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三十七章:既然脏了,那就继续脏下去

    “咳咳!”顾挽澜连忙的躲闪开他那炙热的视线,将他给推开,“不准再这样看我!”

    “那我要是继续看,你难不成还能把我眼睛给挖出来?”他偏偏就是不听,仍然用着一双赤.裸裸的目光紧紧盯着她看。

    顾挽澜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郑重其事的道,“你现在有病,要安分点。”

    白愿差点就没忍住的笑出声来,“什么有病,我这就是不小心受了伤而已,过阵子就好了。”

    “在医院里躺着的,都是有病。”她觉得一点都没有说错,“再不老实点,我就让少华来给你擦背,恶心死你。”

    “我很老实啊。”他一脸无辜的轻佻了一下眉毛,似乎是在暗示着什么。

    顾挽澜猝不及防的迅速将手给抽离了出去,面红耳赤的说,“在这耍什么流氓!”

    似乎还害怕被人发现一样,眼珠子在左右转悠着审视起来,就仿佛刚刚经历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心脏都还在猛烈的跳动着。

    “怎么都这么久了,还这么容易害羞,这不就只有我们俩吗,谁看得见啊。”白愿对此有些乐此不疲。

    顾挽澜幽怨的看了他一眼,“万一被人看见了,我多丢人啊。”

    “怕什么,你是我老婆我们调个情都是于情于理,谁会说你丢人啊。”他说完又是冲着顾挽澜挤眉弄眼的,“还有地方没擦干净呢。”

    “剩下的,那自己擦。”顾挽澜把毛巾给他丢了过去,说什么也不愿意继续了,还愣是将两个人的距离给拉开了不少,嘴里还在催促着,“赶紧自己弄干净了,然后冷静冷静。”

    白愿有些哭笑不得,“你说说,怎么冷静。”

    “你以往怎么冷静就怎么冷静。”问她,她又怎么知道啊。

    “我以往都是……”

    顾挽澜不等他把话给说完立刻就捂上了自己的耳朵,害怕自己再这样下去心脏一定会爆炸了的,“我不听,你别跟我说。”

    “好,我冷静冷静。”他无可奈何的打算清洗自己的下半.身,但是这弯不下腰,裤子就没办法褪下去,虽说他可以勉强的站起来,但是弯腰的举动是肯定做不到的,“衣服都没脱干净,我自己怎么弄。”

    顾挽澜循声望过去,看着他一脸的别扭,这才将两个人的距离拉进拉进了不少,将脸给别开到一旁,才敢把手给伸出去,迅速的把最后的裤子以及内裤都给往下拉着,然后再次像是避开老虎一样再次拉开了距离,看都没敢看过去,“好了。”

    白愿有些无奈,有一个这么害羞的老婆真的不知道是说好呢,还是不好呢。

    最后还是只能够自己勉强的用毛巾给擦拭了一遍,顾挽澜这个时候已经重新的拿了另外一套崭新的病服过来,神情依然是有些别扭的解释着,“少华说,要是穿病服的话,里面最好就别穿其他的衣服了。”

    她的言下之意,就是包括了内裤一块,白愿也没觉得有什么,“那没事。”

    好不容易的才将新病服给他换上,顾挽澜觉得这比让自己去干别的事情都还要来的劳累,“你要是再不安分,还开我玩笑或者发.情的话,我就让少华把你弄去别的房间了。”

    她一脸警惕的看着白愿,似乎有种戒备的感觉。

    弄的白愿有苦都说不出,“好好好,我安分了。”

    看着她刚刚给折腾的脑门都冒起了一层薄汗,白愿也当然是害怕她会给累到了,没敢继续开她的玩笑了,“都这么晚了,你赶紧睡了。”

    “这都怪谁。”顾挽澜委屈的眼神盯着他看,白愿丝毫没有犹豫的就承认了,“对,都是因为我,辛苦你了,我的老婆大人。”

    顾挽澜将轮椅给推得特别靠近床边,在用力的用手支撑了一下,屁股就已经做到了床上了,白愿在将她的腿给摆直就能够躺到床上去了。

    这的病床一张都格外的大,两个人躺下都是绰绰有余的,先前顾挽澜还有些不想跟他同床,因为害怕自己晚上要是睡觉的时候不安分就会触碰到他的伤口,到时候就不好了,可是白愿却是偏偏固执的很,偏要她一并躺上去才肯睡,所以这两天她都是顺理成章的跟他睡在一块的。

    刚刚的那番折腾也确实是累坏了顾挽澜,刚刚着床没多久,就已经是发出了平缓的呼吸声,酣甜的睡了过去,白愿一脸憋屈的看着浑然不觉的顾挽澜,对着空气长叹了一声,由于药物的关系,很快的也紧接着睡了过去。

    酒吧内,李婉儿最近都跟厉盛走的很近,正因为上次的新闻事情,所以一直都很保持着密切的关系,此时喝酒也是跟着厉盛一块出来的。

    厉盛正一如既往的喝着酒,李婉儿都是在边上待着的没有敢上去打扰,自从赵玲珑去世之后,她现在可谓是愈加的顺风顺水了,可以说娱乐圈就没有阻挡她脚步的人。

    “啪!”莫名的脸上一疼,她抬头一看,正是景玉那张充斥着怒红血丝的双眼正死死的瞪着她看,李婉儿有些不明所以,“你干什么!”

    “给我滚!”景玉用力的将她给扯开了不给接近到厉盛。

    “诶,你什么人啊!”被莫名的打了一巴掌,现在还呵斥着让她滚,李婉儿此时胸腔早就已经是满满的怒气了。

    厉盛也察觉到了景玉的到来,漫不经心的撇了一眼,李婉儿立刻就委屈的道,“厉盛,这谁啊。”

    “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你多久没有回家了,一天到晚的跟这个女人在这喝酒!”景玉也是忍无可忍这才找了上来的。

    李婉儿有些微微的发愣,更多的是吃惊,“什么回家。”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就敢明目张胆打了自己的女人,她真的是感到了震惊。

    景玉抿着唇,“你不知道吗,厉盛早结婚了,我是他老婆,你个在外面的小三成天得瑟什么,一天到晚的净折腾那些见不得人的绯闻!”

    李婉儿捂着嘴,不敢置信的看着厉盛,说话都是有些哆嗦的,“你……你结婚了?”

    景玉丝毫没有给厉盛开口给李婉儿解释的机会,径直的过去就是将他给拉扯了起来,一副正主的语气,凌厉的呵斥了起来,“回家,一天到晚喝喝喝,回家喝你会死啊!”

    李婉儿始料未及的情况下,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厉盛被景玉给带走了,整个人都还是浑浑噩噩的,但是看着厉盛没有反驳的模样,难不成他真的背着别人跟这个女人隐婚了?

    认为自己是一个小三的心理,愣是没有敢追出去。

    一直等到出了酒吧的门口景玉才松开了手的,厉盛冷笑了一声,“怎么,不是回家?”

    “是啊。”她其实此时心里还是有点发慌,“我开车。”

    厉盛出奇的听话跟在她的身后,最后还上了车,一直等回到房子里面,刚刚按下开灯的键,突然整个人就被厉盛给腾空的抱了起来,猝不及防的就被丢到了房间的大床上面,“厉盛,你有病啊!”

    “刚刚不是你说的么,你是我老婆啊。”厉盛阴冷的笑了一声,但是景玉却莫名的觉得他的笑很不对劲,心里不禁的犯怵,“那是为了防止你在外面瞎搞!那些女明星多少为了上位被人潜.规则过的啊,你也要?我这是给你的健康着想。”

    “哦?既然是我老婆,那也很有义务给我解决生理需要了,是吗?”

    果然,她就知道厉盛的笑很不简单,说话都开始有些哆嗦了,“我……我那是权宜之计。”

    “怎么就这么一点本事,刚刚不是说话很厉害的吗?这会儿不敢说了?”厉盛居高临下的盯着景玉看,说不出的瘆人。

    “你现在既然回来了,那我也就回房间了。”景玉故作着若无其事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厉盛怎么可能会让她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走掉,只是单手一推,她便又是重新的坐摔到了床上,“既然话也说出去了,兴致也是你扰乱了,那总该为自己的话负责任。”

    厉盛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烦躁的解着自己的领带了,景玉不断的往床头瑟缩着,“厉盛,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啊!”他脸上一丝神情都没有,说的风轻云淡的,就仿佛是在说着要不要吃饭一样的简单。

    “我不……”她刚张口,厉盛已经跟着上了床,死死的遏制住了她的下巴往上抬了起来,随即堵住了她即将想要说下去的话,“现在不,不是你说了算的,你早该知道一而再再而三的招惹我是什么下场,我已经放过你一次了,今晚你休想逃,反正你不是也脏了吗?”

    他的眸子里,没有一丝的感情,景玉这才想起那一天因为置气所以跟他说自己的处早就没了,所以他才可以这么肆无忌惮的要伤害自己,唇边不禁的蔓延了出来一抹冷笑,“对啊,我是脏了。”

    “既然脏了,那就继续脏下去,反正你也已经不在乎了!”话音刚落,他已经是欺身而上,她身上的裙子迅速的就被剥落了下来,被他无情的遗弃到床底下。
Back to Top