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三十四章:孩子出事了,怎么办?

    “怎么烧起来了。”厉盛看着火势正旺的屋子,突然一种心慌的感觉不断的在心底处迸发。

    “救人!”白愿不分由说,人已经往屋子里冲了进去。

    看着这个趋势,厉盛也连同的一并跑了进去,索性大门并没有被锁住,轻而易举的就可以进入到了屋子里,顾挽澜所在的房间此时已经被火势蔓延上来,浓烟一片了,“咳咳!”

    不行,她不可以在这干等着出事,庆幸以前恢复的不错,她勉强的可以下到了地面上,但是由于怀孕太久没有做过练习,腿上一点劲都没有瘫软到了地面上,她只能够侧着身子的双手撑地,以防伤到了肚子的往前挪动着。

    “挽澜!”门外传来了白愿大喊的声音,顾挽澜面露出一阵喜色,“我在这!”

    隔壁房间的景玉也一并听到了声音,欣喜的叫着,“大哥!”

    是景玉的声音,在二楼走廊里路过一所房间,厉盛立即就站住了脚,并指了指隔壁的另外一间房,“嫂子估计是在这了。”

    火势很旺,炙烤的脸颊都是烫的红红的,瞬间就出了一身汗来,“门被锁住了。”

    “挽澜,你在里面吗?”白愿躲闪了一下掉下来的东西一边冲着门里面叫唤着。

    “在!可是我起不来。”她急着脑门也冒出了一层薄汗来。

    “嘭!”白愿用力的踹了一下门,第一次没有用处,厉盛撇了一眼景玉所在的房间,犹豫了一下,过去连同着白愿将顾挽澜所在的门给踹开了来,一扇门弱不经风的倒在了地面上。

    看着趴在地面上的顾挽澜,白愿不经一点的思考就立刻过去将她给抱了起来,“没事吧?”

    “我没事,景玉不知道被带去哪里了,你们快去找她。”她急忙的摇着头,劝说道,“火这么大不赶紧找到会出事的。”

    “没事她就在隔壁。”白愿安抚着她。

    厉盛帮白愿撞开了门之后,也迅速的将隔壁的门也一并给弄开了,景玉却是明白了什么,看到厉盛一脸苦涩的笑意,“你不是想我死吗,怎么还给我把门开了!”

    她听的一清二楚,明明厉盛可以第一时间救了自己的,她不是妒忌顾挽澜,而是觉得假使厉盛心里有一丁点她的位置,就肯定会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她,但是厉盛没有。

    “走吧。”他冷着脸,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怎么办,门被堵上了。”看着被倒塌下来的墙壁给堵死了的门,顾挽澜一脸的担忧。

    景玉抿着唇跟在厉盛的身后看到顾挽澜还是关切的问了一声,“大嫂,你没事吧?”

    “没事。”

    厉盛将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下来,就着一旁的花瓶倒出来的水给浸湿,递过去给顾挽澜,“捂着口鼻,别呼吸太多的浓烟了。”

    这个时候顾挽澜当然是不会跟他们任何人客气的,点了点头,便是捂上了。

    白愿也没有阻拦,反而看的景玉一脸的艳羡,随即晃了晃脑袋,“我们总不能在这候着吧。”

    “火势这么猛,外面的人估计也救不了那么快的火,我们回二楼。”白愿说着就是迅速的带着顾挽澜回到了刚刚所在的房间内,“哐当!”

    将顾挽澜放置安全的一旁,白愿抬起一张椅子就是把窗户给撞开了,浓烟一下子就似乎是找到了出口一样,一股脑的往那被撞开了的窗户涌了出去。

    白愿带来的人似乎也听到了这一阵声响,好几个人都跟着到了窗户下面,白愿道了一声,“来,都跳下去。”

    “不行!”顾挽澜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不等白愿说话就迅速的否决了他的想法。

    “你们俩先下去。”知道他的顾虑,白愿看了一眼景玉跟厉盛。

    感觉火就在身上烧了一样,景玉也不敢迟疑,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厉盛只看这他也跟着认同了起来。

    二楼的楼层本来就不算是很高,对于他们来说,都并不是什么难事,再加上下面还有人稳当的接住,必然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可是对于顾挽澜一个孕妇来说,就是天大的难事,这么一个楼层,足以让一个孩子逝去,但是现在身处的这栋楼也几乎快要崩塌了,如果继续犹豫的话,不管怎么样都会有伤害。

    景玉踩在窗户的边缘上面脚上一蹬便是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被下面的人给接了个稳当,厉盛也跟着跳了下去,如法炮制,白愿不敢留顾挽澜一个人,便道,“你先下去。”

    “不行,我害怕!”她死死的咬着唇摇头道,说什么都不肯跳。

    “嫂子,没事的,很安全。”景玉在下面不断的喊着。

    大火热的她的眼睛都被汗水淹的有点睁不开,他们所在的房间也开始被燃烧了起来,但是顾挽澜偏偏就是害怕,“万一孩子出事怎么办?”

    “不会的,相信我,嗯?”白愿给她擦拭着脸上漆黑的地方,“可是……咳咳!”

    “再不下去,吸入大量的浓烟,不仅仅是宝宝,连你都有危险。”

    “那……那我试试。”她不是不知道白愿所说都很有道理,可是就是过不去那个坎。

    他们的处境,再犹豫下去的话,必然是很危险的,不等顾挽澜稍作考虑,原本她坐着的位置周围此时也是都给烧了起来,而正巧在她正上方的水晶灯正摇摇欲坠,随时都有掉落下来的可能,但是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

    “哐!”吊灯的链条发出了一声断裂的声音,顾挽澜还没来得及发现是哪里传来的声音,只感觉被人纳入一个温热的怀中,“嗤!”

    是水晶扎入血肉里面发出的声音,再然后就是砸落地面的声音,十分清脆,她几乎是呆滞了一秒,抱着白愿后背的手有些不安的在他身上摸索了起来,黏糊糊的,腥甜的味道涌入鼻腔,“血!”

    她立刻挣脱开白愿的怀抱来,摊出手掌一看,一片腥红,双目震惊的盯着他问,“白愿,你怎么样?”

    他额头冒着汗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没事,来,我抱你过去,然后他们会在下面接住你。”

    说完,他艰难的站了起来,顾挽澜疯狂的摇着头,就要查看他的伤势,“快给我看看怎么样了。”

    “没时间了,离开了这里再说。”白愿根本就顾不上自己,将她给强硬的抱起来的时候,一下子就跪在了地面上,害怕把她给摔着了,用的自己膝盖去顶住了,顾挽澜更加是急了,“不行,是不是伤的很重。”

    顺眼看过去的时候,水晶灯上面还挂着他身上的血痕,看到水晶灯血液残留的位置,就可以知道扎的一定不浅。

    好不容易艰难的才将顾挽澜给弄到了窗户边上,白愿郑重的冲着他们道,“绝对不可以让她有事。”

    说完,将顾挽澜给扔出了窗外,“啊!”伴随着一声嘶叫,顾挽澜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是在几个陌生的男子怀中了。

    “白愿你快下来!”顾挽澜急红了眼,也顾不上自己此刻是否真的安全了,紧张兮兮的冲着白愿道。

    他无所畏惧的轻笑了一声,身形恍惚了一下,扶稳了窗边也跟着迅速的跳落了下来,虽然说不出的狼狈,但是顾挽澜觉得,他却是好看得不得了。

    “你蠢啊!”她又笑又哭的在白愿胸前砸了好几下,“我都要吓死了。”

    “现在没事了。”他却是从容不迫的笑了起来,景玉看到了他后背上的伤的时候,惊呼出声,“大哥,你怎么受伤了。”

    “对,快去医……”顾挽澜跟着神情紧张的说着,但是话说到一半,两眼一黑就瘫软了下去。

    “挽澜!”她突然的晕厥让所有人始料不及,厉盛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人,“走吧,快去医院。”

    不管是白愿身上的伤势也好,顾挽澜的昏迷也好,当务之急就是先离开这个地方。

    “少爷,他们都离开了。”一个在不远处一直拿着望远镜的人,打电话冲着陈子华知会了过去,“不过白愿似乎是受伤了。”

    “嗯,你也撤了吧。”挂完电话后,陈子华在车内假寐着。

    还没过一会儿,车子便停了下来,是提前走了的苏茉莉,她拦在了陈子华所在的车子面前,等待车子停下后,便是一把拉开了车门,坐了上去,“少爷,你这么做的意义到底是什么,费那么大的劲把顾挽澜给弄来你却好生伺候,但是怎么又放起火来了?”

    “她不跟我走。”不知道为什么,苏茉莉听着他这句话的时候,莫名的听出了荒凉的感觉。

    但是很快,他却凌厉起来语气,“我教你这么没有规矩的吗?”

    看着他恢复了平日里的冷漠,苏茉莉咬了咬唇,“不是。”

    医院里乱作了一团,走廊里都是杂乱的脚步声,陈少华被这样的阵仗给吓的不轻,一脸茫然的看着躺在急救车上的顾挽澜跟白愿,白愿还能够勉强的有点意识,满脑子都是想着让顾挽澜平安无事,“救她,快!”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