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三十章:为了她葬送后半辈子,值吗?

    “老公!”白展宏整个人挣扎的滚落到了地面上,可把李思迁给吓坏了,不假思索的就按下了呼叫铃,很快的一阵嘈杂的声音传了过来,白展宏被抬到了手术车上面,送进抢救室内。

    李思迁就像是突然没了力气一样瘫坐到了门前的椅子上面,呆若木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总算是从抢救室里面给推了出来,李思迁立即的站起了身来,连忙跑过去询问道,“医生,怎么样,我老公又没有事情?”

    “病人是长时间缺氧导致了休克的状态,幸亏发现的及时,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医生谨慎的回答着。

    “所以现在是没什么事情了?”她穷追不舍的问着,心乱如麻。

    一直等到医生肯定的回答了她的问题,“是的。”

    她这才是真正的放松了一口气下来,重新将白展宏送回病房的时候,给他弄着针管的护士突然的惊呼出声,“呀!怎么氧气罩的管子断了?”

    李思迁闻声看了过去,果然,那管子的切口极其的工整,一看就是人为的,她凌厉的问着,“这到底怎么回事!”

    护士一阵害怕,吞吞吐吐的道,“我……我不知道啊!”

    “一定是有人故意要害死我老公的!”她绝对不相信有那么多的巧合,不由多想,李思迁已经是拿出了手机拨通了报警的电话号码,“喂,你好是警察局吗?我在东郊医院,对,我怀疑这里有人要故意谋杀!”

    白展宏仍然是陷入了昏迷当中,被李思迁急切的电话叫来的有白念以及白愿跟顾挽澜三人。

    白念立刻问了起来,“爸怎么好端端的会出事?我昨天走的时候不还是好好的吗?”

    “也不知道你爸哪里得罪了什么人,趁着我离开的时候他的氧气罩管子被人切断了。”

    “现在没事吧?”顾挽澜再也一旁小心翼翼的问着。

    说实话如果不是李思迁在电话里头百般的哭诉着说白展宏几乎要不行了,白愿也不会跟顾挽澜走这一趟。

    不为别的,一来,顾挽澜此时此刻一点都不想要看见白念这个人,二来,白愿并不喜欢看见白家的人。

    “警察不是说快来了么,让他们调查清楚吧。”白念不紧不慢的道,说完还看了一眼顾挽澜,关切不已,“你怀孕了就不应该多来医院这种地方,病菌多。”

    “谢谢,这些不用你多操心。”白愿说完就护在了顾挽澜的跟前,不让他靠近半分,向他昭告着自己的所有权。

    白念只能够垂下自己的手,佯装着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李思迁半眯起了眼睛来,似乎是察觉到了他们之间的不对劲,将白念给扯到了一边,“多关心关心你爸。”

    顾挽澜索性话也不说了,在房间找了一个角落就愣愣的看着,一直到了警察过来,说是要调查监控录像。

    最后调查出来了一个谁都不认识的小护士,警察立刻找到了院长问话,这才知道那个护士正好办完了离职手续,这更加的惹人怀疑。

    “爸怎么会跟一个小护士扯上关系了?”白念怎么想都没想明白。

    “呵,他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白愿冷嘲热讽的说了一句,让人满面怀疑了起来那个小护士是不是还跟白展宏有过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李思迁的脸色有些难堪,阴沉着脸道,“不准胡说,你爸不是这种人。”

    “哦?”白愿轻挑了一下眉毛,满脸都在写着不相信的神情。

    “行了,阿愿,等警察弄清楚吧。”他们在这随意的揣测也没什么用处,“到时候就能解释清楚了。”

    当天晚上,那个护士就被抓到了,据说她正好买了车票想回老家,被抓了个正着。

    李思迁由于要在医院里面照顾白展宏,所以并没有到警察局,身为子女的他们,自然是要去一趟的。

    刚刚进入警察局,便看到了端坐在那的张冉,她的手正被带着手铐,毋庸置疑的就是对白展宏下手的人了,白念怒气冲冲到了她跟前,用力的揪起了她的衣服逼问着,“说,为什么要害我爸!”

    “先生你冷静一点,这里是警察局。”立刻白念就被带离了张冉的身旁,白愿跟顾挽澜也站在不远处端详了起来,对于张冉却是一点的记忆都没有,从来都没有见过。

    “你就是那个人渣!”张冉一看到了白念也是双目充斥着血红,似乎是很大的仇人一样。

    “老实点!”看着张冉略显激动的模样,警察立刻的就按住了她的肩膀,不让她做出任何的反抗。

    “怎么回事?”看着这个状况,顾挽澜更加的是一头雾水了,白愿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手安抚着,“没事。”

    白念狐疑的问着,“我认识你?”

    张冉冷笑了一声,“是,你是不认识我,但是赵玲珑,你总该认识吧!”

    果然,白念浑身一怔,“你是谁?”

    “我不是谁,玲珑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儿,却被你玩弄了感情逼的跳了楼,现在她香消玉殒,而你却是一点事情都没有,我真的不服!为什么你们这些有钱人都可以这么互作非为,你知不知道她为了一部戏,每天熬夜背台词,毁了容都还不惜一切代价的去换取一个角色,她那么努力,为什么最后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为什么!”张冉歇斯底里的道。

    “你是玲珑的粉丝?”顾挽澜狐疑的问着。

    “对,从她默默无闻的时候我就一直关注着她,看着她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到最后却被白念这个人渣给害死了!”张冉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道,“然后我看到白念进了一间病房,得知里面的人就是他的爸爸,所以我恨,我要他的亲人也该去死,也让他尝一下这种痛苦!”

    “你太偏激了,你怎么可以去伤害一个老人!他何其无辜!”顾挽澜真的被震惊到了,“如果玲珑还在的话,也不会赞同你这么做的。”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根本就克制不住我自己。”张冉掩面而哭,可以看得出来是有多么的痛苦。

    “你们都干嘛非要逼我,她跳楼是她自己跳的啊,为什么都说的像是我的错一样,我推她下去的吗!”白念觉得整个人都要被逼疯了的感觉,跟着怒吼了一声回去。

    “你到现在都还不知道错,玲珑真的是瞎了眼才看上了你,她不在,我就给她报仇。”

    “来,警察快把判她蓄意谋杀,让她蹲个十年八年的牢。”白念指着张冉道,“最好是永远都不要放出来。”

    “你当警察局是你家开的啊!”那个警察一脸的嗤笑,不以为然道。

    白念脸上一阵煞白,有气不能发,“我不管,要是我家里人还出了什么事情,我就跟你们没完!”

    “你还那么年轻,为什么非要做这种傻事?”顾挽澜推着轮椅,到了她的面前一脸的惋惜。

    “你是谁?”张冉冷笑了一声,淡淡的撇了她一眼。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这么做到底值得吗?且不说现在被你害的人情况如何,你难道觉得良心就可以安定的下来吗?为了一个明星,葬送你的后半辈子,值得?”

    张冉立刻陷入了沉默,当时也是一时的激动,什么都没想,只想要白念也跟着不好过,但是此时也不知道自己要面临的是多大的判.处,一时之间,竟然说不上话来,“我……我不知道。”

    “我不管了!”白念说完,愤愤然的拿起了自己的车钥匙,一溜烟的就不见了人影。

    “这能轻判吗?我相信她也是一时激动做错了事情的,再说,她下手的人是我公公,现如今他也没了什么大碍,如果我们不追究的话,会不会没那么严重?”顾挽澜闻着那个警察道。

    “这个到时候或许可以从轻判.处的。”

    “那谢谢你了。”顾挽澜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张冉不明所以,“你为什么要帮我?我既然害的人是你公公,难道你不恨我?”

    “人都会犯错,但是如果你知道后悔的话,我何不给你一个机会?”她从来就都不是那么绝情的人。

    张冉眼眶有些温润,“可是我真的害了人啊。”

    “玲珑是我朋友,我不希望喜欢她的人会为了她做出什么傻事,更加不希望会因此而万劫不复,如果她还在的话,知道有一个这么关注着她热爱着她的粉丝,或许也不会那么无牵无挂吧。”

    “谢谢你。”张冉感激的握住了她的手。

    离开了警察局以后,顾挽澜觉得心上的烦闷又是增加了不少,“白愿,我真的好累了。”

    “累了就休息一会儿。”给她系上了安全带以后,便安抚着她睡了过去。

    “啪!”回到医院跟李思迁诉说了事情的过程的时候,白念脸上挨了一个结实的巴掌,她抬着的手腕都是发着抖,“是你差点害死了你爸!”

    “妈!连你也指责我!”白念怒瞪着双眼,攥紧着双拳,捏的咯吱做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