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三十五章:从来都是你欠我的

    “白愿!”眼前一阵朦胧,随即印入眼帘的是浑身血淋淋的白愿,他的后背被扎了一个大窟窿,上面的血就像是开了水龙头的闸口似的,怎么止都止不住,她疯狂的用手去捂着,百般恳求,“不要,白愿我求求你不要死。”

    “好好保护我们的孩子。”他艰涩的轻抚着顾挽澜的脸,一如往常一样的温柔。

    她哭的泣不成声,只能够不断的摇着头,“不要,我不准!”

    看着他的手无力的垂落的时候,那一瞬间顾挽澜只觉得天都塌下来了一样,近乎崩溃,“不要!”

    “大嫂。”看着顾挽澜满脸的泪痕嘴里还激烈的嘟囔着什么,景玉轻轻的晃了一下她的身子。

    “白愿!”顾挽澜顿时就被惊醒了过来,“白愿呢!”

    看到了眼前的景玉,顾挽澜什么都理会不上了,径直的抓着她的手臂追问着,“白愿去哪里了?”

    “你放心,他没事的。”景玉赶忙的安抚着她激动的情绪,“你先躺好来,别太激动。”

    “你确定没事吗?不行!白愿在哪里我要去看他。”如果看不到的话她是怎么都不会相信白愿是不是平安无事。

    因为那个梦来的太真实了,她到现在都是心有余悸,总觉得看不见人心里一直在发慌。

    “可是你现在身体还这么虚弱,还不能够乱跑啊,大哥他现在伤口不能够感染,还在隔离中,等你恢复了一些,我再带你去看他。”

    “不行,我不管我就要现在看到他人!”她就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样,怎么都不答应。

    这个时候厉盛正好进来了,景玉一脸为难的道,“大哥那边还好吗?”

    “还行。”看了一眼醒过来的顾挽澜,厉盛愣了一下,随即跟着问了一声,“没什么事情了吧?”

    “我没事,白愿有没有事?快带我过去看他!”她一门心思的只想要知道白愿是不是真的完好无损。

    “你们俩怎么都一个样,那头也是要死要活的过来看你。”厉盛无语的说着。

    “快带我过去!”本来都还没那么固执的,一听到白愿也说要看她,顾挽澜又是更加的坚定了要去看白愿的念头了。

    景玉耸了耸肩,“没办法,她就一直这样。”

    “服了你们了。”厉盛一边埋怨着的语气道,一边将顾挽澜小心翼翼的给抱到了轮椅上面,“这就带你去看,免得你们都着急的很。”

    “谢谢。”她脸上有些尴尬,毕竟是自己厚了脸皮才让他没辙的。

    要进隔离的病房必须穿上隔离衣才能够进入,所以顾挽澜为了穿这个衣服,可是费了不少的功夫才能够如愿以偿的进入了白愿所在的地方。

    他此刻似乎是在发着烧,嘴里一直念念有词,“挽澜,挽澜……”

    “在,我在这呢。”顾挽澜一下子就不争气的哭了出来,看着他趴在病床上,后背上绑着的绷带范围,一看这伤的就不轻。

    白愿迷迷糊糊之际,似乎是听见了顾挽澜的声音一样,艰难的才微微睁开了一下眼睛,果然,她那瘦小的脸庞就闯进了视线当中,可惜看到的是她满脸泪痕,瞬间就是心疼的想抬起手给她擦拭着眼泪,“嘶……”

    但是这么一个微弱的动作都足以扯动到了他的伤口,立刻就疼的呲牙咧嘴的,脑子也清醒了不少。

    “是不是很疼?”她哽咽着问,都不敢去触碰一下他绑着绷带周围的地方生怕弄疼了他的伤口。

    他强硬的扯出了一抹浅笑,摇头,“不疼,看见你什么都好了。”

    她哭着哭着又笑出了声音来,“都这个时候了还乱说话。”

    “我说真的啊,你还不信。”看着她总算是笑了一下,白愿心里也没那么担心了。

    “笨蛋!”她嘟囔了一声。

    白愿笑了笑,“你回去吧,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在这待得久了对身体不好,你本来就虚弱的很还过来。”

    “可是我就是不放心,你脑袋都烧的这么烫,少华没给你开药吗?”

    “这是正常的反应,等过了就没事了,听话,回去吧。”他故作轻松的道。

    “可是……”顾挽澜还想说什么,白愿打断了她想说的话,“就当是为孩子好,嗯?”

    她抿了一下唇,过了好半会儿才妥协,“那好,我明天过来你必须要退烧了。”

    “我答应你,一定退烧。”白愿冲着她保证道。

    顾挽澜也确实是累坏了,本来刚刚苏醒过来的身体就是很虚弱的,她愣是坚强的跑过来看白愿来了,这会差不多也到了极限了,刚刚被景玉他们送回了病房就昏睡了过去。

    景玉别扭的看了一眼厉盛,“猪脑子,你知道绑架我们的人是谁吗?”

    “你知道?”厉盛蹙着眉,狐疑的问着。

    她鼻腔里发出了一阵冷哼,“我当然知道,还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反正你肯定是猜不到的。”

    厉盛没有说话,因为他确实是查不到是谁所为的,找到了他们还是透过监控器看到她们在医院被带走,然后顺着离开的方向,这才知道了最终的目的地,但是对于幕后谋划的人是谁,却是一无所知。

    “想知道吗?你得给我道歉啊!”

    “我为什么要跟你道歉,欠你的了?难道不是你欠我的吗?”他只觉得荒唐,冷笑了一声。

    景玉一下子就被他的话给堵死了,也不打马虎眼了,“是陈子华。”

    厉盛的身形一僵,几乎是机械性的看向了她,满脸的不可置信,景玉轻轻的嘟囔了一声,“你不要这么看我,我也知道很不敢相信,可他就是陈子华,我都看见了。”

    “怎么会是他……”厉盛垂下了眸,喃喃自语着。

    “我也很好奇啊,他怎么会突然回来,以前不是就听说失踪了吗?”景玉的脑子里也是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但是那天我看大嫂的模样,像是见过他,我觉得在这之前,他们肯定是认识的。”

    厉盛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顾挽澜的身上,半眯起来的眼底说不出的凝重,也看不出来他在盘算着什么。

    “你确定是他没有错?”厉盛又是多心的确定了一遍。

    景玉用着再认真不过的眼神看着他,“我真的确信,就是陈子华,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相似的人了,他们把我带到隔壁的房间去了,然后也不知道陈子华跟大嫂说了什么,再然后也有可能是大嫂说的话激怒了他,所以放了一把火,他就跑了。”

    厉盛听完后,径直的离开了病房,一声不吭的,脸上说不出的凝重。

    陈少华正忙着调制药水的时候,厉盛已经是迫不及待的就推开了门,郑重的冲着他道,“少华,景玉说,子华回来了。”

    “哐当。”一瓶药水毫无防备的就这样掉落了在地面上,玻璃渣渣散落开在地面上,他几乎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强硬的扯着一抹抹苦笑,“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我没有,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吗?”

    循声望过去,厉盛此时阴沉着的脸,确实不像是开玩笑的模样,他有点失魂落魄的跌坐在椅子上,“这不可能啊,他回来干什么?”

    “我就怕他是特地回来对付白愿的。”

    “他敢!”陈少华几乎是没有迟疑的就否决了他的想法。

    厉盛嗤笑出声,“你怎么会认为不可能,这一次顾挽澜跟景玉都是被子华给带走的,火也是他放的,这不摆明了是要针对白愿吗?”

    他摆着手,“不可能的,他肯定不止这么简单,一定还有什么事情没做,这个等白愿身体养好了再告诉他,总而言之,现在就别告诉任何人,让景玉也别说漏了嘴给白愿知道。”

    “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是我觉得还是你去联系一下吧,我不希望看着白愿他们出事。”厉盛用着从未有过的严肃语气道。

    陈少华突然的就陷入了沉默,但是想了一下,还是点着头答应了,“我试一下。”

    厉盛离开了以后,陈少华看着手机屏幕上面一个好几年没敢联系过的手机号码,手指犹犹豫豫的往下点了好几遍,却都点不下手。

    “不行!”这个电话怎么着,都是要打出去的。

    手心都给掐出了汗来,最后也不知道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能够按下拨号键。

    “嘟……嘟……”听到了电话接通的那一瞬间,陈少华的心脏是快要蹦出来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莫名的紧张了起来。

    “喂。”电话里面传来的正是陈子华那低沉的嗓音,陈少华都不用做任何的考虑,便立刻听了出来他的声音。

    “是我。”第一次觉得说句话,有那么的困难。

    陈子华似乎也是听出了他的声音,轻笑了一声,“呵,怎么,陈家的继承者,有什么事情吗?”

    “哥,你想做什么?”他直接就开门见山的问了起来,“我知道这一次的事情,都是你做的,所以告诉我,你是想要做什么?”

    “陈少华,这就是你跟你多年没联系过的哥哥说话的态度吗?”

    陈少华紧握着拳头,咬着牙又继续的追问,“我不相信你的目的只有这么简单。”

    “当然了,至于我想干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