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二十章:喜事变丧事

    看着他脸上的盛意,就连是认识了这么多年的陈子华都为之一愣,心里莫名的泛酸,但也不得不理解他,沈懿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亲近的亲人了,这如今都被人给害死了,他能不生气,能不这样的一副模样吗?

    “阿愿,好好照顾挽澜吧,你外公最希望的就是看到你们的孩子可以平安出生。”

    顾挽澜是从噩梦中惊醒的,恐慌的喊了一声,“外公!”

    “醒了。”白愿就在她的边上,说着往常很简单不过的话语,但是给顾挽澜的感觉就是很怪,似乎是没有掺杂感情进去一样。

    顾挽澜有点难受,“白愿?你不要这样。”

    “吃点东西吧?”他就像是听不见一样,径直的端过桌面上的一碗粥给她喂着。

    她晃了晃脑袋,“我没有胃口。”

    “没胃口也吃。”他的声音近乎薄凉,顾挽澜就抿着唇愣是不开口,他脸上似乎是闪过了一抹微怒,“吃!”

    “白愿你别这样,我害怕。”她是知道外公走了他很难过,但是他就没有想过自己也难过吗?

    他身形一怔,将碗给放了下去,缓慢的道了一声,“对不起。”

    顾挽澜紧握着他的双手,握得紧紧的的,“不管怎么样,你都还有我,还有孩子,嗯?所以你绝对不可以倒下,你就是我跟孩子的天。”

    他将自己的手给抽了回去,淡淡的又道着,“婚礼的事情委屈你了,可能举行不下去了。”

    “我知道,没事的,没有婚礼也无所谓,你不是在我身边吗?”她摇了摇头,脸上没有一点的不适。

    白愿端详了好一会儿她的脸,双眸依然是那样的明亮,似乎自己说的一切那都是正确的,“你不会离开我的是吗?”

    “当然了,孩子都这么大了,我能跑去哪里?”

    “挽澜。”白愿将她紧紧的禁锢在怀中,不给她留一丁点可以挣脱的余地,“不管发生什么,永远都不准离开我,外公走了,我只剩下你们了。”

    “我不走,哪里也不去。”顾挽澜伸手同样的回抱住了他。

    两个人相拥的也不知道多少时候了,双手都麻痹的没有了知觉,最后还是因为陈少华过来了,他们这才舍得分开。

    陈少华深深的看了一下虚弱的顾挽澜,担忧的问了一声,“身体好些了吗?”

    “嗯。”其实身体上的苦痛,哪里有沈懿走了的这个消息还要来的让人沉重?

    “白愿,你外公的尸体,我已经叫人送过去火化了。”他站在那犹豫了好久这才说了出来。

    “麻烦你了。”这个时候的白愿说话都是那么的客气,听的陈少华心里膈应的很。

    他挠了挠后脑勺,“都别想那么多了,沈老不会希望看到你们这样的。”

    顾挽澜没有说话而是一脸担忧的看向的白愿,迫切的眼神,最终还是隐忍了下来。

    最后沈懿被火化的时候,白愿跟顾挽澜都没有过去看上一眼,就怕情绪崩塌,谁都撑不住。

    原本过阵子就该是他们摆酒宴的日子,却不想,喜事现如今成为了丧事,不少的人知道后,便都开始传出了谣言,顾挽澜是一个克星,将沈家老头给克死了,甚至于更难听的都有。

    顾挽澜佯装听不见,白愿更加是为了沈懿的丧事忙的焦头烂额,根本无暇理会网络上是对于顾挽澜如何品头论足的。

    最后还是被厉盛给发现了,偷偷的处理掉的。

    葬礼的那天来的人并不多,天上还下着蒙蒙的细雨,像是在表达着他们此时沉重的心情,顾挽澜的身旁有人给她打着伞,免得淋了雨着了凉。

    安葬的地方,就便是安葬沈思歌一块的地方,白展宏刚开始收到通知的时候,这才知道这十几年来,沈思歌竟然是安葬在这样的地方,他从未知道过,跟着他一会到地方的人,自然是白念还有李思迁了,所有的人都是穿着统一黑色服装,神情凝重的看着沈懿的骨灰给安葬了下去。

    白展宏走近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节哀顺变。”

    轮到李思迁的时候,白愿一直垂放在身侧的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起来,发出细微的咯吱的响声,李思迁没有察觉到他脸上的不对劲,一脸悲伤,“阿愿,这种事情别太放在心上。”

    白愿扯出一抹荒凉的笑意,看了看远处的某个地方,声音微弱着说,“看到那里了吗?”

    李思迁不明所以,顺着他的视线一并的看了过去,疑惑的问着,“那里,怎么了吗?什么都没有啊。”

    “外公就是从那个地方摔落下去的。”他不假思索的一句话,却是让李思迁犹如被雷击到了一样,怔在原地想要在脸上扯出一些什么神情,却发现都是那么的僵硬,那么的假。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安葬在这?”

    “因为外公喜欢这里,安静,僻远,可以远离那些恶心的,一直都想要处心积虑害死他的人。”说完,他眸光变得阴冷了许多。

    李思迁害怕再继续跟他聊下去,自己一定会露出破绽的,便匆匆忙忙的找了个借口先退了下去。

    景玉是跟着厉盛来的,看着沈懿屹立在那的墓碑的时候,已然是控制不住的哭出了声音来,“沈爷爷那么好……”

    “够了。”厉盛脸上闪过了一抹愠色,“不准再哭了。”

    她不依,便将所有的悲伤都磨蹭到他的衣襟上,厉盛原本是想要将她给推开,却又害怕她等会会放声大哭,影响到顾挽澜跟白愿的情绪,只好任由着她折腾。

    所有的家属都问候了一遍过后,白念站在远处看了一眼眼神稍微空洞的顾挽澜,不禁的走近,接过了给她打伞的人的动作,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示意着那个人不要说话,打伞的人点了点头,就走开了。

    白愿此时正在跟沈老的一些旧友说着话,再次看向顾挽澜的时候,却发现给她打伞的人却是变了模样,还是一个自己憎恨的女人的儿子。

    “澜澜。”白念的一句话,将她给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顾挽澜回过了神,摸了摸自己冰冷的脸颊,听着声音回过头一看,竟然就是白念,声音有些艰涩,“你怎么会在我旁边?”

    “你没事吧?看你脸色很不好。”他答非所问。

    顾挽澜抬高着手,就要将雨伞给接过去,“不用你管,把雨伞还给我。”

    “你不方便,还是我给你打吧,等会淋湿了身子,对孩子不好。”他说的话异于常人的温柔,让顾挽澜都有点不敢相信,这是他吗?

    以前那个对自己大呼小叫,厌恶至极的白念,哪里去了?

    看着他们俩争夺着雨伞的情景,就像是一对正在打闹中的情侣一样,沈懿的旧友跟白愿说了些什么,他根本就没有听到了,只觉得满腔的愤怒,越是看,就越觉得想要立刻上去将雨伞给夺走,但形势并不允许他这么做。

    “别跟我争了。”

    见他站的实在是高,顾挽澜也就放弃了,“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我没有心情跟你在这闹。”

    沈懿的丧礼是一件庄重的事情,她容不得别人的半点不尊敬。

    “我没事,就是想要关心你一下罢了。”什么时候在她的眼里,自己只有在有事的时候才能够找她呢?

    “那不必了,你的关心还是留起来给别人吧,如果伞不给我,那我便淋雨就是。”她眼底的坚定,让白念无奈之下,只得把雨伞给她还了回去,“既然你没事的话,那我也就放心了,别太伤心了。”

    白念说完这句话,便走了,景玉在远处观看了好一会儿,看他走了就赶紧的上来接过了顾挽澜的雨伞,“挽澜姐,我给你打伞吧。”

    “谢谢。”她感激的道着。

    “我知道你们都很难过,我也很难过,但是日子总归也是要过的。”她很少安慰别人,不知道自己所说的话,到底能不能够起到作用,“在加上你的肚子里还有宝宝,要是太难过的话,对身体不好。”

    “我知道了,谢谢你。”她艰难的扯出一抹笑意来。

    李思迁走到了刚刚白愿所说的那个位置,站在那愣着看了好一会儿,旁边的草都是死了的,露出一个痕迹来,足以看的出来,沈懿确实就是从这里给摔下去的。

    这么高,也难怪摔下去就没了命,他一死,当年的事情就不会再有人知道了,她可以继续高枕无忧的做着自己的白太太。

    想到这,唇边不禁露出了一抹浅浅的得意笑容,却是刺痛了站在她身后一个人的双眼。

    沈懿,这不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多管闲事,非要调查十几年前那么久远的事情,那都是你活该的。

    她在自己的心中这样默默的道了一声,正好要回过头离开这个鬼地方的时候,一个手掌在她背后出现,用力的往前推搡了一下,她身子还未转过身,便一大半的身子往前面倾了下去,“啊!”一声惊恐的叫声划破天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