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一十六章:我老婆,认床。

    如果不是因为此时此刻家里有着那么多人的话,或许她早就被惊吓的将包裹给丢到了地面上,但是理智却告诉她不能那么做。

    包裹里面装着的是一沓的照片,全都是华胜的照片,浑身血淋淋的,就像是已经死了一样。

    她前阵子看到新闻上面说了,也不知道他是犯了什么事情才会被判入狱的,导致公司也倒闭了,妻离子散。

    那个时候,她一点都不以为然,只觉得都是他自己自作孽,但是看到了照片,以及几个苍劲有力的字,“一个个的,慢慢来……”

    那么,意思就是说,有谁知道了她当年做的那件事情了?

    “妈,你怎么突然脸色这么难看,包裹里面有什么?”说着,白念就心下好奇的想要过去将包裹给接过,查看一番。

    “没事!”她神色慌张的急忙闪开了,离的他很远,“我就是突然觉得有点不舒服。”

    “阿姨,要是不舒服的话,就回房间休息一下吧?”白愿轻缓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了。

    但是此时,她有种觉得白愿的声音像是催命咒一样,可怕的很,一双瞳孔惊恐的盯着他看,想要在他身上看出一点什么异样来。

    当年的事情,除了白愿或者沈懿追究之外,还会有谁追究?谁都觉得那是一个意外。

    但是白愿脸上平静的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难道真的不是白愿,另有其人?

    这样想着不禁的再次陷入了沉思,白念见她实在是不对劲,“妈,你又怎么了?怎么像是丢了魂魄一样?”

    她在思考着,并没有回答到他的问题,让白念不禁的推了她一下,“妈?”

    白展宏作势就要过去查看个究竟,“什么东西让你这么失魂落魄的,给我看看。”

    “没什么,国外的一个姐妹给我送的东西,贵重东西不能给你们看,我先拿上楼。”说完,她径直的就走上了楼梯。

    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但是最明白不过的白愿,唇边一直是在挂着浅浅的笑意。

    白母回到房间后,将包裹藏到了床底下,生怕会被人不小心给发现了,现在不管是谁在查这件事情,她都不可以乱了阵脚,不然只会引来更多的疑心,更重要的是绝对不可以在白愿面前表现出来了。

    因为她根本就不确定,白愿知不知道那件事情,毕竟那个时候的他还那么小……

    白念不放心的跟了上来,在门外敲了几下门,“妈,可以吃饭了。”

    “哦,好,我现在就下去。”她将箱子给推到了床底最深处,这才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打开了门,像个没事人一样。

    看着白愿他们都已经就坐了,这才换上一脸的笑意,“都愣着干嘛,难不成还得等我才吃?”

    “吃饭肯定是要全部人都在才好的。”顾挽澜笑道。

    她温婉的回着,“这有什么,都是一家人哪里有那么见外。”

    “阿姨,你是不是病了,要不要我找个医生过来给你看看?”白愿打探了一下她脸上的神情,虽然她在竭力的掩饰着,可是也依然掩饰不住眼底中的不安以及她那僵硬的笑意。

    听着白愿又强调一次的语气,顾挽澜也注意到了,伸手过去探了一下她的额头,“怎么觉得这么冰冷,是不是低烧了?”

    “要是真的不舒服是要去看一看。”白展宏朝着这个方向,深深的看了一眼。

    “你们都干嘛啊,我都说了没事了。”重复了太多次数,她有了些不耐烦,但是很快就觉得自己的语气有点不对劲,急忙的改口解释着,“我没有不舒服,你们都太紧张了。”

    “那就好。”见她执意的说没问题,所有人这才放下了心来。

    顾挽澜轻描淡写的撇了一眼白愿,总觉得他今天也很不对劲,因为他不可能这么关心李思迁的啊,但是今天就总像是在故意的一样不断追问着。

    晚饭过后,白念看了看顾挽澜,不禁问了一声,“怀孕后怎么样?”

    其实他也是想不到应该问什么,才随便找来的一个话题,似乎他们在一起聊天,已经很久都没有过了,那天过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当然是好了。”她眯笑着眼睛,回答着。

    “好就好。”他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顾挽澜追问起他来,“你最近是喜欢玲珑了?”

    不管是出席什么宴会,亦或是新闻报纸上面,都几乎可以看得见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身影,如果是普通朋友的话,关系哪里会有那么的密切?

    赵玲珑一直以来她都是当成了一个好朋友的,如果白念这一次是用了心的话,她可以默认他们之间的接触,但如果他只是纯粹的抱着玩弄的心态的话,自己是绝对不允许的。

    “没有。”他否认着,“你别误会,我就是看她可怜,半个忙罢了。”

    “哦。”竟然他没有那个意思的话,她也就不多问了。

    白念还想继续跟她聊点什么,白愿已经过来了,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对着顾挽澜故作亲昵的道,“老婆,我们也该回去了,晚上你还要早点休息呢。”

    “嗯,好吧,跟爸妈说一声。”她觉得在这待着也是尴尬,也就同意了。

    白念阻拦了一声,“等等,既然你们都好不容易的回来一趟,要不今晚住一晚上吧?”

    “不用了,最近我老婆怀孕了有点认床,这的床,或许怕休息不好。”他想都没有想就拒绝了。

    白念不经脑子的就回了一声,“以前这的床澜澜也睡过几年,肯定能睡得着。”

    话说的白愿脸色有些阴沉,更加犀利的拒绝了起来,“不用了。”

    他故意提起这件事情是想要干什么,就连顾挽澜的脸色都不大好了起来,最后跟白父白母打了个照顾,便立即离开了白家。

    车上,顾挽澜多心的问着,“今天的包裹是你给寄的?”

    “什么包裹。”他一脸狐疑,似乎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异样。

    明知道他是在装蒜的,顾挽澜努了努嘴,“妈看完包裹里面的东西就很不对劲了,我觉得这跟你有关系。”

    “别胡思乱想。”他越是这么说,顾挽澜就是越加的不相信,“你是不是心虚什么?”

    “是我寄的。”她紧追不舍的追问,白愿也只能够无奈的承认了。

    “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可以让她突然变成这个模样。”

    他把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愣了一下,随后解释着,“没什么,就是几组照片而已,她做贼心虚害怕了,跟我是无关的。”

    “哦。”顾挽澜淡淡的回了一声,便也什么都不再说了,至于是什么照片,她也并没有很大的好奇心去问了。

    “对了,婚礼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她突然冷不丁的问了起来,之前她一直都没问过,今天倒是鬼使神差的自己想起来了。

    “婚纱明天就到,到时候你试一试。”聊起这个,白愿的脸上也是挂着一丝温润的笑意。

    顾挽澜摸了摸腹部,担忧的道,“到时候肚子太大,穿的不好看怎么办?”

    “你穿什么都好看,而且那是我特地的找设计师设计过了,不会看的出来你像是怀孕的,保证你会是一个很美的新娘,嗯?”

    看着他脸上的笃定,她也必然是毫无条件的相信,“好。”

    翌日,顾挽澜还在房间里面熟睡的时候,是被外头嘈杂的声音给吵醒的。

    佣人一直是在门口处守着的,听到了一些动静,便打开了门恭敬的问着,“少奶奶醒了?”

    “外面什么事情,怎么这么吵?”她微微的蹙起眉来问道。

    “今天是婚纱送过来的日子,少爷在楼下跟设计师他们讨论呢,再加上一些酒席上面的事情也都赶到一块来了,所以人就有点多了,没吵到你吧?”

    “没事,我也该起来了。”最近天天睡到了中午过后,现在家里还来了那么多的人,她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到楼下后,白愿立刻就看到了她的身影,赶过去将她给带到自己的身旁,“怎么今天起的这么早,饿了吗?我让他们给你做点吃的。”

    “好。”她刚刚洗漱下来,还什么都没吃,当然是饿了。

    “这就是白夫人吧?”坐在客厅处的几个人对顾挽澜微微的颔首示好。

    “是。”她也是礼貌性的点了点头,“你们要做什么的就都继续吧,不用管我的。”

    怕顾挽澜饿着了,佣人迅速的就将做好的一些给端了上来,摆放在客厅的茶几上,让顾挽澜想要说点什么,最后想了想,还是不说了。

    那么多人在这,佣人把她吃的东西都端到这来,让别人看着她吃,确实是有点不好意思了。

    “没事,你吃你的,他们忙他们的。”一眼就可以看穿了顾挽澜的心思,白愿悠闲的道。

    她点了点头,正要拿起勺子,却被白愿给先快一步的拿了起来,端着那碗汤小心翼翼的吹了起来,似乎是害怕她自己烫着了一样,等常温了一些,才舀了一口递到她的唇边。

    几双眼睛羡慕的盯着她看,脸上不由的涨红了起来,最后还是抿了一口汤,更加觉得面红耳赤了,“我自己来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