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二十五章:靠近你,接近你

    她嗤笑了一声,“算了,以后也是要跟你做亲戚的,闹的这么难看不好。”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她真的没有办法相信,好好的,怎么就能变成另外一个人了呢。

    “你以前也不是这样的啊,顾挽澜,你不是说帮我吗?到头来呢,你帮过我什么,我每次要找你的时候,你都叫白愿来应付我,是,我知道你嫁入豪门你出身娇贵,但这不是你可以敷衍我的理由!你当初要是帮不了我,你就不要答应我,你就不要救我,让我去死了算了啊!”她越说越激动。

    顾挽澜一脸的茫然,“我什么时候敷衍过你,什么时候说过不帮你了。”

    她说要代言,自己就去求白愿,让他给赵玲珑一个代言,让她如愿以偿。

    “行了行了,不要解释了,我就没见过你这么虚伪的人,我跟白念在一起又怎么了,那是我们两情相悦,你凭什么说他不好,说到底,你就是见不得我好是吗?”

    “我都说了我没有。”她可是嫁给过白念两年的人,还有谁可以比自己更加的了解白念的为人,他之前既然说过了对玲珑没有意思,又怎么可能会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喜欢上了呢,“我是把你当朋友,我不希望你被欺骗了感情。”

    “如果真的是被欺骗,那也是我心甘情愿被骗的,干你什么事情啊!你知道我之所以可以撑到现在都是因为什么吗,就是因为这一切都是白念帮我的,如果没有他,我可能早就被娱乐圈这个大黑潭给埋汰掉了,是他把我给拽上来的,而口口声声说让我拿百花奖的人却是动了动嘴皮子而已,虚伪的让我恶心。”

    她说话一丁点的顾及都没有,毕竟现在的她,根本就不需要仰仗顾挽澜才可以拿得到演戏以及代言的机会,白念自然都会给她全部安排好来。

    “你不是我认识的赵玲珑。”顾挽澜苦涩着笑意的摇着头。

    “是吗,难道你不知道这才是我本来的模样么,靠近你,接近你,还不都是因为你可以接了个代言的机会,爬到李婉儿的头顶,但是你既然都没用了,那我也没必要跟你客气,我的时间很宝贵的,如果你没有什么别的要说的话,我就先走了。”赵玲珑冷哼了一声,鼻腔里发出轻蔑的声音,最后起身离开了店面。

    留下了顾挽澜一个人,真的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的好。

    原来人与人之间,都是有着利益的存在才会跟你接近,如果没有了利益,就撕破脸,老死不相往来,人心什么时候都变成了这个模样了。

    她真心实意的为赵玲珑好,却被理解成为一番虚伪,可笑之极。

    或许是太过伤心,腹部都察觉到了一丝的隐隐作痛,惊吓的顾挽澜立即叫陪同自己过来的人把她带到了医院。

    陈少华看见她痛苦的皱着眉的模样,“怎么回事。”

    “不知道,肚子疼。”

    陈少华也不敢马虎,她肚子里的孩子现在是最不能够出事的,立刻的给她做了一系列的检查,还开了好几副药,“没事的,就是动了胎气,不要太轻易动气或者是伤心过度了,对胎儿不好。”

    “嗯。”但是想到了赵玲珑所说的话,眼底又是黯淡了一些。

    白愿一听到陈少华的电话就是匆匆的赶了过来,看着病床上躺着虚弱的顾挽澜,就是着急的问着,“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会来医院?”

    “是不是你惹你老婆生气还是惹的她伤心了。”陈少华淡淡的眼眸瞥了他一下问道。

    白愿还以为顾挽澜是因为那天自己醉酒的事情而弄成的这个模样,心虚的低下头并没有回答,见状,陈少华就不多说什么了,“好了,就是动了胎气,按时的吃了我给开的安胎药就没事了。”

    “我知道了。”陈少华出去了以后,白愿握紧着顾挽澜的手,摩桬着她的手背,“是不是因为我?”

    “白愿,我问题一个问题,你可以回答我吗?”她眨了一下眼睛,郑重的道。

    “好。”

    她抿着唇,言语有些艰涩,“我今天去见玲珑了。”

    “怎么会去见她?”一说到赵玲珑,白愿心里就心升起了一抹警惕,之前就说过让她不要再找顾挽澜了,没想到还有联系。

    “你老实的告诉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她不是我心里所想象的那种人?”

    “她跟你说什么了?”看着她这般难过的模样,白愿的眉头蹙的更加是紧了,都仿佛可以夹死了一只苍蝇一样。

    她摇了摇头,“没说什么,但是我以后不会再跟她有联系了。”

    “嗯,不联系就不联系吧。”赵玲珑也是非等闲之辈,他不希望以后顾挽澜被伤了心之后会难过。

    至于赵玲珑所说的那些话,顾挽澜并没有告诉白愿,因为他的神情就可以说明了,他是知道赵玲珑原本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但是她也跟明白,白愿是不希望自己觉得自己看走了眼,有意隐瞒,既然如此,自己就不想再拆穿了,只觉得过去了的,那就让她过去吧。

    “我们的孩子真的很坚强。”古玩突然有感而发的轻抚着腹部,脸色挂着温婉的笑意。

    “因为他的妈妈也很坚强。”说这句话的时候,白愿还特地的朝着她的方向给望了过去。

    顾挽澜轻笑了一声,“对啊,我也很坚强。”

    知道了赵玲珑跟白念在一起的消息之后,李婉儿突然的就像是一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躁不安。

    好端端的,她怎么也没能够想明白赵玲珑那个丑丫头竟然能够攀上白念那颗大枝,继续爬了起来,明明这个时候是最好打击她的时候,偏偏从中冒出来了一个白念,她是怎么想就怎么气氛,“安娜,快给我想想法子。”

    再这样下去的话,自己很快就会被她爬到头顶上去的,毕竟赵玲珑现在势头正猛,几乎安城里面的一半的记者都跑过去堵她的消息了,关注度那是蹭蹭蹭的往上跑着。

    “现在赵玲珑是被白念给罩着的,我总不能说去跟白氏作对吧?”安娜一脸的为难,表示着也是无可奈何,“既然她公布了恋情,要不然……”

    “你神经病啊,我去哪里找一个比白念还要有势力的人可以抗衡啊!”她简直就是要被这蠢成猪的经纪人给气死了。

    安娜连忙的摇着头,“你先听我把话给说完啊!”

    “说。”她在娱乐圈里面打滚了这么多年,绝对不可以说被超过就被超过!

    “今年还有一个新闻你看到了吗?”她轻挑了一下眉毛,一副神秘的样子。

    李婉儿一脸的茫然,“还有什么新闻。”

    安娜给凑到了李婉儿的耳根处,叙述了一遍关于陈少华还有厉盛的新闻,她立刻就瞪大了双眼,捂着嘴巴一脸的吃惊,“不是吧,还有这种事情?”

    “所以厉总现在肯定是很烦躁的,婉儿姐,我觉得你可以去试试。”

    言下之意,便是让她去跟厉盛谈这次的事件?

    李婉儿思前想后了好一会儿,最后总算是下定了决心,“好,我去,能联系的上他吗?”

    “当然可以,之前原本都内定了咱们是ss的代言人的,最后谈不成所以他说就算是欠下了我们一个人情,既然如此,我觉得可以趁着这个机会……”

    李婉儿眉眼眯笑了起来,“想不到你还挺聪明。”

    “不过这还得看婉儿姐你怎么跟厉总谈了。”安娜唇边露出了一抹不安分的笑意。

    “行吧,约出来,我自然知道怎么谈。”

    一个高档的餐厅内,李婉儿优雅的喝着红酒,冲着对面的厉盛温柔的笑了一下。

    “不知道李小姐,今天是有何贵干?”他可不觉得李婉儿这么大费周章的将自己给约出来,只是为了吃一顿饭这么的简单。

    李婉儿放下酒杯,举止轻柔,缓慢的道,“厉总今天看到你的头条新闻了吗?”

    说起这个,厉盛便是一脸的阴沉,“然后呢?”

    “当然我很相信厉总一定不是他们所说的那种人,所以难道你不需要一个澄清的机会吗?”

    “哦?这么说来,李小姐是有交易要跟我谈了?”他是一个聪明人,一点就懂。

    李婉儿也不打马虎眼,开门见山的道,“对,你缺少一个澄清的机会,而我缺少一个曝光度,你跟我之间难道不是天作之合吗?”

    “那你是想怎么做?”他放下了刀叉,抬起头来,对视上了李婉儿的双眼。

    在灯光的照射下,不得不说李婉儿白皙的皮肤都变得更加的诱人,她原本就是一个漂亮的美人胚子,要不然也不会在娱乐圈内这么久都动摇不了地位。

    “厉总。”李婉儿一边轻柔的呼唤了一声,一边从自己的座位站了起来,俯着身子越过了一大半的桌子,瞬间就攥住了厉盛脖子上整洁系着的领带,让他的头不由的也跟着抬高了不少。

    下一秒,她粉.嫩的唇瓣,便是覆上了厉盛冰冷的唇瓣上面,辗转缠绵,还试图着用自己的舌头撬开他的唇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