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一十八章:你们都是畜生!

    等到了小亭子的时候,他已经是开始喘起粗气来了,还自言自语了一声,“果然是人老了就不中用了。”

    将手中的水果以及鲜花都给摆放到了沈思歌的墓碑面前,似乎是因为许久没有见过了,所以他脸上挂着很和蔼的笑意,怎么都消散不去,擦拭了一下墓碑上的灰尘,“歌儿,我来看你了。”

    距离上次过来看她是什么时候呢?应该至少也是有十年了吧,当年他心痛之下,便带着白愿一块离开了安城,一直都没想过还会有回来的一天,现如今心里感慨万分,“歌儿,你不会怪我吧?”

    “现在找到了当年故意害你的人,我也是放下了心中的石头了。”他又是惋叹了一声。

    然而就是这句话,让就在他不远处的人给听了个正着,三个人低声的议论了起来,“果然是这个糟老头子调查的事情,把他给弄死了,事情就永远的了结了。”

    “这……不太好吧?”当初虽然说也是拿钱办事,但是也没想过杀人这么严重。

    “不好,那你等着跟华胜一样的下场吗?不是我们死,就是他死,选一个吧。”胆大一些的那个摊手不管。

    几个人再相视的看了一眼,那当然是一个人死好过他们三个一块死了,一个眼神便就让对方明白了自己心里的心思。

    谁也没有害怕了,一并的都全站到了沈懿的身后,“老头,没有人告诉你,不该知道的事情就不要多管闲事吗?一把年纪了,就该好好的养老,调查十几年前的事情对谁都没有好处。”

    身后传来的话,让沈懿渐渐的回过了头,“你们是谁!”

    “我们是谁难道不知道吗,华胜的事情就是你弄的,还在这装傻充愣,你女儿我们兄弟几个可都是……”

    “原来就是你们!”他满腔愤怒的拿着拐杖就要往他们的身上一通乱砸,“是你们这些禽兽不如的东西害死她的!你们这些人就该统统下地狱。”

    “一个老头还这么大的力气,快抓住他。”几个人被拐杖砸的有点疼,两个人连忙的就上去瞬间将他给制服了。

    “来啊,你再打啊!”梁永抡起拳头就是抑制不住的砸到了他的脸上,正要打第二下的时候,却被其余的两个人叫住了,“行了,要是再打就被别人看出来了。”

    他们要的是制造意外,要是被人看出来了是人为的话,到时候又会牵扯到其中,到时候脱身就很困难了。

    梁永啐了一口,“呸,就当我大人大量,放过你。”

    “你们这群禽兽还想干什么!”沈懿的心里升起了一抹警惕,但是一个身子骨这么老的人,也根本就挣脱不开他们三人。

    梁永轻笑了几声,“很快你就知道了。”

    一种不详的预感在心中逐渐的蔓延到了全身,“你们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这些话,留着你去下面跟阎王爷说吧!”他们几个将沈懿带到了他攀爬上来的路上,看着那一个下坡,梁永嘴边带了一抹阴冷的笑意,“只要你死了,就没有人知道我们做过的事情了,真是不好一起了,要怪,就怪你太多事,非要调查那么多年前的事情出来,不是你死,那肯定就是我们了!”

    “是李思迁让你们来的?!”

    梁永看了看其余的两个人一眼,坦然的就承认了,“那又如何?反正你也快死了,告诉你也没什么区别。”

    “果然是她!你们还是人吗!”他万万都没有想到那个李思迁竟然是心肠如此恶毒的女人,竟然连杀人这样的事情也可以做的出来。

    梁永一点都不在意,“多说一点吧,再不说,以后可就都没有机会了。”

    “禽兽,你们这些畜生!”害了他的女儿不够,如今为了脱罪,竟然还想过来害他!

    “再见了,老头子!”梁永给他们俩使了一个颜色,瞬间,禁锢在他身上的手就给松开了,但是下一秒,他的身子一个踉跄,被他们给用力的推了一下后背,这虽然说不上是陡峭,但也是一直滑坡的,更加别说一个老人能有多好的体力能够让自己停的下来。

    “啊!”一声惨叫划破天际,看着沈懿连人带拐杖的滚落了下去,梁永这才心满意足的将手给拍了一下,“就当是这个老头意外失足的就够了,我们走。”

    两个人看了一下,浑身打了一个寒颤,走了一条不会遇到沈懿带来的那几个人的山路,便跟着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察觉到不对劲的几个人在山脚等了许久都没有看见沈懿的人有要下来的迹象,其中一个人便道,“在这等一下,我上去看一看老爷怎么还没下来?”

    “是。”他们都心领神会的点头答应了。

    提出建议的人便担忧的去找了,还没走出五分钟的路程,发现高耸的杂草塌陷了一块,心里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慢慢的走了过去。

    “老爷!”此时的沈懿已经是倒在了血泊当中了,身上遍布都是青紫的撞伤,那人将沈懿给一把背了起来,迅速的回到车内,“快,去医院,然后通知少爷!”

    沈懿虽然说从那么高的山上滚落下来,但是鼻尖依然是有着微弱的气息,跟他们昭告着还有着一口气。

    听到电话的那一瞬间,白愿的脑子就轰然的一下子像是炸开了一样,他怎么都没想过,那么喜庆的一天,传来的却是这样的一个消息。

    “白愿你怎么了?”他连手机都没有拿稳,掉落到了地面上,这将顾挽澜给吓坏了,小心翼翼的扯着他的衣角问。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张嘴说话的,“他们说,外公从山上滚下来了,现在情况,很危险。”

    “什么!”果然,顾挽澜也跟着惊呼出声,“走,我们赶紧去医院啊!”

    “对,去医院。”他手足无措的,摸遍了全身上下都愣是没有找到车钥匙,“车钥匙呢?在哪里,在哪里!”

    明明就好好的在他裤兜里的车钥匙,他反复的摸了好几趟,都愣是没有找到,“你冷静一点。”

    顾挽澜说着,便伸手过去摸了一下,把钥匙给他递了过去,“在这,在这!”

    开着车子过去的一路上,顾挽澜怕极了,因为他就像是看不见眼前的车辆一样,一心只想着快一点到医院,一路上的喇叭鸣笛就没有断过,索性的是最后平安无事的到了。

    当他们赶到的时候,沈懿已经在抢救室里面了,“为什么外公会摔下山!你们不应该都在他身边的吗!”

    “对不起少爷,老爷执意要一个人上山,我们……”

    “废物!我给你们钱干什么的!”白愿一点都不分场合,更加忘记了这里是医院,一同谩骂了起来,更加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他们身上一通乱揍。

    几个人都是硬生生的忍受了下来,毕竟对他们来说,他们一点都没有尽到责任,这是该的。

    “白愿,够了,现在发脾气也无事于补。”虽然他知道白愿是想要找一个发泄的源头,但这样的事情谁都没有想到啊,再怎么打,都是无法挽回已经发生的事情,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在陈少华那了。

    在山上跑下来的三个人,按照着约定到了一个不引人注意的酒吧后街里面。

    李思迁早早的就在那守着了,“怎么样?”

    “果然是你说的,那老头去调查的,自己在他女儿面前承认了。”梁永叫另外的两个人出去望风,他跟李思迁进行着交涉。

    李思迁目光就像是淬了毒一样,“我就知道,这么多年都不放过我,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我们让别人都以为他是自己不小心失足滑落的山坡,这么高滚下去,不死也是个残废了。”

    “那就好,反正我必须要让他不可以开口说话,要是让他那个外孙知道了当年的整件事情,事情只怕会棘手的多。”

    梁永不解的问,“那我们为什么不干脆从那个小的开始着手?”

    “蠢材!你以为白愿是吃素的吗?要是动了他,麻烦只会更大,到时候不仅仅是你们,就连我也会惹火上身。”白愿的势力在安城谁不知道,如果真的对他下手,哪里会有那么容易?谁会相信他像沈懿那个老糊涂一样会失足?

    “是,现在事情都解决了,那我们的好处呢?”梁永摩桬了一下手指,跃跃欲试的模样。

    李思迁也是以前都不吝啬,早早的就准备了三个银行卡,“这都是没有密码的,户名也都是安全的,你们有老婆的尽管带着他们一块去国外避风头,没有的,也都给我去国外躲着,没等这次的风波过后,谁都不准给我回来!”

    “那是当然。”有了钱,他们怎么会不办事?别说避一阵子的风头了,如果钱足够的话,他们哪怕是在国外一辈子都乐意。

    “以后,就权当我没见过你们。”李思迁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如果不是不想引人注目,她才不会选在这种三流酒吧里面会面。

    随即,身影逐渐的在巷子里,消失不见踪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