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二十三章:最痛苦的人,并不是你

    景玉脸上闪过了一抹难堪,铁青的说不出话来,就有种他用着刀子把她的心给挖出来,然后丢弃在地面上肆意的践踏着的感觉。

    最后一抹苦涩的笑意爬上脸颊,“是,我是不堪寂寞又怎么样。”

    “脏。”他一双厌恶的双眸毫不掩饰的落在她的身上,“我留你下来,不是让你卖.弄风.骚的,你最好搞清楚一点。”

    难听的话,她一点都听不下去了,立即就将厉盛给狠狠地推开,冲进了房间内。

    厉盛在客厅里烦闷的抓了几下头发,也是坐不下去了,干脆就拿起了外套就出了门。

    在卧室里面听见大门给用力关上的声音,景玉死死的捂住了耳朵,只想要隔绝掉一切声音,仿佛哪怕是一滴水滴落的声音,都随时可以让她爆发起来一般。

    厉盛直接的就把陈少华给叫了出来,“出来陪我喝两杯。”

    被吵醒起来的陈少华原本有点心气不顺正要破口大骂的时候,一听他是说要喝酒,立即就清醒了起来,“走,兄弟想去哪家?”

    “盛宠。”说完名字后,厉盛便挂断了电话,启动着车子扬长而去。

    陈少华腾地一下就从床上给爬了起来,赶紧的穿戴好,也赶往了盛宠,到了地方的时候,包厢里早早的就点好了酒,在厉盛旁边坐着的几个女人都愣是不敢接近他,只能够远远的看着他在那像是喝着白开水一样拼命的灌着。

    “哇,有你这么喝酒的吗?”陈少华过去就是将他手里的酒瓶给夺了过去,倒在杯子上才递了过去,“这么好的酒被你当白开水了真是浪费。”

    端着杯子他也依然是一饮而尽,“喝酒不就是要这样吗?谁跟你说过来品酒的?”

    “我真实服了你们了,昨天陪白愿喝了个醉生梦死的,今天还得陪你,我这是做了什么孽。”他拍着大腿直嚎叫着。

    “那你是喝还是不喝?”他一脸的无所谓,“要是不喝,出门左拐。”

    “废话,我大半夜的从床上爬起来不是喝酒的是过来看你喝的?”说完,也给自己的杯子给满上了,一饮而尽,“啊!真爽!”

    “怎么,谁又招惹你了。”陈少华问完冲着在沙发上坐着的几个人,让她们出去。

    厉盛一脸的烦闷,又是一杯闷酒,“你能把景玉弄走吗?弄回她爸妈那,永远不要再来江城了。”

    陈少华嗤笑了一声,“我说呢,原来是景玉,她最近不是挺安分的吗,你就嫌她烦了?”

    “不安分。”她越是这么做,自己就越不知道要怎么对待她。

    “我说你干嘛总记得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人不都是要朝着前面看的吗?”陈少华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有耐心劝着一个人,回头必须让景玉好好谢谢他。

    厉盛用力的将几杯给放置到了桌面上,发出了好大的一阵声音,玻璃杯子幸好够厚,就是里边的酒水微微的晃荡了一下,他阴冷着一张脸,苦涩着言语问道,“如果是你爸妈为了接你女朋友,然后出车祸全死了,你可以忘得掉吗?”

    “但那也不是景玉的错啊,如果她知道会发生那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会让叔叔阿姨过去,你心里不好受,那你觉得她这么多年来心里就会好受吗?恐怕她做的噩梦都比你要来的多,当年的那件事情最痛苦的不是你,而是景玉!”

    发生了那件事情过后厉盛就义不容辞的回来了安城,然而剩下来的景玉,却是变的生不如死。

    她曾有着一段时间极其严重的抑郁症,更加是有好几次差点因为轻生而抢救不过来,也不知道她后面到底是有多么大的心态,才自己抑制了下来这件事情,但是他总觉得如果厉盛再这么逼问下去的话,迟早还会让那个景玉再次回来。

    “呵!”厉盛却是不以为然的轻笑了一声,“她痛苦?她有什么痛苦的,死了的人是她爸妈吗?她有什么资格痛苦。”

    “景玉比任何人都要希望他们活着,如果可以,景玉甚至都想要替他们去死,但是天意就是如此,谁都改变不了。”

    一次意外,愣是将他们给分隔到了两边的极点,仿佛永远都没有办法交汇在一起了。

    “那又如何?你也说了,哪怕她真的死了,也换不回来我父母,我不想看见她,你赶紧弄走。”不管陈少华说什么他都是听不进去的,一根筋硬的要死。

    “算了,等你想通了,你就知道后悔了,人生没有那么多年可以荒废,你自己看着办。”

    “在废话我就把你提出去。”他摩拳擦掌的,似乎是真的会那样做一般。

    陈少华只好闭上了嘴,但是想到了白愿前几天所说的事情,一脸好奇的问了起来,“对了,白愿有没有跟你说,沈老有可能是被害死的?”

    “嗯。”这件事情现在是他经手,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然后呢,是谁?”

    “知道那么多对你没好处,好好治你的人。”厉盛把他给推开了来,没有要告诉他的意思。

    陈少华不答应了,“你们不可以这样啊,我们不都是兄弟么,怎么白愿什么事情你都知道,就我是一无所知的?”

    “该让你知道的时候就自然会让你知道了,你着急什么,喝酒,我不想听这种话。”

    说完,他自己就拿起了一瓶酒给陈少华灌了过去,咕咚咕咚的几口烈酒下肚,烫的他只觉得胃部就像是烧起来了一样,“大哥,你不要命,我还要呢。”

    两个人愣是干燥的喝了不少酒,最后两个谁都没能爬起来,愣是在包厢里躺了一晚上,到了第二天中午服务生要整理包厢的时候这才不得已的让经理来将他们给叫醒了起来。

    “昨晚是你先趴下的吧。”陈少华捂着疼痛的脑袋嘲笑着厉盛。

    “自己最先喝的不省人事的也好意思。”厉盛说完也不理会他了,径直的站起身子来,那一瞬间还有些踉跄。

    这个模样开车回去自然是不行的,免不了会出事,这对厉盛来说是一件很谨慎的事情,只因为他父母都是因为那该死的车祸去世的。

    最后两个人愣是在楼上的酒店给开了间房间休息到了下午都缓了过来,这才清醒。

    两个人勾肩搭背的离开了酒店,却是正好被摄像机给抓拍了下来这一点。

    接踵而来的,却是白念带着赵玲珑一块进入了一个酒店房间内,记者暗自的欢喜着,只觉得像是捡到了宝一样,满载而归。

    房间内,赵玲珑一脸羞怯的看着白念,“阿念,你不是说只是过来跟我商量一下合作的事情吗?”

    “对啊,合作。”他一边说着,一边解下了自己的领带。

    赵玲珑轻轻的咬了一下唇瓣,“那你怎么……”

    白念突然之间的一下子将她给抱住了,下巴低着她的肩膀上面,柔声在她耳边道着,“玲珑,难道我这么久以来都没有明确的表达出我的想法?还是说,你太迟钝了。”

    “什……什么?”她的声音微微的发颤,似乎是有点害怕的模样,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那都只不过是雀跃的说不出话来的模样。

    “我这么喜欢你,难道你看不出来?”白念一边说着,一边在她的耳边厮磨着,弄的她好生不舒服,“阿念,你别这样。”

    “我还以为这阵子,你已经明白了我的想法,也知道我的心意。”白念很懂得适可而止,一下子就松开了手。

    她慌乱的摇着头,“不是这样的。”

    “那是什么样的?”他半眯着眼睛,凑到了赵玲珑跟前问道。

    “我只是有点受宠若惊,按道理来说你怎么可能会看上我们这些人?”说着,她脸上闪过了一抹自卑。

    “这些人?”他是疑惑的道着,“什么叫做这些人。”

    “你是豪门,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明星,喜欢你的人那么多,名媛千金的都有,好看的,漂亮的都是任你选,但是为什么偏偏是我?”

    当然是因为,不想让你跟白愿之间,有任何的关系。

    当然这句话也只是放在了白念的心底处,并没有说出来,他面上挂了一抹浅浅的笑意,“我喜欢你,仅仅是喜欢你的人,而不是你的面貌,或者是你的身份。”

    从未有过一个男人这么正经的跟自己说这些话,赵玲珑如果说不感动是假的,心底就像是泛起了蜜糖一样,甜的味道在那不断的蔓延着,一抹羞涩的笑意不自觉的就已经挂在了脸颊上。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对我存在着同样的意思,但是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只能攻击你的软肋了。”

    “软肋?”她狐疑的问着。

    白念满脸自信的点着头,言语像是有一些威胁的成分,“演戏,不就是你的软肋吗?”

    她愣了半响,恍惚的眨了一下双眸,“所以你要封杀我吗?”

    “可以这么说,跟我在一起,我捧你到娱乐圈顶端,拒绝,你就是娱乐圈里的最底层都不如的人!”他的声音里,似乎是容不下一丝的质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