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一十七章:怪你太惹火,睡了还想睡

    “这有什么。”他丝毫不觉得有一丁点的顾及。

    冷不丁的瞥了一眼盯着顾挽澜看的人,“你们不是过来讨论婚礼的事情的?”

    “哦,是是是。”但是现在两个主人公都在这里你侬我侬的,他们要怎么开始呢?

    这愣是等到顾挽澜填饱了肚子,才继续下去,拿来婚纱的人给白愿递了过去,“白夫人试一试合不合身吧?”

    洁白的婚纱上面镶着无数颗小小的钻石,闪烁的很,让顾挽澜觉得这就犹如是童话里才会存在的衣服一样,不敢相信现实生活中竟然可以看得见,然而还是属于自己的。

    谁都希望可以穿上一身世界上最好看的婚纱嫁给自己心爱的人,她当然也是,立即就对婚纱爱不释手了起来。

    白愿将她的婚纱给接了过去,二话不说将顾挽澜给拦腰抱了起来,“真是抱歉,我这就带她去试试,你们都在这稍等一会儿。”

    顾挽澜脸耳根子都发烫的很,“那么多人,你怎么好意思啊?”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是我妻子,这不是正常不过的吗?是你自己太害羞了而已。”说完,白愿还忍不住的打趣了她一下。

    上到了房间里,白愿也不吭声,径直的将她身上现在穿着的衣服给一颗颗扣子的解了下来,动作还故意缓慢的很,让她的心就跟小鹿乱撞一样扑通扑通的狂乱跳动着,“算了,我还是自己来吧。”

    他根本就是故意想要看自己害羞的模样的,还这样慢。

    白愿脸上的笑意更浓,“你自己肯定是不行的,这么小的事情,我来就好。”

    说完单手的扼制了她双手,另外一只手就熟练的将扣子给全数的解开了,露出一片酥.胸,许久没有开过荤的白愿紧紧的盯着别不开眼睛。

    “干什么啊你,流氓!”她用力的甩开了他的控制,捂住了那一片风光,“赶紧的换了,要是出去的晚了,被人误会点什么怎么办。”

    谁换个婚纱还换那么久的?到时候什么想法都会有,她岂不是应该钻到洞里面去了?

    “好看。”他将顾挽澜的手扒开,又看了好一会儿,这才将婚纱给拿了过来,将她放平的躺在床上,抬起她的腿,慢慢的套了进去。

    婚纱的质地丝滑的很,一点都不会觉得累赘,甚至咯皮肤,等拉链慢慢的拉好的时候,白愿有那么一瞬间晃了一下心神,眼珠子都看直了。

    美,太美了……

    因为怀着孕,所以眉目之中更多了几分的妩媚气息,再加上刚刚睡醒没有好一会儿,妩媚之间还掺和了一丝微微的慵懒,白愿给她将头发给盘了一下,婚纱是一字肩的,漂亮的锁骨立刻就展露了出来,如果说平日里的顾挽澜就已经足够迷人了,那么此时的顾挽澜对他来说,更加的是摄人心神。

    “怎么?很怪?”看着他一声不吭的模样,顾挽澜担忧了起来,离镜子也有点远,她并没有看的就自己此时的模样是什么样子的,更加不知道此时的她,是有多么的让人着迷。

    “老婆。”他凑近了她的跟前,鼻子碰着她的鼻子对话,声音突然的就沙哑了起来。

    “昂?”她不明所以,脸上尽是挂着困惑的神情。

    看着她一脸的茫然,白愿将薄唇凑到了她通红着的耳根处,缓慢的道着,“你真好看。”

    被这么突然的夸赞了一下,顾挽澜抿着唇偷偷的轻笑了一声,但依然是一直不住眉眼里的喜悦。

    随后又听见他自言自语了起来,“这么好看,真不想给别人也看见怎么办?免得所有人都觊觎你。”

    “哪里有那么夸张。”这么说她就有点无奈了。

    “有,你就像是一个毒,让人上瘾,越是深入的了解,更加无法自拔。”

    “快让我也看看。”听他夸的自己都要上天了一样,她自然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一看自己此时是个什么模样。

    白愿将她给抱到了全身镜面前,抱着自己的肩膀,勉强的站稳住,顾挽澜看着镜子中的人儿,差点连自己都快要人不出来了,“这,真的是我?”

    说完,还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这当然是你。”白愿环住了她纤细的腰,镜子中的两个人,郎才女貌的。

    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装,顾挽澜今天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了。

    “老婆。”白愿不安分的在她的脖子上厮磨乱蹭着,顾挽澜觉得有点痒,更加觉得他今天一直叫着这个称呼,很是暧昧,平日里她自己都不好意思称呼白愿一声老公的,白愿也是,除非在有必要的时候,才会亲昵的叫着她老婆。

    但是此时他就像是怎么喊都喊不腻一样,一直在重复着这个称呼。

    “怎么了?”

    “怎么办,你得负责。”他话不投机,弄的顾挽澜一头的雾水。

    “我负什么责,你自己乱发.情。”顾挽澜咬了咬唇,嘴里不断的催促着,“赶紧把我衣服换回去。”

    她现在是怀孕前三个月重要的时候,根本就不可能给的了他,就怕他自己忍不住罢了。

    “怪你。”白愿偏生不放开手,将她给搂抱的更紧了,“是你让我上瘾的,睡过一次还想睡。”

    “胡说八道什么,赶紧的。”他越是说越不着边的话了,顾挽澜有些承受不住。

    再继续在房间里耗下去的话,楼下的人一定会误会什么的,越是这么想着,她越是催促了起来。

    “你确定不等我一块换上?”他的眸光撇了一眼床上还端放着的另外一套西式新郎服。

    她抿了抿唇,“不想,反正我知道你穿什么都好看就行,留着在婚礼上面再给我看吧。”

    她只想将第一时间的惊艳,留在她最幸福的时刻,若是这个时候看了,婚礼上面看的一点就没那么悸动了。

    “这么说来,我岂不是亏了?”他抿了抿唇,“那到时候剩下的几套敬酒时候的礼服,我就不看了,都留给佣人帮你换。”

    “你干嘛学我啊,真是的,到时候我化了妆,就会更美了,你现在看了以后也还是会惊艳的。”她强词夺理的说着。

    他唇边噙着一抹浅笑,“这么所来,似乎还真的是有点道理。”

    “当然了,赶紧换下来,我要下去了。”说着说着,她又是开始催促着。

    白愿给她慢条斯理的把婚纱换了下来,时间都不知道过去多少了,楼下的人等的心急如焚,当事人这才浑然不觉的慢吞吞下来了。

    “怎么样,白总,婚纱尺寸合适吗?”设计婚纱的设计师,担忧的看着他们两个人的神色,问着。

    “合适。”还很满意,满意的不得了,但是这些话他自然是不会告诉他们的,随后吩咐了下去,“照着这个尺码做剩下的礼服就好了。”

    “好的。”从早上滴水未进就过来等了那么久,为的无非就是这句话了,“那我这就先回去弄剩下的礼服了,等做好了再给白总你送过来给夫人试试。”

    “嗯。”他点了点头,也就算是知道了。

    剩下的几个人也都统统的趁机问着细节上的事情,等全部都确认了没有问题之后,这才放心的陆陆续续离开了。

    顾挽澜扯了扯嘴角,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所以他们那么早过来就是为了等你一句话?”

    “那不然呢?”他不以为然的轻佻了一下眉毛,回着。

    她抿着唇,觉得有些不妥,“那你早该告诉他们怎么做啊,这样就可以早点散了,何必拖这么久?”

    “让他们思考的久一点,想出来的办法就多。”他倒是不这么认为的。

    “……”他根本就是强词夺理,算了,自己也不想跟他争辩这一点,“怎么没看见外公?”

    她起来就被拉过去是婚纱了,这个时候才发现沈懿根本就不在家里,好奇的问了起来。

    “他说太久没有去看过妈了,就去看看,不用担心,有人跟着的。”

    “是吗?那就好。”顾挽澜心领神会的点头。

    山上,沈懿全然不知道自己的车被人给追上了,等停到了靠近沈思歌坟墓的地方,便叫跟着自己来的几个人都给退了下去,“我只想一个人好好待一下,你们都下去等我吧。”

    “可是……”几个人犹犹豫豫的,有点为难。

    “没什么可是的。”他脸上有些动怒,见状,几个人也不敢惹恼了他,想着就在山脚下守着的话,应该不会有事情的,便点了头答应了,“那好吧,老爷你要小心一点。”

    要不然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白愿定然是不会放过他们的,虽然这么个荒山野岭的,都不会有人来的,但还是提高了警觉。

    沈懿拄着拐杖,慢慢的走了上去,陪着他一起过来的几个人对这座山也不熟悉,一个不注意,有几个黑影,趁着山脚下的人不注意的时候,也跟着悄然无声的走了上去,对于身后处着的险境,他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依然是专心的攀登着,他走的很慢,身后的人就离得他越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