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二十四章:收起你的虚伪,看着恶心。

    “阿念,你这是在威胁我。”她眯起了凤眼,丝毫不畏惧的说着。

    “对,这就是威胁你。”白念也是一点都不以为然的回应了过去。

    她浅浅的轻笑了一声,摇头道,“但是你大可不需要威胁我。”

    因为她的一颗心,早就付诸了出去,收不回来了。

    “嗯?”他一脸的不解,似乎是没有听明白赵玲珑的意思一样。

    她怯怯的道,“你说我看不出来你的心意,那你又何尝不是,难道我这么久以来的心意,你没有看见吗?”

    她虽然以前也有陪别人出去过吃饭喝酒,但是从来没有过跟同一个人还这么的频繁见面,甚至是上了各大的新闻都毫不在乎,这些事情,他难道不懂吗?

    “玲珑,你是说你也喜欢我?”他惊呼出声。

    听着他这么直白的问话,赵玲珑又是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怯怯的点了一下。

    下一秒她整个人就被腾空的抱了起来,白念抱着她在原地打转了好几下,“原来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的单相思。”

    “但是你父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吗?对于你们豪门来说,我终究是不够资格的。”说着,她一脸的担忧。

    但是如果真的能够跟白念在一起的话,不仅仅自己的事业如日中天,更加是从此过上富太太的生活,定然是大把为了讨好她的人发来各种邀请,想想都觉得美滋滋的,就像是做梦一样。

    “你是要跟我在一起,不是跟我爸妈在一起,你何必在乎他们的感受。”他说的一脸深情。

    “我相信你。”害怕说的再多,只会引来他的反感。

    坦诚了对方的心意,又都是成年人相约在这样的地方,赵玲珑早就明白了白念是想要做什么了。

    自觉的就攀上了他的脖子,鼻子贴着他的鼻子,白念猛的往前一倾便是亲了个正着,随即试探性的用舌头微微撬开她的唇齿,赵玲珑倒也是配合,一切就都成为了水到渠成。

    这一晚上,酒店房间的各处都留下了他们两人欢爱的痕迹,相比起苏茉莉,白念更加觉得跟赵玲珑一起的感觉更加的让他觉得淋漓尽致,或许是因为至少赵玲珑没有跟苏茉莉一样过吧。

    赵玲珑早就疲惫的熟睡了过去,他却是睁眼眼睛望着天花板似乎是在回想着过去自己的愚蠢,顾挽澜啊顾挽澜,能帮你的,就只有到这了。

    赵玲珑醒过来的时候是躺在白念的臂弯里头的,唇边还洋溢起了幸福的笑意,用着指尖,点了点他的鼻翼。

    下一秒白念就苏醒了过来,“这么贪玩,难道是昨晚没要够?”

    “我才没有。”她掩饰不住唇边的笑意,轻轻的捶打了一下白念的胸口。

    两个人厮磨了许久这才爬起身的穿着好身上的衣服,双双的离开了酒店。

    前脚刚刚出来,酒店楼下就早早有记者给候着了,赵玲珑下意识的脸上一白,随即就是疑惑的看向了白念,不知所措。

    “白总,昨晚您就跟当红小花玲珑一块住进了这家酒店,直到中午才出来,你们这是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解释?我们是男女朋友,这不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吗,要解释什么?”白念大方的将赵玲珑给搂抱在怀中,向着所有人昭告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白总这是在跟我们公布了你们之间的恋情了是吗?”

    “不然呢?”他轻挑了一下眉毛,推开着人群“让一让,玲珑还有戏要拍,你们耽误了,赔得起吗!”

    赵玲珑一直被白念给呵护在怀中,心中就像是掺了蜜糖一样,甜的脸上的笑意都肆意的绽放了起来。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之间的事情被知道的这么快,甚至白念都直接的就在人前公布了他们之间的恋情,这是多少人都做不到的。

    上了车以后,白念还有些担忧的问着,“你不会不会生气我刚刚自作主张的说出来了?”

    “我为什么要怪你啊?我开心都还来不及呢。”她一脸的幸福,看不出一点的不悦。

    “因为你们明星最忌讳的不就是这个吗,我没想到会有那么多记者,但是如果说是普通朋友,你觉得他们会信吗,所以我只好选择了坦诚,再者,我跟你在一起,并不想要偷偷摸摸的,你能明白吗?”

    “我不怕,跟你在一起我就没有害怕过。”再说,白念怎么会知道如果真的被外界的人知道他们在一块的话,不但不会热度降低,反而会是更上一层楼。

    “我送你去片场。”

    果然,这个消息一放出去就火热了起来,原本无人问津过的赵玲珑,一下子就有好几家的戏纷纷的联系了她来,只因为她的靠上可是白念,有谁不想沾光的。

    但是相比出来这个更加火爆以及轰动了安城的一个娱乐新闻,那便是关于陈少华以及厉盛的了。

    都说厉盛从来不好女色,也从未见过他跟任何的人有过暧昧关系,从很久以前开始,所有的记者都已经开始怀疑了起来,他会不会是一个同性.恋,然而正好陈少华跟厉盛都喝醉了酒,开个个房间休息,被撞了个正着,就更加是自然而然的落实了这个消息。

    陈少华到了医院的时候,还是一脸蒙蔽,看着他们一个个盯着自己的眼神都变了模样,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暗想着,难不成是我脸上有花?

    “院长,祝你幸福。”一个小护士在远处,鼓起着勇气的送了个小礼物过来,便是哭着跑开了。

    弄的他是更加的一脸茫然了,“什么幸福。”

    有个人可以告诉他一下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他们说句话都这么的阴阳怪气呢。

    抱着一脑子的疑问,刚刚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坐下,“嘭!”一声重重的踹门声,吓的他从位置上面惊吓了起来,“搞什么!”

    一边抱怨着一边走过去将门给打开,引入眼帘的就正是厉盛阴沉着的一张脸,“你来这干什么?”

    “你还问我干什么!”他拿着手中的报纸立即就投掷到他的脸上砸了过去,“自己看看。”

    陈少华看着他怒气冲冲的模样,便一脸茫然的捡起地上的那张报纸,摊开的看了一下内容,“我靠!”

    这是他第一反应所说出来的话,差点就没将报纸给撕碎了,“这什么,谁这么乱写。”

    高冷厉盛的恋人终于浮出水面

    随即就是他们俩从酒店里离开的照片,举止却是是有些亲昵,但是那不都是因为喝醉了酒,相互扶持一下,怎么好端端的就被他们写成了这个模样了。

    “都是你,好好的开什么房间睡觉。”厉盛一脸的怨气,他这叫洁身自好!竟然被这些无耻的媒体给写成了这样,纵使他已经将发布出去的新闻都给压制下去了,但还是堵不住悠悠众口,他总不能一个个的抓过来把他们脑袋给洗了吧。

    “那能怪我吗?要不是你非要灌我那么多酒,我能跟你一起过夜吗!”他才是受害者好吗!

    就算再怎么被人写成同性.恋,那也该他是个1吧!怎么这新闻上写的好像自己是下面的那个才对,真是过分!

    “赶紧把这些新闻全给封了,报社也给我封了净出这些没有营养的新闻。”说完他还翻阅了起来,又是看到另外的一档标题,满脸吃惊,“啧,看来昨天的那家酒店挺热闹的。”

    他暗示着说的是白念跟赵玲珑,随即小心翼翼的把报纸给收好,自言自语着,“果然是什么样的人呢,就是适合跟什么样的人在一起。”

    顾挽澜得知新闻上面的事情,便是紧张兮兮的联系了赵玲珑,最后约在了片场的附近咖啡厅见了面。

    “玲珑,你是什么时候跟白念在一起的?”她蹙紧着眉头,一脸惊奇。

    明明前阵子在白家的时候,白念就跟她说过自己跟赵玲珑只不过是普通的朋友,但是为什么新闻上面会说白念坦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了?所以她很有理由的话怀疑,像白念这种人,不过是在玩弄她的感情罢了。

    “就昨天。”赵玲珑脸上说不出的女儿家娇羞,一看就正是热恋中的人一样。

    “玲珑,你听我说,你有认真的了解过白念这个人吗?你就这么草率的跟他在一起了。”

    “你什么意思啊。”赵玲珑紧皱着眉头,就像是听不懂一样。

    她紧了紧拳头,委婉着道,“我是说白念有可能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好。”

    “顾挽澜你不是吧,是不是害怕我进了白家的门跟你抢地位啊?”赵玲珑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一脸的怒气冲冲。

    顾挽澜被她的言语给震慑到了,恍惚的摇着头,“我没有。”

    “行了,你就是见不得我过的那么好是吗,是不是觉得我就应该有求于你的那种感觉很好,舍不得了。”

    “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模样了?”顾挽澜坐在位置上面,看着赵玲珑说话的模样,似乎自己从未认识过她一样,就像是刁钻到不行的模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