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二十九章:生与死,一线之间。

    “什么!”顾挽澜看到了新闻上面的报道的时候几乎是不敢相信。

    双手都在剧烈的颤抖着,“怎么会这样!”

    明明前几天还一脸傲气的跟着自己说话的赵玲珑,好端端的怎么说没了就没了呢?

    她真的不敢想象那样心高气傲的一个人,竟然会为了白念而轻生了。

    赵玲珑的尸体最后是给火化了的,被带走的白念,也是满脸的沧桑,仍然都没有从赵玲珑的死中脱离出来,日以继夜的做梦,都感觉她的鬼魂在身旁环绕,让他不得安生。

    知道了这件事情的白展宏,也是给气进了医院,一蹶不振。

    一夜之间,白氏就像是变了模样一样,因为赵玲珑的事情股票大跌,无数的谴责都对准了白念,斥骂他的话也是不堪入目。

    因为是他怂恿的赵玲珑跳下去的,如果当时的他少说几句话,或许都还有回旋的余地。

    顾挽澜也是生气的带着白愿直闯到了白念的住处,对于顾挽澜的到来,白念是猝不及防,还未来记得开口说话,一个利落的巴掌,便是落在了他的脸上,“白念!你太过分了!”

    他捂着被打疼了的脸颊,不敢置信的看向了顾挽澜,“我过分?”

    “我早就跟你说过玲珑是一个好的女孩,如果你只是抱着玩弄的心态就不要接近于她,现在好了,她的那些丑闻被曝光了,你就对她敬而远之,如果不是你那么绝情,玲珑怎么可能会轻易的寻死!”

    她是真的后悔,早就应该在那天不管赵玲珑对自己有多么的不满,误会有多么的深,她就应该拼尽全力的去阻止的,或许就不会有今天的境地。

    “我绝情,但是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白念怒吼了回去。

    白愿微微的蹙了蹙眉,“这跟挽澜没关系,你不要把她给拖下水。”

    “是吗,这归根到底白愿你才是罪魁祸首不是吗?”白念质问出声,“你敢说当初一直跟你闹绯闻的不是赵玲珑吗?”

    “那些都不过是记者捕风捉影的,跟你有什么关系。”他不以为然的道,“这就你可以害死人的理由?”

    “你成天在外沾花惹草的,你就不害怕澜澜伤心?”他抿着唇,“我就是为了阻止你,所以才把赵玲珑这个烂摊子给背到身上的。”

    “白念你有病啊!你要干什么不要把我当作一个借口!”什么害怕自己伤心,“白愿跟玲珑的事情我全都知道,新闻上面乱写我可以理解,但是这不是你可以伤害玲珑的理由!现在是一条人命,人命啊!你懂么!”

    到底在他心里什么才算的上是重要的,一条血淋淋的人命就在他面前没了,他还可以做得到这样的若无其事。

    “澜澜,我真的知道错了,我都为了你跟赵玲珑那样脏兮兮的女人睡了,还不够真心吗?”他恳切的眼神看着顾挽澜。

    “你真是疯了!”她连连后退着,躲到了白愿的身后,“白愿我们回去,我不想看到这个疯子!”

    白念想要绕过白愿,却是被一拳给打趴下,“不要为你的过错找着什么借口,挽澜从来都不是你的借口。”

    离开了白家,顾挽澜只觉得脑袋都要炸开了一样,浑身不舒服,只觉得冷的很,抱着肩膀瑟瑟发抖了起来,“白愿,你说白念到底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

    为什么她身边的所有人都像是变了一个模样,自己根本就不认识了。

    “人都是会变的。”白愿将瑟瑟发抖的顾挽澜给环抱在怀中,“别怕,我在。”

    “可是玲珑还那么年轻啊,那是一条人命啊!”她的心态崩不住,瞬间就哭出了声音来,“我宁愿玲珑现在还在骂着我虚伪,假惺惺,我也不希望她出事。”

    “那是她承受不住,谁都没有办法改变。”他的一双眼眸悠远深长。

    他们走了之后,白念瘫软在地面上,捂着脑袋痛苦不堪,“啊!!!”

    一声长啸,想要泄愤心底的不满,却怎么都觉得胸腔如同被堵住了一样,难受的很。

    为什么自己做的这一切都是顾挽澜,她却是这么的丝毫不领情,甚至还数落自己是一个疯子。

    但是到现在他都还没有想明白,赵玲珑为什么会跳了下去,现如今所有的过错都揽到了他的身上,哪怕赵玲珑是真的被潜了规则,哪怕她真的对不起了白念,现如今死者为大,白念就自然而然的背下了负心汉的罪责。

    白家一度崩塌,老爷子躺在医院里面看着白母一脸的惆怅,白念迟迟的才出现在医院里面,却还是被不少的人给认了出来,“诶,你们听说了吗?听说白氏集团的白念逼死了一个小花啊。”

    “当然了,这件事情都轰动了安城啊。”

    “这件事情都气的他们家的老头子快不行了好像,听说白氏这一次真的挺惨的。”

    “惨什么,害死了人还可以这么心安理得,他们这些有钱人啊就是喜欢玩弄别人感情,都是活该!按我来说,要是倒闭了是最好的。”

    白念一脸黑沉的进了病房,病床上面的白展宏虚弱的像是随时都要死了一样,他坐在了一旁,艰涩的开口,“爸。”

    白展宏轻轻的动了一下手指,一看到是他,便是激动的手都剧烈的颤抖了起来,“逆子!给我滚!给我滚出去!”

    “老公,你先不要那么激动,阿念也真的是知道错了。”李思迁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混账,如果不是他白氏会出现这么多的丑闻吗,我辛辛苦苦维持了那么多年的白氏,现在全给毁了,全在他的手里给毁了!”说完,白展宏又是激动的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爸,楼是她自己跳的,能怪的了我吗?”他努着嘴,丝毫没有认知到自己的错误。

    “滚!我们白家没有你这样惹事的儿子!你怎么就不能够学学白愿,他怎么没在外面惹是生非,招花惹草的,就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你是说我不如白愿?!”他微微的眯起了眼睛,“为什么你们一个个的都觉得我不如白愿,我到底是哪里不如他!”

    说完,他用力的踹了一脚白展宏身旁的桌子,惊吓到了他们两个人,白母立刻的劝阻着,“白念,够了,你先回去,不要在这里气你爸了。”

    本来都已经是气急攻心了,他还偏生的过来大吵大闹的,白展宏说话从来都是心直口快,一点都不顾及白念感受,如果此时白念也跟他犟的话,只会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我在就是气他了,我看他心里就只有白愿一个儿子吧,我他妈的算什么啊!”原本被赵玲珑跳楼的事情就弄的思绪混乱了起来,现如今白展宏还在不断的指责着他,他是怎么想就怎么气。

    “够了!”李思迁脸上明显的闪过了一抹愠色,“快回去!”

    “妈!”白念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连李思迁也不理解自己,李思迁说着,“要是你爸不在乎你,怎么可能会把白氏交到你的手上,现在就给我回去好好的打理白氏,你也不会想要看着你爸的心血在你手里荒废了吧。”

    说完李思迁还给他打了一个眼色,白念总是心里有再多的怨言,都给硬生生的吞了回去,“我明白了。”

    白展宏失望的闭上眼睛,只觉得看他一眼都是吝啬的。

    李思迁紧握着白展宏的手,轻叹了一声,“孩子还年轻容易犯错,你干嘛总是这么的较真呢?”

    “我虽然不喜欢那个戏子,但是他现在玩出了人命了,整个安城都知道了我儿子是一个玩弄别人感情的渣男,我的老脸都给丢尽了!”

    “脸面脸面!你就总是觉得自己脸面最重要,到底是你儿子重要,还是你的脸面重要!”李思迁也不禁的数落了起来。

    “够了,不要在维护他了,我不想听。”白展宏一副抗拒的模样抵触了起来。

    李思迁到了嘴边的话,只能够咽了回去,“那你多注意身体,别再动怒了,你昨天都差点被我给吓坏了。”

    当时医生就连病危通知书都给下来了,她差点没跟着一块的晕厥了过去。

    “算了算了,我不说了,你先在这好好的休息,我出去问问医生状况。”说完李思迁便是起身的走开了。

    病房里面正好进来了一个护士,端着不少的医疗物品,此时的白展宏也似乎是因为针水的原因轻缓的熟睡了过去。

    “先生?”护士试探性的叫唤了一下,没有得到他的回应,这才不紧不慢的在自己带来的医疗物品里面拿出了一个手术剪,熟练的找到了他呼吸氧气罩上面连接着的线管,“咔嚓!”一下,就给剪断了。

    白展宏现在是不容易自己呼吸的,没有了氧气罩的呼吸,一张脸很快的就憋的涨红了起来,小护士见状,便是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地方。

    白展宏难受的抓着自己的脖子,浑身开始剧烈的抽搐了起来,李思迁问完了医生就慌张的赶了回来,心里总有种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