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二十六章:安城,从来都是我说了算

    “够了吗?”厉盛眯起了眼,笑着问道。

    莫明的,李婉儿觉得有种被看穿了心思的感觉,同样的是噙了一抹浅浅的笑意回了过去,“厉总这是在说什么?”

    “难道你会以为我不知道,这附近一定有摄像机把刚刚的场景给拍了下来?”他连同着说这句话的时候都是眯笑着眼睛的,让人看不出他眼底的情绪是什么模样的。

    李婉儿眼神闪躲了一下,倒是也没有否认,“厉总果然就是厉总啊,就连眼睛都这么犀利。”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角还不经意的瞥向了某一个角落里面,一略而过。

    厉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过奖了。”

    “我也是有苦衷的,希望厉总可别生气了,毕竟你也是可以依靠这个事情,来洗脱你是一个……”她虽然没有继续的说下去,但是却已经足够的让厉盛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那按照这么说来,我还得感谢一下李小姐了?”他轻挑了一下眉毛,道。

    “没有没有,不过就是互惠互利,厉总莫要见怪才是。”她所说的每一句户都是恰到好处,身后又有着摄影机,饶是厉盛胸腔里面再大的怒火,都是没有办法释放出来的,“李小姐真是会嗦话,互惠互利。”

    “厉总,你嘴巴脏了。”说完,她便又是迅速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擦拭了一下他唇边残留下来的痕迹,随即还一点都不嫌弃的放进自己口中允吸了一下,看起来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格外的暧昧。

    “谢谢李小姐了。”语毕,他自己又拿出了一块方巾,在唇边轻擦了一下。

    这顿饭吃下来,说不出的暧昧,得到了全部的资料过后,记者也是悄无声息的离去了。

    厉盛最后擦拭了一下唇瓣,“今天真是多得了李小姐照顾了。”

    “哪里,是厉总配合的好才是。”李婉儿脸上一抹轻笑。

    厉盛离开了以后,李婉儿的经纪人就在不远处给冒了出来,询问着状况,“怎么样,我刚刚看着厉总似乎很享受一样。”

    “是吗?”李婉儿拿起自己的一撮头发摆弄了起来,自言自语着道,“想的太多,厉盛这个人,虽然会配合,但是不会那么轻易动情的。”

    安娜念念有词的道,“那真是太可惜了,如果你们可以假戏真做的话,那可就真的是太好了呢。”

    “白日做梦。”说完这四个字,李婉儿也跟着离开了餐厅。

    第二天说厉盛是一个同性.恋的谣言,顿时就不攻自破了,看着照片上面暧昧的接着吻的两个人,景玉的双眸就如同是空洞的一样,原来他昨晚说出去见一个重要的人还一身这么浓重的香水味,就是为了见李婉儿!

    李婉儿也因此成为了厉盛的绯闻女友,甚至是盖过了前一天白念以及赵玲珑公开关系的热度,现在网络上面纷纷讨论的均是厉盛到底爱的是陈少华呢,还是娱乐圈内的李婉儿,正因为是疑惑不已,才会越加的多人来议论,比白念跟赵玲珑坦白了关系还要更加的引人注目。

    “婉儿姐,这下子赵玲珑哪怕是再厉害,也别想超过你了。”安娜沾沾自喜的道。

    李婉儿轻瞥了一眼报纸,唇边是一抹得意的笑容,“那是当然,她赵玲珑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她比的了吗,一个区区白氏里面的总裁罢了,ss里面的总经理都要比他一个总裁挣的要多得多,无论是名气还是样貌身家,白念哪里比得上。”

    “婉儿姐真厉害!”安娜不禁的拍着后腿。

    “那也是你提供的主意。”两个人夸赞的不相上下。

    顾挽澜看着这些八卦上面的新闻,随手的就丢掷在了一旁,“这些都是什么跟什么,净乱写,现在的八卦新闻真的是越来越无聊了。”

    “没有厉盛的配合,你觉得李婉儿一个人可以搞得出来什么幺蛾子?”白愿漫不经心的将水杯给放下,缓慢的道。

    她惊呼出声,“所以你是说,这是厉盛配合的?”

    “嗯哼。”白愿轻挑着眉毛,应道。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的。”难道他就不知道景玉也是会看新闻的吗,到时候她得多伤心啊。

    “如果有人说你是一个同性.恋的话,你会不去想办法的澄清吗?”白愿觉得,哪怕厉盛是愿意跟一个明星搞绯闻,也不会愿意跟陈少华搞绯闻。

    顾挽澜耸了耸肩,“好吧。”

    这也确实是真的,也难怪厉盛会这么做,但是顾挽澜就很好奇,“你说为什么景玉这么喜欢厉盛,他都可以无动于衷啊?”

    景玉表达的也很明显啊,可偏偏厉盛每一次都是当作视若无睹的,她看在眼里,可是着急的很。

    “他们之间,只要厉盛放不下心里的那件事情,他们始终过不去那道坎。”白愿一脸无可奈何的说着。

    顾挽澜更加是不解了,“什么事情。”

    “当年厉盛的父母是为了去接景玉才会在回来的路上车祸身亡的,那场车祸里,所有人都死了,只有景玉一个人活了下来,找不到人来发泄,所以厉盛才会恨上了她吧。”

    “但是这也不能够怪景玉吧。”她真的是没有办法理解厉盛的思维。

    “是不能够怪,但是他找不到人可以怪,所以这一切的一切归根到底就是落在景玉的头上了。”

    白愿轻抚了一下她的脑袋,“好了,他们的事情他们自然会解决,你就算是再操心的话,也是改变不了结局的。”

    “嗯。”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顾挽澜就是总觉得很可惜,觉得他们之间不应该是这样的,如果什么时候厉盛可以忘记了他父母的死亡,就好了。

    可是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并没有那么的简单。

    手机的铃声响起,打破了这之间的安谧,白愿眼神闪躲了一下,嘱咐着顾挽澜道,“你在家好好休息,有什么叫刘妈给你准备。”

    “你要去哪里?”看着他这个模样,像是要出门的样子,顾挽澜心下好奇的问道。

    “我就出去办点事情,很快就回来了。”说完,他在顾挽澜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听话。”

    对于白愿的话,顾挽澜从来都是言听计从的,只是认为他的公司有什么急事,也没放在心上,“好,你去忙吧。”

    “真乖。”白愿说完话,便是立刻的驱车离开了宅子。

    然而他所开过去的方向却并不是公司的方向,等待着车子到了一个偏远的郊区内,一所阴暗潮湿的房子就在面前,白愿这才停下了车,立刻就有人出来迎接,“白少。”

    “人呢。”他微微颔首,径直的问着。

    “在里头。”说完就在前面带路了,屋子从外面看是很小,但是却是内有乾坤,几乎是什么东西都有,五脏俱全。

    房间内的角落里,分别有三个人被关在了不同的笼子里面,一看到了白愿,脸上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惊恐的神情,“是你!”

    不会错,白愿几乎是跟他母亲长得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白愿更加的有阳刚气息罢了,可以看的出来,白愿压根就是沈思歌的孩子。

    “看到我很吃惊吗?”他端坐在大厅的沙发里面,端详着他们三人,不紧不慢的道,“当初华胜看到我的时候,也跟你们一个模样。”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哪里的!”梁永不甘心的问着。

    还记得那一天他们三个人可是奔赴着不同的机场上的飞机,眼看着就要带着自己的老婆孩子登机了,却是突如其来的冒出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丝毫不畏惧的在所有人面前将他们给制服,再然后就是带到了这里来,他们已经被关了多久都已经是数不清楚了。

    至于他们的妻儿,更加的不知道是被安置到了哪里去,“你到底把我们的老婆孩子都弄去哪里了!”

    “着急什么,你们不是一向都无所畏惧的吗。”他冷笑了一声,“要不然,怎么会连杀人的事情也干的出来。”

    “你胡说八道,我们杀什么人了。”另外的两个人几乎是不敢回话,一直都是梁永在做着辩解。

    “厉盛不是说你们都招了,这下我出现就开始嘴硬起来了。”

    梁永一屁股的坐在了地面上,“我们压根就听不懂你说什么,劝你最好是放了我们,你这是非法囚禁,是要坐牢的。”

    “哦?如果说,我这是得到了批准的呢。”他轻挑了一下眉毛,丝毫看不出来半点是在开玩笑的意味,忽然的恍然大悟了一下的模样,“忘记告诉你们,安城,从来都是我说了算!抓你们过来的人,可都是军队里面的,你说,这还是犯法的吗?”

    “!!!”白愿的话,几乎让他们放弃了抵抗的念头。

    “我真的是想将你们这些人给千刀万剐!”白愿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话,“但是总觉得这样未免太便宜你们了。”

    “你放过我们,这一切都不是我们想的,你要找就找这件事情的源头,我们都是听命行事的啊!”梁永知道跟他自然是犟不过,立刻的就跪在了地面上,拼命的磕起了头来,一门心思只想着怎么逃生,眼底还闪过了一抹狡黠的光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