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一十五章:你在暗示我可以潜规则你?

    她隐忍的咬着唇瓣,点了点头,“对,什么都可以!”

    白念噗嗤的一声就笑了出来,“你这是对我暗示,我可以潜.规则你?”

    她沉默不语,也就代表了默认了。

    他走近,“你还真当我白念是什么人了,你这样突然跑过来跟我说这些,让我很是受惊啊。”

    “对不起,我也是没有办法了,唯一能够想得到的人,只有你了。”她双目恳切的盯着他看。

    “潜.规则就罢了,我不是这么龌蹉的人,至于你说的什么演戏,我对这方面的人家关系并不广,所以我觉得我帮不了你。”

    “白总你哥哥也说帮不了,挽澜姐说过会帮我,结果也食言了,果然,你也是帮不上的……”她说的声音很小,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但是却还是很明确的让白念给听见了。

    他用力的拍了一下桌面,腾地一下子就给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没什么,今天冒昧过来打扰到你了,不好意思。”说完,她便作势要离开办公室。

    白念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会让她轻易的离开,立即的就攥住了她的手腕往回的拉扯了过来,“说清楚,什么叫做白愿做不了的事情,我果然也是帮不了的?”

    “没事。”她摇着头,一看的委屈,看着他咄咄逼人的眼睛,还是道了起来,“因为他们都说白愿会更加有本事……如果他都帮不了的忙,安城就没人帮得了了。”

    “一派胡言!”白念最受不得的就是别人说自己不如白愿了,将攥住了赵玲珑的手一下子就松开了来,“谁说白愿办不到的事情,我就办不到的,这个忙,我帮了!”

    “你真的不会跟挽澜姐一样,答应了我以后就不帮了?”她还故意的提及了一下顾挽澜的为人作风,让他不要跟顾挽澜一样。

    “顾挽澜也答应过你?”他刚刚只在意了她说白愿的事情,全然没注意到她也提及到了顾挽澜的名字。

    她微微点了点头,“嗯。”

    白念开始有了些烦躁,在抽屉里拿出了一根烟点着了一下,深深吸了一口,“呼……”

    吐出了一个好看的烟圈在半空中飘荡着,赵玲珑盯着它看,一直到消散开来。

    “行吧,你说我要做什么?”他没有接触过娱乐圈,说实话也不知道要怎么做才是。

    “你是白氏的总裁,投资方一定会给你几分薄面的。”看到他下定决心了的模样,赵玲珑这才跟他解释了起来。

    再然后还说了一大堆,他都是明了的点着头,“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她站起身来,正要往外走,突然的被白念给叫住了,“等一下。”

    “嗯?”她一脸的不解。

    “顾挽澜是我大嫂,她现在是怀孕的时候,肯定是要多加注意的,对于你的事情也无暇理会,但我相信她也不是故意不帮你的,以后这种事情就来找我,不要麻烦她了。”

    “哦。”突然的,赵玲珑觉得有点不对劲,至于哪里不对劲,偏偏又说不上来。

    “晚上,有空一起吃个饭吗?”他将指缝里夹着的烟给掐灭,问道。

    赵玲珑心中一喜,“有!”

    “那我订好了位置告诉你。”他脸上至始至终都是挂着一抹温柔的笑意,让赵玲珑不禁的对他心生多了几分爱慕。

    等她走了之后,白念心绪有些烦躁,想到顾挽澜自从怀孕了以后,自己也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也不知道是胖了还是润了……

    如果当初他没有相信了苏茉莉的话的话,那么今天她怀着的,是不是应该是他们的孩子,而不会是白愿的?

    所以说他为什么要这么蠢?以前顾挽澜对自己言听计从的时候,他不要,现在成了自己大嫂了,他反而是心心念念了起来。

    一连过了几天,他实在是给赵玲珑找不到资源了,最后听说一部电视剧在招投资商,他二话不说的就砸了钱进去,赵玲珑名正言顺的坐实了女一号的位置,她简直就是满心欢喜的半夜都睡不着觉来。

    从那之后,赵玲珑也没有联系过顾挽澜了,她总觉得白念一定是对她有意思的,不然决计不会付出那么多的金钱,也要满足于她。

    但是不管怎么样,她受到了从未有过的重视,虚荣心膨胀的满满的。

    这天白愿跟顾挽澜商量了一下,一同的相约回白家吃饭。

    顾挽澜有些吃惊,“真的可以?”

    不是他自己说尽量以后少跟白家来往的吗?

    “嗯,回去之后,平日里你怎么对她的,就怎么对待吧。”他不冷不淡的说着,顾挽澜也没怎么在意,既然他说回去了,自己自然也是会跟着回去的。

    白念正跟赵玲珑一块吃饭的时候,中途就接到了白母的来电,本来想要按照以往一样将电话掐断,但是她紧接不舍的又打了过来,只能够无奈的接了起来,“妈,我在外面应酬呢。”

    “别以为我不知道最近的新闻都怎么写的,都说你跟那什么赵玲珑在一起了,我不管,今天阿愿跟澜澜回家吃饭,你也得回来。”

    “他们回家吃饭?”他都没注意到自己的声调提高了不少,让赵玲珑不禁下意识的看了过来,一脸的不解。

    他这才放轻了一点声音,“什么时候?”

    “就快到了,他们俩好不容易的回来一趟,如果你不在的话,他们只会觉得是你没脸见他们,所以怎么你也意思一下,回来一下,别整天跟那些戏子纠缠在一块,你爸不喜欢。”

    说到白展宏,他微微的蹙了蹙眉,敷衍的应着,“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去。”

    心里却是不满的嘀咕了起来,除了顾挽澜,自己找的女人,他什么时候满意过了,可惜顾挽澜是白愿的了,他找不到,难不成一个乐子都不能够寻了?

    等挂断了电话之后,赵玲珑小心翼翼的问着,“有什么急事吗?”听着他的语气,像是要走的一样。

    “家里有点事情,我先回去了,你慢慢吃,我会买单的。”他还特地的嘱咐了一声。

    她连忙摆着手,“不用不用,你有急事就自己回去吧,我等会会买单的。”

    “怎么能让一个女人来买单?我白念像是这样的人吗?这个就不要跟我争了。”

    “嗯。”她羞红着脸,怯怯的点了点头。

    他一路焦急的开着车回到了白家,果然,刚刚进门就看到了顾挽澜端坐在客厅处,正陪着白母说些什么,白愿按照着往常一样冰冷着脸的坐到一旁不说话,就静静的看着他们。

    “爸妈,我回来了。”他将手中的外套给递过去给佣人,喊了一声。

    白母听到他的声音变叫唤着,“阿念快来,澜澜跟你哥回来了。”

    他走近的看了看,淡淡的点了点头问着,“哥,澜澜。”

    顾挽澜轻点了一下头,就算是知道了,“听妈说,你不是在应酬吗?”

    “客户临时有点事情没能来,我就回来了。”他辩解着。

    顾挽澜又问,“对了,最近似乎总能在娱乐新闻上面看到你跟玲珑呢,她是个好女孩,你要是对她没有意思的话,不要害了人家。”

    “没有,就是朋友之间吃个饭,帮个忙而已。”被顾挽澜这样教训着,他挠了挠后脑勺,总觉得她是一副长辈的语气来提醒自己,莫名的有点不舒服。

    “少跟那种戏子来往,丢人现眼,白家担不起。”白展宏轻嗤了一声。

    白愿的双拳下意识的握紧了起来,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反而是顾挽澜不同意他的观点了,“爸,玲珑不是那种女孩儿,她跟我是朋友,我很清楚的。”

    “再好,也是一个戏子!不说这些话了,都准备吃饭吧。”白展宏不跟她继续说下去,明显是觉得接纳不了赵玲珑这个人。

    莫名的,顾挽澜突然很不喜欢他这种语气,以往都不觉得有什么,但是或许是因为白愿说过他曾经也是因为估计脸面的事情,将白愿的母亲给抛弃了,现在指责起赵玲珑的时候,总觉得白展宏也再不像是她以往觉得慈祥的那个白展宏了。

    白愿的眼睛似乎一直往门口飘去,在等着什么一样。

    白母热情的拉拢着顾挽澜说话,“澜澜,知道你今天会来,我还特地的做了你最爱吃的菜,等会一定要多吃点,好给我们白家生个大胖孙子。”

    “呵呵。”她尴尬的笑了笑,也不知道要怎么回。

    “得了,都不知道是男的女的,就嚷嚷着大胖孙子。”白念不想听他们议论的这些话,便忍不住的插了一嘴。

    “夫人,有一个快递说是指明要你来签收。”突然的,佣人在门口处喊了一声。

    白愿冰冷的脸颊上,展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意,淡淡的看着她站起了身来,一点的怀疑都没有就走了出去。

    “你好,你的快递。”快递员将包裹给她递了过去,白母接过熟练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一边往客厅走,一边拆开了来,自言自语的嘟囔了起来,“到底什么东西?”

    还要她亲自签收,平日里都是佣人签收的,证明这个包裹挺贵重的,难不成是谁送的礼物?

    但是包裹刚刚拆开的那一瞬间,她不假思索的就迅速合上,原本带着喜色的脸,陡然转变成了恐慌,惨白的吓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