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一十九章:对不起,请节哀。

    梁永拿着三个卡,给另外的两个人都分了,重复了一遍李思迁所说的话,“说了,让我们去国外避避风头,事情没过去,都不要回安城了,这里面的钱,足够你们这十几年挣来的要多多了。”

    “这当然可以了。”听着梁永的话,其余两个人也是放宽了心,都纷纷的准备着回家收拾东西,只想着买最快的机票离开安城。

    酒吧的后街又是恢复了一片寂静,就像是从未有过人在这商量过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一样。

    沈懿被送进医院抢救这么大的事情,自然也会传到白家那,不管怎么说白展宏曾经也是喊过他岳父的,这一趟必须要走的。

    李思迁刚刚从酒吧里面回来,就看着他要出门的模样问,“怎么这么晚还出门?”

    “爸出事了,现在在医院呢。”他一脸的慌张,解释着。

    李思迁眼底闪过了一抹狡黠,故作惊讶的问了起来,“怎么好端端的,进医院了啊?前阵子不是还很硬朗的吗?”

    “这等我回来再跟你解释。”将鞋子给穿好了,白展宏便是急急忙忙的出门了。

    毕竟那是白愿的外公,李思迁就算是不去,那也是于情于理的,白展宏就没有叫上她了,自己径直的往医院赶了过去。

    正在公司回来的白念看到白展宏出门,刚要张口的问一句,“爸,你……”

    他一脸的担忧,冲撞了一下白念的肩膀都没有察觉到一点的痛意,径直的上车就扬长而去。

    白念一脸不解的捂着自己的肩膀,“搞什么。”

    回到家里,看着坐在客厅内的李思迁抱怨着道,“妈,爸这是怎么了,这么紧张,就连我问他了都没回答我。”

    她佯装着并不是很知道的模样,“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是白愿外公出了什么事情,所以他才那么紧张吧。”

    “他女儿都死了,哪里还算得上是我爸岳父,真不知道爸怎么想的。”白念不禁的嘟囔了一声。

    她语气有些微怒的道,“白念,这种话可不能在你爸面前说,知道了吗?”

    “知道了,我先回房间了。”白念敷衍的回了一声。

    医院内已经是乱成了一团,只看得见一次次进进出出的护士拿着血液包,但是就愣是没有听见里面传出来的一丁点回复。

    “白愿,你不要紧张,外公一向都是身子骨很硬朗的,不会有事的。”这个时候顾挽澜也是不到应该说些什么来安慰他,说什么都觉得那么的多余。

    白展宏风尘仆仆的赶了过来,看着坐在抢救室门前的两个人,便是着急的开始问,“爸情况现在怎么样了?”

    不管是白愿还是顾挽澜,谁都没有说话。

    让他心里更加是心如焚烧一样,“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好端端的会摔下来呢?”

    “还在里面抢救呢。”顾挽澜咬了咬牙,回复着。

    “那情况呢?乐不乐观。”

    “闭嘴!”他怒红了一双眼,死死的瞪着白展宏,“你来干什么,猫哭耗子假慈悲?”

    “白愿……”见他说的有点过分了,不禁扯了扯他的衣角。

    白展宏紧了紧拳头,知道他现在心情不好,也没反驳,“我在知道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并且你外公是在你身边的,你都没照顾好,来质问我干什么?”

    白愿的脸色瞬间就苍白了起来,对啊,沈懿明明就在自己身边的,自己还安排了那么多人跟着,可偏偏怎么就出事了呢?

    他不相信,那座山他也不是没有跟顾挽澜去过,一点都不陡峭,也没下雨,更加不会打滑,怎么会摔下来呢?

    一股脑的疑问在脑子中膨胀了起来,一时之间就觉得头疼得要炸裂了一样。

    “爸,白愿,你们都快别说了,外公出了事情谁都担心。”她不想看到他们此时此刻在这里发生什么争吵,沈懿还在里面生死不明,根本就不是在说这些的时候。

    “咔嚓。”顾挽澜的话音刚落,便是急救室的门打开的声音。

    几乎是所有的人双目都齐刷刷的望了过去,白愿是第一个径直的站了起来冲过去的人,顾挽澜紧跟着推动着轮椅接近了过去。

    “怎么样,我外公没事的,是吗?”白愿抱着所有的希望,问着。

    陈少华攥紧着双拳,张了张嘴,喉间却像是被千万斤的东西给堵塞住了一样,愣是一个字说不出来。

    “到底怎么样了,你说话啊!”白愿暴跳如雷的攥着他的衣领将他整个人给提高了起来。

    “对……对不起。”也不知道他是用了多少的力气,在吐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听到这三个字的那一瞬间,白愿浑身就像是没有了力气一样,唇边扯出一抹荒唐的笑意,“你说什么?”

    顾挽澜跟着怔在了原地,竟然不知所措了起来。

    “我很抱歉。”他是真的想竭力的去救,但是一切都已经是无力回天了,挚友最亲近的一个亲人就在自己的手术室里面,再也出不来,这是一件多么痛心疾首的事情,“你进去,看他一下吧。”

    “外公!”白愿松开了禁锢着他的手,跌跌撞撞的往里头冲了进去。

    “少华,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她不敢相信前一天还那么宠爱着自己的外公,明明他才应该是最期待着自己孩子诞生下来的人,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摇了摇头,脸上说不出的痛苦。

    顾挽澜紧跟了进去,手术床上的沈懿就像是苍老了十几岁一样,再加上各种青青紫紫的的伤,几乎是不能够辨认出来他的脸了。

    他那微弱的呼吸声,在轻轻的喘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似乎是已经没有力气睁开了。

    顾挽澜看到的那一瞬间就哭出了声音来,“外公!”

    他张了张嘴,之间嘴唇有些动静,却是没有办法听得见他说什么。

    “外公,你不要走,你还没看见孩子出来呢,你不是最喜欢他的吗?”她艰涩的道着,眼泪情不自禁的在脸颊上面不断的滑落下来,砸落到她的手掌处。

    白愿紧握着他的手,却发现他的手有些动静,“外公,你是话要说?”

    说完,他自己摊开了手掌,将他的手给放到掌心里面来,示意着他笔画起来。

    沈懿像是在用着所有的力气一样,在他的掌心处,笔画出了一个李字,再然后,就没有了动作,笔画着的那只手,就像是耗尽了所有的力气一样,滑落了下去。

    “外公!你醒醒啊,你不可以走。”顾挽澜哭的肝肠寸断的,她这一生,再也没有遇到过这么一个疼爱自己的长辈,都还没能够来得及好好的孝敬他,怎么可以说走就走了。

    白愿紧紧的握住了沈懿滑落下去的那一只手,那个字,哪怕是化成灰,他都可以知道,李字,李思迁!

    外公不是失足摔下来的,而是人为的!

    这个认知瞬间就在脑子里深深的记下了,母亲的仇,外公的仇,他一样都不会放过!

    “外公在那边,会很好的。”将顾挽澜给抱到了怀中,任凭着他在自己的怀中肆意的哭泣出声。

    白展宏站在门外,看着抢救室里面的这一幕,最后惋惜的叹了一声,什么都没有继续说了。

    顾挽澜哭到最后晕厥了过去,白愿看着蒙上了白布的沈懿,仇恨在心中无限的蔓延开来,似乎是要在他的骨髓里面生根扎入一般。

    “节哀。”陈少华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安慰的话也说不出口。

    “少华,告诉我,你在做手术的时候,有发现什么吗?”他收起脸上的悲伤,慎重的问着。

    陈少华愣了一下,回想着沈懿身上的所有伤势,最后脑子闪过了一抹灵光,“所有的伤都是滚落山坡造成的淤青跟擦伤,但是脸颊有一个地方很不对劲。”

    “说。”此时,他的双拳已经是握得紧紧的,一双眼眸,似乎可以杀死人一样狠戾。

    “那不像是摔伤,反而更加像是被殴打的。”他不知道这么说话对于白愿来说是怎么想的,但是他这么问了,自己自然是会如实的说出来的。

    “嘭!”一圈卯足了劲的砸到一个装满手术物品的铁架子上面,发出一阵巨大的响声,不小心被铁架子给划破了手背,一道血痕涌现,鲜红的液体在不停的往外涌出。

    陈少华叹了一声,“你这是何必呢?”

    “少华,我外公不是失足摔下来的,而是有人故意将他推下来的。”任凭着陈少华给他包扎着伤口,他双目无神的自言自语着,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又像是故意说给陈少华听的。

    他吃惊的道,“你是说,人为?”

    “对,外公临死之前,告诉了我那个人的名字。”再加上陈少华所说的话,就恰恰的验证了这一切。

    “谁?”他也觉得这件事情不像是那么简单,“沈老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跟人结了怨恨呢,他那么多年就没回来过安城。”

    白愿紧握着的双手咯吱的响,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几乎是从牙缝中蹦出来的字,“当然是做贼心虚的人,我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