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二十一章:你是不是对他余情未了

    正以为自己会跟沈懿是一个下场的时候,她往前倾的身体,想要努力的扭转过去看一下是谁在自己身后推的,看到那人时眼底一抹不敢置信划过。

    “救我!”她不想死,哀求的目光盯着他看。

    下一秒,手腕却是被用力的给攥住,硬生生将她掉落下去一般的身体给拉回了原位。

    稳定的站在那山坡的边缘处的时候,李思迁腿软的也顾不上是不是因为下过雨之后草地上有多么的湿润了,一屁股就坐了下去,捂着砰通砰通直跳着的心脏久久没能回过神来。

    “阿姨,下雨很容易打滑,要多注意才是。”白愿阴冷的声音就像是地狱过来的使者一样,冰冷的很。

    她怨恨着一双眼的望了过去,“分明!”

    但是周围的人那么多,她随即便收敛了起来,似乎刚刚眼底中闪过的那些狠毒都没有出现过一样,她温婉的露出了一抹笑意,“谢谢你阿愿,不是你在的话,刚刚我就给摔下去了。”

    “不用谢,我只是正好的遇见罢了,如果外公那天摔下去的时候,也有人可以跟我一样,救他一把那该有多好。”他暗了暗眼眸,自言自语的说着。

    她咬了咬牙龈,脸上跟着他露出了一抹伤感,“一切都是天注定的,有时候意外发生的时候真的是没有办法阻止。”

    “可如果……”他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停顿了一下这才继续说,“不是意外呢?”

    这话说的李思迁眼底闪过了一抹慌乱,但也只是一瞬间就恢复了平静,荒唐的笑出了声音来,“不是意外,难不成还是人为?阿愿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会瞎想了,这荒山野岭的,还会有谁过来?”

    “有心想要加害他的人,就未必了。”白愿这话就是故意要说给她听的。

    “不能吧,你外公生平也没跟谁结怨,有谁要害他?”

    “但是少华说,外公身上的基本都是擦伤跟摔伤,只有一处伤痕可疑,是被人殴打造成的淤青,在家的时候还好好的,路上也那么多人跟着,怎么会有人打得了外公呢?唯一可以说的清楚的那就是他被人殴打过后,才被推下着山坡的。”

    李思迁心底咯噔了一下,“还有这种事?”

    一双眉头立即就皱紧了起来,她当时没有跟在身边,也不知道那几个人到底是有没有打到沈懿,现如今白愿这么一说,就证明他已经对沈懿的意外死亡起疑了。

    “阿姨,如果是你的话,你觉得最有可能会害他的人是谁?”见她神色慌张的模样白愿依然是没有罢休,追着她问。

    她揪紧着自己的衣服,只想要快点的找一个借口离开,“我怎么会知道,你快不要拿我开玩笑了,你爸刚刚找我,我先过去了。”

    看着她疾走的步子,就像是身后有着洪水猛兽一般追着她一样,白愿盯着她的后背,一言不发的,但是双目却是烧红起了满满的盛意。

    李思迁听过白愿的话之后,越想越不对劲,那几个人拿了钱以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自己了,难道是出了什么岔子?

    不对不对,她转念的一想,那天梁永明明告诉了她他们都已经平安无事的到了国外了,这几天不联系自己或许只是为了避嫌,所以一定不会出事的。

    所以现在哪怕白愿真的顺着沈懿的死摸出一些什么来,也不会追查到自己的身上,想到了这里,一颗慌乱的心又是平复了下来。

    到了白展宏的跟前,他狐疑的问着,“你刚跟阿愿说什么了?平日里,也没见他跟你说几句话。”

    “没事,就是安慰了他一下,你知道他外公对他有多重要的。”她惆怅的叹了一声,看了一下白展宏的脸色道,“真是天灾人祸。”

    “以后多多照顾一下澜澜吧,她一个刚怀孕的人,有很多不懂的。”白展宏也不想提及这件事情了,便岔开了话题。

    她明了的点着头,“我会的,你放心吧。”

    丧礼一切从简,所以通知的人并不多,很快就结束了,顾挽澜并没有跟白愿一起回去,跟着厉盛景玉一块走的。

    一直在家里等到也深夜,才看见他喝的醉醺醺的回来,顾挽澜抿了抿唇,只好给拿来湿毛巾给他擦拭着身子。

    他喝的酩酊大醉的,脑子都是昏昏沉沉的,只是察觉到身上有动静,合了合眼却又睁不开,他嘴巴嘟囔着,“老婆。”

    “嗯?”顾挽澜轻轻的应了他一下,“头疼?”

    他闭着眼睛摇了摇头,将她的手给拉扯了过去,“这疼,我心疼。”

    顾挽澜僵硬着身体,随即心疼的轻轻用手摩桬着他的脸颊,“我知道,我知道你疼,我也疼,但是外公不会希望你这样的。”

    “小时候外公就总打我,那个时候觉得他很凶,长大了以后,还当着你的面打我,我就觉得被打多没尊严啊。”说着,他痛苦的皱紧着眉头。

    顾挽澜就越加的想要抚平他那蹙紧的眉头,恳切的道,“你不要这样。”

    看着他这么痛苦的样子,她却是一丁点忙都帮不上。

    “但是我现在觉得可以被他打都是奢侈的。”说完,他又摸索到了顾挽澜的腹部上,“这个孩子,他比我们都还要来的激动,但是却无缘见到的人就是他,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为什么我没有好好保护好他?那天我为什么不陪着一起出去?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他突然的就从床上给弹跳了起来,声嘶力竭的怒吼着,“告诉我为什么!”

    顾挽澜被他突然的举动给惊吓到了,移动着轮椅到了他的跟前拉住了他的手,“你还有我啊。”

    “你?”苦涩的笑意爬上他的脸颊,又似乎是在嘲讽,“你不是喜欢白念吗?嗯?”

    “你胡说什么!”顾挽澜抓住他的手顿时的就愣住了,很显然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些话来。

    “怎么,心虚了?他今天还那么好心的给你打伞,丧礼上那么多人不好,为什么偏偏是你?你的魅力可还真是不小。”喝醉酒过后的白愿,就像是心存了满腔的怨气一样,在不断的一一数落了起来。

    “你喝醉了。”顾挽澜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声,便不想要理会发酒疯的他。

    这件事情本来就已经过去了,却不想今天他还重提了起来,心中也是一阵无名火冒了起来,如果不是觉得他只不过是胡言乱语的份上,她早早的就翻脸了,现在沈懿走了,对谁都不好受,她也可以很明白的了解着他的心情,告诉着自己忍忍吧,只要他清醒了一切就好了。

    但是白愿却是没完没了了一样,死死的将她的手给攥了起来,生生质问了起来,“你是不是对他还余情未了?是不是特别享受他对你好?啊?告诉我!”

    难道她不明白自己是有多么憎恨着白家的人吗?哪怕是自己身上携带着的这个姓氏,他都觉得如同垃.圾一样觉得恶心,无比的想要摆脱掉。

    但是为什么她还要当着自己的面跟白念纠缠不清?他就想不明白了,白念到底哪里好,自己又哪里比不上他?

    “啪!”顾挽澜颤抖着手腕,眼底噙着眼泪不敢置信会从他的口中,说出这样的话来,“白愿,你够了!”

    他到底说的是醉酒话,还是他心里一直以来的真心话?

    “如果我曾经嫁给过白念是你心里的一个疙瘩,那你当初,就不应该承诺要娶我,更加不应该对我那么好,更加不应该对我死缠烂打上以后,却又在这里污蔑我!白愿,你真的是一个人渣,彻头彻尾的人渣!”

    他怎么可以将自己那么明白的真心就丢掷在地上了呢?明明以前的他根本就不会这样,这不是白念,不是她所深爱着的白念。

    “人渣?”他摸了摸嘴角被打疼了的地方,讥讽的轻笑了一声,“那白念就不是人渣了?他背着你都跟苏茉莉好了多少年了,你知道多少?”

    “闭嘴,闭嘴!”她捂着自己的耳朵,一点都不想要听他说话的意思,他说的太过分了,太扎心了,“滚出去,给我滚!”

    为什么才短短的几天时间什么都变了,沈懿走了以后,白愿就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竟然在这盘算起了这么久的事情了。

    “是不是想着我滚出去以后就可以跟白念双宿双飞了?是不是一直都找不到借口让我滚?顾挽澜你做梦,我死也不会成全你们的。”

    “你是不是疯了!这跟白念到底有什么关系。”她觉得就像是承受了莫大的委屈一样,心口就如同有着一块千斤重的铁块压着堵塞的喘不过气来。

    “为什么没关系,白念,李思迁,白展宏,他们全都是我恨的人,每一次都跟我有着深仇大恨,为什么你每一次都要背着我跟他们相处的那么好?你是我的老婆,你难道不是应该站在我这边的角度吗?嗯?”

    “什么深仇大恨?啊?”顾挽澜脸上的泪痕戛然而止,瞪大着双眸一脸不解的盯着他问,突然觉得心脏升起了一抹不祥的预感,在悄悄的油然而生着遍布全身。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