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二十六章:白总,你脑袋上有绿帽子

    他眼底的狡黠并没有躲过白愿的眼睛,说到底他们一丁点的后悔之心根本就没有。

    “听命行事?”他一点都不觉得惊奇,因为早在这之前,他就从沈懿的那里得知,这背后的始作俑者,一直都是李思迁。

    这一次,他也并不需要告诉质问他们在背后出谋划策的人是谁,一切都是等他下决定罢了。

    “对,只要你放我们走,我可以告诉你是谁。”梁永根本就不知道白愿已经明白了事情的所有,一个劲的狡辩着。

    “可是已经晚了!”他用着很大的声音说了一句,惊吓的三个人都浑身一怔。

    “你们害死我妈,还故意设局害死了我外公,你觉得我会那么轻易放过你们吗,李思迁别想跑,你们都更加别想跑!”

    说出了李思迁的名字,梁永顿时的就瘫坐到了地面上,张着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你……你怎么会知道!”

    “这就没必要告诉你们了,你们的后半生,都是为了赎罪!”

    “我求求你放过我们,我还有老婆孩子,我不能出事,要是我出事了,他们也就跟着完了!”

    他冷笑了一声,“没事,我当初无父无母,也是这么过来的,要怪就怪你们做的事情太多了,不可原谅!”

    他的声音几近冰冷,没有掺和一丁点的感情在里面。

    跟他谈为人父母,真是可笑之极,如果被他们的儿女知道他们都做过这么肮脏的事情,那叫什么为人父母,简直就是禽兽都不如!

    远比监牢里面还要来的痛苦的,就是这一生都只能够在这样的一个铁笼子里面虚耗光阴,哪怕是吃喝拉撒,统统都是,这简直就是比要了他们的命都还要来的难受。

    “我不会让你们这么轻易的死了,让华胜去坐牢太可惜了,你们的后半辈子,就都在这里过吧,我一天未死,你们就一天都得在这蹲着。”

    他的话就如同是修罗下达的命令一般,无从让人抵抗。

    “好好看着,要是跑了,你们都统统去死。”白愿站起了身,就作势要离开。

    这个时候的天已经是夜幕降临了,由于是郊区,所以离开的需要一些时间,前脚刚踏出这所房子,后脚那的顾挽澜便是传来了电话,她的声音有些轻微,“白愿,你还没回来吗?”

    “嗯,公司有点忙,可能没办法那么快回去。”白愿安抚着顾挽澜。

    “你现在……在公司?”她试探性的问着。

    白愿不假思索,应了一声,“对啊。”

    “哦,那没事了,你继续忙吧,我先休息了。”话音刚落,不等白愿说点什么,她已经是啪嗒的一声将电话给挂断了,可以听的出来声音有些急切。

    白愿再想着拨打电话回去的时候,只传来一阵忙音,说是对方手机已关机。

    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了心头,可是转念一想,或许是顾挽澜害怕熟睡的时候被吵到,所以才会把电话挂断了呢。

    陪同着刘妈看着空无一人的办公室,整栋楼都是漆黑着灯火,没有一丁点人烟的模样,她握着手机苦涩的笑了一下,喃喃自语,“白愿,你骗我!”

    “少奶奶,这是要回去了吗?”刘妈守在门口问道,随即觉得不对,又解释了一下,“少爷估计是去应酬了吧。”

    “回去吧。”她手中拿着的一个便当盒,随意的就丢掷到了垃.圾桶里面去了,这是白愿,第一次欺骗了她。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干什么,为什么要隐瞒着自己,但是她只确信了一件事情,她被白愿骗了,这个认知在她的脑子里就如同是一个肿瘤一般,随时都有可能会爆发起来。

    顾挽澜没有理会刘妈给白愿的辩解,心头就如同有一个石头一般压住了一样,难受至极。

    深夜,顾挽澜也不知道在自己的床上躺了有多久,辗转不安,就愣是没有睡着,白愿轻手轻脚进入了房间的时候,看着床上的顾挽澜,放下了一直悬着的心。

    顾挽澜一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立即就闭上了眼睛,假寐着。

    白愿若无其事的去冲了个澡出来,也一同的进入了棉被当中,顾挽澜浅浅嗅了一下房间内的所有味道,幸好,他身上以及房间内都没有香水味,证明着他出去并不是为了见一个女人。

    起码验证了他不是对产生了背叛,但是心中的疑惑终究还是存在的。

    她不禁的嘟囔了一声,“白愿,永远都不要骗我。”

    白愿抱着他的手臂顿时僵住了一下,只看着她砸了砸舌,多半是在说着梦话。

    这一夜,顾挽澜根本就没有睡着过,一直都是恍恍惚惚的,一直到了第二天快天亮的时候才睡着了的。

    第二天,赵玲珑的各种被潜.规则的消息以及证据都被全数的放了出来,她现如今是白念所公布出去的女朋友,白念就自然是脱不了身。

    一大早的就在公司大门口被堵住了,“不好意思白总,请问一下你知道你女朋友赵玲珑曾经被潜.规则的事情吗?”

    “不好意思,无可奉告!”白念阴沉着一张脸,保安则是在他的旁边一直阻挡着记者的拥挤。

    最后经过千辛万苦的才进了公司内,不少的员工都在那议论纷纷,“你们都听说了吗?听说白总被人给带了绿帽子了!”

    “不是吧?白总也有被人带绿帽子的时候?”有人又是惊呼出声来。

    “嘘,快散了,白总进来了。”看到进门的白念,都十分有默契的散开了来。

    虽然如此,但白念还是感受到了一阵气息,就犹如无数的人在他身后指指点点一般。

    真没想到赵玲珑的底细这么的肮脏,他原本只不过是想着不要让赵玲珑接近白愿罢了,等她对自己死心塌地的时候再一手甩开,但是没想到竟然被人爆出了她的黑历史,连同着自己都给卷了进去。

    绿帽子,这个头衔,他可还真是一点都不喜欢,什么时候他也被人给这样的埋汰了。

    现在一说起赵玲珑这个名字,他简直就是恨之入骨。

    “嘭!”他怒气冲冲的将自己办公室的门给一把的踹开了,惊吓到了在周围的员工,但是都很快的又纷纷把头给低下,愣是没敢看过去一眼。

    “看来白总不会真喜欢上那个小明星了吧。”

    “不是吧,我之前听说她的心机可重了,最后咎由自取毁了容,也不知道怎么勾搭上了白总的哥哥最后又抢了李婉儿的代言,这不估计觉得咱们白总有用,不惜一切代价的厚脸皮贴了上来,这些倒好,真是感谢那些曝光这些东西的人呢,就是可怜了咱们白总。”

    “就是,娱乐圈有几个是干净的啊,真不明白咱们白总是怎么想的。”

    “嘭!”一个坚硬的东西立刻就落在了说这句话的人脑袋上,顿时那女人就捂着额头痛呼了一声,“啊!”

    疼痛的蹲下了身子,摊出手过来一看,“啊,是血!”

    所有的人都顺着那个尖锐的东西投射过来的反响望了过去,只看见白念一脸阴沉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站到了他们身后。

    “白总!”立刻满腔的怨言,都给全数的吞入回到了腹中。

    白愿在钱包里掏出了几张百元大钞丢掷到了那人的身上,“以后管好自己的嘴巴,不然就不是这么简单的!”

    说完,这才真正的回了办公室里面。

    看到了白念的怒气,愣是没有一个人敢继续多嘴了,生怕下一个被打的头破血流的人就是自己。

    “一群废物!”他将满腔的怒气都给投掷到了桌子上,用力的又是踹了一脚,坚硬的办公桌,几乎碎裂开了来,但是仅仅如此根本就没有办法表明他此时心里是有多么的气愤。

    赵玲珑一看到新闻出来的报道,几乎是没有一丁点想法的就朝着白念的公司飞奔了过去。

    不可以,这是她好不容易得来的感情,不可以就这样没了,哪怕这些她曾经真的是为了觉得而做过,但是这不代表自己就不爱白念啊。

    但是白氏现如今可不是她说想进去就可以进去的,早在大门口那就被人给堵的水泄不通,甚至是停车场里面都是人满为患,赵玲珑要是想进去,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生怕会被人发现自己的存在,赵玲珑还特地的让娜娜将自己的保姆车给开到了公司前面停下,果不其然,立即的就吸引到了不少记者的注意,一群人立刻的朝着车子跑了过去,趁着这个人少的空档,赵玲珑拿着脖子上的丝巾掩盖住了自己的脸颊,这才顺利的进了公司内。

    但是要上楼并不是那么的简单,她联系过白念无数次,但电话都是显示忙音,不用想他定然是生气了。

    赵玲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装作着若无其事的模样跟着那些员工一块进了电梯里面,但是打扮的这么光线靓丽的她,哪怕是挡住了脸也是热的不少人的注意,这多看了几次,就有人把她给认了出来,“赵玲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