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二十二章:白愿,我们离婚吧

    “……”

    等顾挽澜再次追着问的时候,他轰然的一下子倒在了地面上,不省人事。

    她只知道心里迫切的想要明白他所说的那个深仇大恨,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从来就没有听他提起过。

    “白愿,你给我起来解释清楚。”但是不管任凭着自己怎么推他,都是一丁点的动静都没有。

    她就看着他烂醉如泥的模样,陪着在地面上坐了许久许久,等白愿捂着因宿醉而疼痛的脑袋爬起来的时候,却是看见顾挽澜通红着一双眼睛,肿的可怕,空洞的目光一直盯在他的身上。

    “你怎么在这坐着?”对于昨晚所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他全然不记得了,一脸的无辜,看的顾挽澜自嘲的轻笑了一声。

    顾挽澜越是不说话,白愿就越是觉得不对劲,正要过去将她给抱到床上,她冷着脸把他的手给拍开,“不要碰我!”

    “怎么了?我喝醉干了什么了?”他懊恼的拍了拍脑袋,想要想起什么来,脑子却是一片空白。

    “呵,白愿,你昨晚把你心里想说的话,全说出来了,你若是真的这么芥蒂我跟白念的事情。”说着话的期间,莫名的觉得眼眶湿润了起来,仰了仰头愣是将眼泪给逼了回去。

    看着她这么难受的模样,白愿的心里莫名发慌,想要伸手过去安抚,依然是被她冰冷的拂开了,“我想了一晚上,白愿,我们离婚吧。”

    “我不准!”他不假思索的就拒绝了顾挽澜所说的话,“不管我说了什么,我都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还有什么好说的!”她怒吼了一声,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他,“你的疑心病太重,我跟白念的事情在你的心里也永远都会是一个疙瘩,还是算了吧。”

    他会爆发一次,那就还会爆发第二次,第三次,但是这样的结果,她一点都承受不了。

    “不可能!”他丝毫听不进去顾挽澜所说的话,硬着脾气将顾挽澜给抱到床上去,“你是我的,哪里都不可以去。”

    “你是个疯子!”顾挽澜越加是想要挣扎全身,白愿就索性的拿过东西讲她的手给绑住了,反正腿她是动不了的。

    “我错了,就原谅我这一次好吗?”他佯装着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轻轻的撩了一下她额前的碎发,“外公的事情或许对我来说影响太大了。”

    顾挽澜眼底噙着眼泪,难受的心头被哽的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见她没有挣扎了,白愿这才解开了绑住她手腕的东西,手腕上都变得淤青了起来,他煞是心疼的轻抚了起来,解释着,“我只是太害怕了,我只剩下你了,所以忍受不了你跟曾经跟你有过关系的人有半点的接近。”

    虽然是忘记了自己说过什么,但是从顾挽澜的语气来听,便可以听的出来,自己一定是说了关于她跟白念之间的事情。

    “那所谓的深仇大恨,又是什么?”她咬着唇,问。

    他轻柔着她淤青的地方的手瞬间就停顿住了,一闪而过的慌乱,“没有。”

    “你还想瞒着我!”她分明听的一清二楚,绝对是不可能听错的。

    “我之前就跟你说过,我妈是被抛弃的,所以白家的人自然就是我恨的人。”他说到底,还是没有告诉顾挽澜所有的实情。

    她一脸的质疑,“真的只有这么简单?”

    从他昨晚那个愤怒的程度来看,就似乎是要杀人一样,怎么可能是仅仅如此?

    “挽澜,很多事情我说了,不是时候告诉你,等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我是你老婆啊,难道还有什么是不可以知道的了?”说完,脸上又是泛起了一丝冷笑,“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到底算是什么?”

    “不是不可以知道,而是我不想让你知道,有些事情我不想要你跟我一起承受。”

    她捶着身旁的床,懊恼的说,“为什么,有什么你可以告诉我啊!我想跟你一起承受啊。”

    白愿欣慰一笑,将她紧紧的拥抱在怀中,贴紧着顾挽澜的耳边柔声道,“如果我自己都承受不住的事情,我又怎么舍得告诉你跟我一起承受?”

    顾挽澜立刻就泣不成声的趴在他的怀里哭了起来,拼命的用手捶打着他的胸口,“混蛋!”

    明明他们是在吵架,可是他却总可以说出这么让自己毫无防备的话,原本生了一晚上的气,霎那间就消散光了。

    “别生气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他不该喝了闷酒,说了过分的话,这些他统统都认了。

    生了一晚上气的顾挽澜,哭了一会儿,渐渐的就昏睡了过去,看着她红肿的眼睛,白愿心疼的轻抚了一下,随即去拿着湿毛巾敷了好一会儿,这才舒心。

    手机传来的铃声,让他微微的眯起了眼,见顾挽澜没有要清醒的迹象才把电话给接了起来,“怎么样?”

    厉盛低沉的声音在电话里头响起,“该说的都说了。”

    “那就先继续关着。”语毕,电话就被挂断了。

    厉盛看着铁门内的三个人鬼哭狼嚎的,淡淡的掠过了一眼,便也就离开了。

    白愿帮顾挽澜把身上的衣服给全数的换了下来,自己也顺带的冲了个澡,前一夜的一身酒味都还残留在身上,闻得很是难受。

    把所有的衣服都给换了下来,这才觉得干爽了,疼惜的在顾挽澜的脸颊上徘徊着。

    或许他也不是一个真正称职的丈夫,他有妒忌之心,正因为一直陪伴着顾挽澜这十几年来的人都不是自己,而是白愿,她付出去十几年的真心,他真的害怕如果有一天自己对白氏下手的话,她介于之前的感情,而跟自己反目成仇。

    厉盛刚刚处理完白愿所交代的事情的时候,回到家便是看到景玉在沙发上面熟睡了起来,然而厨房里还做了好几道菜,但是都已经冷却了。

    厉盛轻手轻脚的拿起了碗,就着冷饭冷菜给全部吃的个精光,眉眼弯起了一抹笑意的看着在沙发上睡着的景玉,这么久没见面,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学会了做饭了。

    还记得以前的她最讨厌的就是洗碗了,总跟自己开着玩笑,以后她做饭了,碗就必须的是他刷,他也只是笑了笑没有当真。

    开着水传出哗啦啦的声音的时候,景玉这才在沙发上被惊醒了过来,看着厨房微弱的灯光还恍惚了一下脑袋,觉得有点不真实,等他把碗筷都洗干净摆放好了走近的时候,“啪嗒!”

    客厅的灯光被一下子的打开,刺眼的她下意识挡住了双眼,“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他轻描淡写的回答了一声,便越过了她拿过电视的遥控器打开了,屏幕上传来电视的声音。

    景玉抿着唇轻笑了一声,也跟着躺在了沙发上,安静的陪着他。

    “回你的房间。”厉盛斜视了一眼过去,一副不欢迎她也在客厅跟自己看电视一样。

    “你以前不是不爱看电视的吗?怎么现在看了?”景玉就好似没有听到一样,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不长记性?”他微眯起了双眼,不等景玉反应过来他所说的意思,只是一个瞬间,就将她给压制在沙发上,单手的支撑在景玉身上,“大晚上的穿成这样,难道是专程等我的?”

    说完,带着精光的眼眸,撇到了她乳白的酥.胸上面。

    景玉这才明白过来他所说的意思,早在刚刚她洗完澡之后觉得有点热,便只是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衣了,也没想到自己会在客厅睡着了,双手瞬间就捂住了胸前,“没有。”

    “那就给我滚回你的房间。”说完,他跟着起了身,冷不丁的说着。

    景玉抿了抿唇,没有听他的话进去,反而是继续的追问,“刚刚你把我做的饭都吃完了?”

    她记得看过去的时候,他是在洗碗的。

    “难吃。”他别过了脸,将视线投放到了电视机当中。

    景玉却是满心的欢喜,“你胡说,我做的怎么可能会难吃呢。”

    “再不滚回去,信不信我上了你?”他阴冷的语调,丝毫的听不出半点开玩笑的意味。

    “我不信。”从他刚刚的语气放开了自己的行动来看,她就坚信厉盛是不会这么做的。

    “你以为,我还是那个十几岁的小毛头,不知道什么叫做性?”他说的是越来的越粗鲁。

    景玉反而的轻笑了起来,“是吗,那既然如此,你不是第一次了?真巧,我也不是,既然都不是,那我有什么好害怕的?”

    “景玉,你就这么不甘寂寞吗?!”原本只是阴冷的眸光,瞬间就变得凌厉了起来,如同刀子一样的落在她身上,最后嘲讽的轻笑了一声,“你果然是变了。”

    “我变了又怎么样?难道人都不会变吗?你也变了,厉盛,你变得越来越恨我了,日复一日的恨,你不累吗?”为什么他们之间,就非要隔绝的那么的远。

    “不为什么。”他原本还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声,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只是看见你就让我觉得难受罢了,这么肮脏不堪寂寞的人,有资格让我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