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零九章:如果我真的被抢走了,死也会爬回来

    听见她鼻腔里发出来平稳的呼吸声,白愿无奈的摇了摇头,将车子停靠到了路边上,把身上的外套给脱了下来盖在她身上,防止着凉了,车内的空调也给调高到了一些。

    一直到了目的地,看她睡的沉稳,就没有叫醒过来,一直在旁边守了大概快一个钟头,顾挽澜紧了紧眉头,开始有了要苏醒过来的迹象,翻了一下身子,她脑子清明了许多。

    一双眼睛睡意朦胧的盯着周边看,随即发现身上盖着的一件外套,这才知道是到了。

    白愿见她起来了,不紧不慢的问着,“还困不困。”

    “这里是哪里?”她没有回答问题,径直的问了起来。

    这似乎就是一个荒山啊,没有一点的人烟,白愿要带自己来这里干什么?

    “下车就知道了。”他没有明说,但是顾挽澜心里就是感觉有点什么,随着他将自己给抱了下去,稳当的坐到了自己的轮椅上。

    任凭着他将自己往某个地方给推了过去,说起来,这个地方还是挺不错的,空气好,难不成就是纯粹的带自己过来这散心的?

    好一扫今天早晨时候的阴霾吗?除了这个之外,她倒是想不出来其他的了。

    但是很快的,眼前有一个小亭子,让她升起了好奇之心,“这里怎么会有一个亭子?”

    他依然是笑了笑,不说话。

    等到了亭子里面,顾挽澜这才注意到,就在正对面有着一个墓碑,上面正是写着沈懿之女,沈思歌。

    沈思歌……

    她瞪大了双眸的看着白愿,“这就是婆婆?”

    白愿从来没有跟自己提及过沈思歌的事情,这还是她第一次知道原来是安葬到这样的地方来了。

    他点了点头,牵着她的手,“来,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咱妈。”

    随即,他自己对着墓碑自言自语,“妈,我把你儿媳妇儿跟你孙子都给带过来了,你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吧。”

    “妈……”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的觉得心底泛起了意思难受的意味。

    白愿郑重其事的看着顾挽澜,说着,“你记住了,除了岳母,你只有我妈这一个婆婆,李思迁她配不上你叫的这个称呼!”

    她愣了好半响,鬼使神差的点了头,“我知道了。”

    她只是以为白愿接受不了李思迁是自己后母的原因,所以才会这么说,也没有再怀疑别的了,“你为什么不早点带我过来?”

    “白展宏跟我妈离了婚,我妈就是个无名无份的,没有办法安葬到白家的墓园里,所以外公就寻了这个一个好地方,让她一个人也好安静安静,远离世俗的偏见。”

    她眨了眨眼,轻笑了一声,“怎么可能!爸难道不是因为妈病逝了,才跟白念妈妈结婚了的吗?”

    “原来他们都是这么跟你说的。”他唇边挂了一抹讥讽的笑意,“那全然是为了白家的名声,我妈是被抛弃的。”

    顾挽澜这才彻底的醒悟了过来,怪不得白愿看见自己跟白母说话那么亲近的时候,会勃然大怒,此时就像是明白了什么,对他多了几分的理解。

    “对不起,我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她不会当着他的面跟白母这么的亲热,不管怎么说,他都是自己的丈夫,是她的天,自己必然是站在他这边的。

    “是我没控制住情绪,以后我不会这样了。”白愿情深款款的望着她。

    “这种事情你应该早一些告诉我的,我们是夫妻,就应该共同面对的啊!”她现在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误,一直都没有问过沈思歌的事情,竟不知道后面的内幕是这个样子的。

    “傻瓜。”先前就是不想让她知道的太多,所以才会特意不说,但是今天的事情让他明白了一些事情,如果不说清楚,顾挽澜的性格必然还会跟李思迁继续有来往,不可以再让他们接触了,以免日后如果自己做出点什么来,她肯定是加以阻拦。

    “如果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我不是你心里的蛔虫,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以后不可以再这样了。”她再也不想因为什么事情,像今天这样无端端的受了委屈。

    “好。”他将顾挽澜的手给握紧了几分。

    她眯笑着眼看着沈思歌的墓碑,道,“妈,很抱歉这么久才来见你,但是以后我会常来看看你的,我跟阿愿也会一直都这样好好的。”

    说完,她抬起头的时候便正好撞进了他那深不见底的黑眸之中,四目相对不用说话就可以很明白对方心里是在想着什么了。

    两个人在亭子里坐了好一会儿,顾挽澜悠悠的发出了声音,“其实妈一个人在这挺好的,远离外面的纷争,以及那些墓园里市侩的人,给不到好价钱,就买不到好位置,想想也挺悲凉的。”

    “当初外公为了买下这座山,几乎是倾尽了家财。”也幸得沈懿做生意的手段了得,再加上有一些挚友的帮忙,所以才得以平稳了下来。

    “什么?”顾挽澜一脸的震惊,“你是说……这座山都是沈家的?”

    “当然,外公最疼爱的就是妈了,为了她可以安安静静的,再大的代价也愿意付出。”

    顾挽澜这个时候才真正的意识到父母的爱是有多么的强烈了,“真好,以后我死了,也要葬在这样安安静静的地方。”

    白愿冷不丁的就弹了一下她的额头,“乱说,你跟我都还有那么长的一辈子要走,现在说什么傻话。”

    “我这是在说以后啊!”她撅着嘴,不满的道,捂着额头觉得有些疼。

    “以后那么长,不准去想。”说着,他又是扯了扯她脸颊上的肉。

    顾挽澜嘟囔着,“你怎么最近都爱你捏我的脸呢?”

    以前他都是勾鼻子的,别提多温柔了,现在动不动的就是捏脸颊。

    “估计是你怀孕了,胖了的原因,看的可爱就忍不住了。”他若有所思的道,“好像就是这样。”

    “混蛋,你才胖了!”她虽然说怀了孕之后天天吃那么多好吃的确实是有一点的胖了,但是哪里至于他所说的那么严重啊。

    “没事,胖点抱起来才会舒服。”他撇了撇眉,一点都没觉得哪里不对劲。

    她努了努嘴,“我不要,胖了以后你就会不要我了。”

    他捏了捏她的鼻子抬高了起来,“要是不想要你,哪还会跟你结婚?”

    “那你以后我吃什么你也吃什么,我吃多少你也得吃多少,你要陪着我一块胖,不然以后我胖的丑了,你还英俊潇洒的,我心里膈应,你也得陪着我一块胖了丑了,就不会出去乱吸引那么多的蜜蜂蝴蝶了。”

    白愿被她的话给逗乐了,却是跟着答应了,“好,陪着你一起胖丑,但是我什么时候招蜂引蝶了。”

    安城里就没有他这么安分的男人了,一离开公司就回家看老婆,就算是在外面有酒会,也不会喝的神志不清,哪像别人啊,天天不着家的。

    “还说没有,厉盛都跟我说了。”她原本就是随口的一说,但是白愿却是想不起来,“他跟你说的是哪一个?”

    “哪一个?!!”她一双眼睛立即就瞪的跟铜铃似的一样大,“我就随便扯出来一个厉盛而已,你就给我暴露了!”

    “没有。”白愿觉得真是哑巴吃了黄莲,有苦说不出了,“对我有意思的,我未必对他们也是,就好比白念还心心念念着想把你给娶回去呢。”

    一说到了白念,顾挽澜立即就闭上了嘴,生怕他又会误会了什么,“谁跟你说白念要把我给娶回去的,都是你自己胡言乱语的。”

    “要不是你老公有点本事,他肯定是要把你给抢走了的。”他可没忘记白念当初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

    “对啊,有你在我怎么可能会被抢得走,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被抢走了,那么如果我走不了,我爬也会爬回来你身边的。”

    明明听起来那么像是玩笑话的话,但是她脸上却是说不出的真挚。

    “如果被抢走了,你就乖乖的等我过去再抢回来,你自己挣脱的回来多累,我舍不得。”

    “得了吧,说的好像真有人想要抢走我一样,到时候我生了孩子,整个人又肥又胖,还有可能会有黄雀斑等等后遗症……”

    她噼里啪啦的数落了一大堆的症状出来,听的白愿的一双眉蹙紧的厉害,“怀个孕会有这么多的毛病?”

    “当然啦,你以为剩一个孩子容易吗?”她白了一眼,“知道辛苦以后就不准再凶我了。”

    “不凶。”他只怕是疼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凶呢。

    景玉看了看ss大厦的楼层,将脸上的太阳镜给摘了下来,径直的就往里走了进去。

    “小姐,你好请问找哪位?”前台的小姐,恭敬的询问着。

    “我找厉盛。”她慵懒的依靠在桌子上撑着下巴,静静的等着消息。

    看着前台小姐冲着电话里面申请了一些什么,但是很快的就被挂断了,她带着一脸的歉意看着景玉,“不好意思小姐,厉总说不见你。”

    “他敢!”好看的眉目一下子就紧蹙了起来,“把他号码给我!”

    “不好意思,无可奉告。”

    回来到现在,她就没有过厉盛的电话号码,真没想到自己都追到公司了,他还躲着自己,咬了咬牙,她干脆什么也不管,踩着一双尖细的高跟鞋就作势要硬闯进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