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三十二章:囚禁

    这里是哪里。

    昏沉着的顾挽澜不断的摇晃着头脑,想要竭力的睁开眼睛,却觉得异于平日里的疲惫,怎么都睁不开,只察觉得到身子躺在车子里,一晃一晃的,但是潜意识在告诉着她,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景玉,对了,跟她在一起的人还有景玉,她又去了哪里。

    闭着眼睛想要张嘴说话,却又是张都张不开,昏昏沉沉之间,再次陷入了昏迷的状态。

    到了深夜,白愿回到宅子的时候,想要问一下顾挽澜所检查的状况如何,“刘妈,挽澜呢?”

    “少奶奶?她今天不是跟景小姐一块出去了吗?还没回来啊。”刘妈一头的雾水。

    白愿不由的蹙紧了眉,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他们有告诉你什么时候回来吗?”

    “没有啊,我还以为少奶奶是去找你了。”刘妈摇了摇头,表示着不知。

    白愿不分由说,立刻联系了陈少华,“挽澜跟景玉还在你医院?”

    “你开什么玩笑,他们大中午的就回去了,怎么会在我这。”陈少华也跟着震惊了起来,“不是吧,他们不在老宅?”

    “不在。”要是在的话,他又何必打电话来问他,越是这么说着,白愿的脸色就更加的阴沉了,“通知所有人,去找人。”

    顾挽澜从来不会无故这么长时间不联系他,并且都这么晚了,也不跟他汇报一声,加上昨晚体检的顾挽澜每一次都是第一时间告诉自己的,今天原本还以为是因为景玉陪着她所以才会不联系自己,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的。

    “好。”说完,陈少华就是火急火燎的将电话给挂断了,急急忙忙的去知会人去了。

    果然,当白愿联系起顾挽澜的手机的时候,只一遍又一遍的传来忙音,根本就没有办法打得通她的手机号码。

    “大嫂!”迷迷糊糊之际察觉到有人在推着自己的身子,顾挽澜紧了紧眉头,恍惚的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来。

    眼前的一切都尽是陌生的,但他们所在的地方简直跟豪宅没有什么区别,“景玉,这里是哪里。”

    “我不知道啊,我在医院里面昏迷了醒过来就已经在这了,但是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也不懂。”

    “有人吗!”顾挽澜朝着门外喊了一声。

    景玉摇头道,“没用的,从外面将门给锁死了,我刚刚已经喊过了,没有任何人理我。”

    “那到底是谁恶作剧。”顾挽澜心生起了一抹警惕,如果说是为了要绑架,为什么还要给他们安排着这么舒坦的地方,一看屋子就可以知道不是简单人可以住得了的。

    “不知道,手机也不在身上。”景玉忧心忡忡的模样,她也不是害怕自己出什么事情,而是现如今顾挽澜还怀着孕,要是她在身边跟着也能够出事的话,真的害怕以后白愿会埋怨于她。

    “别担心,我们等等看,要是真的有人想对我们不利,他终究是要现身的。”顾挽澜反倒的安慰起景玉来,一脸的波澜不惊。

    “有消息吗?”白愿的电话络绎不绝的有打过来,他都全数的接了起来生怕错过了一丝的线索。

    “找到了手机的定位地址,但是我们过去的时候,只看到手机,人并没有看到。”

    “继续找!翻遍安城也要给我找出来!”他就不相信区区一个安城,还有什么地方会是他找不出来的。

    厉盛连同着一并心如焚烧,几乎让所有的人都去查找他们两人的下落了,从来不知道景玉不在会对他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咔嚓。”景玉跟顾挽澜所在的房间被打开了门,一个女人端着饭菜给一并的送了进来。

    景玉立刻上去拦住了那个女的,“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把我们关在这。”

    女人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眼底尽是惊恐,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快说话,谁让你送饭过来的你都不知道吗?”

    女人指了指自己的嗓子跟喉咙,又是摆了摆手,弄的景玉一头的雾水。

    顾挽澜将景玉给叫住了,“景玉,算了吧不要难为她了,她一看是个聋哑人。”

    景玉听到这里,也是松开了手不再难为她了,一被松开了手的女人立刻就出去了,景玉想要一并的将门给拉住,却奈何门口守着的人多的很,愣是把她给推了回来。

    “啊!”景玉一屁股摔疼了,愤愤然的叫着,“一个个的都不知道什么叫做怜香惜玉。”

    “算了,看他们的样子应该只是要耗着我们,也没有打算对我们怎么样。”顾挽澜寻思着如果他们还在安城的范围的话,那么白愿就总能够找得到她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就一直在这干等?”

    “抓我们过来的人都不着急,你着急什么,吃饭。”顾挽澜说着,就叫景玉将刚刚那个女人给送进来的饭菜拿到身旁,“我肚子是饿了,不吃饱怎么力气想办法出去。”

    “但是万一他们在饭菜里下了什么……”不管怎么说,景玉就是不放心,眼看着顾挽澜就要将东西给吃进了嘴里,一把的夺过,愣是先往自己的嘴里给塞了一口进去尝试了一下,等咽了下去以后,才看着顾挽澜道,“大嫂你先别吃,都等我试过了没事你再吃。”

    “你傻啊,那要是真的跟你说的一样出事了怎么办。”看着景玉的这副模样,顾挽澜真的是想生气生不起来。

    她乐呵呵的道,“没事,我一向福大命大,你不一样,你肚子里还有孩子呢,要是出了了什么问题我罪过就大了。”

    “可我也不想看你出事。”顾挽澜说着就要夺过碗筷,不让她继续先尝下去了,“要吃就一起吃,我不信他有那么大的胆子费劲心思的把我们给抓过来是为了毒死我们。”

    “呵呵,果然是有点胆识,我喜欢。”透过监控正看着录像的陈子华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音来。

    而站在他一旁的人,就便是苏茉莉了。

    “我还是不明白,你要把她抓过来,是为了什么?”苏茉莉一脸的不解。

    陈子华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一双眼睛就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直愣愣的盯着监控看着。

    苏茉莉脸上闪过了一抹愠色,“少爷,你怎么不回答我?”

    “你有资格向我提问题?”陈子华半眯起了眼,在她身上审视起来。

    她的心里一怔,连忙摇头,“不是,我只是好奇而已,你即不想对她下手,又在这好生养着,是什么意思?”

    “这就跟你没关系了,做好你份内的事情就好。”陈子华说完,继续抱着胸端详了起来画面里面的顾挽澜。

    她咬了咬牙,最后也不敢反驳他的话,只能够唯唯诺诺的点了一下头,“是。”

    但是为什么看着他这么津津有味的盯着顾挽澜看的时候,自己的心里妒忌的快要发狂了一样呢,到底他们之间有什么渊源。

    “叩叩。”房间的门被轻轻的敲了一下,一直等陈少华说了一声,“进来。”

    在门口守候着的人这才推开了门,看了苏茉莉一眼便绕了过去,是刚刚给顾挽澜送饭的女人,恭敬的唤了一声,“少爷。”

    “下去守着,多吩咐做一些对孕妇有好处的饭菜。”

    “少爷,收到消息说现在白愿在全城搜寻他们两人,这个地方,怕是很快就找过来了。”女人临走的时候还不忘的多提醒了一声。

    “我知道了。”听到这话,陈子华的脸上明显的是闪现出了喜色,丝毫没有一点慌张的迹象,还自言自语了一声,“看来这顾挽澜果真是对他重要。”

    “那对于少爷呢?”苏茉莉趁机的问了一声。

    他眸子一冷,视线落在她的身上让苏茉莉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急忙的把头给低下,只听见头顶传来冷若冰霜的声音,“我说过不该知道的事情你哪怕是再想知道,也得给我烂到肚子里面去!”

    被当中一个佣人的面前被指责了,苏茉莉的脸上很显然的难堪了一会儿,“是我多嘴了。”

    双手死死的握成了拳头状的模样,恨不得将指甲都给扎入掌心里面似的,卯足了劲的丝毫没察觉到痛意一样,她那天好不容易的才因为顾挽澜那个及时的电话给救了下来,就立刻找上了他,试问还有比她还要对他忠心以及痴情的么。

    但是陈少华却是对她充满了利用以及不信任,到至今为止,她哪怕只是一个姓氏,都不曾知道,只是跟着佣人一样叫着少爷。

    “大嫂,你没觉得不舒服吧?”隔不了两分钟景玉就要担忧的多问上一声。

    看着她这么紧张的模样,顾挽澜不禁的轻声笑了起来,“我怎么感觉你比我都还要担心,放心吧,我没事,你也吃了啊,要是有事你岂不是也有感觉。”

    “不一样的,可能下了只对孕妇有害处的药,对平常人没什么害处呢。”景玉怎么想心里都是不安分的。

    顾挽澜没有继续说话,而是在房间里扫视了起来,她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一样,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确有其事,突然一只打着转的眼珠子,落在了自己床面前的一个娃娃身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