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三十六章:温柔一些,我更舒服

    陈子华说话的那一瞬间,他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等待着他接下去的那句话,电话的那头却是没了声音,他不禁的蹙起了眉,“喂?”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想做什么?”陈子华冷笑着问。

    他立刻就严肃着语气,“因为你要对付的人,是我不想让你碰的。”

    “你要是可以保护的话,就尽管保护我,我下我的手,跟你何干。”

    “哥,你非要这样吗?你当年一走了之,现在又凭空的冒出来弄出那么大的事情来,别告诉我这只是叙旧那么简单。”

    “不对不对,我不是你哥。”陈子华狂笑了一声,几乎是用着郑重的语气提醒着,“你哥早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陈家只有一个儿子,那就是你。”

    陈少华脸上说不出的难堪,却又是一脸的痛苦,“爸妈这几年一直都惦记着你。”

    “不要再跟我提起他们,他们不配!你更加不配!你没有任何的资格在这里质问我,我想干什么那都是我的事情,跟你无关。”

    话音刚落,伴随而来的就是一阵忙音,很明显的电话给挂断了。

    陈少华拿着手机在那有点失魂落魄的模样,像是在回想着什么一样,到底什么时候他们以前那副如影随形的好兄弟模样,变成了这个地步?

    “我们想过了,救少华,我们的小儿子!”陈父陈母所说的这句话,依稀在他的脑子里面挥之不去。

    呵,惦记他?

    陈子华唇边挂着一抹无尽嘲讽的笑意,当年明明做出了选择的是他们,就该知道会从此失去自己这个所谓的儿子,何来的惦记可言。

    “少爷,该吃饭了。”苏茉莉敲了敲门,诺诺的叫着。

    “滚!”陈子华拿着手机用力的丢掷到被拍响的门上,瞬间手机就四分五裂开了来,在门外听到这么大的一阵声响,苏茉莉显然是被惊吓到了,捂着胸口的地方心有余悸,还想继续开口,里面又是接踵而来的暴跳如雷的声音,“都给我滚!”

    顾挽澜休息过后恢复的也就差不多了,并没有什么大碍,第二天再过去看望白愿的时候,他果然退了烧,还可以出隔离病房了,于是乎就顺理成章的将白愿给一并的安排到了跟顾挽澜一个病房里。

    顾母一知道他们俩人都双双的住了院,一点都没理会得上来其他的事情,赶忙的过来照顾起来他们了,毕竟医院里面很多伙食都是跟不上营养的,她哪里会答应让顾挽澜成天吃那些东西。

    景玉被厉盛提醒过了,所以并没有告诉白愿关于陈子华的事情,他也全然不知。

    顾挽澜就坐在白愿的一旁给他剥着橘子,白愿也看着她恢复的差不多了,便是冲着顾母道,“妈,要不然把挽澜接回去你那一阵子,等我养好了伤再把她给接回去。”

    “我不要,你没能出院之前,我哪里都不去。”顾挽澜几乎是没有一丝的犹豫就抗议了起来。

    顾母无奈的轻叹了一声,“你以为我没有想过啊,我早就跟澜澜说了,但是她就是不肯,我也没办法啊。”

    “成天跟我在医院里面干什么,我照顾不了你,还得麻烦妈天天这么来回跑,我是担心她累着了,所以还不如你回去住一段时间,我也放心的多。”

    她撅着嘴,“道理我都懂,但我就是不想。”

    一想到白愿当时为了救自己差点连命都没了,自己还曾经怀疑过他,心里就是很不安,怎么都过意不去,再加上留他一个人在医院的话,很多事情方面肯定都不方便,所以自己就更加不能够离开了。

    顾母也是没辙,“你别劝澜澜了,我知道她一向脾气倔,既然她想留着那就留着吧,我也天天都是闲得慌,来回跑也没什么累的。”

    “那只能够辛苦你了。”白愿感激的看着她道。

    “有什么辛苦的,我这是照顾自己女儿跟外孙呢。”看着白愿这么拘谨的模样,顾母愣是佯装着不高兴了起来。

    “是我太客气了。”白愿尴尬的轻笑了一声道。

    正谈着话,陈少华就正好的推开了病房的门,看着他们也不知道谈什么,故作轻松的问,“这是在聊什么,这么开心。”

    “跟你有什么关系。”顾挽澜白了一眼,“这是我们的家事,不能告诉你,”

    “但是我管得着的,我来换药的。”说完,还一边的举起了手中带过来的药物辩解着。

    顾母寻思着这顾挽澜该吃的也都吃过了,“那我今天先回去了。”

    “妈,那你回去路上小心一些。”顾挽澜谨慎的提醒着,顾母连连的点头就算是知道了。

    看着陈少华揭开他后背上的纱布跟绷带的时候,顾挽澜这才得以的看清楚白愿受的伤是有多么的严重,但是由于伤口被针线给缝合了,看的这才没那么的惊心怵目,但是从针线的程度仍然可以看的出来白愿这伤的可不轻,心上又是多了一抹心疼。

    白愿注意到了一抹火热的视线,回过头一看正是她,立刻的叫她别过脸,“怎么还带孩子一块看,你也不怕把我孩子给吓到了。”

    “我孩子才不会那么胆小呢,他一定是跟我一样心疼的很。”顾挽澜说着声音还多了一点的哭腔。

    陈少华重新的用纱布给遮挡住了伤口,“好了,现在没什么大碍了,只要注意换药就行,别让水给弄到了伤口。”

    他像是故意提醒着什么,清了一下嗓子,“所以剧烈运动也是不允许的。”

    说完过后,在白愿发作之前,就已经是迅速的离开了病房,留下两个人在房间里面,还回想着刚刚那一句意味不明的话,气氛一度的尴尬的很。

    “那个……我去给你打水擦一擦身子吧。”她说完就是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赶紧转着轮椅背过了身去。

    虽然没有正常人那样的行走方便,但是这种简单的事情顾挽澜还是可以做得了的,只是很简单的去浴室里面弄一块湿毛巾出来罢了,不敢抬太重的一盆水,所以只是装了一丁点在盆里放置在膝盖处这才打转着轮椅重新到了白愿的跟前。

    看着她的动作,白愿都是看的惊心胆颤的,“没事吧?”

    “这有什么,这么一点水还是可以搬的。”说完放置到了桌面上,打湿了毛巾,让他坐了起来,“把衣服给脱了。”

    “嗯哼?”白愿双手张开,就是没有下一步动作,似乎是在等着顾挽澜自己亲自动手一样。

    顾挽澜一下子就瞪了他一眼,“你都抬手了,也不差再动几下吧。”

    “不行,再动就扯到伤口了。”然后还佯装着动了一下手,立刻就呲牙咧嘴了起来,“嘶……”他的话果然让顾挽澜轻而易举的就相信了起来,只能够罢休的伸手过去解着他身上的衣服扣子。

    白愿一脸的享受,嘴里还念念有词,“有一个好媳妇儿就是好。”

    “老实点。”听着他不断的从嘴里冒出来的话,顾挽澜别提有多害羞了,从脸上的潮红一直蔓延到了耳根处,格外的明显。

    敲着顾挽澜的害羞劲,白愿更加是受用,“我哪里不老实,我很老实啊。”

    好不容易的才帮他把那宽大的病服给脱了下来,顾挽澜这才将湿毛巾小心翼翼的在他身上擦拭着。

    之前的伤口虽然被清理过,但是仍然是有一些血迹残留在周边,很快就是擦的脏兮兮一盆水了。

    顾挽澜不得已的又换来了一盆水,继续的擦着,白愿还不禁的提醒了一下,“温柔一点。”

    “擦疼了?是不是弄到伤口了?”她立刻就收起了拿着毛巾的手,似乎是真的以为碰到了他哪里疼痛的地方,没有听到他的回答之前都愣是不敢继续下手。

    “不是。”说完,又是咧嘴一笑。

    顾挽澜突然的有种被戏弄了的感觉,白愿突然觉得开起顾挽澜的玩笑来就是有点好玩。

    顾挽澜突然的加重了一下力道,眯笑着眼,故作不一以为然,眯笑着眼问,“还舒服吗?”

    正好碰到了痛处,白愿脸色一变,愣是咬了咬牙的道,“当……当然了,我老婆肯定是全世界最温柔的了。”

    “还装,你脑袋的汗都出卖你了。”顾挽澜说完,还顺带的给他把汗给擦干净来,但是也有点担心自己刚刚会不会太过用力,“是不是真的疼了?”

    “不会,怎么会。”他扯着笑意,怕顾挽澜多想了,解释着,“真的不疼。”

    顾挽澜还是半信半疑的给他又擦了一遍,但是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因为他的身体从常温的,突然温度升高,她的手触碰过去就像是碰到了烙铁一样,滚烫滚烫的,“怎么一下子这么烫,发烧了?”

    “是发.骚了,但不是你想的发烧罢了。”白愿突地擒住了她的手,将手给拉扯到了自己的唇边啄了一下,低哑的声音说不出的情愫,一双眼睛就像是生了火一样,正炙热的盯着她瞧个不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