的时候也很聪明的就自己退下了,白愿故意的将脸颊给凑近,“那给你捏一下。”

    她正要伸出手报复回去,怀中的手机却是响起了一串音乐,她愤愤然的瞪了他一眼,“等会再打你。”

    “喂?妈……”顾挽澜甜甜的叫唤了一声,让白愿脸上的笑意戛然而止,僵硬的挂在上面,神色凝重的很。

    “是谁?”白愿警惕的问了起来。

    顾挽澜跟白母说了几句,就听见白愿狐疑的问了起来,不假思索的回了,“是你爸那边打来的。”

    这一说,白愿很明显的就知道了就是李思迁打来的电话,只看见顾挽澜脸上毫不掩饰的笑意,道着,“那我过几天跟阿愿回去看看你们。”

    “好,那我挂了啊。”得到了她肯定的答案,白母也就放下了心来。

    挂断电话后,白愿一把将她的手机给夺了过去,深深的盯着她,被白愿莫名其妙的举动给微微的吓到了,因为他此时此刻的神情,阴沉的可怕。

    “怎么了,突然脸色这么难看。”

    “没事。”他也有点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有些过激,解释着,“我们回屋里吧,太阳出来了,等会晒。”

    见他这么说,顾挽澜也不以为然,迅速了一下刚刚白母所打过来的电话道,“妈让我们俩什么时候回去看看他们。”

    白愿的脸色显然的闪过了一抹愠色,“顾挽澜,那是白念的妈,不是我妈,我顶多也就给几分白展宏的面子叫了一句阿姨,你凭什么叫她妈!”

    被他突如其来的呵斥给明显的震慑到了,她觉得有些荒唐的笑了出来,“我以前不都是这么叫的吗?你怎么了,不管怎么说妈始终都是嫁给了爸的,她也对你很好啊,对我也很好,跟对待亲生的一样,这么叫怎么了?反而是你,这么多年了都还叫阿姨,未免有点生分了吧?”

    “够了!”他显然的不想继续听下去了,“总之,以后我叫她什么你就跟着叫什么,你是我的老婆,不是白念的!”

    “白愿你是疯了吧。”她突然觉得他有些不可理喻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是你老婆不是白念的!”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不希望你们之间乱了辈分。”说着说着,自己都觉得这个解释是多么的苍白。

    “啪!”顾挽澜有种被羞辱到了的感觉,抬起手就是在他白皙的脸颊上落下了一个响亮的耳光,“白愿,你太过分了,我跟白念之间什么时候乱过辈分,你这话不就是在污蔑我吗?”

    她简直不敢相信,从他的口中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就好比一颗真心捧到他的面前,却是被他给随意的丢弃到了地上践踏着。

    他抿着唇不说话,被打的地方泛起了红色的五个手指印,火辣辣的疼。

    “我先回去了。”她觉得如果还在这跟他待下去的话,一定会吵的不可开交的。

    看着她毅然的背影,白愿垂在身侧两边的手下意识的收紧了起来。

    顾挽澜莫名的就觉得很委屈,无缘无故的被白愿给这样呵斥了一顿,再加上孕妇的波动很大,眼泪啪嗒啪嗒的就止不住往下掉,大颗大颗的跟豆大似的。

    “少奶奶怎么哭了?”回到宅子里,有佣人看到后便担忧的上前安抚了起来。

    她摇了摇头什么也不肯说,“送我上去吧。”

    “嘭!”将房间门给反锁的死死的,头埋在枕头里哭湿了一大片地方,她不知道白愿好端端的怎么了,明明早上还那么一脸温情的给她准备着鱼汤,现在却暗示着她跟白念纠缠不清。

    满腔的委屈无处发泄,她恨不得将嘴唇都给咬破了一样。

    白愿在门口处压了压门把,却发现已经被反锁住了,佣人看到他上来,不禁多嘴了一句,“少爷,少奶奶刚刚是哭着回来的。”

    “她哭了?”白愿心底咯噔了一下,脸上闪现出了一抹慌乱。

    “对呀,哭的可伤心了,一回来就钻进房间里面去了,现在指不定哭成什么模样的,如果真的有什么争吵的话,你多哄哄少奶奶,生气跟哭对一个孕妇来说可伤身了,可别哭坏了肚里的孩子。”刘妈是从小就看着白愿长大的,这些话,自然是敢说了。

    “我知道了。”他微微的点了点头,就算是明白了。

    白愿伸出手犹豫了一下,还是敲响了房门,“挽澜。”

    但是里面一丁点的声响都没有,就像是没人在一样,这让白愿有些慌了,更加后悔了刚刚所说的那些话,其实只是因为刚刚确认了当年那件事情的主谋就是李思迁,他有些接受不了顾挽澜跟她那么的亲密,就怕有一天他要报复李思迁的时候,顾挽澜会冲出来阻止而已。

    却没想到自己的一番话,让她伤了心,门给反锁了自然是进不去的,他思前想后了一下,干脆到宅子的后面,搬来了一个梯子,就往二楼的窗户攀了上去,透过透明的玻璃窗,可以看得见顾挽澜此时正抱着枕头埋在里头,一看过去就可以看的出来她那一耸一耸的肩膀,一定是哭的很厉害。

    也庆幸着窗户没有锁住,他轻轻的一拉,便打开了,蹑手蹑脚的到了她的身旁,坐了下去,察觉到身旁的床陷下去许多,顾挽澜故意的抬起了头,看到他的时候,先是吃了一惊,随即将手中的枕头就给砸了过去,“你怎么进来的!”

    她分明就记得门是锁住了的,没有她开门,根本就不会有人可以进的来,他是怎么进来的?

    白愿指了指敞开的窗户,“爬进来的。”

    随即把丢向了自己的枕头给拿了起来,发觉湿了一大片,再加上她脸上的泪痕,心上就更加是疼痛了起来,“对不起,我刚刚说话有点过了,但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她紧紧的咬着唇,那副模样就像是又要掉眼泪了一样,但还是给强忍住了。

    “可能早上跟外公聊了一些伤心事,所以情绪控制不住,你可以原谅我吗?”他单膝的跪在她的身前,一脸真诚。

    听着他的苦衷,顾挽澜还是有些哽咽,但更加的是好奇,一边抽泣着,一边问,“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今天的白愿一点都不同寻常的他,看起来格外的瘆人。

    “到了时候,我会告诉你的,嗯?”他牵起顾挽澜的手放在唇边啄了一口,小心翼翼的模样,像是在呵护着她。

    “那这件事情就翻篇了?”由于前头哭的有点厉害,她说话都是一抽一抽的,有一下没一下的。

    其实她本来就没有要跟他吵的意思,要不然也不会自己回来哭,她就是委屈,气他空口无凭的冤枉了自己。

    “以后我不会说这种话了。”看她哭成这个模样,自己也是心疼的紧。

    “知道就好。”她冷哼了一声。

    白愿捏紧了她的手,堵住了她那还在不停抽泣着的声音,顾挽澜顺从的让他侵入着,也不知道这个吻缠绵了多久,白愿分开的时候,还牵扯出了一抹银丝,说不出的暧昧。

    “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白愿将她给一把抱了起来,就要往外面走去。

    她一脸的不解,狐疑问着,“去哪里?”

    “去了你就知道了。”一路上顾挽澜没有再开口说过话,也不知道自己要被带去哪里,安分的看着车窗,其实路程也并不是很远,但是白愿顾及着她的肚子有孩子,故意的开满着车子,也不知道是时间太长了,还是太过舒服了,没有一会儿,她就紧挨着窗户昏睡了过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