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一十三章:关于她,我从来都是不讲道理的

    “哐当!”别墅外面的铁门,只是一下子,就轻易的被打开了来。

    苏茉莉神经紧绷的坐在客厅里,似乎是在等着白愿的到来一样。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可以听得出来不是只有几个人而已,让她的手不禁的揪紧了几分自己的衣服,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上来。

    果然,门被打开了以后,这栋别墅的人已经一个不在,只有苏茉莉一个人端坐在那,她佯装着被吓了一跳的站了起来,“白愿,你怎么会在这!”

    他唇边噙着一抹浅浅的笑意,也没有回答,淡然的坐到了她的正对面。

    “你带那么多人过来,想干什么!你这是私闯民宅!我可以告你的!”

    “哦,是吗?”他丝毫没有一点的畏惧,不以为然的道,“如果告得赢的话,尽管告。”

    “我知道你在安城势力很大,但不是可以让你胡作非为的地方,这个社会上是有法律的!”

    白愿突然之间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如果说真的将这些所谓的法律用在你身上的话,你岂不是可以死几十万次了?”

    她几次三番的害顾挽澜,有哪次是轻了,哪次是不想将她至于死地的?跟他谈法律?怕是在搞笑吧!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她紧抓着衣角,后退了好几步。

    “你不需要听懂,你说如果我老婆出了什么意外的话,你会怎么样,你想过吗?”他轻挑了一下眉头,淡然的语气问着。

    她抿着唇,索性不说话了。

    “你不用这么紧张,我老婆现在毫发未损。”他翘起了二郎腿,说不出的慵懒意味。

    但是给苏茉莉的感觉就是,他在轻视着自己,带着无尽的轻蔑。

    “既然没事,你还过来干什么?”她丝毫放不下心来,白愿这么大费周章的找来了这里,绝对不是说几句话这么简单的。

    白愿扫视了一下这栋别墅,“我想着,以你现在的能力,怕是住不起这么奢华的别墅吧?”

    “那又怎么样,这跟你有关系吗?!”一说到这个,她更加是紧张了,陈子华说过,关于他的存在,所有人都不可以知道,尤其是白愿!

    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但是她是不会出卖了陈子华的。

    “所以能住得起这里,我想着你背后应该是有个金主的。”

    看着他起疑了,苏茉莉下意识的就打断了他的想法,“你胡说!你凭什么认为我住不起这里,要包养我的人多了去了!随随便便就是可以给我个几十万,要住在这里,简单的很!”

    “是吗?你挺着个这么大的肚子,他们也舍得给你砸钱?”他脸上充满了不相信的神情。

    她又解释,“那是因为他们都认为孩子是他们的。”

    “我也没说什么啊,住在这里有没什么好奇怪的吧,我很好奇,你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跟我解释那么多?”

    听着他的话,苏茉莉的心底瞬间就是咯噔了一下,但脸上依然是维持了一抹笑意,“没什么,我就是想告诉你,我并不是离开了白家就不可的!”

    “言归正传,来算算今天的帐吧。”他缓缓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她眼神躲闪着,“我们有什么帐,我不算你今天闯进我家的帐就很不错了。”

    “来算算你今天推了一下我老婆的帐。”他将苏茉莉的话视若无睹,好似耳朵里根本就听不见一样,“我这个人一向都是很讲道理的,但是偏偏关于我老婆的事情,我就没道理可讲,但良心还是在的,你既然推了我老婆一把,我推你两把就行。”

    她捂着肚子的连连后退着,白愿步步接近,“你胡说,我什么时候推了顾挽澜,你不要冤枉我!”

    “那就当我是冤枉你的好了。”他耸了耸肩,一点都没有在意的意思。

    “你不要过来!”她嘶吼着,一双手胡乱的在空中乱拍乱打着。

    几个人上去立即就将她给制服的动弹不得,他不经意的看了一眼二楼,很快,他们就意会到了白愿的意思,将她给带到了二楼窗户边上。

    半个身子仰了出去,她的脸瞬间就花容失色,“你们要干什么,杀人是犯法的!”

    虽说这里只是二楼,而窗户下面就是花园,花花草草多的很,就算将她推下去如果死不了的话,但是孩子肯定是必死无疑,她可还记得陈子华刚刚临走之前说过的一句话,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还在的话,他就可以继续将她为自己所用,如果没了,那她就彻底的沦为了一个弃子!

    白愿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看着她胡乱的睁着着的模样,很是滑稽。

    “没干什么,履行我说过的话,推你两把,如果你自己有幸可以抓得住的话,又或者摔下去还可以平安无事,那这件事情就算是两清了。”

    “不要!”她惊恐的看着他晃着脑袋,孩子就是她的一切了,如果孩子没了,陈子华不但不会要她了,她也会立即坐牢,她不要,她不想坐牢,更加不想离开陈子华。

    他别过了脸,只是招了招手,那压住她的人就已经是心领神会了,苏茉莉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绝望,油然而生的后悔,后悔一时冲动。

    一串电话的铃声,打断了这过激的举动,白愿看了一下来电显示,冷眸扫了一眼,在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苏茉莉的嘴立即就被捂住了,堵塞严严实实的。

    缓了下来,她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庆幸着这个电话来的是那样的及时。

    电话是顾挽澜打过来的,她做了个噩梦,梦到自己的孩子没了,再看病房里也没有白愿的踪影,一紧张就赶紧叫陈少华拿着手机过来给自己打电话了。

    “白愿,你去哪里了?”她声音有点微弱。

    “我在外面,很快就回去了。”说着,他漫不经心的看了一下苏茉莉,不想让她知道自己在做着什么事情。

    苏茉莉听着他的口气,就立即的可以知道,电话一定是顾挽澜打过来的,她那么善良,再加上她现在也是一个孕妇,深有体会,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就这样没了的。

    “我刚刚做了噩梦了。”顾挽澜不知道白愿这边的事情,只是觉得心里有一股气上不来,难受,就跟他说了起来,“梦到苏茉莉要害死我们的孩子,你快回来吧,我害怕。”

    “不要怕,以后你都不会做这种噩梦了。”他再也不会让这个噩梦的源头,接近到她半分!

    一个凌厉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让她不寒而栗,但是身体已经剧烈的挣扎了起来,像是要用尽所有的力气一样。

    她偷了个空档,用力的咬下捂住自己嘴巴的手掌,那人吃痛的松开了,她便开始拼命的呼喊了起来,“顾挽澜,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跟我的孩子!”

    白愿陡然的捏紧了几分拿着手机的手,用力的瞪了他们一眼,苏茉莉被重新的给捂上了嘴巴,但是那句话还是传到了顾挽澜的耳朵里,她狐疑的问着,“老实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

    知道瞒不住了,白愿努了努嘴,“在苏茉莉家里。”

    “你不会是想要弄了她的孩子吧?”她的声音尤为震惊,都不等白愿回答,她已经是紧张的呵斥了起来,“你快住手!”

    “我没有。”他抿了抿唇,话虽这么说,但是顾挽澜却是一点都不相信,“白愿,你听着,我不管苏茉莉对我干了什么,但是既然我的孩子现在没事,就不要追究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不要伤害他!”

    “放心吧,好好的去睡一觉,我就回去了。”他想将顾挽澜的话给过滤掉,但是她很显然的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就当是为了我们的孩子积福,嗯?”

    他思量了好一会儿,才带着不情愿的声音道,“好吧。”

    随即冲着他们示意了一下,“放开她。”

    从窗户边缘被放了下来,苏茉莉觉得有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感觉,久久没回过神来,只是嘴边一直在呢喃着一句话,“谢谢。”

    脸色惨白的都不像是她本来的模样了,一颗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的乱跳着,对于刚刚的事情,依然是心有余悸。

    “你快回来吧。”顾挽澜知道白愿已经放过了苏茉莉,便不多提了。

    “好。”他轻视了一眼苏茉莉,立即转过了身,不去看她了,径直的走出了门外,所有人见状,也纷纷都跟着撤退了。

    看着又重新恢复了寂静的别墅,她终于是虚脱的躺倒在了地上,拳头一直紧抓着衣服,死死不放手,随后从地面上艰难的爬了起来,匍伏在窗户上,充满着恨意的双目一直看着几辆车扬长而去,最后消失在夜色当中。

    白愿赶回了医院,就看到顾挽澜已经背靠着病床的坐了起来,他放下外套走了过去,“怎么做噩梦了?”

    顾挽澜抓紧了他的手,不放心的又问了一遍,“你真的没把苏茉莉怎么样吧?”

    “你都开了口,我怎么还会对她干什么,行了,不要担心她了,多多照顾好自己才是。”

    “白愿,我突然很害怕。”她脸上浮现出了复杂的神色,悠悠的道着,“我怕,你会变成一个我不认识的白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