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三十三章:你会跟我走的,迟早有一天

    “景玉,你把这个东西给我拿过来。”她伸出手便是一下子的指住了那个硕大的娃娃。

    陈子华看着监控,脸上的笑意更盛,还不禁的嘟囔了一声,“被发现了!”

    看着陈子华盯着顾挽澜傻笑成这个模样,心里的妒忌之心更加的膨胀了起来,苏茉莉恶狠狠的盯着荧幕上面的那张脸,自身的脸庞因为妒恨而变的扭曲了起来,像是满腔的愤怒都在蓄势待发的状态。

    顾挽澜盯着娃娃的眼睛直看,越发的觉得不对劲,伸手用力的揪住了娃娃的眼睛。

    “大嫂,你干嘛呢?”看着她的举动,景玉是一头的雾水。

    “找一把剪刀过来。”顾挽澜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径直的又是吩咐了一声。

    景玉点头应了两声,也不含糊,立刻去翻箱倒柜的找了起来,很快的就在最下面一层的抽屉里面找到了剪刀给顾挽澜递了过去,“给。”

    顾挽澜拿着剪刀就是毫不留情的在娃娃眼睛的周围剪了起来。

    “果然!”娃娃的眼珠子赫然的是一个针孔摄像机的模样,顾挽澜半眯起了眼睛,提高了警惕,“只怕这个房间还多的是像这样的东西!”

    “你是说,我们现在在干什么,都被别人监视着?”景玉捂着嘴巴,一脸的吃惊。

    “嗯哼,理论上是这么解释的。”说完便是咔嚓的剪断了娃娃眼珠子连着的电源。

    陈子华所看这的监控暗黑了一个屏幕,脸上却是一点的都不以为然,“没想到比我想象中还要聪明。”

    “那我去找找。”一想到他们一直都被一双眼睛在暗处里盯着的感觉,就很不好受,景玉说干就干,迅速的在房间搜寻了起来。

    顾挽澜的腿脚不便,也帮不上忙,只能够坐在床上看着她忙上忙下的。

    最后景玉都在各处找出了好几个摄像头出来,都一并拿到顾挽澜跟前了,顾挽澜拿起来琢磨了好一会儿,突然的喊了一声,“我知道你在看着我们,这么点摄像头一定都还没一半的一半吧,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不要藏着掖着。”

    “在房间待着。”陈子华说完这句话,便是站了起来作势要去顾挽澜所在的房间了,苏茉莉下意识的拉住了他的衣角,“等一下,我不能去吗?”

    “你想让她知道我跟你有关系?”说完,他用力的扯下了苏茉莉的手,“要是让她知道我跟你认识,你也该消失了。”

    他的话让苏茉莉浑身颤抖了一下,迅速将手给放置到身后,不敢继续的接近半分。

    陈子华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才叫人把门给打开,听到声响,两个人的视线都一同的齐刷刷看了过去。

    “是你!”顾挽澜一看到他,便立刻叫出了声音来。

    景玉则是一脸的震惊,像是失了魂一样,支支吾吾了半天,“你是子华”

    “看到我很吃惊吗?”他若无其事一样坐在了床边的一张椅子上面轻挑了一下眉毛,说不出的放.荡不.羁。

    “你也认识他?”顾挽澜望着景玉,狐疑的问着。

    景玉呆滞的点了点头,“当然认识,但是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你不是早就失踪了吗?”

    “失踪?”他摇了摇头,“我只不过是更好的生存而已,那不叫失踪。”

    景玉警惕的护在了顾挽澜的跟前,“所以你回来是要干什么,别告诉我只是叙旧这么简单,再者,叙旧也不该跟我大嫂有关系。”

    “你又知道我跟她不认识?”陈子华一脸的从容看向了顾挽澜,“你告诉她,我们认识吗?”

    顾挽澜抿了抿唇,“是认识。”

    之前在医院就见过面,那个时候只觉得他很神秘,却怎么都没想过有一天被他用这样的方式给囚禁了起来。

    “然后呢,你还想怎么样?特地带我们过来给锁住,然后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很有意思?”景玉句句都是冷嘲热讽的。

    陈子华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反正我是觉得挺有意思的。”

    “变态!”他的话音刚落,景玉就是斥骂了一句。

    “景玉。”顾挽澜轻轻的拉扯了一下她,现在还不知道陈子华的想法,万一把他给激怒了,她自己不要紧,但是孩子现如今是最重要的,她必须要保全。

    “你出去,我跟她谈。”陈子华的话音刚落,房间的门被大大的打开了。

    景玉却是死死的搂着顾挽澜,“我不出去,我怎么知道你要干什么!”

    “没事,景玉你出去一会儿,他不会害我的。”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直觉陈子华不会对自己做出过分的事情,要不然也不会将她放到这么安逸的一个房间里。

    景玉咬紧着牙关,似乎是在做着艰难的决定一样,“那好吧。”

    知道这么僵持下去不是问题,景玉只好答应了下来。

    房间里只剩下顾挽澜跟陈子华两个人了,寂静的很,最先打破这个氛围的人还是顾挽澜,“说吧,谈什么?”

    “你果真不记得我是谁吗?”他抱着希冀的问着,顾挽澜却依然是一脸的茫然,“我记得你啊。”

    他苦笑了一声,“不,你不记得。”

    他所说的,不是她所想的那个。

    “我不明白你说的什么意思。”

    “我的消息,白愿这个时候应该快要知道你在这了,然后很快他也会赶过来。”

    她拧了拧眉,“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因为我想跟你谈交易,谈谈,怎么样才可以离开白愿。”他眯笑着一双眼睛,丝毫看不出来他是在说着玩笑话,还是在说着真心话。

    顾挽澜不禁嗤笑了一声,“你觉得你现在像什么吗?你就像一个找上门的小三,要逼退正宫一样,说的台词也是一样的。”

    他脸色一阵难堪,还一本正经的解释了起来,“我是正常取向。”

    “那我为什么要离开白愿,你告诉我。”

    “因为我对你有兴趣啊。”他的话一说出来,顾挽澜愣了一下,“你别开玩笑了,我就跟你见过两次面,你当真的以为是电视剧吗,有一见钟情?”

    “如果我偏说是呢?”他说着,还站起了身来,接近了她的身前,顾挽澜走不了,只能够不断的往后仰。

    看着她神情紧张的模样,陈少华噗嗤的一声笑了起来,“逗你玩。”

    “我很严肃。”她紧绷着脸,说不出的正经,“我并不觉得你会对一个肚子里怀着别人孩子的女人产生任何的情感。”

    “你现在不离开,迟早也是要离开的,我这是为你好。”

    “你凭什么这么说!”她脸上闪过了一抹愠色,似乎是很不喜欢听到他的这种话。

    陈子华轻笑了一声,“凭我知道他所做的所有事情,包括,骗你。”

    顾挽澜的心底不由的咯噔了一下,“你为什么会知道。”

    “这你不要管,我知道就是知道,很快白家就有难了。”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然后你就会知道一切。”

    “我应该知道什么吗?”他一副打着哑谜的模样,顾挽澜看不透。

    “我给你提个醒,因为不想看到你难过。”说完,他暗了暗眼眸,似乎有说不出的惆怅。

    她捂上了耳朵,“如果要说的是这些挑拨离间的事情,我不会听的,我相信白愿。”

    什么白家有难,那跟她有什么关系,自己跟白念早就毫无瓜葛了,加上白愿跟白家的关系原本就不是很好,哪怕有难,如果白愿不帮,她也不会说什么。

    “他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你都明明心生间隙了,却还这么维护他。”

    “够了!我不要听!”她不可能相信一个只见两次面的人而不相信同床共枕了那么久的丈夫,“如果这是你的目的的话,那么让你失望了。”

    “少爷!”刚刚那个所谓的聋哑女人过来提醒了一声陈子华,“我们该走了。”

    “我只问一次,也不会勉强你,愿意跟我走吗?”陈子华一脸凝重的盯着顾挽澜的脸颊看,“相信我,我不会害你的,白愿就一定会。”

    “我不会走。”看着他的模样,不像是要强迫自己的,顾挽澜也是坚定了信念,猛烈的摇着头。

    “你会跟我走的,迟早有一天。”陈子华握紧着拳头,闭着眼睛似乎是在思量着什么,许久,才长呼了一口气下来,“走吧。”

    那女人为难的看了一眼顾挽澜,“走!”陈子华不分由说,厉声道。

    苏茉莉早早的就在别人的护送下离开了这所房子,陈子华看着就要到了眼前的白愿的车子,别过了头不去看顾挽澜所在的楼层,“放火!”

    白愿,救不救的了你所爱的人,就看你的本事了。

    景玉被关在了隔壁的房间里,闻到了从窗户缝隙中弥漫进来的汽油味,随即透过窗户看出去便能够看的烧得火红的火苗,一下子就蔓延到了二楼来。

    顾挽澜没有想到陈子华竟然叫人放火,被浇了汽油的屋子燃烧的很快,外面的墙壁很快的就是漆黑一片,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失望透顶,“这就是所说的不会害我!”

    白愿赶到的时候,正巧就是陈子华走的时候,但是又看了一眼屋子,愣是没敢追上去,直觉告诉他,顾挽澜一定就在那所房子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