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三十一章:开弓没有回头箭

    “指责你?我打你是让你清醒清醒!”李思迁浑身都因为愤怒而颤抖着,脸上的肌肉也是微微抽搐着,“你爸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跟那些不清不楚的人搅和在一起,你什么时候听他说过?现在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你爸都差点因为你死了,你还这么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是,我是不如你们所说的那么好,但是我说你亲生儿子啊,你怎么能跟着外面的人一同骂我?”他本来就被这件事情给折磨的死去活来的了。

    他当初要是真的知道赵玲珑会这么意气用事的跳下去,他怎么可能还会说那些话。

    现在哪怕是再后悔有什么用,人可以复活吗?不能啊,但是为什么他非得承受这一切。

    “你听着,你是你爸唯一的希望,经过这一次的事情,你万万不能够再跟你以前一样放纵了,知道吗?”李思迁终究还是狠不下心,湿润着眼眶的嘱咐着。

    “我当然知道了。”

    “你大哥这一次回来了,如果你要是还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抹黑白家,让白氏一再没落的话,白家就真的要被你弄垮了!”

    “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垮了,白家家大业大……”

    他的话还没说完,李思迁不争气的看了他一眼,“你要是再存着这些念头,白氏撑不下去多久,别以为我不知道现在白氏都不如以前了,那都是因为你从来就没有好好的为公司着想过,现如今合作的都是一些老客户,再这样下去,迟早是要完的,你真要你爸亲自下了决定,将白氏转到你大哥手里你才知道后悔?”

    现如今的状况来看,也由不得李思迁不担忧。

    “是。”白念知道现在自己压根就没有反驳的资格,只怕会惹的李思迁更加不高兴,只好诺诺的答应了下来。

    赵玲珑被安葬的那一天,过去的人并不多,因为她的家里人都早早的就没了,所有的事情都是娜娜安排的,所以通知的人寥寥无几。

    顾挽澜当然也被一同的邀请了过去,临去之前,她还让白愿去警察局将张冉也给一同的保释了带过去。

    娜娜站在赵玲珑的墓碑前面,一个个的道着谢,看到顾挽澜的时候,眼眶一热,顾挽澜拉住她的手,将她的身子往下拉了一下抱住了,轻缓的拍了一下,“节哀。”

    她努力的点了一下头,随后看着跟在他们两个人身后噙着眼泪的张冉,一脸好奇的问道,“这是?”

    “这是玲珑的一个粉丝,我就想带她过来看看。”顾挽澜给她擦拭着脸上的眼泪,缓慢的道。

    “谢谢。”娜娜吃了一惊,随即也是感激的道了一声谢。

    张冉看着赵玲珑的时候,激动的几乎是一度说不出话来,她一直梦想着有一天可以跟赵玲珑亲密接触着,却怎么也想不到是这样的一个机会。

    葬礼结束的时候张冉一而再,再而三的冲着顾挽澜道着谢,“真的谢谢你,可以让我过来送她最后一程。”

    “只要以后不要做傻事就好了。”顾挽澜轻轻的抿了一下唇,挂了一抹温润的笑意。

    等所有人都散了之后,白愿有些不满的问,“为什么要帮她?你不应该这么做的。”

    “嗯,就当是为我们的孩子积福,希望他以后可以健健康康的长大。”顾挽澜摇了摇头,只是一脸眷恋的看着腹部。

    白愿暗了暗眼眸,最后跟着她点了点头,“嗯,我们的孩子一定会健康长大的。”

    ss大厦内,厉盛谨慎的问着,“下一步该对付的是谁?”

    白愿的手指敲击着桌面,一下又一下,似乎是在斟酌着。

    “先垄断了白氏的经济再说。”他要的,是一步步将白氏逼入绝境,并不是一下子就给按死了。

    厉盛明了的点着头,“好,我这就去。”

    刚刚转过身,白愿又是拧了拧眉头,“等一下。”

    “怎么?”厉盛不解道。

    他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觉得有点不妥,“白氏先让白念自己折腾一下,先对付李氏。”

    “是。”厉盛依然是没有一丁点的犹豫便答应了下来,但还是多心的问了一声,“你们家老头子没事吧?这次他听到没,躺着也能中了枪。”

    “没事,好得很,还算是命大。”说起来白愿脑袋一疼,他也没能够想得到赵玲珑竟然都有这么疯狂的粉丝,也确实是该说他命大还是侥幸。

    “确实是这次失误了。”他们爆出了赵玲珑的绯闻只是想让白念脸上抹黑,顺带让白氏没落一下,谁都想不到这件事情的后果竟然是赵玲珑死了,厉盛心里也有点说不过去,可是不做都做了,事情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白愿摆了一下手,“先去把李氏收拾了。”

    多余的,他还有待考量,他真的别无选择,亲生母亲被李思迁给害死了,就连他只剩下最亲近的外公也一样,他如果不反击,真的是天大的不孝。

    这些事情只希望不要让顾挽澜知道,她因为赵玲珑的死已经很难过了,如果知道那些绯闻是他故意让人爆出的话,真的不敢想,她会不会因此恨上自己。

    厉盛点了点头,前脚刚出了办公室,后脚景玉就在门口候着了,看着他脸上凝重的神情,不由的追问了起来,“我感觉你最近跟大哥都有点怪怪的,是不是瞒着我干什么?”

    “你只是我的助理,不是我的什么人,这些你没资格问。”厉盛冰冷着脸就越过了她,不作理会。

    “但是白愿是我哥。”她鼓着腮帮子,穷追不舍。

    “那你就该去问你哥,问我干嘛,闪开,我还有事情要去忙。”白愿说完便一把将她给推开了。

    “我不,我就要问你。”景玉正要继续的跟上去。

    手机铃声就响起来了,是顾挽澜打来的,趁着这个空档厉盛也迅速的脱了身,看着他走远了的背影,景玉急了眼,最后只能够无奈的垂下了手,接起了电话,委屈巴巴的对着电话问了一声,“大嫂,怎么了?”

    “怎么听你语气不对劲啊?”顾挽澜眯着眼,狐疑的问着。

    “没有,怎么了,你怎么会给我电话?”她连忙摇着头,解释道。

    顾挽澜抿了一下唇,心底还是有点担忧,“真的没事吗?”

    “没事,我骗你干嘛。”她不过是想知道最近厉盛都在忙什么罢了,每天都是夜不归宿的,还跟李婉儿弄出那么多绯闻来,她看着就是难受。

    “你大哥今天没空,你陪我去做一趟体检吧。”现在孩子也显怀了,顾挽澜越加是充满了期待。

    景玉一听便是很爽快的应了下来,“好啊好啊,我这就去你那,你在家等我一下。”

    “好。”顾挽澜轻轻的笑了笑,就挂断了电话了。

    景玉收拾了一下东西,招呼都没打的就赶去了顾挽澜那,最后跟着一块的到了医院。

    陈少华给顾挽澜昨晚了一系列的检查后,嘱咐着,“孩子最近都没什么问题,就是要注意一下心态的问题,别太抑郁了,很多孕妇都是有产前抑郁症的,你多想点开心的事情,总之就别太悲观了。”

    “好,我知道。”随即看着陈少华还给她指出了孩子的手脚所在的位置,看的顾挽澜对这个未出生的孩子就已经是充满了无限的期望。

    想来也是,最近经历的事情都是大悲的,她的心情也确实是有点落寞,再加上自己始终对于白愿那天晚上欺骗了自己的事情耿耿于怀,所以心里一直都是有点堵的。

    有点忍受不住,顾挽澜轻声的问了起来,“少华,你知道不知道最近白愿晚上都在忙什么?”

    陈少华愁闷的皱了皱眉,“他在做什么啊,我怎么会知道,最近晚上他好像都是跟厉盛厮混在一起的,我也懒得去跟他们合流了,要知道如果喝酒什么的跟他们一块的话,我还要不要泡妞了。”

    “就想着泡妞!”景玉不分由说的就是一拳打在了他的身上,“我最近也觉得厉盛有点怪怪的,大半夜的都没回家,你难道就没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吗?”

    “有什么不对劲的,他们都一个公司的,应酬多半也是一块应酬的,没什么好奇怪的。”陈少华一点都不以为然的说着。

    顾挽澜也是陷入了沉思,“要不你帮我留意一下他们吧。”

    “那行吧。”陈少华思量了一下,“一个孕妇还想那么多,我建议你去上一下育婴课的,到时候也好知道怎么照顾一下孩子。”

    陈少华给出的建议倒是让顾挽澜耳目一新,不禁的思量了起来,“也是,我听你的吧,去报一个课程。”

    让脑子放空一些,到时候就不会瞎想那么多了。

    “我认识一个比较靠谱的,我给安排一下吧。”说完,陈少华已经是拿起了电话去联系起来了。

    体检过没任何问题顾挽澜也不想在医院里面逗留了,景玉谨慎的问着顾挽澜,“嫂子,你确定没什么哪里不舒服吧?”

    “没有了,我们回去吧,今天麻烦你跟我跑了一趟,回家我让刘妈给你做点好吃的。”顾挽澜笑的一脸温润。

    但是话音刚落的一瞬间,她只觉得脑后一疼,两眼一黑的陷入了昏迷。

    “嫂子!嫂……”景玉不明所以,正紧张的推着顾挽澜的时候,连同着自己也一并的滑落在地面上,不省人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